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60章 哭了

    至于赵弘图所说的,给他配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秘书,直接就让孙泽生忽略掉了,他身边的漂亮女生已经不少了,这就足够他头疼的了,他不想再弄一个过去凑热闹了,哪怕是打酱油的都不行。

    孙泽生又在赵弘图的办公室,跟赵弘图说了一会儿话,主要是探讨一下美想电器未来的发展问题。

    赵弘图说美想电器对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市场前景,严重估计不足,正在准备调整公司的发展战略,同时正在向有关部门,申请出口批文,准备把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打到国际市场去。

    孙泽生对美想电器董事会作出的这两项决定,都持相当的保留意见,出口到国外,赚外国人的钱,这个还好一些,最多就是有些cao之过急,但是对美想电器准备大幅度地扩大产能,他明确提出来了不赞成。

    “赵总,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市场容量是有限的,并不像你预估的那么乐观。

    它不像是电视、冰箱一样,会成为家庭必备的电器,对它有需求的家庭,还是比较小的。这个就像是市场的公平秤一样,一个市场有一台公平秤,就够了。不可能每个商铺,每个消费者都自备一台公平秤,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也是一样,它只要形成一定的规模,就会对往食品、化妆品等中掺杂有害物质的不良厂商,形成极大的制约,迫使他们不敢掺入有害的物质。

    这时候,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就会达到一个顶峰,之后市场对它的需求就会削减,如果我们那时候,产能太大的话,就会导致产能过大,开工不足,乃至亏损。

    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是不赞成大跃进地发展的,原来公司规划的三期建设,就挺好,按部就班来做,就可以了。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始终维持一个供小于求的局面,就会出现一个饥饿销售的局面,我们生产多少,市场就会吃下多少,我们想怎么涨价,就怎么涨价,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我们的利润。”

    赵弘图频频点头,但是显然没有把孙泽生的话放在心上。孙泽生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幸运地发明了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普通大学生而已,他不认为孙泽生对市场的预期,能够超过他旗下的团队。当然,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孙泽生的,毕竟孙泽生是第三大股东,并且在公司发展的重大问题上,有一票否决权。

    “孙副董,这是公司组织了大批的专家,经过了比较充分的论证之后,得出的结论。你虽然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是不是对市场的预期有点过于悲观了。我们把蛋糕做得更大,岂不是可以赚的更多?”赵弘图微笑着说道。

    孙泽生摇了摇头。

    赵弘图笑道:“对任何事情,有争议,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要对公司的前途考虑,快速地扩大公司的生产规模,是大家集体讨论出来的结果,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孙副董,你要是不动用你的一票否决权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少数服从多数,可以吗?”

    孙泽生再次摇了摇头,“算了,不跟你争了。你们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还有时间。”

    赵弘图一头雾水,“孙副董,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还有时间?”

    孙泽生呵呵一笑,他可没有兴趣向赵弘图去解释。

    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才刚刚上市,等到它发展到顶峰的时候,还有段时间,从现在开始,孙泽生将会随时关注着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市场的变化,争取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发展到顶峰的时候,将他手中的股份变现出去。

    这样,既可以在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发展的前期、中期,一直享受到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发展到红利,同时又能够在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衰落之前,狠狠地再捞上一笔。

    两头都不亏。

    当然,这样想法,是不能跟任何人明言的。何况,就算是说了,赵弘图也不会相信的。

    孙泽生站了起来,“好了,赵总,咱们今天就谈到这里。我得回家收拾收拾,晚上就得坐火车,返回燕京了。下一次,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见面。回头,你要是去燕京了,我请你吃饭。”

    赵弘图握住孙泽生的手,“晚上的时候,我去送送你。”

    孙泽生回到家,发现家里面有客人,是竟然是狄秋雯和殷仙儿母女俩。

    一见孙泽生回来,狄秋雯就激动不已地站了起来,“小孙,阿姨是专门来谢你。昨天,要不是你,我们家老殷的一条命就得交代了。还有,昨天晚上,张士贵一伙儿让jing察抓起来了,老殷说也是你找人给办的。小孙,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呢,这次又帮了我们殷家两个大忙,救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命呀。阿姨,阿姨……阿姨,给你跪下了。”

    狄秋雯说着,就要给孙泽生跪下。

    冯月英连忙拉住狄秋雯,“大妹子,你这是干什么?这都是小生应该做的,他总不能见死不救?你来,说一声谢谢,这就行了。你要是给他跪下,可不是折他的寿吗?”

    狄秋雯拉着狄秋雯的大手,“冯大姐,决定我接到电话,说我们家老殷自杀了。我差点死过去。老殷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要是死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办呀?昨天,可真是多亏了小孙呀。你跟孙大哥,养了个好儿子,天下第一等的好儿子。”

    冯月英笑的合不拢嘴,自己的儿子让人这么夸,她倍儿有面子,“我这个儿子是不错,懂事不说,去燕京上了两年学之后,也长本事了。不但发明了个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还写歌卖歌呢。对了,他还刚刚在燕京市的外国语演讲大赛中,夺得了冠军,证书都带回来了。”

    “是吗?”狄秋雯附和着冯月英。她看到女儿在哪里干巴巴地坐着,“仙儿,别跟个闷葫芦似得,你跟小孙又不陌生,都多少年的同学了。不知道给小孙说会儿话呀?去,跟小孙到隔壁屋坐会儿去,我跟你冯阿姨说会儿贴己的话。”

    殷仙儿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她这会儿最不想面对的就是孙泽生了。

    自己家的倒霉事,怎么全都让孙泽生给碰上了?让他碰上也就碰上了,偏偏每一次的化解,还都是孙泽生。一点都不夸张地讲,孙泽生对他们家来讲,就跟救世主似得。

    再想想以前他们俩的关系,两相对比,她怎么可能不觉得别扭,尴尬,抗拒。

    孙泽生倒是落落大方,“殷仙儿,走,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卧室。”

    孙泽生请殷仙儿到自己的卧室,又请她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了她旁边的桌子上。

    殷仙儿低着头,看着地,好像地上长出花儿了一样。

    两个人干巴巴地坐着,什么话都不说,那种感觉也挺别扭的。

    孙泽生呵呵一笑,没话找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殷仙儿倒是有问必答,“今天早晨,昨天晚上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住院了,我连夜往回来赶。等回来之后,我才知道我爸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孙泽生,谢谢你。”

    孙泽生哦了一声,“殷叔叔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爸爸没有什么事情了。医生说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殷仙儿又回道。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他愣是找不到下一句话,该怎么跟殷仙儿说。

    他认识的所有女孩子中,就属他和殷仙儿之间最富有戏剧xing。他占据的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单相思殷仙儿,那份痴缠、苦恋,搞得华夏农业大学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现在的他,对殷仙儿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又机缘巧合,接二连三地救了她。

    这份关系之错综复杂,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孙泽生能够感觉到殷仙儿对他的排斥和不喜欢,恰好他也对殷仙儿不感冒,所以早在一个多月前,两人就约定好了谁也不出现在谁的生活中,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但是偏偏这一次,他们俩又坐在了一个房间里,两人之间的直线距离,连一米都没有。如果化成其他任何一个人,孙泽生可以跟她有说有笑,甚至吵架都没有关系。但是殷仙儿不行,太过热情,会让人联想到不必要的误会,但是过于冷落殷仙儿的话,人家的妈妈就在隔壁,两人又做了那么多年的同学,冷落殷仙儿,就显得不像话,惹妈妈冯月英不高兴。

    这个分寸之难以拿捏,就算是孙泽生有两世为人的经验,也感觉到十分的棘手。

    殷仙儿一直低着头,如果孙泽生这会儿能够看到殷仙儿的眼睛的话,会发现她的眼圈已经红了。

    殷仙儿这会儿有一肚子的委屈,没有地方倾诉。

    爸爸自杀,差点没命,换那个做儿女的不后怕?特别是殷仙儿,又是个女生,还是个独生子女,家里就她一根苗,后怕的程度无疑是要加倍的。

    如果爸爸一死,家就散了。张士贵就会上他们家逼债,她就得嫁给张士贵那个傻儿子,成为他们父子俩的玩物、禁脔。这样的后果,让殷仙儿更加的后怕。

    这段时间,他们家还有他们家的殷氏企业,都特别的不顺,一件事挨着一件事,殷仙儿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些压力直到现在,还没有宣泄出来。

    另外,还有一件事,殷仙儿曾经在国庆节那天,去找徐云津借钱,希望徐云津能够借给她一千万,当时,徐云津的第一反应,就是拿着包就走。是薛林霞帮着她,拦住了徐云津,又向徐云津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徐云津才答应帮他一试。

    徐云津没有办法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就给她妈妈打电话,让她妈妈直接就给否决了。

    胡天琴说的很直接,也很无情。

    她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赚回来的,借钱不是不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借给殷氏企业这样前途渺茫的公司,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殷仙儿空口白牙,上下嘴唇一碰,就想借走一千万,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的面子了。她一个小小的在校大学生,用什么来担保这一千万资金的安全?难道用她那一身细皮嫩肉吗?

    徐云津没有敢把她**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给殷仙儿,换了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殷仙儿当时就面若死灰。

    徐云津是真的把她当成了姐妹,又主动说可以帮她再联系一下其他人。这一次,徐云津给荣晶莹打电话,荣晶莹一听说徐云津是要替殷仙儿借钱,马上就说没钱。

    荣晶莹是知道殷仙儿曾经对孙泽生的无情的,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借钱给她?可能吗?

    自以为已经是低声下气了,没想到求爷爷,告nainai,却是这样的结果,一分钱都没有借到。殷仙儿当时想死的心都有。

    这委屈一直郁结在心中,始终没有宣泄出来。

    这会儿,坐在孙泽生的卧室中,殷仙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或许是自己在孙泽生这里已经够丢脸的了,她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或许是孙泽生曾经是她最痴心的追求者,以前,她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珍稀的,但是当她此时此刻,想找个可以让她宣泄委屈的地方的时候,潜意识觉得这里是可以让她放心的,至少孙泽生不会伤害她。

    很快,经营的泪珠儿就从殷仙儿的眼眶中滑落出来,滴落在了地上。

    孙泽生吓了一跳,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哄殷仙儿,而是站起来就往外面走。“妈,狄阿姨,你们快点过来看看。殷仙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哭了。”

    冯月英一听,连忙站了起来,“你这孩子,是不是你欺负仙儿了?”

    孙泽生连忙叫屈道:“天地良心,我连碰都没有碰殷仙儿一个手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