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66章 全方位监控

    五十万看似不多,但是这要看是在什么情况下取得的成绩。

    首先,无论是星光系列化妆品,还是未来之光公司,在国内来讲,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消费者对它们的认知就是零,一片空白。

    其次,负责推销宣传他们的是一群学生,并不是专业人士。

    再次,推销的场地是燕京三十家高校口这个群体历来不是中高档化妆品的消费主体。

    最后一点,推销的时问又是国庆节期间。高校之中的人流无疑也要受到一些影响。

    有这么多的不利条件,未来之光公司还没有卖出去不低于五十万的产品,一点都不夸张地讲,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

    何况,这五十万,只是不完全统计的数字,而且指的是未来之光公司回笼的资金,并不是学生们的最终销售额。

    这样一来,这个成绩就更显得了不起了,也就难怪宋嘉依会高兴了。

    孙泽生笑了笑,“宋姐,这只是开始,以后,我们公司在这一块儿业务只会越来越好。”

    宋嘉依连连点头,“小生,我相信你,我比相信我还要相信你。”

    “宋姐,让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孙泽生得意地笑了笑,“我办完事了,回头等我抽冇出来时间,我就去看你。还有,你这几天,听我的话,乖乖地休息了没有?回头,我可是要检查的,再在你脸上发现黑眼圈,浮肿的眼袋,我就罚你继续陪我睡。”

    宋嘉依明明知道孙泽生只是纯粹地搂着她睡,并不是要占有她,但是听着哪句话从孙泽生的口中说出来,她就是觉得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滚烫。

    她咬了咬牙,“我,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孙泽生呵呵一笑,他想起宋嘉依咬牙切齿说这句话时的那种娇羞的神态,就有点想笑。

    宋嘉依恼道:“孙总,我还有事要忙,就不浪费时间陪你解了,再见。”

    宋嘉依挂断了电话,孙泽生笑着摇了摇头。他想了想,又拨通了李开放的电话。

    “李老师,国庆假期过得还好?我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你。我们公司这次国庆进校园宣传推广活动,进行的非常顺利而且成功,能取得如此的成绩,离不开你的大力支持。

    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孙泽生向李开放发出了邀请。

    李开放说道:“小孙,这两天不行,我有些事情要忙。等过两天,等我有时间了,给你打电话。对了,还有一件事,这几天,你记得保持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免得别人找不到你。”

    孙泽生疑惑地问道:“什么事情呀?李老师能不能给透露冇点口风呀?”

    “当然是好事了。小孙,你还记得你参加外国语演讲大赛之前,我跟你说的话没有?”李开放笑着问冇道。

    一道灵光在孙泽生的脑海中闪过,“入党?”

    “对。你在外国语演讲大赛上,取得了咱们学校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还积极地创业,并且取得了成功,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对于你这样的优秀个人,我们的党当然要积极地吸纳到组织中来了。如果没有意外,这几天,党组织就会派人跟你谈话。孙泽生,具体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李开放笑道。

    “明白,我一定会向组织上的人,表现我渴望加入党组织的决心的。李老师,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有你的大力推荐,我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了加入党组织的希望的。”孙泽生由衷地说道。

    大学生入党,一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通常情况下,都是优先吸纳学生会干部、班干部以及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的学生入党。

    当然,这是指的本科阶段,如果到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阶段,党组织就会主动找到你,要求你入党,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坦白讲,按照孙泽生的条件,他想入党,还是差了一点。只是前两个学年,他在学校的表现,一点出彩的地方都没有,而且他又没有什么家庭背景。这是他加入党组织的最大障碍。

    不过现在有李开放的大力推荐和支持,他又在校长那里挂了号,同时还取得了几项常人看来很不错的成就,这时候,入党,就从原来的难如登天,变成了现在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了。

    “引荐你这样的优秀人才入党,乃是我这个老党员的职责和义务。小孙,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行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李开放说完,就主动挂断了电话。

    孙泽生随后又给张立打了电话,张立那边一切顺利,大导演牛青桐飞经跟她谈合作的事情了,希望将她引入自己的剧组,在他新近筹拍的一部电影中,饰演女二号。

    孙泽生正和张立打电话的时候,靳媛媛走了过来,她就站在孙泽生的面前,一双大眼睛不善地盯着孙泽生。

    原本按照她的意思,是想晾晾孙泽生,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谁知道这小子一点自觉都没有,就知道打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看他这意思,她要是一直不出现,他估计能够把手机的电池打没电了。

    靳媛媛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孙泽生耗着,无奈之下,只好重新出现,准备跟孙泽生好好谈谈。

    孙泽生让靳媛媛看的心里发毛,他连忙对张立说道:“我还有事,回头再给你打。”然后,他挂断了电话。“靳老师,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靳媛媛哼了一声,“你可真是懂得抓住时间呀口不愧是大老板,业务挺繁忙呀。”

    孙泽生讪讪一笑,“不是有句话说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生命吗?咱不能像鲁迅先生一样,像挤海绵里的水一样,挤时间,却也不能太让鲁迅先生专美于前不是?”

    “孙泽生,你行。我发现我说一句,你就有十句八句等着我。你理论水平挺高呀。”靳媛媛不无讥讽地说道。<,孙泽生向你报到,你有什么吩咐,请指示。”

    “进来。”靳媛媛转身进了办公室,她坐在办公桌后面,又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

    孙泽生挺直了腰杆,摆出了一副正襟危坐的姿态来。

    靳媛媛有些头疼,她的那些下属不管是谁在她面前就坐,差不多都跟孙泽生一样,不荀言笑,正襟危坐,但是这样的姿态放在孙泽生身上,她就知道一定有问题。这可以理解成为一种无声的抗议,也可以理解成为排斥、抗拒以及不肯合作。

    靳媛媛尝试着营造出来一种融洽的气氛,“孙泽生,冀南市的张士贵解决掉了没有?”

    孙泽生说道:“多谢靳老师的短信提醒,张士贵已经让冀省的打黑办给摧毁了,冀南市可以说是少了一害。我仅代表我本人,向你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光代表你自己吗?我还以为你要代表冀甫市九百多万人民向我表示感谢呢?”靳媛媛说道。

    孙泽生笑道:“我可不敢随便代表冀南市的九百万乡亲,别说代表他们了,我连我们家都不敢代表。”

    见孙泽生脸冇上露出了笑容,身体也不像刚才那样紧绷了,靳媛媛话锋一转,“说说,为什么会输给高文浩?”

    “靳老师,你搞错了?输的是高文浩,赢得是我们。”孙泽生说道。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不错,高文浩那一组输给你们那一组,但那是组与组之间的比拼,我说的是你的个人表现,为什么会差高文浩那么多?孙泽生,短期培训班开始前,你可不是向我保证的,你是说不会让我失望的,对?”

    靳媛媛一边说,一边紧盯着孙泽生,与此同时,她的办公室中有多个隐藏的高清摄像头、红外摄像头等多种专业级摄像头对准了孙泽生,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靳媛媛受过极其严格的微表情训练,而在另外一个房间,更是聚集着多个专业人士,准备从孙泽生的微表情、体温变化、声音波动等多个角度,对他进行实行的分析。

    可以说,靳媛媛这一决孤注一掷,在孙泽生身上下了血本,她身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孙泽生应该是隐瞒了些什么,但究竟是隐瞒了什么,她看不出来。所以,她不惜在她的职权范围内,调集来这么多的专业人士,对孙泽生进行实时监控分析,尝试着逮住孙泽生言行中露出来的破绽。

    孙泽生笑了笑,“靳老师,有句老话,你听说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我能够在外国语演讲大赛上获得冠军,不代表我一定具有语言方面的天赋。即便是退一步讲,这两者能够划等号,却也不代表我就有能力创造出来一门新语言。

    应用和创造,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和能力。我自然为我在这方面的创造能力是比较弱的,输给高文浩,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不过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很擅长团结人吗?

    我们那一组就是在我的组织、动员和领导下,才打败高文浩那一组的。从中你应该发现,我还是比较适合做官的,对不对?你们组要是缺这方面的人才,可以找我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