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03章 谁的背景更深

    小孙,别理陆镇东那小子,他学法律的,恨不得把刑法、民法炼制成一副战甲,穿在身上,好像谁总是要害他似得。”

    孔天顺表现的很像是个自来熟,对孙泽生无比的热情。

    “今天,你在局子里没有吃亏,但总归是进入过。走,哥哥带你去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晦气。”

    “这……孔大哥,明天就是一号了。我还得上学呢。”孙泽生不是不清楚这次的机会有多么难得,但是他并不想在开学的头一天,就给老师留下什么坏印象。

    挂不挂科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缺不缺课,老师点名的时候,在不在。

    “去,孙泽生。反正你现在回去,宿舍楼也锁上门了。你要是不想缺课,明天早晨早点回去就是了。”李开放笑着说道。

    话都说到了这种份儿上,他只能转身上了车,一共两辆车,除了李开放那辆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通用之外,在稍远处,还停着一辆凯迪拉克,那是陆镇东的车。

    “孔少,我对这片的洗浴城不熟,你们在前面带路。记住,咱们去正规的地方,那些有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咱们就不去了。”李开放在上车之前,叮嘱道。

    孔天顺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就和陆镇东一起上了另外一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了西北区公安分局。

    即便拥堵如燕京,到了午夜的时候,车流也会变小许多。两辆车的车速很快,不久之后,就到了一家洗浴中心,这是那种对外公开营业的那种,不是实行会员制的那种会所,装饰的很豪华,档次看起来很高。

    孔天顺直接把自己的jing官证拿了出来,朝着服务员亮了一下,“给我们安排两个按摩间。等会儿,再让你们这里最好的按摩师傅过来,给我们几个按摩一下。别安排那些乱猜八糟的东西,知道吗?”

    服务员连忙应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拿着jing官证来这里泡澡、按摩的,但是他明白这是明着拒绝se情服务的提醒,他要是昏了头,再推荐些异xing按摩、推油之类的服务,就是自己找苦头吃了。

    孙泽生还真想好好洗个澡,刚才在公共厕所和安顺义安排的打手拳来脚去,出了一身臭汗不说,身上多少沾惹了一些污秽之物,洗洗澡,可以让自己舒服一些。

    于是,孙泽生脱光了衣服,和李开放、孔天顺还有陆镇东三个人,坦诚相见,一起进了桑拿室洗桑拿,然后又一起到温泉室泡了一会儿温泉。

    这期间,孔天顺一直很热情地跟孙泽生攀谈着,偶尔也吹嘘一下自己的事迹,还说以后要是孙泽生有事,可以随时去找他。

    从温泉中出来,他们四个又一起朝着按摩间走去。这一次他们四个不再一起,孙泽生和李开放进了同一个按摩间,孔天顺和陆镇东则进了另外一个。

    让按摩师按摩了一会儿,孔天顺就把两个按摩师打发了出去,然后从按摩床上爬了起来,拿起了放在旁边桌子上的烟盒,抽了一根烟出来。

    “孔少,我真的有点搞不懂。那俩一个是大学的讲师,一个是在校的学生,大半夜的你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为他们的事情忙活,至于吗?他们有那么大的价值吗?”陆镇东伸手要了一支烟,也抽了起来。

    “你这就不懂了,这两个人无论是李开放,还是孙泽生,都不简单。”孔天顺猛地嘬了一口烟,眸子中闪烁的是一种叫做兴奋的光芒。

    “怎么个不简单法?孔少能跟我说说吗?”陆镇东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看他是个律师,在京城还有一定的名气,但是跟孔天顺手中握着的权势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之所以亲近孔天顺,也是冲着孔天顺在燕京公安系统的影响力而来的,而不是冲着孔天顺这个人。

    孔天顺穿着浴袍,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来,“也好,我这会儿心情好,就跟你说说这两个人。咱们先说李开放。他可不是普通的大学讲师,还是华夏农业大学的校团委书记。”

    说到这里,孔天顺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不往下说了,而是看着陆镇东。陆镇东想攀附他,他知道,但是他收不收他,还要看陆镇东有没有值得收服的资格。

    陆镇东的反应也不慢,“难道李开放是团|系的人?”

    “不错。李开放确实是团|系的人,我已经听到了风声,上面有人想把李开放调到青年团燕京市市委去做团市委副书记去,如果不去意外,过上一两年,他就能够扶正,成为团燕京市市委书记了,将来再进团zhong yang。只要他不笨,不犯原则xing错误,又懂得抓住机会,将来混个封疆大吏,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孔天顺把他对李开放的设想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看来李开放这个人也是有背景的人。”陆镇东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什么背景呀?我打听过了,就是他在党校培训的时候,恰好做了现在的团燕京市委书记江南的同学,江南觉得他不错,就把他引荐给了一位团系的大佬,然后才进入那位大佬的视线。这小子,就是走了狗屎运。”

    孔天顺有些愤愤不平地说着,他的话中多少有些吃不到葡萄葡萄酸的意味。

    陆镇东知道孔天顺有自己的伤心事,没敢接孔天顺的话茬儿,把戳到孔天顺的软肋上,他又问道:“那孙泽生呢?他难道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吗?”

    孔天顺脸上露出一丝难见的钦服之se,他说道:

    “孙泽生是普通,但他同样又不普通。李开放很在意他,看样子,是要把孙泽生发展成为他的得力助手,李开放要去团燕京市市委工作,没有一两个心腹之人,怎么能成?只是可惜孙泽生才刚刚要上大学,能帮到他的实在是有限。

    这孙泽生也算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了,又能未雨绸缪,你是不知道安顺义还有他带来的几个打手,让孙泽生给收拾成什么样子了。四个大汉,拿着砍刀钢管围攻他,竟然让他毫发无伤地脱了身,还把他们几个撂倒,这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吗?

    一想到这些,连我都有些服他,这小子将来绝对是个人物。”

    “将来是将来,类似孙泽生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其实不少。孔少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就看重他了吗?”

    陆镇东看似在刨根问底,实际上是在给陆镇东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睿智目光的机会。说的不好听点,陆镇东是在拐着弯拍孔天顺的马屁。这是一个优秀的幕僚必须掌握的基本功。

    孔天顺笑了笑,“我之所以肯帮孙泽生,只有一小半的原因是冲着李开放去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打听到了孙泽生手中有枪。”

    “枪?”陆镇东悚然一惊,像孙泽生这么年轻的人,公然持有枪械,不是违法持有,就是背景极其深厚。

    “不是火药枪,是催泪枪。”孔天顺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陆镇东松了一口气,催泪枪和火药枪虽然都带一个“枪”字,但是两者的xing质可是天差地别的,不能混为一谈。“孔少,就算是催泪枪,也不简单呀。”

    孔天顺点了点头,“我在得知孙泽生持有催泪枪的时候,就多嘴问了一句,问他有没有持枪证?持枪证又是谁给办的?结果你猜怎么着?”

    陆镇东连忙凑渠道:“我猜不着。孔少,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我可不像孔少你这么聪明。”

    孔天顺呵呵一笑,“我就知道你猜不着。那孙泽生手中的持枪证是荣家小公主身边的保镖替她办的。”

    “荣家?”陆镇东这次是真真正正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候,在另外一间按摩间。

    李开放主动向孙泽生介绍着孔天顺的一些情况。

    “孔天顺这个人背景不小,他爹是燕京市公安局局党委书记孔翰。孔翰曾经想重点培养一下孔天顺,前些年,把孔天顺安排到华夏人民公安大学深造,出来之后,把他塞到了津门市公安局做刑jing。

    别看做刑jing危险,但是容易出成绩,再加上上面有人罩着,升的也快。可是孔天顺这个家伙不争气,有好几个大案要案,都是在他这里捅了篓子,最严重的一次,还连累了两位同事殉职。

    孔翰一看不行,再让孔天顺在刑jing队呆着,不知道还得捅多大篓子出来,到时候,别说提拔他了,就算想保住身上的那身jing服,都不容易。

    于是,孔翰又动用关系,把孔天顺调到了燕京市公安局的后勤部门,专门负责jing服、jing械等的采购,这可是个肥差,孔天顺暗中弄了不少钱。”

    这会儿孔天顺没有在场,要是在的话,非吓得不举不可,李开放对他的了解,实在是太深入太详细了。这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