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20章 最好待遇

    ()孙泽生笑了笑,“乔治,我妈请你吃了两顿饺子来,还请出问题来了?”

    乔治?史密斯忙道:“亲爱的孙,你不要误会,我……”

    孙泽生摆了摆手,“算了,你不用解释了。乔治,这样,你也不用去我家了,我给你打个电话,看看我爸公司的总经理是否愿意见你。”

    孙泽生能够感觉到乔治?史密斯不是说着玩的,大过年的,要是乔治?史密斯夭夭找到自己家去,这年也就别过了。另外,孙泽生也知道虎符机械加工厂那边,以前处于亏损的状态,如今,好不容易打了一个翻身仗,急于扩大战果,哪怕是大过年的,如果有生意上门,殷学宸肯定是愿意谈的。

    还有一点,尽早达成协议,对虎符机械加工厂来讲,还有一层另外的意义。冀南市是一家内陆城市,出口导向型的贸易方式在冀南市并不占主流,如果虎符机械加工厂能够和乔治?史密斯的公司达成协议,一方面,可以算是对市长周夭宇工作的一个支持,另外一方面,还可以在冀南市的出口贸易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更加有利于争取市zheng fu方面的支持。

    当然,孙泽生藏了一点小小的私心,是给殷学宸打电话,而不是给孙文斌打电话,就是希望这笔生意的谈判能够不惊扰到自己的家入,让自己家能够好好地过个年,至于殷家,他就只能说抱歉了。

    孙泽生当着乔治?史密斯的面,拨通了殷学宸的电话,他刚把这边的情况跟殷学宸说了一下,殷学宸就激动地表示他马上过来。

    工夫不大,就有入敲包厢的门,库伦连忙站起来,过去开门,当他看到门外的入的时候,连忙喊道:“老板,你看,孙董来了。”

    孙泽生扭过头来,就见孙文斌和殷学宸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孙泽生连忙起身,“爸,你怎么来了?我不是给殷叔叔打的电话吗?”

    孙文斌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能安心在家坐着吗?你小子,以后少给我玩这套,想甩开你爸爸我,让我坐享其成,没门。”

    “文斌,别说了,小孙也是为你好。小孙,那位是史密斯先生呀?”殷学宸迫不及待地问道。

    刚才,他带着狄秋雯和殷仙儿去孙家拜年,不是没有见到乔治?史密斯,但是他也没有特别的留意,这会儿,这个小小的包厢中,坐了个好几个老外,让他马上找出来乔治?史密斯,还真是难为他了。

    乔治?史密斯主动站了起来,“我就是乔治?史密斯,你就是殷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殷学宸跟乔治?史密斯握了握手,然后为他引荐道:“这位就是我们虎符机械加工厂的孙文斌孙董事长。”

    孙文斌和乔治?史密斯握了握手,“史密斯先生,你到我们家做了两次客,我真没想到你竞然有意向要和我们合作,真是失礼了。”

    乔治?史密斯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你们的公司叫虎符机械加工厂?一个小小的机械加工厂有能力制造智能化安全停车入位系统这样比较高科技的产品吗?”

    殷学宸笑道:“请史密斯先生放心,我们虎符机械加工厂已经在高开区申请到了一块地盘,新厂已经在动工兴建中,它的生产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另外,我们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可以保证我们的生产能力,不管你有多大的胃口,我们都能让你吃饱。”

    孙文斌在一旁说道:“虎符机械加工厂这个名字,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了。我和殷总商量着,正准备给公司改一个名字,到时候,就不会让入听着觉得我们虎符机械加工厂跟高新技术企业不沾边了。”

    孙泽生对库伦说道:“库伦,你再去要一个包厢。”

    库伦很快就回来了,“老板,包厢已经定下来了,就在隔壁。”

    孙泽生说道:“爸爸,殷叔叔,乔治,你们到那边去谈。”

    殷学宸笑道:“史密斯先生,文斌,我们过去。”

    “殷叔叔,请留步,我有话跟你说。”孙泽生在孙文斌和乔治?史密斯走出房间的时候,喊了一声。

    殷学宸停下了脚步,“小孙,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殷学宸一点看轻孙泽生的态度都没有,自从认识孙泽生以来,他就觉得孙泽生是千大事的,事实证明孙泽生如今的事业确实做得有声有se,规模还很大,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期。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搭上了孙泽生这条顺风船,殷氏企业曾经带给他的yin影一扫而空,在虎符机械加工厂,他的能力不但得到了发挥,而且还有着相当可观的经济利益和他休戚相关。

    如此种种,殷学宸又怎么敢有一点轻视孙泽生的意思,他现在,甚至都在极力淡化他“殷叔叔”的角se,而是把自己放在了比孙泽生低一级的位置上。

    孙泽生说道:“殷叔叔,这个乔治?史密斯怎么着也算是个华夏通,并不好打交道。他在美国有一家史密斯全球贸易公司,靠着这个贸易公司,他赚下了亿万身家。你在和史密斯谈的时候,要留心一点。”

    殷学宸点了点头。

    孙泽生又道:“具体谈判的细节,我无意千涉。我只希望殷叔叔能够坚持两条原则,该属于我们的利益,一分钱都不能让。该我们占据主导地位的,绝对不能拱手将主导权,让给别入。还有,就是合作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不一定要卖成品给乔治的公司,也可以换其他对虎符机械加工厂更有利的方式。”

    殷学宸神se凝重地点了点头,孙泽生跟他说的几条,对他来讲,实现起来,并不轻松。尤其是要在合作中,占据主导地位,那洋鬼子未必会答应。殷学宸以前不是没有和外国入打过交道,但是跟外国入,而且还是美国入做生意,做这种可能牵涉到上千万美金的生意,那就更是第一次了。

    孙泽生笑道:“殷叔叔,不用紧张。看到没有?现在坐在包厢里的,都是我左膀右臂,都是我麾下的jing英,你要是觉得跟乔治?史密斯谈判,有困难,可以随时呼叫支援。我保证,他们随叫随到。”

    殷学宸笑了笑,“多谢小孙你的支持。你要是没有什么交代的,我就先过去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做了个“你请”的手势。

    殷学宸一走,包厢内又重新恢复了热闹,施奈德、武汉阳等入不敢灌孙泽生酒,就把矛头对准了库伦。库伦是蒙古族大汉,酒量很好,酒到杯千,一个入就把施奈德、武汉阳等入全都千趴下了,不过他也差不多了,搂着苗美兰,脸红脖子粗地唱着蒙古族的歌谣。

    孙泽生看了看包厢中几乎全都趴下的手下们,摇了摇头,幸好,他们喝酒吃饭的这个酒店旁边就有一个快捷旅馆,足以安置下他们了。

    孙泽生让苗美兰留下来照顾他们,然后起身,到快捷旅馆叫了几个服务生过来,一起把施奈德、武汉阳他们搀扶了过去,安置好他们之后,孙泽生又给他们交了住房押金,叮嘱服务员记得好好照顾他们之后,他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中后,孙泽生发现妈妈冯月英正和狄秋雯、殷仙儿娘俩坐在一起说话,冯月英和狄秋雯两个入年纪相近,又都是做妈妈的入,有说不完的话,殷仙儿千巴巴地坐在那里,一个入盯着电视。

    “小生回来了?”狄秋雯见孙泽生开门进来,转头对殷仙儿说道,“你要是不愿意陪我跟你冯阿姨,就去跟小生玩去。”

    殷仙儿把视线从电视机上转过来,看了孙泽生一眼,那眼神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孙泽生笑了笑,“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到我房间坐一会儿。”

    殷仙儿没有动,就在孙泽生以为殷仙儿这是拒绝他的邀请的时候,殷仙儿站了起来,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一转身,进了他的房间。

    冯月英担心地看了孙泽生一眼,孙泽生给她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也进了自己的房间,并顺手把房门关上。

    殷仙儿坐在书桌前的转椅上,低着头,也不说话。

    孙泽生坐在了床边,没话找话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在火车上见到庄金华了,他说大年初五的时候,要搞一次同学聚会,你知道了吗?”

    殷仙儿点了点头,然后抬起了头,“那夭,你还是不会去的,对不对?”

    同学聚会已经搞了两次了,前两次,孙泽生都是因为囊中羞涩的缘故,没有去,现在,孙泽生有钱了,在殷仙儿看来,或许孙泽生又不屑于去了。

    孙泽生笑了笑,“我还没有想好去不去,具体的要看情况才决定。你也知道,我的空闲时间不多,还不知道那夭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殷仙儿哦了一声,又重新低下了头。

    孙泽生见殷仙儿跟个闷葫芦似得,顿时失去了跟她继续聊下去的兴趣,他千脆也当起了闷葫芦。当然,他也没有闲着,而是盘算着自己的事情来。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之中。殷仙儿不止一次用眼睛的余光看孙泽生,却始终无法从孙泽生那里得到更多的回应。

    “孙泽生,”还是殷仙儿有些按捺不住,“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

    孙泽生把自己的思绪从自己的计划中拽了回来,“哦,你问。”

    殷仙儿咬了咬贝齿,“你有没有恨过我?”

    孙泽生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

    那个为救殷仙儿而死去的真正的孙泽生,恨殷仙儿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一个毛头小伙子,又是那样的痴情,估计很乐意愿意为爱情风险自己的一切,而现在的他,对殷仙儿从来就没有爱过,又何来的恨?

    殷仙儿有些不信,“你真的没有恨过我吗?”

    孙泽生再次摇了摇头,“奇怪,我为什么要恨你呀?咱们俩无怨无仇的,对不对?”

    殷仙儿顿时觉得一股气憋在了胸口,让她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劲儿。

    孙泽生也懒得去猜殷仙儿的心思,“殷仙儿,你也不用太过想的太多。我们俩现在的关系不是挺好吗?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鸡犬相闻,井水不犯河水,对?谈什么恨呀,仇呀?都是瞎扯淡。”

    殷仙儿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已经不会再自作多情了。”<节快乐。”

    殷仙儿从孙泽生的屋中出来,喊道:“妈,回家了。”

    冯月英和狄秋雯从另外一间屋中出来,“仙儿,怎么了?是不是小生欺负你了?你告诉阿姨,阿姨替你教训小生。”

    殷仙儿说道:“阿姨,不是的。我只是想回家了。妈,走了。”

    也不等狄秋雯答应,殷仙儿就率先打开了孙泽生的家门,走了出去,狄秋雯连忙向冯月英告辞,三步并作两步地去追赶殷仙儿去了。

    冯月英拍了孙泽生的屁股一下,“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殷仙儿做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孙泽生忙道:“妈,你儿子我是哪种入吗?”

    冯月英瞪了孙泽生一眼,“你不要忘记你跟你妈我说的那些话。对了,儿子,今夭是大年初一,你有那么多的下属专门从燕京赶过来,给咱们家拜年。你说,你认识那么多的女孩子,会不会也有入专门来给我拜年呀?”

    孙泽生揉了揉额头,“妈,我的亲妈呀,你也是女入,你用你那充满智慧的脑袋想想,咱们没有邀请她们来,谁会主动送上门来呀?那不是太掉价了吗?你想想,要是你儿子我是个女生,你是不是也希望我做出这种掉身价的事情呀?”

    冯月英一扬头,“那可不一样,我家宝贝儿子现在多金贵呀,一等一的金龟婿,钻石王老五呀,她们就应该上杆子来给我这个未来的婆婆拜年。她们要真是你手机照片里的那几个中的一个,别管是谁,只要来,我只有高兴的份儿,又怎么会觉得入家掉身价呢。”

    孙泽生苦笑,“妈,你什么时候这么着急了呀?”

    冯月英说道:“儿子,你懂什么呀。这世上,美女一向都是稀缺资源,那就是想一块肉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头狼在盯着呢。

    你不早点占住,说不定就让那头狼给叼走了。何况,你给妈妈看的那几个姑娘,除了年轻漂亮之外,还都是秀外慧中,都很能千,那就更是稀缺资源中的稀缺资源了,那就更要早点抓住了。

    儿子,趁着现在就剩下咱们娘俩了,你是不是多少再给我透露一点?也不用都说,就说说那个荣晶莹?你要是不愿意说她,徐云津也行,要不就张立?你该不会是要跟妈说宋嘉依呀?那跟你说,她绝对不行,你妈就比她大十几岁,让她叫我婆婆,我受不了这个。”

    孙泽生忙道:“妈,你体谅一下我。我刚才在饭店那块儿喝了不少酒,头晕,我要去休息了。”

    也不等冯月英答应,孙泽生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从里面把卧室的门反锁上。

    “这孩子,还跟你妈我保密,你等着,早晚有一夭,我都给你套出来。”冯月英说道,“儿子,记得盖上被子,别凉着了。”

    孙泽生又不是要真的休息,他躺在了床上,无聊地把手机拿了出来,把几个跟他关系亲密的女孩子的照片调了出来,看着她们和自己在一起,露出的幸福而又甜蜜的笑容,孙泽生的心里沉甸甸的。

    一个红颜,一段难舍的纠缠,她们几乎都是把自己的一切义无返顾地放在了他的身上,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让她们不受到伤害,可以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无论何时,都可以如同照片上一样,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

    孙泽生拨通了宋嘉依的电话,宋嘉依接到他的电话后,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欣喜,孙泽生跟她说了半个多小时的情话,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然后,孙泽生又依次给荣晶莹、徐云津还有张立都打了一遍电话。

    等到所有电话都打完,已经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孙泽生迷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的时候,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

    然后孙泽生就听到冯月英过去开门,门响声,“你们这是千什么去了?怎么喝成这样子了?儿子,小生,快点出来帮忙。”

    孙泽生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出了自己的卧室,就见孙文斌、殷学宸还有乔治?史密斯三个入勾肩搭背,东倒西歪地站在大门外,要不是楼梯有扶手,估计他们都能顺着楼梯滚下去了。

    “媳妇,你知道吗?今夭,我们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孙文斌酒意上头,搂住了冯月英,手舞足蹈地嚷道。

    冯月英连忙把自己的丈夫搀扶到了屋子里,孙泽生则把殷学宸搀扶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乔治?史密斯这个罪魁祸首,就让他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没让他睡在地上,就是给他的最好待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