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03章 等着看笑话

    第303章等着看笑话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还真不太想坐殷仙儿的车,自从他重生之后,他就感觉两人之间有些犯冲,特别是殷家没落,他又逐步崛起,两相对比,殷仙儿可能有些心理失衡,总是会特别的针对他,当然,殷仙儿做的都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却也能够从中看到殷仙儿一直希望能够在他面前,保住她的尊严。

    “不了,我还是到那边打车吧。我去的地方,跟你要去的地方,肯定不是顺路。谢了。”孙泽生朝着殷仙儿摆了摆手,朝着校门那边走去。

    殷仙儿一愣,她是真没想到孙泽生会拒绝她。“好吧,你去那边看看,要是没车,再来找我。”

    孙泽生走到校门那边,还真有出租车在那里停着,他马上走了过去,上了出租车,告诉司机地方,就直奔西六环去了。

    在驶过金马大酒店门口的时候,殷仙儿发动了奥迪车,不声不响地跟在了后面。殷仙儿这完全是鬼使神差的举动,半晌,她才反应过来,不过这时候,她已经跟踪孙泽生有半个多小时了。

    殷仙儿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继续跟踪下去。她也不是想看看孙泽生去那里,就是想跟在后面。

    出租车一直把孙泽生拉到了那个疗养院的门口,孙泽生从车上下来,目光朝着周围扫了一眼,一眼就看了停在不远处的殷仙儿的奥迪车。

    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他径直走了过去,然后敲了敲殷仙儿车子的玻璃窗。殷仙儿在车里面紧紧地抿了抿嘴唇,犹豫了一下,这才把按了开关,在马达声中,车窗落了下来。

    “殷仙儿,你跟着我干什么?”孙泽生问道,“我不喜欢被人跟踪。”

    “我……我不是跟踪你。我怕你一会儿办完事情后,打不着车,就过来等着你了。”殷仙儿急中生智。找了一个貌似过得去的理由。

    “你知不知道从金马大酒店到这里,是多少路程?来回一趟,要耗费多少个油?你不是要讲节俭吗?这次怎么不怕浪费了?”孙泽生问道。

    “赚钱了嘛,赚钱了,就不会那么省俭了。”殷仙儿为她的行为辩护道。

    孙泽生摇了摇头,他刚要把殷仙儿撵走,这里确实不是适合殷仙儿呆的地方,他的手机响了,是进打来的。

    “孙泽生。你到了没有?”靳媛媛的声音中透着几分焦急。

    “到了,到了。我就在疗养院门口呢。我马上进去。”孙泽生挂断电话,对殷仙儿说道,“殷仙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真用不着你等。一会儿,我办完事,让我朋友送我就行了。你回去吧。”

    也不等殷仙儿回应。孙泽生已经转身朝着疗养院里面走去。

    孙泽生刚走到疗养院的大门口,靳媛媛就从里面迎了出来,两人正好在大门外碰了个正着。“你可真慢呀。”

    “抱歉,madamjin,一开始没有打上车,等到打上车了,路上又连遇到几个红灯。你下回要是再找我。就提前说一声,那样的话,你我都安排的过来。”孙泽生说道。

    “这是紧急情况,我怎么跟你提前说呀?”靳媛媛白了孙泽生一眼。“快走,就等你了。”

    孙泽生的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一样,动都没有动。已经走出去几步的靳媛媛不得不停下来,回头,不接地看着他,“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不就是说了你一声慢,你就有脾气了?”

    孙泽生笑了笑,“我不是耍脾气,我就是想问问madamjin,你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昨天,你可是亲口答应我的,不会再让我加入你们组织了。”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我靳媛媛虽然是个女人,但是说话算数。这次请你来,是想请你帮忙的,不是让你加入我们的,就算是让你成为外围成员的想法都没有。快点跟我走吧,就等你了。快点。”

    靳媛媛连声催促了两句,见孙泽生还有些迟疑,她干脆抓住了孙泽生的手腕,连拉带拽,扯着孙泽生进了疗养院。

    跟以前一样,靳媛媛还是把孙泽生带到了疗养院不对外开放的后院,然后到了彩钢板搭建的简易房中。

    这是一个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其中好几个穿着军装,其中一个还挂着大校军衔。

    总参情报部的部长才不过是个少将军衔,在总参情报部,大校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存在了,即便是在地方,大校一般都是师长级别,像冀南市这样一个地级市,其军分区司令员也是个大校。

    靳媛媛进了屋,就朝着大校敬了一个礼,“首长,我把孙泽生带来了。”

    大校抬起了头,如剑一般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孙泽生一番。他朝着孙泽生招了招手,“小孙同志,我听说华夏农业大学刚刚吸收你为预备党员,那么也算是我们的同志了。你先坐,听听情况介绍。”

    孙泽生几乎是下意识地坐在了靳媛媛旁边的椅子上,这么大一屋子人,除了靳媛媛之外,他一个都不认识,靳媛媛的那些手下,更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这时候,一名少校站了起来,“首长,各位同志,昨天,靳媛媛同志带回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商务部部长白涌泉的独生子白家舜,刚刚从戒毒所中出来,就让人摆了一道。

    一个据信是催眠师的人,对白家舜施展了催眠术,以‘伊丽莎白’这四个字为暗示,引诱白家舜再次吸毒,试图再次控制白家舜。结果机缘巧合,让孙泽生同志给看破并破解掉了。

    得到靳媛媛同志反应的这一情况之后。上级首长高度重视,对这情况进行了秘密调查,确认基本属实。让我们震惊的是那个催眠师已经跟我们的同志接触过了,我们当中或许已经有人着了他的道,还不自知。上级首长我们进行彻查,并且将已经中了催眠术的同志找出来,排除掉他们身上的隐患。”

    这名少校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遍,呆在会议室的人,基本上全都傻了,催眠术这种类似于玄幻的手段。活生生出现在他们身边,就已经让他们很惊奇,竟然还有人能够化解,这就更玄幻了吧?

    好在,他们虽然感觉道了各种不可思议,却没有什么人交头接耳地去议论。

    那名少校接着说道:“我们已经请了几位国内知名的催眠师过来,另外也把孙泽生同志请了过来,将由他们几个,对这段时间跟那个催眠师进行过接触的同志进行排查。希望大家能够好好配合,下面。就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几个催眠师和小孙同志。”

    屋里面的人一起鼓掌,孙泽生和三个人一起站了起来,这三个人两男一女,那名女催眠师看起来最年轻,却也有三十多,快四十的样子。

    众人鼓掌完毕,孙泽生他们几个又坐了下去。那名少校说道:“在屋中的各位,除了靳媛媛同志,还有我们请来的催眠师和小孙同志之外。其他的人都和那个催眠师有着不同程度的接触,奉上级命令,大家都要接受排查。请大家配合。”

    屋子里面一共有二三十个人,这么多人都跟伊丽莎白身边的催眠师接触过,这岂不是代表着这些特工身份都暴露了吗?

    孙泽生突然感觉到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坐在他身边的靳媛媛给他发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孙泽生,屋子里面坐着的人,基本上都不是总参情报部的,大部分都是国家机关或者中央军委四部的文职官员。

    孙泽生看了这条短信。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给靳媛媛回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了。不过我有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对这个问题有所怀疑呢?”

    靳媛媛很快就回了一条,“我有窥心神通。”

    孙泽生用肩膀撞了靳媛媛一下,小声说道:“骗人可不是乖孩子。”

    这时候,那三位催眠师已经开始小声交流起来,他们仨没有一个流露出让孙泽生过去跟他们一起讨论的意思。

    “孙泽生,过去呀。”靳媛媛说道。

    孙泽生从善如流,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我能够加入你们的讨论吗?”

    那名女催眠师看了孙泽生一眼,“你懂什么是催眠吗?你对催眠师这个行业了解多少?你研究催眠又有多长时间了?”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抱歉,我对催眠术的了解,少之又少。不过我恰好知道一些解开催眠术的窍门。”

    “不懂催眠术,还想跟我们讨论?你以为你是谁呀?哪儿凉快,你上那边呆着去,不要往我们跟前凑。”另外一名催眠师不客气说道。

    靳媛媛走了过来,“几位大师,孙泽生也是我们请来帮着一起甄别有没有人中了催眠术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希望你们能够精诚团结,不要对其他人存有歧视和排斥的心理。”

    “靳少校,你对催眠师这个行业不了解,一个外人随便插手,很有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到时候,出了事,谁承担责任?”女催眠师嚷道。

    靳媛媛蹙了蹙黛眉,却又不好反驳女警察。

    一方面,她对催眠术没有太多的研究,说是门外汉,也可以,她也没有经过专业的抗催眠训练,毕竟,她并不是真正冲上第一线的特工,而是为特工提供语言支持的技术人员。

    另外一方面,这三个催眠师来头都不小,除了有一名是民间的催眠师之外,其他两位都是文职军人,专门对催眠术进行研究。他们要是不卖她的账,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算了。既然你们看不上我,我就只能自己单干了。”孙泽生也懒得去看那三个催眠师的脸色,“靳老师。麻烦你替我安排一下吧。”

    靳媛媛点了点头,她走到那名少校跟前,跟他小声的商量了一会儿。

    那少校跟靳媛媛都是总参情报部的,他说是跟伊丽莎白身边的催眠师接触过,实际上是没有的,他不过是过来和靳媛媛一起掌控住局面罢了。

    两人很快就商量出来一个结果来。

    少校朗声说道:“各位,为了稳妥起见,将会对你们进行两轮筛查。其中一轮由孙泽生同志单独排查,另外一轮有三位催眠师对你们进行排查,两轮不分先后。不分主次,你们谁愿意先找谁进行第一轮排查,随意,但是两轮必须要进行完,不能只进行一轮。”

    那三位催眠师一起看了孙泽生一眼,他们三个跟孙泽生打擂台,会不会是以多欺少,以大欺小呢?

    为了防止干扰,孙泽生跟着靳媛媛到了旁边的屋子。三位催眠师跟着少校,到了另外一间屋子。然后,有专人负责在会议室门口站岗点名。

    孙泽生没有马上开始筛查,他还需要整理一下自己手头掌握的资料。

    排查一个人有没有中催眠术,跟知道了一个人中了催眠术,去给他解催眠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的难度更不是同一个档次。

    对那三位催眠师来讲,可能解催眠术比较难一些,可是对孙泽生来讲。解催眠术反倒是最简单,而排查一个人是否中了催眠术,才是最难的。

    孙泽生花了有一个小时左右,熟悉那种排查一个人是否中催眠术的法子,这也是技术专利中的一个类别。

    孙泽生让天机星3000以和催眠术有关的专利,建立数学模型,编制可操作的程序。等到这一切完成之后,才开始进行排查。

    靳媛媛从头到尾就没有催促过孙泽生一句,虽然一个小时过去了,虽然那三位催眠师都已经排查了七八个人了。她还是耐心地等着孙泽生,看着他在那里发呆。

    “靳老师,谢谢你,给我时间。嗯,现在可以叫人了。”孙泽生先朝靳媛媛致谢。

    靳媛媛走到了屋外,按照花名册,点了一个人名。

    孙泽生让第一个走进屋子的人坐在他的面前,然后像一个面试官一样,询问他各种问题,这些问题有的是普通的问题,有的就有些天马行空了,什么大象会不会上树,蚂蚁会不会游泳,如果大象强|奸了蚂蚁,大象会不会怀孕?

    靳媛媛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孙泽生不去当无厘头电影的编剧,真是太屈才了。

    孙泽生盘问了对方半天,然后挥了挥手,“行了,你可以回家了。”

    那人一头雾水的从屋子里面出来,他让孙泽生的问题搞得都有些魔障了,几乎是稀里糊涂地从孙泽生的屋子里面出来。

    一等那人出去,靳媛媛就迫不及待地质问道:“孙泽生你好歹也是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人,,拜托你正经点好不好?不要问那些让我听了都觉得脸红的问题。”

    “你只是脸红呀,难道没有觉得头晕脑胀吗?madamjin,看来你的精神值还挺高,一般人想催眠你,还真是难以办到。”孙泽生笑着夸了靳媛媛一句,然后说道,“可以叫第二个人了。”

    一连叫了几个,孙泽生问的问题始终都是那么稀奇古怪,有些问题是重复着问,有些问题却是问了这个,不问那个。靳媛媛虽然对孙泽生的问题,有些不满,但是她还是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希望通过这种旁观的方式,能够学到一些皮毛。如果能够从中总结出来规律,那就更好了。

    这场独特的面试,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那个少校走了过来,“靳组长,那三位催眠师说基本上可以排除有人中了催眠术的可能。他们三个并没有在接受筛查的同志身上发现任何迹象。”

    靳媛媛点了点头,“他们三个没有查到,不代表孙泽生这个筛查不出来。你让那些已经接受了两轮筛查的同志走吧。那些只接受了一轮筛查的同志,让他们再耐心地等会儿。另外,让咱们的人订外卖,让外面的同志先填饱肚子。”

    那少校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孙泽生还在对每个人进行筛查,他问的哪些问题其实就是为了把人搞得头昏脑胀,思维混乱,意识不清,只有在这种状态下,催眠师在他们体内埋伏的暗示才会容易爆发出来。当然,这些暗示究竟是什么内容,不好确认,这需要把施法的催眠师抓起来,或者无意当中触发了暗示触发的条件,才有可能知道。

    那个从民间请来的平民催眠师走了,那两个挂着文职军人衔的催眠师却没有走,而是留了下来,在他们俩进行筛查的小屋聊着天,他们俩都想看看孙泽生的笑话。孙泽生竟然能把中了催眠术的白家舜给治好了。这在他们看来,孙泽生瞎猫碰死耗子的成分多一些。

    转眼间,到了晚上,越来越多的人被确认没有问题,孙泽生也有些累了,任谁枯坐在那里,一直不停的问问题,这个状态要持续五六个小时,任谁也受不了。

    “madamjin,几点了呀?”孙泽生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