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46章 零人力

    第346章零人力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没有因为武汉阳向他做出保证,就真的把这件事放下。他开的公司设立在燕京,这里是首都,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一旦有群体**件发生,不管错误在不在他这一方,他都要承担巨大的压力,甚至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有些事情如果能够做在前面,未雨绸缪,那绝对是有备患的  。

    “武汉阳,你把你具体的防控措施跟我说说。”孙泽生问道。[

    武汉阳忙道:“老板,我已经起草了一个防控预案,除了防控工人罢工闹事之外,对于如何预防火灾,小偷等各种安全隐患,都制订了相应的措施。我原本打算在最近两天就把防控预案的草案报送给你。你既然今天问起了,我就提前把草案给你过过目吧。”

    “好,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孙泽生心再继续看新厂,他迈开步子,朝着新厂的办公楼走去。

    新厂的办公楼的主体结构已经完工,目前正处在装修的阶段,不过武汉阳在这里的办公室基本上已经弄好了。

    武汉阳在前面带路,把孙泽生、宋嘉依带到了他的办公室。李英明和钱少华两个人往门口一站,就像是两尊门神一样。

    武汉阳从文件柜中,把他搞得防控预案的草稿翻了出来,双手递给孙泽生。

    孙泽生和宋嘉依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两人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这份上万字的防控预案看完。

    看得出来,武汉阳在这份防控预案上没有少花心思,他几乎考虑到了一个工厂和企业,可能遇到的各种紧急危机,除了工人闹事、火灾、盗贼这些常见的安全隐患之外,还有有害物泄『露』。有害气体污染等平常难见的安全隐患,都进行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孙泽生看着宋嘉依,问道:“宋姐,你觉得怎么样?”

    宋嘉依点了点头,“还可以,基本上考虑到了各种情况。我暂时没有发现还有什么可补充的。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就这个防控预案的草稿,将之全部或者部分公之于众,广泛地征求意见。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说不定有人能够发现其中的疏漏之处。”

    “武汉阳,你的意见呢?”孙泽生又问道。

    武汉阳当然不可能去反对宋嘉依。孙泽生只身赶赴辽京市,把宋嘉依救出来的桥段,他已经得知,这已经很能说明孙泽生和宋嘉依之间的关系了。除非是傻子,才会去驳斥自己老板的女人。

    “老板,我觉得宋董的意见很好。我只是有个小小的意见,就是关于防控工人罢工闹事的这一部分,最好能够秘而不宣,在小范围内传阅。就可以了。”武汉阳说道。

    宋嘉依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孙泽生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不过只有防控预案,还是不能完全杜绝工人罢工闹事的可能『性』,还是要再想一个法子呀。宋姐。江金龙和周本昌什么时候能够过来?”

    宋嘉依看了一下手表,“应该快了。他们的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该到站了。”

    “是吗?走,咱们一起去接站。”孙泽生站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江金龙和周本昌从燕京站的出站口中出来。看到了举着牌子接他们的孙泽生、宋嘉依。

    江金龙和周本昌两个人都有点激动,孙泽生是他们的大老板,竟然亲自来接他们。这是对他们多么大的重视和尊重。

    “老板,宋董事长,你们怎么亲自来了?我和老周真是受宠若惊呀。”江金龙一边握住孙泽生主动伸过来的手,一边激动地说道。[

    周本昌也道:“是呀,老板,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到燕京来了。以后,我们再过来,你们不用专门来接我们,我们自己能过去。老板你和宋董事长可以把你们的宝贵时间用在比接我们更重要的事情上。”

    孙泽生笑道:“你们不用说了,我心中有数。江总,周总,走吧,上车,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最权商》128336手机用户访问wp

    孙泽生、江金龙和周本昌一起上了宋嘉依的车,看到宋嘉依亲自开车,江金龙和周本昌更有受宠若惊之感,他们俩一起在宝龙公司的时候,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宝龙公司那边怎么样?”孙泽生问道。

    “宝龙公司那边一切都很平稳,除了有少部分另找工作的人之外,全场上上下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员工都留了下来。只是有一点不太好,技术工人这一块流失的有点多。宝龙公司动『荡』的这段时期,有好几个高级技师被人高薪挖走了,中级技师也走了几个。老板,这件事上,我有责任。”

    江金龙有些赧然,孙泽生自从在华夏国际展览中心的春季招聘会上聘用了他和周本昌之后,就马上安排人带着两千万的资金,赶赴辽京市,安抚宝龙公司上上下下,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导致一线的技术骨干流失了一些。

    真要深究起来,这些人的流失和他、周本昌两个人到燕京市找工作有很大的关系。他们俩是宝龙公司技术人员的总头目,就连他们俩都在另找工作,下面的人自然是有一学一了。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事情,他有些不喜,却也可奈何。这个念头,员工跳槽实在是太常见了,尤其是那些自恃有几分本领,又不满自己薪酬待遇的,更是跳槽的主力军,这些人逮着机会就跳,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跳。

    孙泽生的公司除非是一个活人都不雇佣,否则的话,这个问题将会始终存在,最多就是跳槽人数的数量多寡,质量优劣的问题了。

    “能够把公司的绝大部分员工保留下来,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江总,你就不要自责了。还有一件事,就是宝龙公司的总经理的人选问题。你们搞的怎么样了?”孙泽生问道。

    眼下,孙泽生手中并更多的可用之人,就连派人去做宝龙公司的董事长,他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更不要说负责宝龙公司具体经营的总经理的人选了。

    好在,孙泽生还是有解决办法的,他首先决定暂时先把宝龙公司董事长的职务悬空,等到合适的人选之后,在委任也不迟。至于总经理人选,孙泽生决定让宝龙公司的员工自己举和选举。

    宝龙公司是一件制造类的公司,光车间主任就有七八个,这些都是从一线工人、一线技术人员慢慢做起来的,对宝龙公司非常的了解,从他们当中选举一个出来,基本上应该能够保证宝龙公司的生产和运营的。

    当然,孙泽生的意思不是说非要从车间主任中选择宝龙公司的总经理,毕竟出任这个职务。除了要懂生产之外,技术、销售等各方面,也都需要知道的,他得是个全面手才行。

    一开始的时候。孙泽生曾经一度有意让江金龙或者周本昌出任宝龙公司的总经理,只是江金龙和周本昌都有自知之明,没敢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他们只要继续做他们的总工程师和副总工程师。以后的生活就会很好,没有必要冒着失手的风险,去做什么劳什子的总经理。毕竟驾驭一个三四十亿的公司。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江金龙说道:“老板,大家对举总经理人选,是非常踊跃的,目前一共有五个人得到了超过百分之五人数的支持,其中得票最高的一个,签名人数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这么高?他是谁?”孙泽生问道。

    江金龙小心翼翼地看着孙泽生,“是臧永晨。”

    “臧永晨?怎么会是他?开什么国际玩笑。”孙泽生脸『色』一变,语气变得不耐烦起来。

    臧永晨此人可不一般,他就是宝龙公司的前东家,也是宝龙公司的主要创始人,在华天一得到宝龙公司之前,臧永晨也是宝龙公司的唯一股东,最高的时候,曾经坐拥上百亿的资产。只是臧永晨先是赶上金融危机,身家大幅度缩水,后来又染上赌博的恶习,生生地把自己一手创办的宝龙公司给葬送掉了。

    “老板,臧永晨虽然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宝龙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所创造的辉煌,那是人可以企及的。就算是这些年,国际的大环境不好,臧永晨还是带领着我们,维持着每年上千万的利润。这在国内同行业中,是极为罕见的。而且,我们也听说臧永晨的赌博恶习,也是华天一引诱出来的,他把宝龙公司整个输掉,可能也是遭遇了华天一设置的赌博陷阱。”

    孙泽生摆了摆手,“江总,你不要说了。黄赌毒三样,染黄,我可以容忍,但是沾上毒瘾和赌博恶习的,我论如何都是不会用的。”[

    周本昌说道:“老板,臧永晨自从把宝龙公司输掉之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就没有再上过赌桌,连彩票都不买一张的。”

    孙泽生摇了摇头,“不行。臧永晨肯定不行的。你们不要再说了,不是还有四个人吗?把他们的情况介绍一下吧。”

    有些话,孙泽生没有办法跟江金龙、周本昌明说,他坚持不用臧永晨,除了臧永晨曾经是个烂赌鬼之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臧永晨是宝龙公司的创始人和长达十余年的实际拥有者,一点不夸张地讲,宝龙公司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亲信,他的死忠,这从有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员工,签名支持他竞选宝龙公司总经理一职,就可见一斑。

    如果让臧永晨参加竞选,他当选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一旦他真的成了宝龙公司的总经理,那么臧永晨就有了将宝龙公司重新控制在手的可能『性』,他甚至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不改变宝龙公司归属权的情况下,把宝龙公司整个掏空,把宝龙公司变成一个空壳子。

    这是孙泽生绝对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哪怕臧永晨没有这个想法,哪怕臧永晨成为宝龙公司总经理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带领着宝龙公司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江金龙和周本昌相视一眼,他俩都不好再替臧永晨说什么。毕竟孙泽生才是他们现在的老板。

    “老板,这是其他四个人的情况介绍。这个叫林卫国,是得到签名人数仅次于臧永晨的,他原来一直是臧永晨的副手,跟臧永晨沾了一点亲戚的关系,别看他只有高中学历,但是他头脑灵活,手段高超,善于学习,一点都不夸张地讲。宝龙公司至少有一半的业务是他跑出来的。我跟他接触过很多次,在技术领域,他说不上是很精深,却也不是门外汉,比一般的技术员强多了。”

    “这个是丁大明,是一车间的主任……”

    江金龙和周本昌分别把除了臧永晨之外,其他四个候选人的情况跟孙泽生说了说,孙泽生点了点头,“我先把他们的简历看一下。回头,我会通知他们,到这里来,让他们跟我谈谈。随后。我会决定最后入选的人选,并交给宝龙公司,进行公开选举的。”

    “好的,老板。”周本昌忙道。

    “那臧永晨呢?老板。我对臧永晨很了解,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天才。”江金龙瞅准机会,又替臧永晨说了一句好话。

    孙泽生皱了皱眉头。“宋姐,你给臧永晨打个电话,看看是否有兴趣过来一趟。如果他肯过来,我就跟他谈谈,要是没有,就算了。”

    孙泽生并不是说完全排斥臧永晨,他只是排斥臧永晨重新掌控宝龙公司而已,如果臧永晨在一种不和宝龙公司沾边的情况下,愿意为他所用,孙泽生还是愿意给臧永晨一个机会的。臧永晨白手起家,曾经创造出一个不小的奇迹,这种人,正是孙泽生缺乏的。

    江金龙闻言大喜,“老板,不瞒你说,臧永晨跟我们搭乘了同一趟火车进京。你要是想见他的话,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见老板你。”

    孙泽生沉『吟』了一会儿,“好,明天我下午的时候没有课,我会到亚美日化厂那边去,让他到那里去见我吧。”

    说话间,汽车已经驶入到了亚美日化厂,孙泽生等人从车上下来,然后一起朝着宋嘉依的办公室走去。

    江金龙和周本昌略有些局促地坐下,他们俩刚才在汽车上说的都是小事,现在才是切入正题的时候。

    孙泽生也没有在和江金龙、周本昌寒暄,他直接就直奔主题,“我这次之所以把你们叫到燕京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们俩是宝龙公司的总工程师和副总工程师,论起技术经验来,你们俩可以说是宝龙公司最强的。”

    “老板,你谬赞了。”周本昌连忙谦逊地说道。

    孙泽生没理会周本昌,而是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把宝龙公司买下来,不是相中了宝龙公司原来在市场上占有的市场份额,而是因为我相中了宝龙公司的技术实力还有生产能力,宝龙公司有人有设备,可以帮我生产我急需的一些东西。”

    江金龙和周本昌面面相觑,他们俩越听越糊涂,孙泽生究竟需要生产什么东西,竟然要花四十五个亿,把宝龙公司买下来,难道是要造航空母舰?不过要真的是造航空母舰的话,宝龙公司还真的没有那个技术实力。

    孙泽生朝宋嘉依示意了一下,宋嘉依拿出来了两个文件夹。孙泽生先把其中的一个到了江金龙和周本昌的跟前,“你们俩先看看这个。”

    江金龙把文件夹打开,文件夹里面只有一张折叠起来的图纸,将其展开后,面积足有十余平方米。这是一张总装图,江金龙和周本昌瞪大了眼睛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两人都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这分明是一套化妆品的全自动生产线。

    如果仅仅是这个,还不足以让他们吃惊,问题是整套生产线如果做出来,将之安放到车间,总装起来之后,其对人力的依赖,基本上等于零。

    换句话说,根本不需要有人工进行辅助,就可以完成从原材料放入入料口,一直到成品包装入箱入库的全部过程。最多也就是需要一些维修工人对整条生产线进行定期维修和养护罢了。

    这种生产线完全是颠覆『性』的,要知道即便是在欧美这些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他们采用的生产线也不可能是零人力,总是需要在一些比较关键的地方,使用工人的。

    而如果采用零人力,首要的一点,就需要赋予整条流水生产线于相当的智能。这种智能不是简单的计算能力,而是包含了一点的模糊判断能力,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老板,这条生产线,我们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能够确定是否能够生产出来。”江金龙谨慎地说道。

    周本昌点了点头,“是呀,老板,我们真的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未完待续……)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