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04章 合法持有

    第304章合法持有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快八点了。孙泽生,我知道你累了。不过还请你再坚持一会儿,就只有两个人了,把他们一起筛查完,我就请你吃大餐。”靳媛媛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买单。”

    孙泽生揉了揉眉心,“我给你的提神醒脑膏,还有没有?给我沏一杯来。”

    “好,你等一会儿。”靳媛媛转身出了屋子,很快,她就端着一杯温开水沏的提神醒脑膏,给孙泽生送了过来。

    孙泽生大口的喝了半杯下去,闭上眼睛,静等提神醒脑膏发挥效力。大概五分钟之后,孙泽生睁开了眼睛,此时他精神抖擞,一点都看不出来疲惫和倦怠,“叫人吧。”

    靳媛媛把倒数第二个人叫了进来,孙泽生依旧是把他准备的问题,接二连三地抛出来,用这种精神轰炸法,把对方搞得心烦意乱,头昏脑胀,天机星3000则利用这个机会,对对方进行监控和扫描,捕捉他流露出来的蛛丝马迹。

    十几分钟后,孙泽生摇了摇头,“行了,你走吧。”

    等那人离开后,孙泽生对靳媛媛说道:“又一个没事的。madamjin,你们是不是太过小心了?把这么多没事的人弄来,折腾了我半天。”

    “小心无大错。好了,还有最后一个。孙泽生,我要提醒你。这最后一个就是那位大校,他是我们总参情报部一位非常重要的同志,他是个很古板的人,可能接受不了你那些死期古怪,气死人不偿命的问题,你最好能够换些比较平和的问题来问。要不然,你问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我以后还得跟他共事呢。见了面,多尴尬。”靳媛媛要求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好吧,我尽量。”

    “那我去叫人了。”靳媛媛到屋外,很客气地把那位大校请了进来。

    大校走了进来,也不用孙泽生招呼,就坐了下来,“小孙同志,为了我们的事情,麻烦你这么长时间,我代表我们的同志。向你表示感谢。”

    “首长,你客气了。”孙泽生清了清嗓子。“你是最后一位,问完了你,咱们就都没事了。你要是不介意,我就开始问了。”

    大校点了点头,“好,你问吧。”

    因为有靳媛媛的叮嘱,孙泽生只能挑选那些尽量平和的问题来询问大校。

    这位大校气度沉稳,不苟言笑,说话带着官腔。神态也流露出一些上位者的气息。他的思路也非常的清晰,谈吐得体,字斟句酌,不紧不慢,不疾不徐。

    孙泽生感觉自己就像是跟一个慢吞吞的老黄牛说话一样,如果继续这样持续下去,根本没有办法让大校进入到那种可以判断他是否被人催眠的状态中。

    孙泽生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靳媛媛。暗道:“对不起了,madamjin。”

    孙泽生咳嗽了一声,“大校,你有个女儿。是吧?今年二十几了?”

    大校抬头扫了孙泽生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女儿的?不错,她今年二十五岁,在燕京大学上研究生。”

    孙泽生呵呵一笑,“这么说,她还是我的学姐了。能够在燕京大学上研究生,那可比很多同龄人牛多了。我对学姐的事情,略有耳闻,她最让我佩服的就是她当小三,和她好上据说还是一位快六十岁的老爷爷,好像比你年纪还大吧。”

    靳媛媛的脑海里轰的一声,她的肺都快气炸了,她真是恨不得扑上去,把孙泽生这个混蛋给掐死。靳媛媛忍着心中的怒火,指了指屋门,强行挤出一点笑容来,“不好意思,我内急,去趟洗手间。”

    靳媛媛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回身关门的时候,她对孙泽生比划了一个攥拳头的手势,瞪着杏眼,让孙泽生小心点。

    孙泽生权当没有看见,继续他的筛查大计,他发现已经把大校的火给勾了出来,哪有轻易放弃,只有再接再厉,穷追猛打,要不然,这恶人他算是白做了。

    “首长,你们家可真是虎父无犬女呀,我那学姐带没带那位老爷爷去见过你呀?”孙泽生继续问一些让大校难堪的问题。

    孙泽生也不是随便问,更没有往这位大校头上栽赃。每一位被筛查的对象,都有一份基本情况介绍表,上面有各人的家庭成员的一些情况。

    大校的女儿在燕京大学上研究生,介绍表上有,但是他女儿做小三,勾引导师,介绍表上是没有的,不过燕京大学的论坛上有,虽然原来的帖子已经删除,但是孙泽生让天机星3000搜搜,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这位大校这么刻板,女儿做小三,破坏别人家庭,尤其是破坏的是一个比自己年龄还要大的“老爷爷”的家庭,肯定是不被他允许的,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孙泽生为了尽快完成筛查任务,同时还要保证筛查的准确性,他就只能去动动大校心头的那根刺了。

    在孙泽生再三的追问下,大校心头的火成功地被挑了起来,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小孙同志,我们请你来是为了让你帮我们进行催眠术筛查的,不是让你来这里谈论别人的隐私的。”

    孙泽生嘿嘿一笑,“首长,你别介意,我就是想问问,我那学姐找个快六十岁的老爷爷,她的性生活能够美满吗?”

    “王八蛋。”大校再也按捺不住,跳起来,指着孙泽生的鼻子,“小子,你信不信你再敢胡言乱语,我抽你。”

    “首长。学姐他……”

    这次还没有等孙泽生把问题问出来,大校已经把椅子抄在了手中,朝着孙泽生就砸了过去。

    孙泽生闪身一躲,椅子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靳媛媛带着两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那两个人紧紧地把大校抱住,“首长,你冷静点。”

    “你们这是干什么?找了这样一个小兔崽子来。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难道就是来受他侮辱的吗?你们都让开,让我揍死他。”大校拼命地挣扎着。

    孙泽生从桌子后面绕了过来。指了指那两个搂住大校的人,“你们让开,让他来。”

    那两个人看着靳媛媛,靳媛媛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两个人松开了大校,大校虎吼一声,冲着孙泽生就冲了过去。

    孙泽生一把抓住了大校砸过来的拳头,胳膊肘在大校的腋窝捣了一下。

    大校胸口吃疼,佝偻起来身子。

    孙泽生得势不让人。又用一个过肩摔把大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大校毕竟年纪大了,又不是野战部队的。身子板比较弱,躺在地上,只觉得骨头架子都散了。他在地上滚了一下,想站起来,身上吃疼,未能起来,于是让靳媛媛等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一个大男人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走了。让他哭一会儿吧。”孙泽生拉着靳媛媛的胳膊,出了屋子。

    “孙泽生,你太过分了。你刚才是怎么答应我的?怎么一转脸就忘,问那么让人难堪的问题?我刚才真是恨不得掐死你。你让我以后怎么和人家共事呀?”

    靳媛媛杏眼圆瞪,咬着后槽牙,看样子,孙泽生要不是身上穿的衣服比较厚。她就扑上去咬人了。

    孙泽生嘿嘿一笑,“我这不是为了完成你们托付的任务吗?不这样,我怎么让大校冲昏了头呀。”

    “这么说,你已经有结果了?”靳媛媛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派人仔细的盘问大校吧,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确定他有问题。”

    “你确定?你不是为了推卸责任,故意往大校头上栽赃吧?”靳媛媛带着一丝怀疑,看着孙泽生。

    孙泽生翻了翻白眼,“madamjin,我孙泽生是那种人吗?”

    “是。就算是你以前不是,今天就是了。因为你已经有了前科。”靳媛媛说道。

    孙泽生哭笑不得,“我不是说了吗?我刚才是为了完成你们的任务,并且保证不出现错误。要不然,我才不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真的吗?”靳媛媛瞪着孙泽生。

    孙泽生双手抱头,“老天爷呀,你还是降下一道神雷,让我穿越了吧?”

    “别说叫老天爷了,你就算是叫如来佛祖都不好使。走,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确定大校有问题的。你如果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我就不能任由你胡闹。”

    靳媛媛拉着孙泽生的胳膊,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说起来,倒不是靳媛媛信不过孙泽生,而是兹事体大,这事涉及到了一位大校,如果不能拿出来有力的证据,就凭孙泽生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抓人扣人,非得在总参情报部内部引起轩然大波不可。

    在孙泽生对每一个人进行筛查的时候,屋角的高清摄像机已经把屋里面发生的一切,忠实地记录下来。

    靳媛媛熟练地把孙泽生筛查大校的那段录像调了出来,让孙泽生指给她看。

    孙泽生把筛查的过程中,发现的几个疑点,逐一地指给靳媛媛看。“madamjin,你注意看,这两个表情之间,大校的脸上曾经出现过半秒钟左右的呆滞,还有这个时间点,他的表情是茫然,跟前后两个表情的差距非常的大,还有这里,这里。”

    靳媛媛把孙泽生指出来的几个地方,一遍又一遍的看,那几处地方确实是疑点,正常的人的话,是绝对不会有那样的反应的。

    “madamjin,具体原理呢,我也说不清楚,我就知道有了这几个疑点之后,大校让人施加了催眠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这下,你相信我了吧?”孙泽生说道。

    靳媛媛把视线从电脑的显示器上挪开。然后杏眼瞪着孙泽生,“这么说,你在跟大校打架之前,就确认他有重大嫌疑了?那你还打他?”

    孙泽生耸了耸肩,“你也听到了,他骂我,我不揍他,揍谁?”

    “你还有理了你?啊,我的肺都快让你给气炸了。孙泽生,你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你就是一个混蛋。”靳媛媛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头,把柔顺的披肩长发搞得乱糟糟的,“惨了。要是让同事们知道你是故意打人的,我可怎么办呀?要不,我大义灭亲吧?”

    孙泽生吓了一跳,“madamjin,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呀。”

    “我过河拆桥怎么了?谁让你不替我考虑考虑的。”靳媛媛理直气壮地说道。

    孙泽生赔笑道:“我这不都是为了替你办事吗?你说,今天的事情要不是你让我来,换成其他人。给我一百万,我都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好姐姐……”

    靳媛媛板着脸。“我跟你有这么亲近吗?”

    孙泽生搓着手,腆着脸,笑道:“madamjin,靳老师,靳媛媛,媛媛姐,你就给小弟一个机会吧?我向你保证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看着孙泽生讨喜的样子,靳媛媛心中暗乐。她跟孙泽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孙泽生还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求过她。

    靳媛媛伸手拍了拍孙泽生的脑袋,就像是拍小狗的脑袋一样,“乖了,姐姐疼你。来,给姐姐叫一声。我回头给你买骨头吃。”

    孙泽生翻了翻白眼,“madamjin,我肚子饿了。你刚才可是答应我,请我吃大餐的。”

    靳媛媛一拍脑门。“坏了,我忘了,首长交代,让我把筛查的结果尽快上报。我原本以为没事呢,现在让你发现了一个,这就耽误不得了。对不起了,孙泽生,你自己去吃饭吧。我得赶快去进行汇报,这一汇报,就不知道要多久。要不,你先走吧?”

    “madamjin,你真的要过河拆桥呀?”孙泽生指着靳媛媛,“悲愤”地道。

    “乖了,我这不是有事情要办吗?大不了,我下次再请你。就这样,我就不送你了。”靳媛媛把电脑上插着的移动硬盘拔了下来,直接拿包走人。

    孙泽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靳媛媛一起出了办公室。靳媛媛回头把办公室锁上,“来人,带上大校,我们一起去见首长。”

    随着靳媛媛的命令,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那两个等着看孙泽生笑话的催眠师从屋子里走出来,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一切,他们俩是体系内的人,知道靳媛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肯定是出事了,而在这个时候,唯一可能出的状况,就是有人让人给催眠了,在脑海中设下了埋伏。

    这不可能呀。

    刚才他们明明一起对所有的人进行过筛查,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让人给催眠了呀?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大步流星走到靳媛媛身边,“靳少校,发生什么事了?”

    “哦,经过排查,大校可能被人施加了催眠术,我们这就准备带他去做进一步的检查和确认。”靳媛媛说道。

    “不可能,我们已经对大校进行过详细的排查,他……”

    其中一位催眠师刚要反驳一下孙泽生的筛查结果,靳媛媛已经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们筛查不出来,不代表着别人就筛查不出来。就像一道题一样,你们解不出来,就不要觉得别人肯定也解不出来。好了,你们俩也赶快收拾一下,等会儿跟我一起走。”

    两个催眠师虽然有些无奈,却也只能听靳媛媛的。

    孙泽生看了一小会儿,就转身朝着疗养院外面走去,刚走到那扇把前后院隔开的那道铁门的时候,那名穿军装的少校小步跑着走了过来,“孙总,请你等一下。”

    孙泽生停了下来,“有什么事情吗?”

    少校递给了孙泽生一个手提袋,“这是靳少校让我转交给你的。还有,这几天请保持手机畅通,或许我们还会有事情要麻烦你。”

    少校叮嘱了孙泽生一句之后,转身就走了。

    孙泽生把手提袋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那是一个盒子,盒子上有锁,上面插着钥匙。孙泽生打开盒子,眼睛顿时一亮,那是一把国产九二式军用手枪,弹夹中已经上满了子弹,而且子弹已经上了膛。除了手枪之后,还额外有十五发子弹,整齐地镶嵌在盒子中的凹槽里。

    孙泽生有些兴奋,不过他也知道这里不是试枪的地方,他连忙把盒子的盖上,锁上锁。然后他又看了看手提袋,发现还有三样东西,枪套一个,持枪证一本,再有就是一封信。

    孙泽生把信打开,信没有落款,也没有开头,只有一行字。

    慎用枪,少用枪,不要给我添麻烦。

    看这语气,就知道是靳媛媛写的。

    孙泽生喜笑颜开地把东西重新装到了手提袋中,靳媛媛的办事效率可真是贼快呀,昨天晚上刚刚跟她要求合法持有枪支,今天,就给他办下来了。这效率真是没说的。

    孙泽生拿出来手机,给靳媛媛发了一条短信——慎用枪,少用枪,不给madamjin添麻烦。谢了,媛媛姐。

    感谢“瘦瘦”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