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37章 是不是太笨了

    第337章是不是太笨了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吴大洲对周围同学的目光,选择了视。他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绝对不愿意错过第二次。或许在别人看来,他的这种选择跌份,不值得,可是吴大洲已经想清楚了。

    到未来之光公司做小时工,就算是在没有前途,他的劳动又不是免费的,是可以获得报酬的,一个月下来,说不定能够挣到一两千块,生活费就有了。而且,他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了解社会,也算是一种收获。[

    即便是这个工作真的没有前途,他最多也就是浪费一年半的时间,等到大学毕业后,他再找工作,也不晚。说不定有了这一年半的工作,他再找其他的工作,还会容易许多。

    何况,如果这次真的只是孙泽生又想像帮助张兴龙yyng,出了这样一个小时工的计划,那他岂不是赚翻了?

    所以,论怎么计算,吴大洲都觉得自己不吃亏。

    只是能够像吴大洲想的这么明白的,终究还是少数。或许有的人也想到了吴大洲想到的一切,只可惜他们未必肯放下身段,深入车间,去做那些他们不屑做的事情。其实,他们也不想想,等到他们大学毕业之后,残酷的生存压力就会逼着他们,做一些他们在求学期间,绝对不愿意做的事情。吴大洲做的,只不过比他们提早了一年半时间而已。

    众位同学围着孙泽生,还想问更多的内幕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众人连忙归座,准备上课。

    今天上午只有两节课,然后一个整天都没课了。孙泽生上完课,就拎着书包,出了教学楼。朝着租房走去,他打算今天带着冯月英,去见一下张立。

    回到租房,孙泽生见冯月英和徐云津娘俩正聊得开心,他咳嗽了一声,“妈,你换一下衣服。我带你去看看张立吧。”

    徐云津说道:“你不会让张立过来这里吗?阿姨是长辈,理应让张立过来见阿姨的。”

    冯月英拍了拍徐云津的手,“没关系,什么长辈不长辈的。我以后就是张立的助手了。去见一下张立,也是应该的。”

    徐云津想了想,说道:“那行,我也去。”

    “小津,你就不要去了。你的电影不管了?你不是说过两天,你就要搞新电影的开机仪式了吗?不回去准备呀?”孙泽生问道。

    “开机仪式有陪阿姨重要吗?”徐云津哼了一声,“再说了,你又没有车,还要带着阿姨去见张立。你总不能骑着山地车带着阿姨去吧?就算是不骑车去,打的或者坐地铁,也没有我开车方便呀。孙泽生,你就高兴吧。有我给你当司机,你还不赶快笑歪了嘴。”

    孙泽生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你愿意去就去吧。”

    很快,冯月英和徐云津就脱掉了身上的睡衣。换上了外出的衣服,然后一起下了楼。

    以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为唯一股东,成立的新文化培训中心的注册地在冀南市。不过论是冀新文化培训中心成立前,还是成立后,张立还没有去过冀南市。

    张立在电影学院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做为她的居所和临时办公地点。另外,张立也有自己的想法,燕京是国内的政治文化中心,这一点,是冀南市拍马都撵不上的,新文化培训中心要做大做强,不能把事业的重点放在冀南市,而是应该在燕京市拥有一席之地。

    张立有意在燕京设立一个分公司或者分基地之类的机构,然后新文化培训中心在冀南市和燕京市同时发展。不过这些都是一些设想,张立还没有形成具体的一个思路和规划文件。

    张立学的是表演,让她演戏,小菜一碟,可是让她做一家培训中心的主要负责人,可就真的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了。张立没有任何的抱怨,只是努力地想让自己这只上架的鸭子能够做到更多。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孙泽生。

    好在,孙泽生没有让张立独撑大局的意思,他也不想把张立给累坏了。在他决定成立新文化培训中心,并且让张立做培训中心的主任的时候,他就花重金,从燕京市一家非常有名的教育培训机构,挖来了一个资深的从业者。[

    这个人叫沈月兰,是个四十出头的女性,她在那家教育培训机构做的很不错,但是那边竞争太jle了,她一个女人并不占太多的优势,面对着孙泽生伸来的纯金打造的橄榄枝,她毫不犹豫选择了离开,跳槽到了新文化培训中心。

    过来之后,沈月兰就被委任为新文化培训中心的副主任,几乎是全权负责新文化培训中心的一应事务。如果不是发现张立很年轻,跟孙泽生年龄相若,态度暧昧,沈月兰都有把张立撵走,自己做主任的想法。不过在认清楚状况后,沈月兰很理智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专心辅佐张立,承担着即是副手,也是导师的责任,指点着张立,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熟悉教育培训领域的情况。

    />

    接到孙泽生的电话后,张立和沈月兰连忙丢下手头的工作,一起赶到楼下,迎接孙泽生一行。薛林霞做为张立的保镖,自然也跟着到了楼下。

    孙泽生他们从车上下来,张立移莲步,走了过去,“小生,你们来了?”

    沈月兰和薛林霞一起恭声道:“孙总好,徐董好。”

    孙泽生冲着沈月兰和薛林霞点了点头,然后把视线移到了张立的身上,几天不见,张立又瘦了一些,不过整个人的气质也在发生着变化,变得更加的干练。

    “来,张立,沈老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妈妈,以后,她就是张立的生活助理了。”孙泽生说道。

    张立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小生,怎么能够让阿姨当我的生活助理呢?”

    对张立而言,冯月英就是她未来的婆婆,让自己的婆婆给自己当助理,她可没有那个胆子。万一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够好,让未来的婆婆生了气,说不定,婆婆就不是婆婆了。

    冯月英暗中点头,张立本人比照片上更加的好看,就是稍微瘦了点。要是儿子选她做妻子,以后生孩子都没力气。“张立,我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儿干,就像出来做点事。我以前就是个普通的工人,一个月一两千块,你也不用把我当什么阿姨,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就行了。”

    张立还是连连摇头,“不行。阿姨,你要是给我做助理,会折我的寿的。”

    徐云津挽着冯月英的胳膊,“阿姨。要不,你给我做助理吧?我做事老是丢三落四的,就需要你这样的人,天天在我身边提醒。”

    徐云津一边说。一边示威地看着张立。她直到现在才知道孙泽生让冯月英给张立当生活助理,老公也太偏心了,凭什么把婆婆安排到张立身边?难道是想让张立先讨得婆婆的欢心。为将来入主孙家,提前做准备吗?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张立一听,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她不想让孙泽生为难,极力避免跟荣晶莹、徐云津发生冲突,但是不代表徐云津欺负上门,她会选择退让。

    “阿姨,既然你是觉得聊,想出来散散心,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我现在非常欢迎你到我这里来,我还年轻,不懂事,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替我把把关,掌掌舵呢。你要是不管我,我岂不成了在茫茫大海中,迷失了方向的孤舟吗?”

    张立一边说着,一边不甘示弱,走了过去,很自然地挽住了今天头一次见面的冯月英。

    这下轮到冯月英头疼了,这两个都是娇滴滴的大美人,看样子,跟自己的儿子都关系暧昧,该选那边站队,这可真是个问题。

    孙泽生轻咳了一声,“行了,张立,小津,你们都别闹了。小津,你那边不缺人手,胡阿姨照顾的你很好,给你安排了那么多人过去帮你。张立这边,除了沈老师之外,就没有什么得力的人手了,就让我妈留下来,给她当助理吧。”

    徐云津拉着冯月英的胳膊,娇声道:“阿姨,你看,小生他多偏心呀。我要你给我当助理嘛。”

    冯月英拍了拍徐云津的手,“好。这样,小津,你看行不行?等张立这边所有的事情都走上正轨了,阿姨再过去你那边,给你当助理,好不好?还有啊,阿姨以前没有做助理的经验,等到那时候,阿姨就有经验了,一定能给你做更好的助理。”

    徐云津有心再说点什么,可是她也知道说得再多,只怕也难以让孙泽生改变主意了。她只好有些不甘地点了点头。“阿姨,咱们说好了。你在新文化培训中心这边,工作的时间可不能太长。否则,我会想你的。”

    “好,阿姨知道了。”冯月英安抚徐云津道。[

    孙泽生松了一口气,“咱们都上去吧。”

    张立、徐云津和沈月兰簇拥着冯月英上楼,孙泽生给薛林霞使了个眼色,两人故意走在最后。

    “孙总,你有什么吩咐?”薛林霞恭敬地问道。

    薛林霞最近过的很不错,简直可以说是离开特警队之后,最好的一段时光。首先,孙泽生给她的薪酬够高,比很多给其他富豪做保镖的同事还要多。其次,从秉性上来讲,张立的脾气要比殷仙儿好太多了,殷仙儿身上有不少大小姐的脾气,张立出身普通家庭,虽然演过电影,却没有什么大牌的脾气,相反,还温和有礼,保护着这样的对象,心情自然跟着好了许多。

    薛林霞很珍惜现在的工作,自然要对雇佣她的孙泽生,保持着相当的恭敬。

    “张立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人来骚扰她?”孙泽生低声问道。

    薛林霞点了点头,“有的。张立以前在演艺圈认识不少人,有很多人给她打电话,请她拍摄广告,通告什么的,也有请她拍摄电影,电视剧的。邀请她k歌,吃饭喝酒的。也不少。不过都让张立拒绝了。张立还买了一个新的手机号,正准备把原来的手机号换掉呢。”

    孙泽生哦了一声,“你不要干涉张立的交际圈子,不过要是张立再去金龙ktv那样乱七八糟的场合,你一定要阻止她。”

    徐云津点了点头,“我知道。”

    孙泽生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来,递给了薛林霞,“薛大姐,过年的时候,我忘了给你红包了。这是补给你的。你拿着吧。顺便再跟你说一声过年好。”

    薛林霞一看支票,整整十万块,连忙道:“孙总,太多了。”

    “给你,你就拿着。”孙泽生说道,“只要你能够保护好张立,这点钱都是小意思。对了,以后,我妈可能要烦请你照顾一下了。”

    薛林霞忙道:“孙总放心。如果有人想伤害阿姨还有张立,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趟过去。”

    孙泽生mny地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薛林霞的这种态度,“话也不用说的这么夸张。回头。我让磐石安保给你配发一些必要的一些装备,让你在更好的保护张立的同时,也能够保护自身的安全。”

    “谢谢孙总,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薛林霞这次可是真心实意地向孙泽生表示着感谢。像孙泽生这样,能够考虑到她的人生安全的雇主,可不是那么容易碰到的。

    “走吧。咱们该上去了。”孙泽生朝着楼上指了指。

    新文化培训中心这会儿正在进行面试,负责面试的是沈月兰从原来的东家那里撬来的几个同事。孙泽生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那几个面试官问的问题中规中矩,偶尔又有奇峰突起之处,也算是有真材实料的人才了。

    张立正带着冯月英在整个公司内参观,徐云津陪着。沈月兰走到孙泽生身边,“孙总,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占用你一点时间?”

    孙泽生点了点头,“沈老师,咱们去那边聊吧。”

    孙泽生和沈月兰一起坐在玻璃茶几的旁边,沈月兰把一个文件夹递给了孙泽生,“这是张主任和我一起共同起草的关于新文化培训中心的课程规划和未来发展规划,请你过目。”

    孙泽生对未来发展规划不感兴趣,他之所以决定成立新文化培训中心,可不是仅仅为了安置张立,让张立有身份地位,有事情做,而是有更深的意图的。所以不管新文化培训中心规划的怎么好,前景有多么的灿烂,他都只会让新文化培训中心按照自己的设定前进的。

    他把重点放在了课程规划上。这份课程规划同样是中规中矩,不过目标就有些问题。课程规划主要放放在了外国语辅导,研究生辅导,还有公务员考试等几个常见的门类,这几个门类在燕京乃是全国的血球都是极端旺盛的,燕京民办的教育培训机构基本上都是对准了这几个行当。

    孙泽生把文件夹合上,摇了摇头,“沈老师,你们的课程规划是完全错误的。”

    “怎么会是错误的?我们这都是参照我原来工作的那家培训机构的课程设定的,事实证明,他们的课程设定是非常科学而又合理的。我们只需要奉行拿来主义,照抄实施就行了。”沈月兰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方面又没有专利保护,奉行拿来主义也没有错。

    孙泽生笑着摇了摇头,“沈老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你们的课程设定的不合理,而是你们的课程规划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孙总,请你明言。你的话,我听不懂。”沈月兰说道。

    孙泽生不在意地道:“那好,我就跟你解释一下。我成立新文化培训中心的目的,是为了两个大业务,第一个业务,是为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输送人才。

    将来,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所有的子公司要形成统一的文化,统一的理念,就少不得要对所有子公司的管理者统一思想,而统一思想的这个重任,就需要新文化培训中心来负责。

    另外,一些常规的,通用的技能培训,比方说办公软件的操作。餐桌礼仪,外交礼仪等等,也将由新文化培训中心统一负责培训。

    等到新文化培训中心发展到一定的时候,我还希望新文化培训中心能够把专业技能的培训承担起来。

    以上是第一大业务,再说第二大业务。

    就是负责把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的一些技术、技能,通过有偿培训的方式,将之输送出去。

    我这样给你说吧。我现在正在跟公安部、卫生部联合做一个项目,将来肯定要进行相关的技能培训,而这件事,我不可能亲自做。就需要你们来做了。”

    “你要跟公安部、卫生部联合做一个项目?要由我们来进行技能培训?”沈月兰一直以为孙泽生是个富二代之类的存在,却没有想到孙泽生能够跟公安部、卫生部这两大部委搭上关系。不由得,她看孙泽生的目光都多了一份尊重和敬畏,“孙总,你方便提前透露一下,你准备让我们代为培训哪方面的内容吗?”

    孙泽生说道:“如何戒除毒瘾,特别是重度吸毒者的毒瘾。”

    沈月兰长大了嘴巴,她没有jehu过毒品,却也知道毒品的危害。能够做这方面的培训。也算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是这种培训怎么就会轮到新文化培训中心这个新成立没几天的民办培训机构?这种事情,不是一般都由公立的培训机构主导的吗?

    孙泽生说道:“你不必惊讶,以后这种培训。还会有很多,可能会涉及到很多的领域。你们现在招募的讲师什么的,领域有些狭窄,要放宽这方面的限制。知道吗?”

    沈月兰点了点头,戒毒对她来讲,完全是个陌生的领域。一点都不夸张地讲,目前黑市上销售的毒品有几种,她都不清楚,让她给人培训如何戒除毒瘾,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孙总,你安排我们进行毒瘾戒除方面的培训,我很赞成,但是我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怎么培训人呀?”沈月兰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沈老师,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要记在心中,并且以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为新文化培训中心以后的主要发展方向。当然,我不排除也不反对将来在新文化培训中心专门划出一部分老师,来承担什么英语四六级,研究生英语,公务员等方面的培训,但绝对不是现在,至少也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明白吗?”孙泽生问道。

    沈月兰点了点头,“我明白。”

    孙泽生继续说道:“你以前主要做的是gre,托福之类的培训,这方面,对新文化培训中心来讲,基本上没什么用。你呢,以后主要把精力放在新文化培训中心的管理上,张立还年轻,又是个新手,你要多带带她。我可以给你吃一颗定心丸,你不用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只要你做的好,我是不会辞退你的。而且,你做的越好,你在新文化培训中心的地位越稳固。”

    沈月兰点了点头,“我一定配合好张主任的工作。”

    孙泽生又道:“在我的设想中,新文化培训中心绝对不会是一个小小的培训中心,它应该是一个大型的教育培训中心,它会涵盖常规的幼儿教育,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教育,还包括职业教育,职业技能教育,外语培训等多个领域,将来每个领域都需要有专人负责。你能够理解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沈月兰连连点头,她惊讶于孙泽生的野心,也怀疑孙泽生是否能够办到,但是她却不否认自己在孙泽生绘制的这幅蓝图中,有些心动了。想一想,如果将来能够成为一个大型教育集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那是多么功成名就,名利双收的一件事,这可比呆在原来的教育培训机构,做个每个月拿一两万块钱的教书匠强多了。

    孙泽生和沈月兰谈完话,张立也带着冯月英参观完了整个新文化培训中心。

    张立扶着冯月英坐下,又殷勤地给冯月英端来热水,“阿姨,你累坏了吧?喝点水吧。”

    冯月英说道:“这有什么累的?我原来的工作,一天要站六七个小时,早就炼出来了。”

    徐云津刚要拍冯月英一下马屁,她的手机响了。她到了外面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回来,说道:“阿姨,小生,我突然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就先走了。”

    冯月英突然站了起来,“小津,你回去,能不能捎带着把阿姨送回去呀?”

    徐云津问道:“你不跟着小生一起回去吗?”

    冯月英摇了摇头,“小生还有事情要说,你没见他刚才跟沈老师说了半天吗?这工作上的事情,一说起来,就不知道会花多少时间。我先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就过来上班。你先送阿姨回去,路上,咱们娘俩再说说知心话。”

    徐云津连忙点了点头,挽着冯月英的胳膊,下楼去了。

    沈月兰问道:“孙总,你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孙泽生摇了摇头,“没有了。你去忙去吧。”

    沈月兰连忙起身离开,把空间留给张立和孙泽生。

    “走,张立,带我去你的办公室看看。”孙泽生说道。

    张立带着孙泽生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办公室并不大,里面的陈设也不多,占地最大的几件就是办公桌、文件柜,再有就是一张单人床。张立晚上就在办公室住,薛林霞晚上住在隔壁。

    孙泽生看了看有些简陋的办公室,叹道:“张立,真是对不起,苦了你了。”

    张立本可以过的很好,她本人的外形条件很不错,又已经演了一部引起不小反响的电影,还在迎国庆文艺汇演中担任了一次主唱,可以说星途一片灿烂。她应该穿着华贵的礼服,出席一个又一个高规格的酒会,登上一座又一座华丽的舞台,被万千粉丝包围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ol套装,神色疲惫地为一个小小的培训中心忙东忙西,住在这么小的地方,或许连饭都吃不好。

    “小生,我不苦的。”张立优雅地撩了一下垂在额前的刘海,“我现在虽然远离了镁光灯,但是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身体累,但是心是甜的。因为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希望我做的,为了你,我心甘情愿。”

    孙泽生张开双臂,把张立拥在了怀中,“张立啊张立,你总是让我如此的心疼。”

    张立紧紧地抱着这个让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你也让我心疼,我只恨自己本事太小,不能替你分担更多。小生,我是不是太笨了。连一个小小的培训中心都替你管理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