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94章 更毒

    第294章更毒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白家舜就像是瞎了一样,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一路上,撞翻了好几把椅子,还把一个正在给客人送茶的服务员给撞翻在地。

    陈茉莉连忙追了出去,孙泽生摇了摇头,他过去把服务员扶了起来,连连向对方道歉,然后又赔了茶座的损失。

    等到孙泽生从茶座中出来的时候,外面早就没了白家舜和陈茉莉的人影。孙泽生想了想,摸出了手机,拨通了陈茉莉的电话,“陈小姐,白少怎么样了?”

    “孙总,不好意思,白少很好,你不用费心了。就这样。”

    陈茉莉很着急地把电话挂掉,但是就在她说话的工夫,孙泽生还是听到了白家舜低沉的咆哮声,歇斯底里,困兽一般。

    孙泽生皱着眉头,他总觉得其中有问题,刚才白家舜的表现太异常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的事情,白家舜就算是再讨厌维多利亚,连带着恨上了长的跟维多利亚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的双胞胎姐姐,也不应该在他仅仅提了一下伊丽莎白,就那么大的反应。

    孙泽生启动了天机星3000,让天机星3000搜索陈茉莉手机的信号源,很快,天机星3000就锁动了目标,陈茉莉应该在马路对面。

    孙泽生穿过马路,走到对面,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看到了一辆小汽车。正是白家舜出戒毒所那一天,陈茉莉开着去接白家舜的那一辆。

    孙泽生连忙走了过去,发现那辆小汽车车门紧闭,因为车窗上贴了膜的缘故。站在远处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孙泽生走了过去,趴在车窗上往里一看,吓了一大跳。

    只见汽车里面,白家舜已经抖成了一团,面色苍白。好像是吸血鬼一样。陈茉莉正从她的包里面掏出一个锡纸包,里面是一团白色的粉末。

    海洛因!

    孙泽生的脑海中马上蹦出这三个字来。我靠,要是让白家舜碰一下,他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几乎没有救了。

    孙泽生无暇多想,抽出包里面棒球棒,抡圆了,使劲地砸在了车窗上。

    砰的一下。车窗的玻璃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却一块儿也没有掉下来,不是孙泽生力气不够大,而是车膜将碎片紧紧地粘合在一起。

    坐在车里面的陈茉莉吓了一大跳,手一抖,锡纸上的那点白色粉末全都撒到了她的脚下,白家舜想疯了一样,伸手去捞。

    孙泽生接着用棒球棒砸车窗。一边砸,一边喊道:“陈茉莉。你把车门给我开开。”

    陈茉莉听说过孙泽生的一些事迹,真怕自己不听他的话,不开车门,回头孙泽生把车窗砸开,再用棒球棒收拾她一顿。

    她连忙把车门打开,孙泽生一弯腰。钻了进去,然后又把车门关上。“陈茉莉,你到前面去。开车,马上离开这里。”

    孙泽生刚才砸车窗的举动,吸引了不少人的主意,备不住有那个热心的会打电话报警,真要是把警察给招来,那就不好玩了。国内对毒品一向是保持着高压的态势,不管是谁跟毒品交易沾上了边,都不会有好下场。孙泽生虽然不怕,却也不想稀里糊涂地惹一身骚。

    陈茉莉这会儿都傻了,她连忙从车上下来,打开前车门,坐在了驾驶员的座位上,发动引擎,驶上了到了道路。

    “去未来之光公司。”孙泽生说道,他这会儿必须找个不受人打扰的地方,好好地把事情问清楚。

    白家舜这会儿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大吼大叫起来,孙泽生皱了皱眉,用手刀在白家舜的脖子上砍了一下,白家舜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万幸,今天燕京市的警察都挺忙,没有注意到陈茉莉这辆车窗破了的车,但凡是有一个交警把车拦下来,随便的搜一下,都会捅出天大的窟窿来。

    一个多小时后,陈茉莉把车开进了亚美日化厂。孙泽生又给武汉阳打电话,让他把原来那个厂区的铁门打开,之后,又让陈茉莉把车开了进去。

    随后,孙泽生和陈茉莉一起搀扶着昏迷的白家舜,把他放到了仓库改造的工作间中。

    宋嘉依和武汉阳闻讯,全都赶了过来,他们看着昏迷不醒的白家舜,惊讶地问道:“孙总,这是怎么了?”

    “白家舜犯毒瘾了。”孙泽生咬着牙说道。

    白家舜吸毒进戒毒所强制戒毒的侍寝,宋嘉依和武汉阳都是知道的。“他不是刚刚从戒毒所出来吗?这才几天呀,怎么会犯毒瘾?”

    天堂河戒毒所都有一套严格的标准,只有经过极其严格的检测,符合标准之后,才会准予离开戒毒所。白家舜能够从戒毒所出来,肯定是戒毒所觉得他复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才会让他出来。

    虽然不能说从天堂河戒毒所出来的戒毒人员百分之百不复吸,但复吸的比率并不高,而且一般情况下,复吸的时间都是距离从戒毒所出来的时间比较长,那里像现在这样,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时间。

    “宋姐,武总,你们去忙你们的。白家舜的事情,有我在,就行了。”孙泽生不想让宋嘉依和武汉阳陷入这件事太深,让他们走,即是保护他们,也是为了能够让陈茉莉有一个没有外部压力的环境,这样跟她交谈,陈茉莉才会少一些顾忌。

    宋嘉依和武汉阳一起离开,前者更是担忧地看了孙泽生一眼,孙泽生冲着宋嘉依点了点头,让她放心。

    等到宋嘉依和武汉阳出去后,孙泽生看着哭哭啼啼的陈茉莉,“陈小姐。你是不是想害死白少呀?你知不知道一个戒了毒的人再复吸,几乎就没有救了。”

    陈茉莉呜呜地哽咽着,“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不这样做。又能怎么办?自从前两天家舜跟那个伊丽莎白见了一面之后,他回来之后,就变得很不正常,跟以前刚吸毒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我就知道要糟。那包海洛因是我给万一的时候准备的。本来没有想着给家舜用的,可是看着家舜的那个样子,我就知道单凭家舜的力量,他已经无法遏制住他对毒品的渴望了。”

    “什么?白少跟伊丽莎白见了一面之后,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伊丽莎白在和白少见面的时候,给他吸食毒品了?”孙泽生问道。

    陈茉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根据我的观察,这种可能性很小。那次见面是五天前。之前和之后,我一直和家舜呆在一起,几乎是寸步不离,这几天,家舜一直没有碰过毒品。他也就是那种焦躁的情绪越来越重,直到今天,彻底的爆发出来。”

    孙泽生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头绪来。他对毒品的了解很少,无法和缉毒人员。医疗人员相比。

    “我现在要给白部长打个电话,把白少的情况跟他说一说。”孙泽生说道。

    “不,孙泽生,你千万不要告诉白部长,白部长会骂死我的。”陈茉莉急道。

    “我要是不跟白部长说,白部长会骂死我的。白少可是白部长唯一的儿子。他有权利知道这一切。”孙泽生不顾陈茉莉的反对,拨通了白涌泉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白涌泉的秘书。不过等到孙泽生报上名之后,白涌泉的秘书就把电话给了白涌泉。

    “什么事呀。小孙?”白涌泉很客气,自己的儿子要和孙泽生一起合作开公司,能不能赚钱,还指望着孙泽生,不客气都行。

    孙泽生没有隐瞒,把发生在白家舜身上的事情,告诉了白涌泉。

    白涌泉一听,脑袋里的血管差点崩断,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儿子真的毁在毒品上,他后半生还有什么乐趣。

    “白部长,你不要着急。或许我能够想办法救一救白少。”孙泽生说道,这才是他给白涌泉打电话的真正目的,他得让白家舜念他的好,要不然,在白涌泉不知情的情况下,先把白家舜给救了,白涌泉就算是事后感激,也有限。

    白涌泉急道:“小孙,你要是真的能够把家舜救了,你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我和家舜的妈妈感激你一辈子。”

    这种时候,白涌泉即便是贵为商务部的部长,也和普通的父亲没有什么区别。

    “白部长,我不敢说百分之百有把握,只能是努力一试,不过我会尽力的。”孙泽生说道。

    白涌泉表态道:“你尽管是,就算是失败了,我也不怪你。”

    他深知复吸的可怕,只要是能够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他愿意做任何的尝试,就算是抛弃信仰,同时给如来佛、三清、上帝下跪,他也认了。

    “有白部长这句话,那我就试试。”孙泽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就没有再抻着白涌泉。

    白涌泉说道:“我还有个会,等开完会之后,我就过去。小孙,一切拜托你了。”

    挂断电话,孙泽生看了一眼哭的落花流水的陈茉莉,“行了,别哭了。你就算是学白素贞,水漫金山,也救不了白少。要救白少,就赶快止住眼泪,听我吩咐。”

    陈茉莉连忙擦了擦眼泪,肿的像桃子一样的眼睛看着孙泽生,“你有办法救家舜?”

    “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可以一试。”孙泽生走到工作台前,拿过来纸和笔,笔走龙蛇,写了一长串的东西,然后把纸递给了陈茉莉,“你马上按照我写的清单去采购。”

    陈茉莉知道孙泽生不可能害白家舜,她从孙泽生手中接过清单,看了看,“孙总,你怎么还要被褥呀?”

    孙泽生说道:“这是给白少准备的,在白少彻底好利索之前,他都要留在这里。好了,别废话了,赶快去采购吧。”

    “好嘞。”陈茉莉把清单放到了贴身的包中。然后又从包中取出了化妆盒,往自己的脸上补了点粉。

    孙泽生哭笑不得,连连摇头,“女人呢。”

    等到陈茉莉离开仓库。孙泽生找了几根绳子,把白家舜捆在了一张椅子上。一会儿白家舜要是醒了,孙泽生可没有兴趣搂着他,阻止他做出一些自残的举动来。

    随后,孙泽生坐在工作台前。他的双手不停地做出各种的动作,他这是按照天机星3000的记载,进行虚拟的药物配置。

    孙泽生重生前的那一世,像鸦片、海洛因、冰毒这一类的毒品,如何戒除的问题,早已经被攻克。世界卫生组织出面说服攻关的研究人员,由美国、华夏等国家共同出资,将方法买了下来。然后将之无偿对外公布。

    在这个研究的基础上,又有其他的研究人员研究出不同的戒除毒瘾的方法。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孙泽生重生前的那一世,毒品问题已经是个大问题,电子毒品,精神毒品等新型毒品层出不穷。危害性一点都不比海洛因差。

    不出孙泽生的预料,等了没有多长时间。白家舜就醒了过来,不过他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孙泽生那一手刀的作用。

    “我这是在哪里?孙泽生,你为什么帮我?”白家舜嚷道。

    孙泽生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白家舜的对面,“白少。不好意思,我这也是为了防止你又去吸食毒品。这才采取的不得已的措施,请你多多原谅。”

    “不可能。我怎么会再去吸食毒品呢?”白家舜看着孙泽生,“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绝对没有搞错。”孙泽生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多么的可怕,刚才的情形又有多么的危险?如果不是我及时阻止,你已经踏上复吸的万丈深渊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家舜摇摇头,根本就不相信孙泽生说的话。

    孙泽生皱起了眉头,他在跟白家舜说话的时候,天机星3000一直在不断地对白家舜进行着扫描,监视着他的血流速度,心跳,体表温度还有面部表情等,诸多细节表明白家舜没有说谎,他确实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孙泽生,你怎么不说话了?”白家舜说道,“是不是你在跟我开玩笑?”

    孙泽生脑海中灵光一闪,“伊丽莎白。”

    四个字从孙泽生的口中一出来,白家舜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刚才在茶座中发生的那一幕,又重新上演了。只不过这次,白家舜被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他不停地挣扎着,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叫。

    毒,真毒呀。

    孙泽生看着白家舜的样子,心惊不已。他现在已经基本上确定白家舜是怎么回事了。白家舜也就是遇到了他,要不然,他后半辈子……或许,白家舜都不会再有后半辈子了。

    孙泽生又以手作刀,把白家舜砍晕了过去。

    然后孙泽生坐在工作台前,又开始在天机星3000中浩如烟海的资料中翻找起来。白家舜的遭遇,令他警惕不已,他可不希望发生在白家舜身上的事情,再在他身边的人身上重复。

    宋嘉依走了进来,她看了看绑在椅子上,脑袋歪在一边的白家舜,“小生,你们没事吧?”

    “没事,能有什么事。宋姐,你不用担心。我很好,白家舜也坏不到那里去。”孙泽生笑着说道。

    宋嘉依拍了拍胸口,“没事就好,刚才白家舜大喊大叫,差点把我给吓坏了。”

    “白家舜大喊大叫,是因为他的毒瘾犯了。对了,宋姐,你出去说一声,让工人们不要乱说话,影响不好。”孙泽生可不想还没有把白家舜治好,就把警察给招了来。

    宋嘉依点了点头,“我这就去跟武总说。”

    过了一会儿,宋嘉依又返回到仓库改造的工作间中,坐在了孙泽生的旁边,有些担忧地看着白家舜,“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把白家舜送到戒毒所去?”

    孙泽生摇了摇头,“送到戒毒所,也没有用。他这种情况,凭借戒毒所现在的手段,根本救不了他。白家舜真是够倒霉的,先是遇到维多利亚,后又遇到伊丽莎白,这对极品姐妹花,我都怀疑是不是身上流淌着黑寡妇的血,一个比一个毒。”

    “怎么回事,小生?”宋嘉依问道。

    孙泽生说道:“刚才白家舜醒过来的时候,我跟他交流了一下,他根本不记得他毒瘾发作时候的情景,神智很清醒,一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还想吸毒。可是当我说出‘伊丽莎白’这四个字的时候,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一副瘾君子的标准模样。”

    “还有这回事?”宋嘉依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如果这话不是自己的爱郎说的,她这会儿就要指责对方说谎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宋姐,我怀疑有人给白家舜用了催眠术,在白家舜皮下表层,或者说潜意识中,留下了一段信息,这段信息的解码器就是‘伊丽莎白’这四个字,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这四个字,那段信息就会爆发,让白家舜的毒瘾越来越深,直到不能自拔的地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