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28章 大校的面试

    第228章大校的面试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孙泽生上了捷达车,中年司机发动车子,载着他,往香山的方向驶去。香山附近有个半公开的军用机场,中年司机把孙泽生送到了这个军用机场。

    军用机场上停着一辆军用运输直升机,中年司机示意孙泽生登上运输机,然后也跟着上了机,坐在了孙泽生的旁边。直升机的机舱中装了很多的东西,还坐着几个穿着军装的官兵,他们好奇地打量着穿着便装的孙泽生和中年司机,却都没有说话。

    中年司机和孙泽生刚刚做好,直升机的舱门就关上了,随后在一阵轰鸣声中,直升机缓缓地飞了起来。

    孙泽生前世的时候,不止一次坐过直升机,不过他坐的直升机,跟他现在坐的这款从俄罗斯进口的大型运输直升机,没什么可比性。前世的直升机,噪音很小,舒适度也非常高,现在这款,大概是用来送货的,乘坐的舒适性一点保证都没有,噪音也很大,对孙泽生来讲,这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不过愉快不愉快的,不是孙泽生能够决定的。他要想达成跟雷鸣军的合作,有些事情,他就必须学会忍受。

    适应了直升机的颠簸之后,孙泽生闭上了眼睛,开始蓄精养锐。等会儿下了直升机之后,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局面等着他,没有精神,怎么能够成?

    直升机一直飞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缓缓地落下。舱门打开,中年司机率先跳了下来,然后示意跟在他身后,一起跳下来的孙泽生说道:“孙先生,请跟我走吧。”

    孙泽生注意到直升机停的地方不是飞机场,而更像是个研究所一样地方。绿树成荫,到处可见绿地,树荫下的一栋栋楼宇,都很有些年头了。

    中年司机带着孙泽生走了一会儿后,然后带着孙泽生进了其中的一栋楼,这栋楼并不高,一共才四层,墙上爬满了爬山虎,因为是深秋的缘故,都已经枯黄了,秋风一吹,沙沙作响。

    孙泽生跟着中年司机进了楼,顺着甬道,走到了一层楼的尽头,一扇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有两个士兵站在了大门口,见孙泽生和中年司机走过来,两人敬了一个礼,“请出示证件。”

    中年司机把自己的这个证件拿了出来,孙泽生把自己的学生证取了出来,递给了士兵。

    士兵查看过之后,又把证件还给了两个人,然后士兵对孙泽生说道:“孙先生,你可以进去了。这位同志,首长让我跟你讲,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到那边的休息室去等。”

    中年司机点了点头,“孙先生,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我先去休息室休息,等一会儿首长们结束了和你的谈话后,我再送你回去。”

    孙泽生能做的就只有点头了。

    士兵推开了门,“孙先生,请。”

    孙泽生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一进门,屋里面的景象就把他吓了一条,屋子里面坐了不少人,个个都是校级军官,为首的有两个大校,四星两杠。

    按照一般的规矩来讲,大校就是跟正厅级干部了,跟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是平级的。

    见孙泽生进来,一身军装的雷鸣军走了过来,他说道:“孙泽生,今天请你来,有两个目的,第一,你给我的几样小玩意儿,我带回来之后,我们组里有些专家,对你的小发明很感兴趣,想跟你好好探讨一下。第二,你不是想让我们准许你生产这些小玩意儿,然后再让我们从你那里采购吗?今天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够说服我们的首长,你就有戏。”

    孙泽生眼睛一亮,“真的?”

    雷鸣军笑了笑,“军中无戏言重生之绝世天骄。”

    “好,雷副科长,我一定尽量满足你们,同时,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说服你们的。”孙泽生自信满满地说道。

    雷鸣军笑道:“好,等着看你的表现。请跟我来。”

    雷鸣军引着孙泽生走到了所有校官的前面,这里除了摆放着一个麦克风支架外,别无他物。雷鸣军示意了一下,让孙泽生站在了麦克风支架前,然后替他简单地调整了一下支架的高度,让孙泽生的嘴刚好能够对准支架上的麦克风。

    孙泽生朝着眼前就坐的数十个校级军官看去,这些校级军官们都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其中坐在最前排的几个,更是颇有面试官的架势,目光中不但是审视,还是非常强烈的怀疑。

    孙泽生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丝笑容恰到好处,既避免给人留下紧张的印象,同时又不使得在场的军官们会觉得他举止轻佻。

    “各位首长,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孙泽生,冀省冀南市人,今年二十岁,是华夏农业大学大三的学生。我开了一家公司,叫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注册地在香港,这家公司在国内有一家子公司,叫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目前主打的产品是星光系列化妆品。各位首长,谁的家人朋友,脸上有痘痘,或者痤疮的话,可以尝试一下使用我们公司的产品,保证有效,无效退款。”

    雷鸣军捂了一下脸,他真是服了孙泽生,这是什么场合啊?怎么跑到这里打广告来了?

    孙泽生见好就收,又道:“我的自我介绍完了,各位首长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坐在校级军官最前面一排,一共有两个大校,其中一个开口说道:“孙先生,我们对你发明什么祛痘霜,不感兴趣。对你搞出来的监视仪、电击手雷还有光线扭曲仪,我们才是比较感兴趣的。现在,我们的同志在对你提供样品进行研究之后,有了不少的发现,也产生了不小的疑问,想请你解答一下他们心中的疑惑。还请你畅所欲言,不要有什么顾忌。”

    另外一个大校说道:“孙先生也不会担心会泄露你的商业机密,我们就算是掌握了相关的技术,也不会将之推广到民用市场的。你要是不放心,回头可以申请相应的专利,由国家对你的发明进行切实的保护。我们军方对老百姓的知识产权,还是非常注意保护的。”

    孙泽生再次笑了笑,“谢谢首长们如此体谅我们民间商人的一些顾虑。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一个少校站了起来,“孙先生,我们对你的监视仪进行了彻底的研究,具体所说,监视仪是和谷歌眼镜配合使用的,但是我们在取得你提供的原理图和源代码之后,组装了一个,但是我们发现两者的配合有很大的问题、受限于无线传输的速度,还有谷歌眼镜的处理能力不足等多个问题的影响,两者的配合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谷歌眼镜根本没有能力及时处理监视仪监拍到的图像。你这样搞出来的东西,岂不是鸡肋吗?”

    孙泽生心里面咯噔一下,他把监视仪和谷歌眼镜捏合在一起,是为了糊弄雷鸣军,掩护天机星3000的存在。他当然知道谷歌眼镜的问题在哪里,谷歌眼镜的处理能力很弱,跟天机星3000差了十万八千里,想用谷歌眼镜处理监视仪拍摄到的像素高达十二亿的照片,根本就是小牛拉大车,小牛不被累死才怪呢。

    不过这个问题,孙泽生早就有所准备。他清了清嗓子,面不红心不乱地说道:“这个问题,在我最初将监视仪和谷歌眼镜整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在编程的时候,我就尝试着利用程序对这个问题进行必要的修正,只可惜我发现硬件的问题,想用纯软件的办法解决,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无论我怎么对程序进行修改,还是无法让谷歌眼镜实时地处理监视仪拍摄到的及时画面。我之所以带着监视仪还有谷歌眼镜来回溜达,是因为这两者的组合确实有用,谷歌眼镜还是能够偶尔处理成功一张图片,为我提供一些警示的赤血龙骑全文阅读。要不然的话,我在就把它们丢到垃圾筐中了。”

    “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那个少校继续追问道。

    孙泽生说道:“有,我觉得首要一点,就是要大幅度提升谷歌眼镜的处理性能,我估摸着要是能够把谷歌眼镜的性能提升一两倍,应该能够让两者之间的配合,更好一些。”

    少校摇了摇头,“这种方法有些不切实际。除了这个想法之外,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呀?比方说用纯软件的手法,或者软硬结合的办法,是否能够解决你说的这个问题?”

    孙泽生说道:“你这个问题说得很好,很有必要继续深入研究下去。至于,你问我是否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无法给你正面的答复了。毕竟,我当初窝在酒店中,满打满算也就几天时间而已,能够想到吧照相机的镜头拆下来,跟谷歌眼镜组合在一起,就很不错了,何况,我还搞了电击手雷、光线扭曲仪等设备出来,那就更不容易了。那里还有时间继续深入地研究两者的配合问题。”

    孙泽生说到这里,顿了顿,在军官们开口之前,又道:“我再补充一句。如果首长们能够把生产经营权交给我,我做为这款产品的发明人,应该有比任何人都大的把握,去改造它。毕竟在做的各位首长,大概没有一个人比我更了解这套产品的。”

    一名大校朝着孙泽生摆了摆手,“生产经营权,咱们等会儿再说,现在先讨论纯技术的问题。你们还有问题,赶快问。”

    又一位军官站了起来,他开口问道:“孙泽生,你搞出来的电击手雷,我个人觉得很好,我听雷副科长说,你有意把这种电击手雷,搞到一枚,就能瘫痪一辆坦克的程度,这不就是科幻小说中的电磁手雷吗?请问,你打算怎么把电击手雷改造成电磁手雷的?”

    ……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从这些技术军官的口中,抛了出来,砸向了孙泽生。

    孙泽生抖擞起来精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进行必要的处理之后,再抛还给提问的军官。

    孙泽生恪守着自己大三学生的身份,不可能把各个设备的理论往深了讲,他只是用一种通俗易懂,甚至是故意带着点错的方式,把理论阐述了出来。

    军官们都是一边听着,一边记着笔记。孙泽生的有些回答,让他们觉得好笑,但是有些回答,微微推敲一下,却又回味无穷。经过这一番答问之后,他们对孙泽生搞出来的三样反恐设备,了解的更加的深了,一点都不夸张地讲,如果他们现在要在孙泽生的基础上,继续对监视仪、电击手雷和光线扭曲仪进行深入研究的话,相信在一个不算长的时间段内,就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两个大校等所有的军官都提完问后,问道:“孙先生,你说你想获得这三样产品的生产经营权,那你说说,这三样产品交给你来生产经营,能够有什么好处呀?”

    孙泽生搞出来的三样反恐设备,监视仪还好说一点,电击手雷和光线扭曲仪的军事应用目的就非常的明显了,在国内来讲,属于绝对的管制品甚至是禁止民间持有的东西。

    孙泽生要是在国内生产,只能卖给军方还有警察等强力机构,想在民间销售,基本上属于不可能的事情。而要把东西卖给军方,特别是具有相当攻击力的武器装备,就必须获得军方的批准,获得相应的生产许可证。

    没有这些生产许可证,他就算是生产了出来,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军方也不会购买的。倒是警察有可能找上门,将所有的生产设备、成品,抄没,然后再把他弄到监狱里面,吃几年的免费牢饭。

    其实像这种能够用于军事用途的产品,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不管是哪国政府,都是严格进行管控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