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97章 尾巴

    孙泽生把荣晶莹拥在了怀中,“荣荣,辛苦你了。.你好像瘦了一些。”

    “你才知道我瘦了呀?自从当了这个什么劳什子的董事长之后,我足足瘦了五斤。五斤呢,我得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呀。”荣晶莹借机撒娇道。

    “想补回来还不容易。回头,我天天给你弄一锅红烧肉,保准要不了几天,就能补回来了。”孙泽生笑着说道。

    “你讨厌,我为了你拼死拼活的,你就用红烧肉奖励我呀?”荣晶莹不满地撅着嘴。

    孙泽生呵呵一笑,在荣晶莹的小嘴上唑了一下,“好了,逗你玩的。快点做下,我刚才专门跑到菜市场上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做了两个小菜,你来尝尝。”

    孙泽生从厨房中端了两盘菜出来,放到了荣晶莹的面前,然后用筷子夹起来一块黄瓜条,送到了荣晶莹的嘴边。

    荣晶莹出身富贵,一点都不夸张地讲,天底下只有她不想吃的东西,而没有她吃不到的山珍海味。小小的黄瓜条,她们家的厨师就不知道多少种做法,可以说几乎已经把能够想到的做法都研究完了。

    孙泽生只是简单地凉拌黄瓜条,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荣晶莹还是很享受地张开了小嘴,一口咬下去,荣晶莹蓦然瞪大了眼睛,她把整块黄瓜条都吞到了口中,闭上眼睛,一边嚼着,一边细细地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好吃,这是太好吃了。”把小指头大小的黄瓜条咽下去之后,荣晶莹睁开了眼睛,伸手就朝着盘子中的黄瓜条抓了过去。

    孙泽生连忙抓住了她的手,“还没洗手呢。还是我来喂你吧。”

    荣晶莹连连点头,她的手也没有闲着,指着盘子中的黄瓜条,还有萝卜条,“我要这个,还有这个。”

    两盘凉菜的分量都不多,现在也不是饭点,没有必要弄那么多。荣晶莹风卷残云一般,让孙泽生喂了两口之后,她还是把筷子咬了过去,自己夹着,没过几分钟,就把两盘凉菜全都吃了下来。“还有没有?再来点。”

    孙泽生摇了摇头,“没了,就弄了这么多。你要是喜欢,下次再给你做。”

    荣晶莹放下筷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吃的好饱。小生,你太不够意思了,我是你女朋友呀,你有这么好的手艺,怎么从来都不弄给我吃?”

    孙泽生笑了笑,“以前不是没有地方弄吗?荣荣,说出来,你或许不会相信,我这辈子是第一次做饭,就连我的爸爸妈妈,我都没有做给他们吃过。”

    这句话,孙泽生倒不是夸张,或者是为了博取荣晶莹的好感,而是真的。他前世的时候,就没有动手做过饭,这一世的时候,就更没有机会了。

    “是吗?”荣晶莹有些感动,这种存在于孙泽生和她之间的第一次,而且是别人无法分享走的第一次,尤其让她喜欢。

    孙泽生点了点头。

    荣晶莹握住了孙泽生的手,“谢谢你,小生。嗯,不过我怎么感觉你不像是第一次做饭呢?你刚才的的萝卜条和黄瓜条都切的几乎一模一样,好像是模子中浇筑出来的一样,更不要说味道了,更是一级棒,第一次做饭的人,能够有这么好的刀法和调味水平吗?”

    孙泽生呵呵一笑,“切工的话,这就是天分了。至于调味,我不过是瞎琢磨了一下,把几种调味品相互调和了一下,就搞了出来。”

    有些话,孙泽生没有办法跟荣晶莹明说,他在前世的时候,就经常搞科学实验,很多实验都容不得半点差错,他已经养成了精准的手感,用来切黄瓜和胡萝卜,可谓是大材小用。只用调味的问题,这就要归功于天机星3000中存储的无数专利了,调味品也是有专利的,随便找几样出来,调制出来让人吃着爽的凉菜,根本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荣晶莹双手托着粉腮,眨着妩媚的眼睛,看着孙泽生,“你说我会不会相信你的解释?”

    孙泽生站了起来,双手按在荣晶莹的肩膀上,给她按摩了起来,“我想,你是不信的。”

    “信,怎么不信呢?我未来的老公是个独一无二的天才,我怎么会不相信呢?”荣晶莹咧着嘴,带着微笑说道。

    “老公”这个词,还是第一次从荣晶莹的口中蹦出来,她肯用这个词来称呼孙泽生,即便是加了前缀,也能够看出来她对孙泽生用情之深。

    孙泽生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伸手刮了刮荣晶莹挺翘的琼鼻,“我没记得我拌黄瓜的时候,放糖了呀?小嘴怎么这么甜?”

    荣晶莹哼了一声,“你没有尝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嘴是甜的?”

    孙泽生低下头,在荣晶莹的嘴上亲了一下,“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地说,是甜的。”

    荣晶莹的藕臂勾住了孙泽生的脖子,红润的唇把孙泽生的后半句话给堵了回去。

    良久,两人唇分,荣晶莹娇喘嘘嘘地低着头,不敢看孙泽生。她这会儿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这里可是孙泽生的地盘,屋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要是孙泽生趁机向她索要更多,她既有些让孙泽生随了心愿,又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有些畏惧。

    孙泽生深吸了几口气,也没能压下小腹处的欲火,他暗中掐了自己一下,端起了桌子上的盘子,去厨房刷盘子去了。冬天的自来水带着几份冰凉,溅在身上,让他的欲火迅速地消退下去。

    孙泽生暗中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把荣晶莹变成他的女人。他必须要为自己,还有荣晶莹负责,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可就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了。

    荣晶莹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孙泽生更进一步的动作,她抬头看了看,发现了孙泽生洗盘子去了。一时间,她有些欣喜,又有些失落。“胆小鬼。”

    荣晶莹起身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

    两个盘子能有什么好洗的,很快,孙泽生就洗完了,他擦干手,重新走到客厅,坐在了荣晶莹的身边。

    荣晶莹身子一歪,就依偎到了他的怀中,“你在给我按摩一下吧。”

    “等会儿,等我手暖和过来之后,再给你按。”孙泽生说道。

    荣晶莹把孙泽生的手捧在了手中,呵着气,帮着孙泽生暖手。

    一会儿后,孙泽生的手暖和过来,让荣晶莹躺在他的大腿上,然后给她按摩起来。

    “荣荣,我听说你办理了休学的手续,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呀?”孙泽生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办理休学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再说了,我上学,还不是为了出来之后,能够独当一面吗?现在,我学都没有上完,就有了独当一面的机会,该要那个,那是显而易见的。”荣晶莹辩解道。

    孙泽生摇了摇头,“早知道这样,我当初说什么都不该让你掌管木鹞精工的。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都办理了休学的手续,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你要听我的,明年你一定要复学,把学业完成之后,再接着当你的董事长,要不然,我就撤你的职。”

    “安啦。我明年复学就是。”荣晶莹没有坚持非要做个女版的比尔?盖茨,她这次休学,其实也承担了不小的压力,她的父母就非常反对她休学,也就是她坚持着这么做,这才办理了休学手续。

    孙泽生叹了口气,“回头你要是在做类似的决定的时候,记得跟我商量一下,就算是不想跟我商量,至少也要提前打个招呼呀,我的心里很脆弱的,可不想那天被你折腾出来一个心脏病。”

    “是吗?你的心理很脆弱吗?”荣晶莹把小手放在孙泽生的胸口,“你的心跳的很有劲呀?”

    孙泽生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木鹞精工吧?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荣晶莹说道:“好呀,非常的好。我这次来,就是要跟你说说木鹞精工的事情的。我已经找到了木鹞精工厂房的落址了。是总参谋部提供的一处旧营盘,在燕京和冀省的交界处,交通非常的便利,位置也很好,厂区面积也很大,将来不愁没有扩展的余地。”

    “是总参提供的旧营盘?”孙泽生皱了一下眉头,“他们是无偿转让旧营盘给我们?还是卖给我们?”

    荣晶莹说道:“无偿转让?开玩笑,现在的地皮这么值钱,军方的人怎么可能把那么大一块地免费装让给我们。至于卖给我们,那就更不可能了。木鹞精工哪有那么多的钱呀。我跟总参谋部下属的一个什么地产管理部门签了一个合同,总参谋部把那块旧营盘租给了我们,每年的租金一百万,签了五十年的合同。”

    一年一百万,五十年,那就是五点二个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不过那个旧营盘的面积够大,一年一百万的租金,严格说起来,也不算贵,当然,跟便宜也扯不上边。最多就是比市场价略低一些罢了。

    说起来,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军队做生意,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即便是后来,中央军委三令五申,禁止军队经商,军队也没有完全从商业领域退出来,只不过是从明面上的转到了暗地里,手法更加隐蔽了一些。

    这也是难免的事情,现在一切向前看,中央军委下文件前,已经在军队内部形成了一部分利益团队,这些既得利益者又怎么可能甘心把到嘴边的肥肉吐出来呢?

    不过军队做不做生意,孙泽生不关心,只要他们能够打仗,大胜仗,就算是把航母开到美国卖山寨手机,也不管他的事情。

    “荣荣,木鹞精工的主要生意对象是军方,最多再算上警察,普通人很难会遇到电击手雷、高清监视仪还有光线扭曲仪等设备的。跟军方做生意,不能马虎,一切都要遵照法律法规行事,不能让任何人逮住我们的小辫子。”孙泽生神色凝重地交代着。

    军方无论是在哪个国家,都是个庞然大物。像在华夏,军人虽然不干政,但是军方在各行各业的影响力都是非常大的。比方说娱乐圈,国内搞得比较成功的文工团,基本上都是军方搞出来的,国内很多影视圈的大腕都争着抢着,往军队的文工团中钻。再比方说铁路运输,军方控制的专线更是不计其数。高速路上,军车更是可以免费通行。

    在美国,五角大楼每年抛出来的订单,那都是波音公司这样的庞然大物争抢的肥肉。在国内,也有类似的情况。

    这次,能够让军方把电击手雷等几种特种设备的生产、销售的权利让出来,交给孙泽生这个发明人来做,对军方来讲,就是个让步。故而,孙泽生更加不能允许出差错了,要是回头出了个岔子,让军方找借口,把木鹞精工买了去,孙泽生就别想再涉足特种设备这一块了。

    军火买卖,一向都是全球第一大高利润产业,孙泽生可不想被挡在这个领域之外。而且如果能够在军火领域做大做强,对他在国内乃至国际上保持更强的影响力,是非常有帮助的。

    当然,国内会允许他做到那一步,暂时还是个未知数,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走一步看一部的去寻找了。

    对于孙泽生的担心,荣晶莹也能够理解。她出生荣家,对军方的能力,她其实比孙泽生更加的清楚,别看她的爷爷荣国盛曾经一度成为国家屈指可数的国家领导人,可是荣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够在军方形成有效的影响力,荣家的权势更多的还是集中在政商两界,特别是以商界为最。

    “放心吧,小生,我一定会帮你把木鹞精工经营好的,我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木鹞精工就算是不能够达到波音公司的水平,达到国内某些飞机制造厂,还是有些可能的吧。”荣晶莹笑着说道。

    这话,其实就连荣晶莹都不相信。电击手雷、光线扭曲仪这些设备,应用范围有限,盈利能力也是有限,想跟制造飞机,战斗机的飞机制造厂竞争,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荣晶莹也就是开个玩笑。

    不过如果把木鹞精工换成是未来之光公司的话,荣晶莹无比坚定地相信,在她和孙泽生的有生之年,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成长为全球屈指可数的曰用化妆品制造企业,绝对是打有可能的事情,哪怕是成为在这一行业数一数二的领头羊,也不是什么难事。

    孙泽生笑了笑,“荣荣,借你的吉言,我一定会好好的努力,争取让木鹞精工在你的带领下,有一天能够超越波音公司,打败空中客车集团,成长为全球数一数二的霸主。”

    荣晶莹咯咯笑了起来,“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无比的自信,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你,这才是我荣晶莹选中的男生,给我是给我十个世界先生,我也不换呀。”

    “我才抵得上十个世界先生呀,要是给你十一个,你是不是就换了?”孙泽生板着脸,说道。

    “十一个,还是有点少,也许十二个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一下。”荣晶莹装出一副认真考虑的样子。

    孙泽生伸手就去挠荣晶莹的痒痒肉,“气死我了,荣晶莹,你要为你说出来的话,付出代价的。”

    荣晶莹娇笑着躲闪着,很快,两个人就在沙发上滚作一团。

    突然,有人敲门,荣晶莹脸上红霞一般的潮红迅速的退去,她推开孙泽生,坐了起来,“还不快去开门。”

    孙泽生等荣晶莹整理好仪容后,过去把门打开,“徐云津,你怎么来了?”

    徐云津走了进来,“我怎么就不能来呀?小晶,你也猜呀。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你的车,我就知道你在上面。”

    荣晶莹笑了笑,“徐大老板,你怎么有空光临小生的寒舍呀。我可是听说你现在在星光传媒得瑟的不得了,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徐云津笑着扑了过去,“你的尾巴才翘到天上去了。让我看看,你的尾巴翘了没?”

    徐云津和荣晶莹两个人又在沙发上滚作一团,看着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姑娘在他的面前,打打闹闹,那绝美的容颜,挺翘的玉臀,修长的腿,蛇一般的腰肢,孙泽生只觉得刚刚消除的欲火又蹭地冒了出来。

    他连忙转身进了厨房,拧开水龙头,撩起了冰凉的自来水洗了洗脸。随后,他又倒了两杯水,端到了客厅,“我说,两位大小姐,喝点水,暖和一下吧。”

    徐云津和荣晶莹停了下来,两人都坐了起来,徐云津端起了水杯,吹了吹热气,喝了一口,她一边喝水,一边把包打开,从里面摸了一张银行卡出来,放到了孙泽生面前,“这是给你的。“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