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86章 第一杀

    想来想去,还是靳媛媛所说的办法,是目前唯一比较行得通的法子。

    当然,还有一种法子,就是以他现在所拥有的资金,做为悬红,寻找杀手,去间接jing告美国方面口但是这样做,未必有用。

    首先,尼古得…罗库克所开的公司,背后有美国zhong yang情报局的影子,美国zhong yang情报局怎么可能向他一个普通的华夏人低头?

    其次,孙泽生现在不过只拥有两亿多华夏币的资产而已,又怎么可能在这方面比拼得过财大气粗的美国zhong yang情报局。

    何况,又有几个杀手敢去硬撼美国zhong yang情报局?

    再有,孙泽生对杀手这个行当的了解,几乎为零,想找杀手,都没有渠道。

    故而,只有通过总参的军情那门,或者国安部,跟美国的zhong yang情报局进行对等的交涉,才有可能逼迫美国的zhong yang情报局做出让步。

    当然,要是孙泽生现在富可敌国,又在美国政商两界拥有着非凡的影响力,由他来逼迫美国zhong yang情报局做出让步,也是有可能的,但问题现在他在燕京市范围内,都没啥影响力,更遑论去影响唯一超级大国的强力部门了。

    只是想采用靳媛媛的法子,还有一个难题,需要解决,就是如何配合靳媛媛?这个问题,靳媛媛可没有给他答案。

    孙泽生琢磨着等到天亮之后,再跟靳媛媛联系一下,最好两人能够面对面的详谈。

    晚上睡觉的时候,孙泽生往窗户外面摆放了一双鞋子,这双鞋子其中一只,跟那顶大礼帽一样,都被他改装过,将会对窗户外面进行实时监控,防止有人通过窗户对在宿舍休息的他展开狙杀。虽然这种可能xing不是很大,但小心无大错。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孙泽生的手机就在他的枕头旁边,嗡嗡地响着。

    孙泽生迷迷糊糊地把手机抓在手中,按下了接听键。

    “小孙、我是李开放。今天你有没有时间呀?我想跟你谈谈。这样,上午九点,咱们就在你的公司见面,不见不散。”李开放根本就没有给孙泽生思考的时间就直接决定了。他的声音非常的迫切,显然是真的有急事,要跟孙泽生谈。

    孙泽生从床上坐了起来,使劲地搓了搓脸,自己还真是劳碌命,刚刚从酒店回来又得忙上忙下,不得清闲。

    感叹归感叹,他还真的不想放李开放鸽子。李开放是他在官场上寻找的第一个合作伙伴,李开放ri后能不能成为他生意场上强大的助力,两人能不能保持长久而又良好的合作关系,都得从现在开始,步步为营地去经营,绝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孙泽生看了看表才六点多点,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床上趴下来,从脸盆架上拿上脸盆,朝着洗漱间走去。

    大清早的,楼道里静悄悄的,楼道中几盏小瓦数的灯泡,发出昏黄的光芒无力地照着楼道。

    洗漱间分里外两间,里间是厕所,外间是洗漱的地方,孙泽生把脸盆往洗漱池中一放,就转身折进了厕所站在小便池前,释放着一晚上积累下的尿液。

    就在这时,孙泽生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回头看了一眼,是一名起夜的男生,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朝着小便池走了过来。

    这个男生,孙泽生有点印象,是华夏农业大学的学生,也确实是住在这个宿舍。孙泽生也没有在意,回转头,继续撒尿。

    在孙泽生转过脸的一瞬间,那名男生睡意惺怡的一双眸子突然迸she出摄人的寒光,他的手往怀中一掏,取出一把闪烁着蓝汪汪光华的匕首来,显然这把匕首上淬有剧毒。

    这名男生小心翼翼地将匕首遮挡起来,继续朝着孙泽生走去,在快要走到孙泽生身后的时候,他突然佯装踩到地上的一滩水,失足滑倒,一只手朝着孙泽生抓住,那把匕首就掩藏在他的手中。

    不多,只需要这把匕首能够在孙泽生的身上制造一个小小的伤口,孙泽生不死也得掉多半条命,能落个植物人的下场,就不错了。

    就在这时候,孙泽生转过身来,浊黄的尿从小弟弟中喷出来,朝着那名男生的脸上就浇了过去。

    没有几个人愿意让别人的尿浇到自己的身上,尤其是这种刚刚从尿道中挤压出来的尿液,就让人腻歪了。

    那名男生几乎是下意识地刹住了前冲的脚步,伸手就去挡孙泽生的尿。

    孙泽生快速把尿排开,把小弟弟塞回到裤子里面,他甚至来不及去整理衣服,只是往旁边一冲,抓起来放在小便池旁边的清洗池中的墩布,挥舞着,朝着那名男生的脸上捣去。

    那名男生错失了先机,手一甩,把手中那把淬有剧毒的匕首朝着孙泽生的面门掷去,随后,他连看都不看是否伤到了孙泽生,转身就跑。

    孙泽生拿着墩布挡格了一下,匕首被他扫了出去,打在了那名男生的后背上,也没有扎上,贴着他的衣服,就滑落到了地上。

    那名男生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撒开脚丫子狂奔。

    孙泽生冲到他放脸盆的地方,把放在毛巾下面的催泪枪拿了出来,对准快要冲到楼梯口的那名男生就开了一枪。

    不过这枚催泪弹落到地上,里面的催泪瓦斯还没有来得及扩散开,那名男生已经冲到了楼梯口,用比兔子还要快的速度,迈开大步,快速地朝着楼下跑去。只要他冲出宿舍楼,孙、泽生再想抓住他,几乎没有希望了。甚至,他要是事先有所准备的话,不冲出宿舍楼都不会有关系。

    孙泽生可不想把这人放走,他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就启动了天机星红¤的防御功能,一道无声无息的电脉冲发she了出去。

    那人正腾空而起,电脉冲入体,顷刻之间引发了类似于癫痈的症状,嘎的一声,他在半空中就抽搐了起来。

    孙泽生重新折回厕所,把那把有毒的匕首捡了起来,又忍着催泪瓦斯呛死人的味道,把匕首对准那个男生丢了过去。

    匕首扎在了那名男生的胳膊上,马上就有血涌了出来瞬间就变得鸟黑。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得死翘翘。

    孙泽生不是不知道留下活口的重要xing,但问题是这个活口不能留。如果留下这个活口,一个问题是他无法回避的就是这个人是怎么抓住的?羊角疯突然发作吗?

    这个理由怎么可能让靳媛媛的那帮子手下、同事信服?要是再联想到,他那次乘坐地铁,曾经有类似的手法制服了三名小偷,天机星红¤就有暴露的可能xing。

    只有让这个刺杀他的男生死,而且是以一种死前会产生剧痛,身体会不受控制地抽搐、痉挛的方式去死才能够掩盖住这名男生被制服的真相。

    孙泽生摸出了手机,给靳媛媛打了个电话,“靳老师,刚才有人拿着一把好像是有毒的匕首要刺杀我,被我发现后,跑了,我开了催泪枪,又把那把匕首丢向了那人那人被匕首扎在了胳膊上,似乎快要死了。你赶快让你的人过来。”

    靳媛媛一惊,“你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让人过去。还有,你千万注意自己的安全。”

    挂断电话,孙泽生重新回到洗漱问,把宿管员放在洗漱间的橡皮管子扯了出来对准还没有完全散去的催泪瓦斯喷了喷,又把他跟那名男生留下的痕迹也都冲了一遍。他这是在灭迹,尽可能地降低靳媛媛肯恩针对他的怀疑。

    没等多久,靳媛媛安排过来保护孙泽生的两名手下就赶了过来,其中一个先去查看躺在楼梯间冰凉的地上另外一个西装男,顺着楼梯上来,找到了正拿着管子溃水玩的孙泽生。

    看着满地的水,那名西装男一脸的铁青,“孙泽生,你这是干什么?”

    孙泽生无辜地指了指楼梯口,又指了指厕所,说道:“我刚才打的催泪弹就落在那里,还有那边,匕首刚才落在了那里,匕首有毒,催泪瓦斯对人体不好,宿舍的同学们马上都要醒了,要上厕所,到洗漱间洗漱,我总不能放任这些可能对人体有害的东西,继续滞留在原地?”

    西装男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保护案发现场的重要xing吗?”

    孙泽生耸了耸肩膀,“知道了。可就算是知道,我也不能拿我同学的生命开玩笑呀。”

    西装男还像再跟孙泽生上上课,他的那名查看死者的同伴已经喊了起来,“王刚,你快过来看。”

    西装男连忙跑了过去,就见他的同伴正小心翼翼地从那名死者的脸上揭下来一张硅胶面具,当面具揭下来后,一张跟刚才那张脸有着三分仿似的脸露了出来。

    “人皮面具?”孙泽生惊呼道。

    那两位西装男看了孙泽生一眼,“你武侠小说看多了。这可不是什么人皮,乃是用高分子材料仿造人皮制作出来的?它比真正的人皮面具还能混淆人的试听。你别小看这小小的一块,每张的成本价都不低于一万美元的。”

    孙泽生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现在,他就是装,装无辜,装老实,装单纯,希望藉此从眼前这两名特工眼安子底下蒙混过去。

    两名西装男小声嘀咕了两句,然后对孙泽生说道:“我们怀疑这个人事先把那张脸的主人杀掉了,然后冒用他的身份,潜伏在了你们宿舍。我们会向燕京市公安局通报此事的,你就不要管了。还有,对谁都不能说起此事,你如果还想继续上学,就要保持缄默。知道吗?”

    孙泽生连连点头,“我向太祖保证,就连我妈妈,我都不会告诉。”

    两名特工不敢耽误太多的时间,天马上就要亮了,宿舍的学生们都该起床了,要是知道这里死了人,还不反了天?

    他们俩连忙把那名死者背起来,那把淬了毒的匕首,他们也装在了一个塑料袋中,随后动作迅速地清理了一下现场,然后就走了。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原样,除了地上的那枚催泪弹弹壳,还有满地的自来水。孙泽生把催泪弹弹壳捡起来,丢到了垃圾桶里面,然后拿着墩布,草草地把地上的水墩了墩,他刚把墩布放好,就有人打开了宿舍的门,朝着外面张望。

    孙泽生暗中松了口气,幸好今天是周末,大家睡得都比较死,要不然,刚才他开枪打出催泪弹的时候,就有可能把人惊醒了。不会等到现在,才有人出来查看情况。

    孙泽生佯装无事,在洗漱间洗漱起来,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宿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从柜子里面拿上大礼帽,又重新把身上的防弹衣整理了一下,然后拎上包,出了宿舍。

    他在宿舍楼下推上自行车,骑上后,朝着食堂驶去。

    在食半草草地解决了早餐,孙泽生重新骑上自行车,出了校园,朝着未来之光公司驶去。

    在眼下这个节骨眼,骑自行车,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为了把人引出来,他就不得不冒一些风险。他已经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只要不是特别的点儿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何况,就算是不骑自行车,打的、坐地铁、公交车,难道就安全了吗?美国方面真要是豁出去,派人进行严密的布局,完全可以把出租车司机、地铁乘jing等人员,弄成他们的人,伺机刺杀孙泽生。

    对现在的孙泽生来讲,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有尽快把安全隐患的来源清除掉,他才能恢复原来的平静生活。

    孙泽生把那顶大礼帽戴在头上,将监视功能全开,然后骑着山地车,沿着马路,小心谨慎地往前推进。

    在他身后不远处,靳媛媛的派出来的那辆车,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口准备随时对孙泽生提供必要的支援和保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