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57章 傲慢三桶油

    第357章 傲慢三桶油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一直等到孙泽生和靳媛媛一起吃完晚饭的时候,和副部长那边才传来消息,他请孙泽生和靳媛媛再次过去和他碰面,不过这次不是在军区大院里面,而是在军区大院附近一家宾馆的商务会议室。

    “这是要有结果了?”孙泽生挂断电话,转过头来,问靳媛媛。

    靳媛媛摇了摇头,“不要问我,我怎么知道?孙泽生,生意你该怎么谈,就怎么谈,不用问我的意见,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懂。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和蛋式激光飞行器有关的技术不能外流,这就够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也没想着要在现阶段就把激光发射系统、新燃料等技术,外流到国外。国内的钱就够他赚了,暂时不要把视线瞄准国外。

    孙泽生和靳媛媛联袂到了和副部长所说的宾馆,在这里的商务会议室,已经有不少人就坐,孙泽生一个人都不认识。

    靳媛媛也不知道是跟孙泽生一样,不认识在场的人,还是不打算给孙泽生介绍,只是和孙泽生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是西装革履,而且年纪都不小了,最少的都是四十岁往上,孙泽生的衣着倾向于学生,靳媛媛则是一身中校军衔的军装,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在这样的场合,显得格外的扎眼。

    不少人都在暗中打量他们,不过打量归打量,却没有什么人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

    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有一阵喧哗声,商务会议室的大门洞开,七八个中年男子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他们每一个都自有一番气度,都是那种长期居于高位养出来的。

    这几个人当中就有穿着军装的和副部长,能够跟他一起进来,至少在官位上,应该跟他是平级或者差不多的,要不然,他是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露出和煦如春风的笑容了。

    这些人进来后,就在最里面的一圈单人沙发上坐下了,和副部长咳嗽了一声。“孙泽生孙总,还有靳中校来了没有?”

    “首长,我在这里。”靳媛媛站了起来。

    靳媛媛朝着靳媛媛招了招手,“靳中校,你跟孙总一起到里圈来坐。今天的会议,孙总可是最重要的主角之一,不坐在里面,怎么能成呀?”

    靳媛媛看了孙泽生一眼,孙泽生站了起来。“靳老师,我们一起过去。”

    里圈的沙发还有两个是空着的,孙泽生和靳媛媛各自坐了一张。

    和副部长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似乎是在孙泽生共进退的靳媛媛一眼,他清了清嗓子。“今天在座各位,有的是老朋友,有的是新朋友,我呢就简单地介绍一下。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位年轻的同志。这位先生是孙泽生。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唯一投资人,未来之光公司就是他的产业。这位女士,靳媛媛靳中校。孙总。这位是国家安|全部的副部长,倪中军先生,这位是国资|委的副主任盛清华先生,这位是华夏石油化工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马世友先生,这位是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郑文辉先生,这位是华夏海洋石油总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闫瑞峰先生,这位是……”

    和副部长一口气把在场的十几个人全都介绍了一遍,除了和副部长和倪中军、盛清华之外,其余的竟然都是中央企业的最高负责人。

    孙泽生眨了眨眼,这可都是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的人,此时聚集在一堂,看来是别有所图呀。

    等到和副部长介绍完诸人之后,倪中军说道:“我今天过来,是受上级领导的委派,过来做个见证的。另外,我就是要提醒大家一下,今天发生在这个商务会议室中的一切,都是国家机密,任何人都不准外泄,否则的话,必定受到国法的严惩。”

    倪中军的话很冷,没有一丝的感情在,听他说话,就像是三九严寒的天气,怀里抱着一块冰似得,让人直打哆嗦。

    众人肃然,谁也不敢不把倪中军的话放在眼中,毕竟国家安|全部是干什么的,在场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倪中军说完话后,就坐了下来。商务会议室内的气氛一时间竟然有些僵冷。

    半晌,国资|委的副主任盛清华开口道:“今天把你们请来,是因为有一件事情,涉及到了在座的诸位老总。孙总掌握了两种对我们国家来讲,极为关键的技术,咱们先说第一种,这是一种新燃料,它的优势在于它的热值是汽油的两倍。这种技术是成熟的,也是可以将之规模化生产的,完全可以投入到实用之中。孙总打算把这种技术拿出来,以技术换股权的方式,寻求合作伙伴。”

    马世友有些傲满地开口道:“盛主任,不是我们信不过你,而是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全世界都做不好的事情,怎么就让孙泽生这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学生做成了呢?他是不是搞了什么伪科学手段,用一种不计代价的方式,搞出来一点新燃料出来,实际上,这个过程中,所消耗的资源,远远的超过了两倍的汽油呀?”

    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名义上隶属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辖,但是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有着相当的独立性。

    首先,从级别上来讲,马世友是正部级,盛清华只是个副部级,差了马世友半级。

    其次,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是一家股份制集团公司,公司内部有很多的投资者,国资|委只是在其中占了一个控股权而已,而不是绝对控股,更不是百分之百控股。

    再有,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他们分布在国内的行行业业之中。有的甚至窃据高位,一旦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有个风吹草动,这些人都会蹦出来,为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摇旗呐喊。

    这些既得利益群体,就连马世友都不得不顾忌三分。

    最后,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还是世界500强企业中的第四名,这也是一种让马世友更有底气的力量。

    当然,马世友没有自大地选择去和盛清华正面碰撞,毕竟要是把盛清华给惹急了,是有可能在国资|委内部。形成对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强大压力的。到时候,他就首当其冲了。

    和副部长说道:“马董,新燃料的存在是不容置疑的,这是我们军方已经确定了的事情。如果不是中央军委严禁军队经商,我们甚至都不想把新燃料的存在通报给你们的。当然,马董要是不信的话,完全可以放弃新燃料。我们对马董做出任何的判断,都是欢迎的。”

    马世友沉默不语,和副部长是总装备部的副部长。军中有数的大佬之一,他说的话,可信度是相当高的。如果和副部长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新燃料可以引发的经济利益。他就不能不认真地考虑了。

    郑文辉、闫瑞峰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俩就是想让马世友当个出头的椽子,替他们探探风声。

    三桶油的负责人不说话,在场其他几位跟石油、天然气等能源有关的几家企业。也都不吭声,不过他们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跃跃欲试的神采,却是瞒不过任何人的。

    盛清华说道:“孙总。你先说一下你的谈判条件。究竟需要什么条件,你才肯把新燃料的生产技术转让给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华夏海洋石油集团公司?”

    孙泽生淡淡地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三家公司各自给我百分之五的干股,我就把新燃料的技术转让给他们。”

    “你说什么?”在场诸人,除了靳媛媛之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靳媛媛,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孙总,你上午的时候,不是说只要三桶油当中一家百分之五的股份吗?怎么现在变成要三桶油都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了?”和副部长说道。

    孙泽生耸了耸肩膀,“不错,我是说只要百分之五的股份,但前提是谁要我的技术,就给我百分之五的股份。难道我只把技术转让给他们当中某一家?这不是挑起争斗吗?都是国资|委一个娘的孩子,没道理顾此失彼?”

    孙泽生侃侃而谈,在场诸人都是一口一口地倒吸凉气,孙泽生要价真是忒狠了,如果三桶油都给他百分之五的干股,那就相当于三桶油要付出一千六七百亿华夏币的资产,外加这些资产以后的收益为代价,去换新燃料的技术。

    这种技术和股份的置换,即便是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只有疯子才会提出这样的置换条件。

    马世友、郑文辉和闫瑞峰三个人看孙泽生的眼神都不对了,他们遇到的生意对手,成千上万,还没有一个像孙泽生这样,张开如此的血盆大口的。他们在海外收购油气田,有个一二十亿美元,就是一笔相当大的生意了,需要调集精兵强将跟进,可能还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把生意谈下来。

    可是看看孙泽生,上嘴皮一碰下嘴唇,就要他们三桶油各百分之五的股份,这是要上演蛇吞象的戏码,还是天狗吞日呀?

    “孙总,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你的条件呀?”盛清华差点拍案而起,不过他看了看坐在孙泽生身边的靳媛媛一眼,还是把那股邪火压了下去。

    “这是我的底线,不打算更改的。盛主任,我建议还是听听马董他们的想法。”孙泽生不紧不慢地说道。

    马世友没有一口回绝,“很抱歉,孙总,我不可能马上给你答复。我们是上市公司,像你提出来的这种以技术换股权的方案,肯定要在董事会上进行充分讨论的,如果不能获得大部分股东的同意,只怕方案是没有办法获得通过的。所以,还请你体谅,我不能马上给你答复。”

    马世友的话说的很生硬,一点抱歉的心态都听不出来。其实他说成这样,就等于是拒绝了,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是上市公司不假,却是地地道道的国资|委直管的中央企业之一。倪中军一开场就提出的今日会谈内容不准外泄的规定,他是一定要遵守的。有了这个前提,马世友就不能召开董事会,自然也就不能讨论孙泽生的方案。

    郑文辉说道:“我们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也是一样,需要召开董事会进行讨论,我无权马上答复。”

    闫瑞峰简短地说道:“我的情况也是一样。”

    盛清华看着孙泽生,“孙总。具体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你是不是让一下步?做生意,要灵活一点,不能把什么东西都框死,你说是不是?”

    孙泽生说道:“盛主任,我呢,只要三桶油百分之五的干股,已经是相当的克制了。你们或许觉得我是狮子大开口,或许觉得我贪得无厌。可是我还觉得我要少了。新燃料的价值是三岁小孩都能想象得到的,它对咱们华夏,对全球来讲,是不言而喻的。它可以缓解我国乃至全球的石油危机,把石油消耗殆尽的时间,往后延伸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所有基于石油的产业。可能都要发生根深蒂固的变化,这些变化,哪一个不是会带来金山银海呀?相比而言。三桶油百分之五的干股又算得了什么?我也是想为国家做出一点贡献,才只要这么少的股份的。”

    “哼,你要是想为国家做贡献,你就该把新燃料的技术献给国家。”马世友哼了一声,说道。

    孙泽生笑了笑,“马董,你这话可就不厚道了。要说该为国家做贡献的该是你们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你们可是名副其实的共和国长子。可是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明明日赚七个亿,还睁着眼睛说瞎话,整天嚷着亏损,伸手跟国家要补贴,遇到石油涨价,涨得比谁都快都狠,遇到石油降价,降的比谁都慢。

    一盏几千万华夏币的吊灯,你们用起来挺溜,变相给员工发福利,他们做起来一点都不脸红。做为上市公司,给国内股民的分红,远远的少于给美国股民的分红少,这就是你们这些共和国长子的贡献?比照你们的贡献,我觉得我的贡献可要伟大多了。”

    “孙泽生,你……”马世友让孙泽生指着鼻子骂,差点脑淤血。

    “好了,好了。孙总,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有他们不为人知的难处,你还要多多体谅。”盛清华连忙打圆场,他可不想把这次的会谈变成一场批斗大会,真要是揭老底,这些所谓的中央企业又有哪一家屁股是干净的。

    孙泽生点了点头,“讲贡献,不是要把个人的所有,全都捐献出去,那才叫讲贡献。要是真的这样才算是讲贡献,马董,你比我更有理由讲贡献,你为什么不把你个人的资产全都讲贡献呢?你高风亮节一下,把你的家产全都交了党费。别住花园别墅了,别让你家的孩子在国外读贵族高中了,开豪华跑车了。”

    “孙泽生,说正事。”靳媛媛怕孙泽生说起来没完,连忙出声阻止道。

    孙泽生耸了耸肩,“抱歉,madam jin,一时冲动,没管住嘴。”

    商务会议室中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马世友差点让孙泽生揭了老底,这会儿谁也不会再去触那个霉头。何况,孙泽生要求的动辄一千五六百个亿的生意,谁敢轻易开口跟他谈呀?

    孙泽生看了靳媛媛一眼,“靳老师,你也看到了,这不是我没有诚意,实在是没人肯和我合作呀。要不,咱们就算了?”

    “算了?怎么能算?”和副部长开口道,“新燃料对地方上的意义,我不管,但是对军队而言,它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之付诸大批量生产阶段,尽快装备到部队上。如果国资|委在这件事上没有建树,我会向中央军委建议,专门开一家公司,负责新燃料的生产。”

    盛清华暗自叫苦,和副部长这是在将他的军,一旦和副部长真的跑到中央军委告状,最后的板子肯定要打到他的身上。

    “靳中校,谈判如此僵持,这是大家谁都不希望看到的。你能不能劝劝孙总?让他让一下步呀?”盛清华把求助的目标对准了靳媛媛。

    靳媛媛皱了一下眉头,“孙泽生,除了要三桶油各百分之五的股份之外,你还有没有备选的方案?”

    孙泽生想了想,“如果华夏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华夏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华夏海洋石油集团公司这三桶油不肯和我合作的话,我还有两个合作方案。”

    盛清华精神一振,“还有两个方案?究竟都是什么方案?孙总,你快点讲来。”

    感谢“随缘21、玄易经”投出月票,感谢小读书人的评价票,谢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