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49章 跟她有什么关系

    “张立,我……”

    孙泽生刚要说话,张立的小手就捂住了他的嘴,“你什么都不要说。我明白,我懂。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就行了。”

    张立也是极聪明的女子,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荣晶莹也是喜欢孙泽生的,要不然,在昨天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不会突然当众亲了孙泽生一下。

    跟荣晶莹相比,她们俩的身材、样貌、年纪都在伯仲之间,差别几乎没有,可是比起家世来,她可能就远逊于荣晶莹了。她能做的,就是拿出她的如水柔情来,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融化孙泽生这块木头。

    反正,他们都还年轻,人生的路还长,不急于一时。

    孙泽生暗中苦笑不已,张立越是这样,他越是不知该如何处理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要是说他对张立没有好感,鬼都不相信。

    从他们俩一开始认识,张立对他就是坦诚相待,以心相待。当他卖歌给她的时候,她没有讨价还价,他开出什么条件,她答应什么条件。当他遇到一点麻烦的时候,她明确表示会竭尽全力支持。她从来没有要求他为她做点什么,而是她一直在帮助他。

    或许张立在为人处世上有功利化的se彩,但她是燕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是要混娱乐圈的,娱乐圈中的人有哪个不是想着成名?哪一个不想享受功成名就带来的好处?

    退一步讲就算不是混娱乐圈的,又有哪个甘愿平庸啊?谁不想逮住机会,发达起来?

    孙泽生不知该说什么他能做的就是拍了拍张立的纤背,然后和张立分开,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他再一次选择了当鸵鸟。

    张立聪明地没有在这个两人的感情问题上纠缠下去,她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孙泽生几乎没有多想,就冲了上去,这就说明他的心里是有她的,之后孙泽生更是为她出气,教训李馨雨这就更能说明问题了。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摆到明面上。有些事情,强行拆穿了,反倒不美了。

    张立看着孙泽生,“你跟刘姐谈的怎么样?刘姐算是我的前辈了,她是尝过成名的滋味的,越是这种人,越是渴望再一次地站在万众瞩目的中心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跟她谈的还算顺利,她同意以税后一百五十万的价格,从我这里买断一首歌。现在,她应该正在凑钱。”

    “一百五十万?好大一笔生意呀?孙泽生我居中介绍,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好处费呀?”张立笑道。

    孙泽生说道:“好啊,你想要多少,就算是全要走,我也给。”

    张立摇了摇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孙泽生的心又提了起来。

    张立凝视着孙泽生,“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不许讨厌我,不许不理我,不许把我从你的生活中驱逐走。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味,感觉你好像是要做什么坏事。”

    “讨厌,你。”张立娇嗔道,“你中国产电视剧的毒不轻。”

    难道有跟孙泽生独处的机会,张立喋喋不休地向孙泽生讲述着她参加迎国庆文艺汇演彩排时,所遇到的种种趣事。孙泽生很好地充当了一个听众的角se。

    两人正说话呢,孙泽生的手机响了,是刘颖打来的。“孙泽生,你在哪里?我把钱筹到了。”

    孙泽生估摸着刘颖不一定愿意让张立看到他们俩的交易,便起身朝着化妆间外面走,“刘姐,我马上就找你。”

    很快,孙泽生又跟刘颖见面了。刘颖让孙泽生把他的银行账号告诉她,然后用手机的电话银行功能,从自己的账户中,给孙泽生转了一百六十九万过去。

    收到银行发来的账户余额变动信息后,孙泽生把那个拷贝着新歌的优盘交给了刘颖。“刘姐,以后这首歌,跟我可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无论谁问你,你都不能说这首歌是我作词作曲的。”

    “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孙泽生,我不管这首歌是不是你作词作曲的,也不管这首歌是不是别人委托你卖的,反正这首歌姓刘了,你得遵守合同,按照咱们约定的条款办事,谁要是反悔,谁就得心甘情愿接受合同约定的惩罚。”

    有句话,刘颖没说,她不太相信这首歌是孙泽生作词作曲的,孙泽生是华夏农业大学的学生,又不是学音乐的,能够写出来一首爱意如chao,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再写出来一首不次于爱意如chao的歌?她甚至怀疑这首歌是孙泽生剽窃谁的作品。

    不过,这又怎么样?孙泽生剽窃不剽窃,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这首歌现在是她的了,有了这首歌,她就有了再次成名的希望。这是对她相当有利的事情,她才不会无聊地去充当什么正义使者,去刨根问底,甚至去调查孙泽生,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何况,她也仅仅是怀疑,却也不能完全排除这首歌是孙泽生创作的可能xing。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叫做天才,备不住孙泽生就是其中的一个。

    “刘姐,还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参加迎国庆文艺汇演的学生中,好像有人跟张立不太对付,刚才你不在的时候,一个叫李馨雨的,故意伸脚绊了张立一下,让张立岚了脚。”孙泽生说道。

    刘颖连忙问道:“严重不严重?张立还能参加明天的演出吗?”

    “我给她敷了药,问题应该不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她应该会参加明天的演出。从现在开始,到演出结束之前的这段时间,请你帮我照顾一下张立。如果有人欺负她,或者要对她不利,要是能帮着排解一下,就帮帮忙,要是你解决不了的,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口我会记得你的好的,下回你从我这里买歌的话,我给你算便宜点。”孙泽生许出了好处。

    刘颖点了点头,“我个帮你留意的。其实,就算是你不给我好处,我也会帮着张立的。不菁怎么说,张立都叫我一声‘刘姐,不是。”

    孙泽生重新回到演出大厅,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张立已经站在了舞台的zhong yang,正在按照导演的指示,进行着彩排。

    张立脚踝的淤肿还很严重,但是她却强忍着疼痛,努力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导演暗中点头不已,这个小姑娘还是很不错的,有股子不服输的犟劲。

    等到张立彩排完之后,导演说道:“张立,今天彩排的效果不错,你脚上有伤,今天就彩排到这里。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过来,到时候,我再看一下,能不能再跟你讲一些注意事项。”

    “谢谢导演。”张立在台上朝着导演鞠了一躬。

    张立一低头,衣服下垂,她胸前大片的雪白就露了出来。

    导演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小妮子真是太撩人了,只是搞不清楚她跟李司长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是忍着。

    孙泽生重新把张立搀扶到化妆间,然后在化妆间外面等着,等到张立把演出服换下来之后,他重新进到化妆间里面,蹲在了张立的面前,“来,我背你出去。”

    张立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早就想尝尝让你背着的滋味了。”趴在了孙泽生的背上,张立趴伏在孙泽生的耳朵旁,“是背着我,舒服,还是背着荣晶莹,你觉得更舒服?”

    孙泽生苦笑,荣晶莹和张立怎么都喜欢互相攀比呀?昨天荣晶莹就是,又是让他骑着自行车带她,又是假装亲吻他,两人倒是没有明争,却在暗斗。

    头疼!

    见孙泽生愁眉苦脸的样子,张立咯咯娇笑起来,两条纤细的藉臂紧紧地搂住了孙泽生的脖子,“我不要坐车回去,也不要坐地铁,你不是骑自行车过来了吗?就骑自行车,把我带回去。”

    孙泽生把张立背到国家大剧院外面存自行车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扶着张立坐在车后座上,然后骑上自行车,像头老黄牛一样,努力地蹬着脚蹬子,把张立送回到了燕京电影学院。

    张立本来想让孙泽生把她送回到女生宿舍楼上的,孙泽生却坚决不干,而是让张立给她的同学打电话,让她们下来接她。

    张立无奈,只好听孙泽生的,把同学叫了下来,让同学把她搀扶了上去。

    走到楼梯口,张立回头看着孙泽生,“我把演出票给你了,明天你可要记得去看我的表演。”

    孙泽生比划了一个pk的手势。

    等张立消失在楼梯口里面后,孙泽生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张立的几个女同学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他得赶快离开燕京电影学院这个是非之地,免得张立在学校的爱慕者过来,对他进行“围攻”。

    孙泽生骑上自行车,一溜烟地跑了。

    骑到门口的时候,孙泽生突然想起来燕京电影学院也是公司国庆进校园宣传推广活动的学校之一,不知道公司临时招募的那些学生推销员做的怎么样?星光系列化妆品是否像他预料的那样,大受欢迎呢?他得去看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