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52章 蛋式激光飞行器

    第352章蛋式激光飞行器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沉默不语,栗梅跟他的感觉并不好,跟这样的人做生意,他并不太乐意。更主要的是孔天顺今天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qgu了,一直以来,孔天顺都不是个急色之人,今天怎么就拉上他,见什么所谓的“二嫂”。

    如果栗梅一开始就表现得跟孔天顺非常亲昵,也就罢了,偏偏栗梅明显对孔天顺不感冒,只是迫于现实的压力,才表现出了靠近孔天顺的姿态来。[

    孙泽生现在负债累累,但是只要假以时日,他就能够还上欠银行的二十亿。他并不是非常急切地非要跟谁做生意不可,尤其是栗梅身上疑点重重,他就更不愿意跟栗梅做生意了。

    “老弟,你就算是帮帮哥哥,好不好?这对我来讲,非常的重要。”孔天顺说道。

    孙泽生扬了扬眉毛,“孔大哥,你确定非要让栗总也获得一份戒毒药物的专利授权许可吗?我要求的特许权使用费的比率可不低。”

    “低不低的,没有关系,只要你肯把专利授权给梅梅使用,就可以了。”孔天顺急道。

    孙泽生叹了口气,“好吧。既然是你孔大哥开口,我就再多整一份专利授权。孔大哥,我这可都是看在你的金面上。”

    孔天顺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就在孙泽生和孔天顺谈好之后,栗梅就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托着盘子的服务员。

    孔天顺高兴地朝着栗梅招手,“梅梅,快来。孙老弟已经答应给你一份专利授权许可了。”

    栗梅满面春风,“谢谢孙总了。”

    这顿饭吃的没滋没味的,饭后。栗梅盛情邀请孙泽生留下来,享受一下北方会所的特色服务。不过孙泽生却没有心思跟栗梅周旋,借口自己还有事,就起身告辞了。

    孔天顺也跟着起身,一直跟着孙泽生到了北方会所外面,然后一头钻进了孙泽生的防车里面。上了车,孔天顺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没有一点笑模样。

    孙泽生笑道:“孔大哥,你这是玩的哪一处?是变脸吗?”

    孔天顺摇了摇头,“老弟。我下面跟你说的话,非常的机密,你好好听着,不要插话。”

    孙泽生神色一变,“孔大哥,你说吧。我听着呢。”

    孔天顺说道:“相比你知道我原来不是在燕京市公安局任职,而是在津门市做刑警。那时候,我还是个刑警支队的中队长,手下管着十几个兄弟。在津门市也风光了一阵子。可是后来我不得不狼狈地从津门市败退,躲在燕京市公安局享清闲。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孙泽生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听说是孔大哥你在津门市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出了点差错。导致有警察殉职。之后,孔局长就把你调了回来。”

    孔天顺苦笑,“那里是出了差错,而是我和我的兄弟被人伏击了。也不怕告诉你。我当时正在查一个涉毒的案件。有一个贩毒团伙打算打通从南方到津门市和燕京市这两个直辖市的运毒渠道,我意当中卷了进去,刚刚查出点线索。结果就让人给埋伏了。我爸怕我在津门市被人打击报复,就把我调回到了燕京市公安局,给我安排了一个闲职,一直到今天。”

    “孔大哥,今天的事情跟你在津门市的经历有什么关系吗?”孙泽生皱着眉头问道。

    孔天顺说道:“有关系。不过在我说出来之前,我要告诉你,我要说的话,很有可能会把你卷到一个漩涡中,你要是不想听的话,你说一声,我马上闭嘴。”[

    “没事,孔大哥,你说吧。”孙泽生重生以来遇到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倒也不在乎再多孔天顺一个。

    孔天顺说道:“我当年在津门市还是查到了一些东西的,这个栗梅,当时一个毒贩的供述中,曾经隐约提到过她。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弃查那个案子,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栗梅跟那个贩毒团伙有很深的牵涉,她很有可能是那个贩毒团伙的骨干。”

    孙泽生倒吸了一口凉气,“孔大哥,栗梅是个毒贩?那你还让她给你当二嫂。你就不怕跟她睡在一起,第二天起来,没头了吗?”

    孔天顺说道:“我这是美男计,懂不懂?栗梅现在是京城有名的交际花,环绕在她身边的男人多了去了,多我一个,一点都不起眼。”

    孙泽生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你这样与狼共舞,可不是什么好事。”

    孔天顺一摆手,“这个不用你操心,就算是我真的死在了栗梅的手中,也是我自找的,跟你没关系。我只希望能够为殉职的那些战友报仇,洗刷我身上的耻辱。我不甘心别人一说我,就说我是个失败者。”

    孙泽生点了点头,“照你说的,栗梅跟贩毒团伙有很深的牵涉,那她为什么还要取得孙氏戒毒法的戒毒药物的专利许可呢?”

    孔天顺冷冷一笑,“这就是你的不懂了。制毒者也是讲究技术的升级换代的,如果孙氏戒毒法的真的有效,在全球铺开,那就是全世界制毒贩毒者的灾难。谁都可以轻易摆脱毒品的控制,戒掉毒瘾,他们还怎么赚钱?所以他们对戒毒技术的发展一向是非常关心,并且极为敏感。根据我的分析,栗梅之所以要取得戒毒药物的专利授权,她很有可能是想深入地掌握戒毒药物以及孙氏戒毒法的原理,进行有针对性地对现有的毒品进行改良,绕开孙氏戒毒法,开发新的毒品。一旦他们实现了这个目的,那就是一场灾难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孔大哥,我是个商人,更习惯从商业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有人开发出来让孙氏戒毒法效的新型毒品,那么孙氏戒毒法即便是在全球广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它就没法子赚钱。所以,我支持你。”

    孔天顺嗯了一声,他继续说道:“我已经盯着栗梅很久了。我相信她得到戒毒药物的专利之后,一定会对其进行深入的研究,我已经找到了线人,埋伏在栗梅身边。老弟,我只是希望你再跟栗梅交易的时候,不要露出马脚来,表现的跟平常的时候yyng。这就足够了。其余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要把栗梅还有她身后那些毒贩子全都干掉。”

    孙泽生问道:“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伯父吗?”

    孔天顺摇了摇头,“没有。我爸跟我说过不要让我再碰这个案子,还说我要是敢碰,就扒掉我身上的警服。除了我爸之外,其他的人,我都不是太信任,所以除了你之外,其他人我都还没有说过。”

    孙泽生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是该感到荣幸吗?孔大哥,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太不明智了。”

    孔天顺说道:“我不管它什么明智不明智。我甘愿做一次堂吉诃德,不管不顾地,做一次傻事,只要能够端掉那个贩毒团伙。我也认了。”

    孙泽生拍了拍孔天顺的肩膀,“没关系,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还是要找几个帮手。王国庆,郑中锋他们还好吧?你不是说他们可以信任吗?把他们拉进来。我来武装你们。”

    孔天顺讶然地看着孙泽生,“武装?怎么武装?像美国大兵yyng,把我们武装到牙齿吗?”

    孙泽生呵呵一笑,“具体怎么个武装法儿,我暂时不告诉你。你先去跟栗梅说,让她过来跟我签合同。”

    孔天顺点了点头,“好吧。”

    反正是要签合同,孙泽生又让人给其他三家取得专利授权的厂家打电话,让他们一起派人过来,一起把专利授权的合同签了。

    那三家公司对突然多出来一个授权厂家,很有意见,但是任凭他们如何抗议,孙泽生都不肯改变初衷,坚持要把栗梅加进去。

    栗梅显得十分的感动,一连几次含情脉脉地看着孙泽生。

    孙泽生的坚持,让那三家公司也计可施,毕竟孙氏戒毒法的所有专利都掌握在孙泽生的手中,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跟孙泽生谈条件,除非是不想获得专利授权。[

    奈之下,那三家公司都只能选择妥协,和栗梅一起签下了合同。合同的条款遵循的几条原则,跟孙泽生在公安部、卫生部联合召开的会议说的几条,基本上一致。

    特许权使用费的比率为出厂价的百分之五十,每年最低一个亿的专利授权使用费,低于这个数目,就要补足,超出部分,按照实际数目核算。

    同时,对出厂价,合同中也有最低限价,这也是防止有生产厂商玩左手出,右手进,绕开特许权使用费的把戏。

    合同签订下来,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宝龙公司那边,经过紧锣密鼓的宣传和布置,全公司的员工开始进行选举,在总公司派来的律师王淑芬的监督下,选举进行的非常顺利。然后经过统计后,林卫国不出意料地获得了超过全公司六成以上的选票。

    王淑芬当众宣布了选举结果,然后又根据选举结果,宣布了委任的名单。这份委任名单除了委任林卫国为宝龙公司的总经理之外,还委任了两个副总经理,销售总监,销售副总监等多名企业高管。

    之后,王淑芬又督促林卫国等人尽快启程,前往燕京,接受总公司的正式任命,并跟总公司签订新的劳动合同。

    林卫国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启程,赶到了燕京,和他们一起过来,还有几个大箱子。这些箱子里面装着的就是孙泽生需要的东西。

    孙泽生再给江金龙、周本昌零人力化妆品生产线的图纸的时候,还跟了他们一套让他们颇有雾里看花感觉的图纸,这些箱子里面的东西就是根据这个图纸生产出来的。

    孙泽生的工作间中,除了林卫国他们带过来的箱子之外,还有其他几个箱子,这些箱子来自两个地方,一个是美想电器,还有一个是曾经替他加工生产第一台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哪家企业。

    孙泽生出于保密的考虑。把一台仪器拆分成了三份,分别委托三家不同的单位生产。另外,他在工作间,也用3打印机生产了几个体积小,却十分关键的小部件,此外,他还采购了一些部件。

    孙泽生把林卫国他们打发去见宋嘉依,让宋嘉依代表总公司,跟他们欠合同,然后他一头扎进了工作间。开始把几个箱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将它们归好类之后,然后开始组装。

    花了半天的时间,孙泽生把第一个成品组装了起来,之后,他组装的速度明显加快,又花了半天的时间,赶在天黑之前。把另外三台设备全都组装了起来。

    只见工作间的地面上,有四个西瓜大小的东西一字排开,它们的样子就像是椭圆形的西瓜被切掉了一个尖儿yyng,在切开的平面上。有两个圆灯yyng的东西,在这两个圆灯的下面,是两根管子,闪烁着幽幽的寒光。从另外的角度来看的话。它们很像是放大了的白蛋壳。

    孙泽生把一瓶他配置的化学溶剂灌入到了其中一个设备中,然后,又用一根数据线连接在电脑上。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段程序输入到了设备中。

    随后,孙泽生迫不及待地拔掉了数据线,拿出了一个类似于遥控飞机用的遥控器的玩意儿,然后按下了启动键。

    只听嗡了一声,那台被他输入了程序的设备缓缓地从地上飞了起来。巨大的轰鸣声惊动了守在门口的钱少华和李英明两个人,两人二话不说,冲了进来,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悬浮在空中的白蛋壳。

    孙泽生按着操控键,白蛋壳在空中飞来飞去,动作异常的灵活,飞行的速度也不慢,时速至少不低于六十公里每小时。

    钱少华和李英明不是没有见过人遥控的飞行器,从遥控飞机再到人机,他们都见识过,但是像白蛋壳这样,明显不符合常理的人遥控飞行器,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体型这么小,飞行速度却又这么快,这是ufo吗?

    两人好奇归好奇,却没有多问。孙泽生花那么多钱,请他们过来,是让他们来当保镖的,不是让他们当好奇宝宝的。

    见孙泽生事,钱少华和李英明刚要转身到工作间外面,去履行他们的职责,孙泽生却叫住了他们。“你们俩都不要出去。帮我把东西搬出去。”

    孙泽生让他控制的那白蛋壳落在地上,然后又跟另外的三台白蛋壳加上燃料,输入程序,然后指挥着钱少华和李英明,把四台白蛋壳全都搬了出去。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亚美日化厂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孙泽生对钱少华说:“你去车间那边看看,要是有加班的,就让他们走。今天,亚美日化厂这边,任何人都不准加班,明天放假一天。”

    “是,我马上去通知。”钱少华连忙应道。

    过了一会儿,有几个工人从车间出来,他们疑惑地朝着孙泽生这边看了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又等了一会儿,从办公区中,出来几个人,他们纷纷地跟孙泽生打招呼,孙泽生挥了挥手,也让他们走了。

    宋嘉依也从她的办公室出来,“小生,你怎么给大家伙放假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孙泽生笑了笑,“当然有事了。宋姐,你什么都不要说,就在这里看着吧。”

    孙泽生一边说,一边朝着李英明示意,“你到二门那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等李英明离开,孙泽生再次拿着遥控器,遥控起来其中的一个白蛋壳。那白蛋壳平稳地飞行了起来,像个白色的精灵yyng,在空中灵活地飞舞着。

    “小生,这是你搞出来的?真是可爱。”宋嘉依笑道。

    “宋姐,它们可不是可爱,而是可怕。”孙泽生神色严肃地说道。

    “可怕?”宋嘉依疑惑地反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在遥控器上操作了一番,白蛋壳突然悬停在了空中,两个圆灯下的两根管子突然抬了起来,瞄准了院子中间的一块铁柱。

    这根柱子有十几厘米粗细,是原来的亚美日化厂留下来的,一直没有动过。

    两条细细的光线从白蛋壳的那两根管子中射了出来,打在了铁柱上,只听滋滋两声,铁柱上瞬间出现了两个深洞,炙热的铁水顺着被红光打出来的眼留了下来。

    宋嘉依愕然地捂住了嘴,“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可怕?”

    孙泽生说道:“这是我搞出来的防护装备,可以遥控,可以飞行,可以自动识别目标,还可以发射激光的蛋式激光飞行器。有了它,下次,再遇到广富高尔夫球场那样的场面,不用我再往里面闯,直接放几个这个玩意儿出去,就能够搞定一切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