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65章 副市长和他的黑社会王国

    第265章副市长和他的黑社会王国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布置完这些仿生监视仪之后,孙泽生让宋嘉依把他送回学校,继续上学。他叮嘱宋嘉依,让他晚上过来接他,他还需要给那些仿生监视仪更换电池。

    他采用的电池虽然已经刻意挑选大容量的电池了,但是还是不能支持仿生监视仪工作太长的时间,能让它们连续运转二三十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这还是因为孙泽生在设计这些仿生监视仪的时候,采用了一些后世研究出来的可以节省电力的方案,要不然的话,能不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都是个问题。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每天,孙泽生都会把数十个仿生监视仪监控到的画面、声音,进行分析和处理,从中遴选出来对他有用的东西。

    转眼间,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监控,孙泽生收集到了足以给王宝旺、王雪青叔侄定罪的证据,同时,燕京帮从事的各种黑社会活动的证据,也收集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凭借这些证据,把王宝旺扳倒,应该不成问题了。随之而来,又是一个全新的问题,就是这些证据应该交给谁。

    向公检法匿名举报,第一时间就让孙泽生排除掉了。王宝旺在燕京做官多年,又是市委常委,副市长,公检法肯定都有他的人,想通过举报材料,就把王宝旺扳倒,不现实。说不定,他刚把举报材料投出去,第二天,举报材料就落到了王宝旺的手中。

    就算退一步讲,他举报的材料没有落到王宝旺的手中,也引起了公检法的注意。他们还要派人查证,开会研究,向领导请示,一番折腾下来,等到向王宝旺采取措施的时候,都不知道要过多少天。

    这个时间,孙泽生耗不起。

    匿名发到网络上,这个选项也被孙泽生排除掉了。还是哪句话,从他发动网上,到查办王宝旺,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孙泽生又想到了交给孔长瑞,不过这个念头,又让他打消掉了。孔长瑞只是燕京市公安局的局党委书记,没有权利去查办一个级别比他高的常委副市长。

    何况,孔长瑞有没有那个胆量,这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的。

    把材料交给靳媛媛?孙泽生想了想,还是算了。靳媛媛是军人,军人不干政,这是原则问题。何况,如果可以的话,孙泽生还是希望能够跟靳媛媛这个小妮子少些牵扯,两个人打个电话,聊个天,吃个饭,可以当成朋友在联络感情,拿着这种涉及到副部级高官的犯罪证据,去找靳媛媛,他怎么跟这个精明的小妮子解释证据的来源。

    去找荣家?这也不现实。荣家凭什么帮他的忙?荣家就算是肯帮忙,事后把这件事告诉靳媛媛,那又该怎么办?

    一连串的设想,都让孙泽生否定掉了。

    孙泽生冥思苦想,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途径,那就是“挟洋自重”。大洋彼岸,有个国家叫做美国,美国人对爆料华夏国内的一些丑闻,总是乐此不彼的。而每一桩丑闻的爆出,总是会让国内手忙脚乱一阵子。

    孙泽生选择的是曾经在历史上多次获得普利策奖的《纽约_时报》,这家美国的老牌报纸,在近些年干的最轰动的事情,就是揭发了华夏某高官家人聚敛巨额财富的消息。这则报道在整个华夏,乃是全世界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孙泽生把他整理出来的材料,一股脑地发到了《纽约_时报》总编的电子信箱中。所有的资料都是中英文对照,方便总编进行遴选。

    孙泽生给了《纽约_时报》三天的时间,如果《纽约_时报》在三天之内,不能够把他投寄的资料公开刊登出来,那么他就会再选择投给其他的媒体。

    《纽约_时报》的效率要比孙泽生预料的更快,仅仅隔了一天,《纽约_时报》就在一个非常重要的版面,用整整半个版面的篇幅,对孙泽生投寄的资料进行了概括性的报道,名字很是吸引人——副市长和他的黑社会王国。

    这篇文章出来后,迅速地在全世界刮起了一股旋风,特别是在华人世界,更是有不少人津津乐道。

    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回到了国内,中央政治局对这篇文章的出现非常的恼火,他们一方面组织人对文章的真实性进行核查,一方面通过外交渠道,和《纽约_时报》取得联系,要求《纽约_时报》将这篇文章删除。

    不过《纽约_时报》根本不理会华夏这边要求,还把比文章更详细的报道,挂在了网站首页非常醒目的位置。

    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中央纪委宣布了对王宝旺的双规决定,燕京市公安局出动,对燕京帮进行了连根拔一样的雷霆扫荡,王雪青、牛青桐等人,无一例外,全部落网。

    自孙泽生重生以来,一股带给他最大威胁的势力,彻底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中。

    从媒体上得知了这些结果后,孙泽生长松了一口气。王宝旺就是压在他头上的一座大山,绊倒了他,就连呼吸都觉得畅快了许多。

    不过喘了几口气之后,孙泽生又把目光瞄准了另外一个威胁——周连胜。

    周连胜自从安排的黑衣贼失手后,表面上消停了许多,但是孙泽生还是安排了几个仿生监视仪对其进行秘密监控。通过这么多天的监控,孙泽生发现周连胜的所谓消停只是表面上的,暗中,周连胜还在准备更大的动作。

    根据各个渠道搜集来的情报,周连胜最近似乎正在鼓捣着往燕京城运送一把狙击枪,如果他的计划成功了,那么对孙泽生的威胁之大,可想而知。

    孙泽生可不想重复前段时间,走到哪里,都戴着一顶高礼帽的日子。那样的装束,实在是太滑稽了一些。何况,那样做,也不能保护他完全,那些监控仪监控的范围有限,他身上的防弹衣也不是能够保护他全身所有的部位。

    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孙泽生决定马上寻找机会,除掉周连胜。

    绊倒了王宝旺,那些用来监控王宝旺、燕京帮等人和组织的仿生监视仪就用不着了,孙泽生把它们全都收了回来,用在了监控周连胜的行动上。

    很快,孙泽生就发现周连胜总喜欢在凌晨时分开着车,到燕京和冀省相交的一个山区,那里有个农家乐山庄。经过孙泽生对这个山庄的多番监控后,发现这个山庄其实就是美国的黑鹰公司设在华夏的一个联络点。

    让孙泽生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维多利亚竟然又重新来到了华夏,就呆在这个点,伪装成农家乐山庄的服务员,还跟周连胜眉来眼去的,两人之间,态度暧昧。

    孙泽生很快就针对周连胜的活动规律制订了行动的方案。他对其中的一台仿生监视仪进行了简单的改装,随后带着墨镜,戴着帽子,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然后骑着车子,赶到了周连胜开车的必经之路上。他带上手套,往马路上丢了几块不是很大的石头。

    等到凌晨的时候,周连胜开着车如约而至。孙泽生连忙把仿生监视仪放了出去。

    仿生喜鹊从外形上来讲,跟真正的喜鹊没有什么区别,又是在夜间,周连胜又开着车,根本不可能注意到仿生监视仪的动静。

    路上的石头引起了周连胜的主意,他放慢了汽车的速度,坦白讲,路上的石头并没有引起他的警觉,这里是山区,有的时候,山上的石头会滑落下来,掉到路面上,他以前是遇到过类似的情况的。

    利用周连胜放慢速度的机会,仿生喜鹊追上了周连胜的汽车,然后从汽车的下面钻了进去,贴在了汽车的油箱上。

    仿生喜鹊的山上背着一个带着双面胶的塑料袋,塑料袋粘在了油箱上,仿生喜鹊离开,把薄薄的一层塑料袋给拉破,里面的金属粉末暴露出来,遇到空气,迅速的燃烧了起来。

    轰的一声,油箱里面的油被彻底的引爆,一团巨大火球腾空而起,将周连胜连人带车彻底吞没。

    孙泽生在把仿生喜鹊放出去之后,就离开了,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只是让他冷冷地笑了一下而已。

    回到学校后,孙泽生若无其事地继续上课。他已经把可能暴露他行踪的各种可能都彻底地抹除掉了,警察怀疑到他头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从明面上来讲,他跟周连胜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是警察怀疑周连胜的死是个谋杀案,也很难怀疑到他的头上。

    事实证明,警察们把这件案子定性成了一个悬案。对周连胜的死,燕京市公安局的内部也有不小的争论,有的说这是个意外,有人说这是谋杀。

    不过谋杀论,在燕京市公安局不占上风,他们想象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场留下的一些物证,并不能支持谋杀论。孙泽生搞出来的可燃烧的粉末,基本上焚烧殆尽,山风一吹,剩下的残渣也被吹得没影了。

    孙泽生对这次已经不关心了。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公司上。武汉阳已经跟他打电话,说他跟却施奈德的对话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施奈德已经同意跟他见面了。

    见面的地点就在孙泽生学校外面的那个茶座。

    曾经威风凛凛的施奈德,这次是打车过来的。他的穿着也变得朴素了许多,神色间也没有么自信了。就在几天前,洁净公司对外宣布了裁员计划,施奈德很不幸的也在裁员名单之中。这样一个突发的变故对施奈德的打击很大,要知道,他在洁净公司的服务年限超过了二十年,对洁净公司非常的有感情,可是洁净公司说裁减他,就把他给裁减掉了。

    虽然说洁净公司给出的补偿非常的丰厚,但是施奈德的心里面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不过胳膊拗不过大腿,施奈德还是只能不情不愿地离开了洁净公司。

    如果不是有这个变故,别说孙泽生开出什么条件了,就算是条件再好十倍,施奈德都不会愿意跟孙泽生进行任何形式的私下接触的。

    当施奈德走过来的时候,孙泽生主动站了起来,向施奈德伸出了手,“施奈德先生,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施奈德露出一丝苦笑来,“是呀,孙总,我们又见面了。只是你现在是个胜利者,我却是个落魄者。”

    孙泽生笑了笑,“我可不太赞同施奈德先生的话。你怎么是个落魄者呢?我可是听武总说,很多人得知你被裁减的消息后,都向你伸出了橄榄枝。向我,今天也成为了向施奈德先生伸出橄榄枝的人之一了。”

    施奈德说道:“孙总,我很感谢你的赏识。不过我感觉很累了,我打算给自己放个长假,暂时不工作了。等到我休整好后,才会考虑接受其他人的邀请,而且请恕我直言,华夏成就了我的辉煌,却也成了我的滑铁卢。我打算以后再找工作的话,不会再在大华夏区来做了。我想回美国,在美国本土来做业务。”

    孙泽生说道:“施奈德先生,你先不要急着给自己设定条条框框,这对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讲,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我建议你还是先听听我的邀请吧。”

    施奈德说道:“好吧,既然来了,那我就听听。不过我可要声明,孙总,你的邀请很有可能会落空的。”

    孙泽生笑了笑,并没有太把施奈德的警告放在耳中。施奈德既然肯来,就说明武汉阳把他的话转告给施奈德之后,起到了相当的作用,要不然,施奈德就不回来了。

    “施奈德先生,我邀请你,是要让你来做我孙泽生的私人助理。我并不想请你来帮我经营公司的,更不是让你来负责处理公司的具体事务的,我是想请你来帮我做一件大事的。”孙泽生神色凝重地说道。

    “愿闻其详。”施奈德不咸不淡地说道。从他的神色中,看不出来任何的倾向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