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06章 排斥

    第306章排斥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把枪收了起来,孔天顺暗中长舒了一口气。他指了指被那几个警察带上手铐的薛林霞,“李木仁,把人给我放了。”

    李木仁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孔天顺的话,他不敢不听,别看孔天顺不是他的上司,可孔天顺那也是在燕京市公安局掌握着实权的二级警监,更何况,孔天顺还是局长孔长瑞唯一的儿子,跟孔天顺对着干,岂不是要把局长往死里得罪吗?

    李木仁让他的手下把手铐打开,薛林霞活动了一下手腕,走到孙泽生跟前,“谢谢老板。”

    孔天顺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他为了能够和孙泽生搞好关系,曾经下过一番苦功夫,专门去了解孙泽生及其身边一些人的情况,或许他掌握的不是最新情况,但是薛林霞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薛林霞从特警队退役后,就一直给殷仙儿做私人保镖,后来薛林霞又跟孙泽生旗下的磐石安保签了劳动合同。

    据了解,殷仙儿可是孙泽生的初恋情人,薛林霞在这里,殷仙儿还远吗?

    说句不好听的话,打狗还得看主人的面,何况,是惹到了孙泽生初恋情人的头上,这下子麻烦不小。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孔天顺阴沉着脸。

    “孔处长,是这样的……”

    李木仁抢先一步,刚要说明一下情况。孔天顺已经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你闭嘴,问你了吗?那个薛小姐,你说。”

    薛林霞也不需要添油加醋,她只是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如实地说了一遍,随后她补充道:“老板,孔处长,张立小姐和我在酒吧所遇到的一切。酒吧里面有监控,应该可以调取出来,我们一路往回返,沿途也有几个摄像头,这几个人跟踪我们,不停地骚扰我们,应该也可以查出来,刚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那个摄像头也忠实地进行了记录,你们可以去查。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孔天顺的脸色都变了,薛林霞现在保护的不是殷仙儿了,而是张立。

    张立是谁?孙泽生为了她,大闹金龙ktv,最后连军队的人都出来了,这李木仁的儿子真是长了个猪脑子,想女人想疯了,搞谁不好,怎么就盯上了孙泽生的女人?

    撇开这一点不说。张立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明星,还是星光传媒的第四大股东,你说你李木仁不过是西北区分局旭日派出所治安管理大队的副大队长,张立这样的人是你惹得起的吗?你要是占理也算呀,奶奶的,偏偏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出气。

    “李木仁,对薛小姐说的。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孔天顺直接就给李木仁的性质定了性。

    李木仁不是傻子,自从孔天顺突然跳出来,他就知道他可能惹到硬茬子了。燕京乃是华夏的首都,备不住谁就有通天的关系。他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是这次事关自己不成器的儿子,他这个当爹的,能不着急吗?

    “孔处长,我错了。”李木仁倒也光棍,“我向你道歉,给你添麻烦了。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地管教我那不成器的儿子。”

    孔天顺皱了一下眉头,“李木仁,你好像是搞错对象了吧?你道歉的对象不应该是我。”

    李木仁露出一丝难堪的表情来,在他眼里,孙泽生就是个毛孩子,让他向一个毛孩子低头,赔礼道歉,而且还是在两个下属的面前,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孔天顺摇了摇头,“算了,你既然不想道歉,我也不为难你。你赶快带着你的人,滚蛋。”

    李木仁连忙招呼他的两个下属,准备拉上儿子走人。

    孔天顺脸一沉,“谁让你把嫌疑犯带走了?他涉嫌尾随,意图强|奸,我会跟你们旭日派出所的管所长打个招呼,让他们过来抓人的。”

    李木仁这下子再也难以保持镇静,“孔处长,你不能这样呀。我儿子还是个孩子。”

    “屁的孩子,你儿子早就满了十八岁了,是完全行为能力人,他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自己就要负责。还有,李木仁,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也会跟管所长通报的,西北区分局那边,我也会打个招呼。”

    孔天顺给了李木仁机会,可是李木仁不珍惜,孔天顺自然不会再讲什么情面。在孙泽生和李木仁之间,该舍弃那个,他还是拎得清楚的。

    李木仁这会儿算是彻底地醒悟过来,他马上把自己的儿子拖到了孙泽生的跟前,一脚把儿子踹的跪在了孙泽生的面前,“对不起,孙先生,我向你表示深深的歉意。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我儿子一条生路。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孙先生赔礼认错。”

    李木仁的儿子也傻了,他趴在了孙泽生的面前,“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孔天顺一直在注意着孙泽生的表情,李木仁父子俩都做到了这种份儿上,如果孙泽生还不满意,那就只能公事公办,扒掉李木仁身上的警服,把李木仁的儿子送去蹲大牢了,反正凭他们的所作所为,这样做,算不得冤枉他们。

    孙泽生不想让孔天顺难做,“看在孔大哥的面子上,我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不过,只此一回,再有下次,就别怪我不依不饶了。”

    “多谢孙先生。”李木仁拉起了儿子,带着两个手下,坐上他们开来的警车,一溜烟跑没影了。跟着李木仁儿子一起过来的那几个年轻人也都一哄而散。

    孔天顺长舒了一口气,“老弟。多谢你给哥哥我面子呀。”

    孙泽生笑了笑,“应该是我对孔大哥你说谢谢,才是。我刚打完电话,没两分钟,你就赶过来了,可真是神速。”

    孔天顺笑道:“也是赶巧了,我刚好在附近,也幸亏我在附近,要不然,你和李木仁搞起了枪战。天非塌下来不可。老弟,我记得你以前有把枪,是催泪枪,这次怎么换成是真枪了?好像还是九二式军用手枪。”

    孙泽生知道孔天顺这是借机探问他这把枪的来源,孔天顺动这种心思,也是正常,在华夏,涉枪无小事,孔天顺要是不搞清楚这点。估计觉都别想睡踏实了。

    孙泽生说道:“孔大哥,既然来了。就到我哪里坐坐吧,认认门。”

    “方便吗?”孔天顺带着几份促狭,问道。

    张立肯定躲在孙泽生的租房中,他们俩要是做点什么羞人的事情,他过去,岂不是当电灯泡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孔大哥。薛大姐,你也一起吧。”孙泽生把楼洞口的防盗门打开,带着孔天顺和薛林霞一起上楼。

    进了屋。孙泽生吩咐道:“薛大姐,你去照顾张立,我刚才喂她喝了点蜂蜜水,你注意看着她,别让她吐了。”

    薛林霞点了点头,就去卧室照顾张立去了。

    孙泽生又请孔天顺坐下,然后到书房。把持枪证拿了出来,递给了孔天顺。

    这本持枪证跟孔天顺自己的持枪证是不一样的,孔天顺的持枪证是燕京市公安局颁发的,孙泽生这本持枪证封皮上是“华夏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这规格上,那就不一样。

    一看到“总参谋部”那四个字,孔天顺的脑袋就嗡的一下,军委四大部,总参、总政、总后和总装,总参排在第一位,总参的首长总参谋长在中央军委委员中的排名也是仅次于国防部长,在军队中拥有的实权是相当大的。

    当然,拿着一本总参谋部核发的持枪证,并不代表着孙泽生就跟总参谋长有什么瓜葛,但是能够拿到这样一本持枪证,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孙泽生在军队有根儿呀。

    孔天顺打开持枪证,上面除了有孙泽生的照片,钢印以及枪支的型号、编号之外,倒也看不出来跟他的持枪证有什么大的区别。不过孔天顺的手指还是在钢印的地方,抚摸了两下。

    “孔大哥,这持枪证不是假的吧?”孙泽生笑着问道。

    “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孔天顺把持枪证合上,然后把持枪证还给了孙泽生,“老弟,真没想到,你在总参谋部还有关系。”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他在总参谋部没人,只是认识了一个在总参情报部工作的靳媛媛,只是靳媛媛的身份不能随便跟其他人讲,他也不好跟孔天顺明言,只好笑了笑,权当是默认了。

    孔天顺越发坚定了要和孙泽生保持好关系的决心,他说道:“这次的事情,我得向你道歉,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差点让张立小姐吃了亏。回头,我一定跟旭日派出所的管所长打好招呼,让他们把你这里当成重点巡防的地区,坚决避免同类的事情再发生。”

    “那就谢谢孔大哥了。”孙泽生对孔天顺的示好,坦然接受。

    坦白讲,要是单单因为张立的事情,他还不至于让公器私用,但是昨天晚上有两个杀手刺杀他,今天又在楼前,张立和薛林霞让人围攻,孙泽生对这个小区的治安实在是失望之极。如果公安部门愿意改善的话,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他也可以把更多的精力从这些烦人的琐事中抽身而出,专注于公司的发展、规划,以及将更多的未来科技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

    孔天顺站了起来,“老弟,天色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了,该回去了。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孔大哥,你等会儿。”孙泽生又进了书房,从里面拎了未拆封的青春霜,“这是我给嫂子准备的礼物,就烦请孔大哥你给带回去了。”

    “这怎么好意思?”孔天顺假意推辞了一会儿,也就笑纳了这份价值数千大元的礼物。

    孙泽生一直把孔天顺送到楼下,目送孔天顺开车远去之后。才反身上楼。他先去卧室看了看张立,张立一直在酣睡,一时半会儿,没有要想过来的迹象。

    “薛大姐,麻烦你晚上的时候陪着张立一起睡吧。我睡客房了。”孙泽生吩咐了一声,就去客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孙泽生就被一阵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吵醒,他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客房出来。就见薛林霞挽起了袖子,正在用墩布墩地,张立则是带着围裙,在厨房做饭,那些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她搞出来的。

    薛林霞一见孙泽生,连忙直起腰来,有些拘谨地说道:“孙总好。”

    “薛大姐,麻烦你了。”孙泽生冲着薛林霞点头致谢。

    薛林霞忙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孙泽生又走到厨房门口。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张立在厨房里面忙碌。

    “呀?”张立无意当中看到了孙泽生。吓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小生,你起来了?不好意思,吵着你了,真是对不起。”

    “张立,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喝成那个样子?酩酊大醉,烂醉如泥,如果不是薛大姐跟在你身边。你不定要出什么状况呢。”孙泽生板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

    张立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站在孙泽生的面前。

    “金龙ktv的事情,刚刚过去不久。张立,你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得有点记性,好不好?我不可能在你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够赶在危险发生前的那一刻及时赶到的。你要自己学会保护自己,ok?”孙泽生继续训斥道。

    啪嗒一声。一滴眼泪从张立的脸上滑落下来,滴落在了地上。

    “你哭什么哭?哭就有理了?”孙泽生冷冷地道。

    薛林霞走了过来,“孙总,或许我可以解释一下。张立不是不知道自己保护自己,而是昨天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不喝酒,谈不下来生意。张立这也是为了星光传媒,她为了公司,牺牲的很多。”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怎么是张立去谈生意?徐云津不是让她妈妈给星光传媒调了几个职业经理人吗?另外,星光传媒不也招收了几个职业经理人吗?要去谈生意,也是他们去呀。”

    薛林霞说道:“孙总,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好像这次谈生意,就是徐董让张立去的。”

    “薛姐,你不要说了。”没等薛林霞说完,张立就打断了她的话,“小生,对不起,是我不对,我没有保护好自己。”

    孙泽生挥了挥手,“行了,你别把责任往自己的头上揽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立站在那里,不说话。

    孙泽生走了过去,双手按在张立柔弱的肩膀上,“抬起头来。”

    张立把头抬了起来,只见她双眼红的跟兔子似的,那种泫然欲泣,梨花带雨的表情,让孙泽生的心很痛。

    “这次让你去谈生意,是不是徐云津故意安排的?”孙泽生问道。

    “不,不管徐云津的事情,是我自己要求的。”张立连忙说道。

    虽然张立极力撇清徐云津的关系,但是天机星3000对张立表现出来一些细节的分析,已经告诉了孙泽生答案。

    孙泽生暗中叹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徐云津已经开始使用一些手段,对张立进行排斥了,而徐云津之所以要排斥张立的原因,是不言而喻的。

    孙泽生用手指把张立脸上的眼泪轻轻地擦掉,“不管这次的生意是因为什么原因,需要你去处理。你跟客人喝酒,不掌握好量,就是你的不对。张立,生意谈不成,还有下一桩生意,没有必要把自己置于险地之中,如果你出了事,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张立感受到孙泽生指尖的温柔,拼命地点了点头。

    孙泽生在张立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好了,不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快去洗洗脸吧。”

    孙泽生放开张立,转身出了厨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心事重重。

    孙泽生并无意去怪徐云津,徐云津那样做,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他,他要是怪罪徐云津,那就是要把徐云津的一片真情丢到一边去了。不过,孙泽生也不想去怪罪张立,张立没有错。

    孙泽生发现要周旋在几个女孩子身边,让她们相安无事,确实是个难度极高的技术活,不比他前世的时候,把生长素研究出来容易。

    有了这次的经历,孙泽生说什么也不敢再让徐云津、张立待在一起了,两人本来还算是不错的朋友,为了他,有了这次的龌龊,为了他,只怕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龌龊。孙泽生不想伤害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又要让她们相安无事,那么就需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只是什么样的法子,能够实现多个目的,可就是一件相当费思量的事情了。

    等了一会儿,张立端着碗筷从厨房走了出来,薛林霞连忙过去帮忙,很快,就把饭菜端上了桌。薛林霞走到孙泽生跟前,毕恭毕敬地说道:“孙总,可以吃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