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33章 打副市长的脸(上)

    第233章打副市长的脸(上)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我也要交代问题。”

    不等其他的工人反应过来,这名工人已经动作敏捷地钻过厂区大门上的角门,冲到了厂区里面,其他的工人想拦也拦不住了。

    一见有工人冲了过去,其他同样不想丢到工作的工人也都接二连三地站了出来,要求交代问题,戴罪立功。

    工夫不大,就有七八个工人站了出来,足足占了闹事的工人三分之一还要多。

    这些工人进入到了厂区之后,孙泽生马上安排人对他们进行一对一的盘问,今天虽然不是上班日,不过因为有几项非常重要的活动,要在今天举行,故而除了一线工人没有上班之外,公司的管理人员基本上都在岗,要抽调出来进行盘问的人手,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份又一份盘问的记录呈送到了孙泽生的手中,跟孙泽生的预料一样,这些工人罢工闹事,果然是有人在背后鼓动的。

    鼓动他们的有好几个人,但是通过归纳之后,主要有四个人,他们都宣称是受“牛哥”的指派,特意过来让他们发财的。

    至于鼓动的过程,不用赘述,无非就是未来之光公司眼下正在节骨眼上,是最怕出事的时候,如果工人们能够在这个时候罢工,把事情闹大。那么获得的收益将会特别的巨大。为了让这些工人没有后顾之忧,出面游说他们的人。还给了这些工人每个人一笔所谓的安家费,最少的给了五千,最多的给了有一万。

    事情进展到这里,孙泽生已经把他能够做的基本上都做的,就算是有些没做的,也没有时间了,因为所谓的现场调研团已经到了。

    浩浩荡荡一长队车,警车开道。新闻采访车随行,横冲直闯,冲进了亚美日化厂,停在了未来之光公司厂区的大门外。

    “市领导来了。”一名闹得最凶的工人大喊一声,然后带头朝着一辆奥迪车跑了过去,“领导呀,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我们碰到黑心的资本家。活不下去了。”

    警车和新闻采访车的车门率先打开,警察们冲上前来,维持秩序,记者们从采访车上下来,就是一顿猛拍,还有人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群众”。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领导们的车才打开,一个文质彬彬,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率先从奥迪车上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却有些秃头的中年男子。

    等这两位从车上下来。后面一排小车的门接二连三的打开,穿着各式制服的工商、税务、劳动监察等多个部门的男老爷。女老爷们都从车上下来了,他们一个个地绷着脸,一副随时准备公事公办的模样。

    那位文质彬彬的男子开口道:“各位工友,王副市长已经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王副市长特地委托来看望大家。王副市长说这里是燕京,是首都,是首善之地,绝对不允许有破坏社会和谐的事情发生。你们有什么困难,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将会根据实际情况,酌情为你们解决的。”

    说话是王宝旺的秘书,那个秃头的男子是通|州区的区长,是王宝旺的铁杆。

    区长朗声道:“工友们,我们受王副市长的指派,今天特地过来对你们还有未来之光公司进行现场调研,不管发现什么问题,我们都会现场进行解决。在我们通|州区,绝对不允许不法的企业做法外公民。”

    “好。”一名工人率先拍起了巴掌,其他的供人们连忙附和。

    “区长,你说的话,我不能赞同。”在一片叫好声中,一声刺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谁,说话的是谁?”站在区长下首的一个男子喊了起来,看他的样子,不是区长的秘书,就是随时准备扮演这一角色的人。

    “我,未来之光公司的总经理武汉阳。”武汉阳昂着头,越众而出。

    区长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原来你就是武汉阳。我说的话,有哪里不对吗?”

    武汉阳不卑不亢地说道:“区长的话,没有哪里不对,但是你的话有失偏颇。通|州区不允许不遵纪守法的企业存在,难道就允许不遵纪守法的个人存在吗?这里该不会是罪犯们的乐土吧?”

    “武汉阳,注意你的言辞。”说话的还是站在区长下首的那个人。

    武汉阳冷哼一声,“我有说错吗?这些工人闹事罢工,没有取得公安机关的批准,事先更没有跟我们资方打任何的招呼,这按照华夏的法律,应该是犯法的吧?区长做为通|州区的代表,却对这种行为不予以任何的谴责,实在是说不过去。”

    “哼,吹毛求疵。”这次说话的是王宝旺的秘书,“我国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许罢工,国内更是没有一部法律,对此进行明确的禁止。根据法无明文不为罪的精神,你们公司的工人是享有罢工权的,区长不对他们的行为做出任何的评价,这又不犯法?

    还有,武总,我想你们真的很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如果不是你们资方对我们的工人兄弟太多苛责,把女员工当男员工使,把男员工当牲口使,我们可爱的工友们会选择罢工这种讨要自己应得权利的极端方式吗?”

    身为副省级领导干部的秘书,不得不说这人的理论水平还是很高的,一上来就逮住了武汉阳话中的漏洞,穷追猛打。

    武汉阳哑口无言,他对华夏关于工人罢工,老师罢课之类的规定,并不熟悉,他说华夏的工人罢工,需要经过公安机关批准,还都是听孙泽生说的,具体的规定是什么,他还真没有来得及去查相关的资料。

    啪啪啪……

    孙泽生拍着巴掌,从厂区大门的角门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宋嘉依。

    宋嘉依换了一双鞋,忍着脚踝的疼痛,坚定不移地跟在孙泽生的身后,或许她做不了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要和孙泽生站在一起。

    “我国的宪法规定,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王副市长的秘书能够把工友们称之为兄弟,就连我听了都有些感动。不过,我还是要提醒邱秘书,‘工人兄弟’这四个字可不是随便就能够说出口的。”孙泽生冷冷地说道。

    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都有点不知所措了,镜头一会儿对准这里,一会儿对准那里,不知道那里才是言语交锋的风暴中心。

    这些记者有偏向王副市长的,但是更多的,还是中立的,哪里有新闻素材,他们就往哪里跑,挖掘事情的真相,寻找轰动性的新闻,才是他们的目的,只有谁对谁错,他们没有立场,只看事实和证据。

    这会儿见又有人蹦了出来,记者们前所未有的兴奋,多年做新闻下来养成的直觉告诉他们,今天一定能够采访到一个爆炸性的大新闻。

    “你又是谁?”邱秘书不满地问道。

    “这是我们公司的孙泽生孙总,是本公司母公司的唯一产权人。”宋嘉依上前一步,精神抖擞地介绍着孙泽生的身份。

    “原来你就是孙泽生?”邱秘书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最近几天,才突然闯入他视野中的小男生。

    区长也上上下下打量着孙泽生,他做为通|州区的区长,正厅级的干部,每天不知道要处理多少事情,如果不是邱秘书今天告诉他,要来未来之光公司进行现场调研,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辖区内,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孙泽生朝着周围的人拱了拱手,“不错,我就是孙泽生。今天事起仓促,事先没有任何的准备,可能要怠慢各位领导,各位媒体的朋友了。我在这里,先给大家陪个罪。”

    孙泽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应对这种场面,对他来讲,实在是不值一提。

    记者们对准孙泽生就是一顿猛拍,孙泽生的年纪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这么小的一个小男生就能够把副市长的秘书,区长等一干官员给招来,不管他干了什么事情,这就是本事,这就是能够吸引读者注意力的绝佳新闻素材呀。

    孙泽生跟众人客气了一句,随后说道:“邱秘书,你把工人阶级称呼为工人兄弟,我不但不反对,还很赞成,但是你称呼这些人为工人兄弟,我就有意见了。他们根本就不配跟你称兄道弟,他们根本就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小人,是别人手中的一杆枪。”

    “姓孙的,你……你血口喷人。”一名闹事的工人喊道。

    其他的工人纷纷附和,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忍受其他人对他们如此评价,尤其是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要是默认了孙泽生的评价,岂不是自己把自己放到了不利的位置上。

    孙泽生哼了一声,“我不跟你们争辩。咱们用事实来说话。各位领导,各位媒体的朋友们,我先请你们看一下亚美日化厂里里外外这些跟罢工有关的条幅,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我自己不可能给自己准备这样的惊喜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