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102章 没你事了

    一名特jing让孙泽生趴在车上,然后上前,从他身上,把催泪枪和催泪枪的持枪证全都搜了出来,然后递给了那名头头,“队长,这证是真的,而且刚刚签发没几天。”

    孙泽生又喊道:“jing察同志,我这里还有一份证据。刚才我问那个带着口罩的家伙,为什么要派人砍杀我,他还叫嚣着要让我当心点,说还要把我碎尸万段。我用手机把他的话都录下来了,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听一听。”

    那名特jing又把孙泽生的手机搜了出来,找到了那段录音,按下了播放键,里面果然传出来了孙泽生和安顺义的对话。

    几名jing察又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安顺义。

    被人打成这样不说,还留下了对己如此不利的证据。人要究竟要笨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傻缺成这样呀?

    那名队长摆了摆手,“把人全都带回去,那些物证什么的都不要落下,一起带回去。”

    也许是孙泽生拿出来的持枪证的关系,这几名jing察对他都还算客气,没有给他带手铐,而是客客气气地请他上了车。

    jing车一路呜呜叫着,把孙泽生还有安顺义等人带到了西北区公安分局。在询问室,一男一女两名jing察开始给孙泽生录笔录。

    “小子,看你的样子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下手这么狠。刚才,我们有位有经验的老同志给被你打伤的几位,验了验伤,五个骨头被打折,还有一个耳朵被打聋,头颅骨被打出来了几条缝。你就算是有再多的理由,也逃脱不了一个故意伤害的罪名。怎么样,老老实实交代问题?你为什么对他们下这么重的手?是打击报复,还是泄私愤呢?”

    那名男jing察一上来,就开始给孙泽生扣帽子。很多jing察审讯、录口供都喜欢用这种套路,到不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孙泽生神se很平静,“jing察同志,我才是受害者。我一个在校的学生,在京无亲无故的,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唯恐一不小心,让那条地头蛇欺负一下,哪敢与人生事呀?”

    “少在这里油嘴滑舌的,你是受害者,那你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躺下的都是别人?你有一点受害者的样子吗?”那名男jing察用手指戳着桌子,说道。

    “jing察同志,我真的是受害者。这场灾祸,简直就是从天而降,要不是我事先有所准备,说不定,我现在已经进了那家医院的太平间了。”孙泽生悄无声息地把谈话的节奏往自己希望的方向扭转。

    “你为什么要事先准备?”那名男jing察果然入瓮,顺着孙泽生的话问道。

    他的问题印证了孙泽生的猜测,这名jing察只是例行公事询问,并没有收到什么要整孙泽生的指示。

    孙泽生暗中松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必要,他真的不愿意跟公安局这样的强力机构发生冲突。jing察系统真要是有人惦记上你,想给你找茬,实在是太容易了,尤其是他现在在京城没有什么根基,就更容易让jing察抓住小辫子。

    这年头,冤假错案,刑讯逼供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

    孙泽生顺着那名男jing察的话头,“我当然得有准备了,要不然我早就横尸街头了。jing察同志,不知道你们最近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很火的新闻,安俊毅欺世盗名,让人拆穿那件事。不瞒你们,我就是当事人,拆穿安俊毅、安顺义叔侄俩真面目的就是我。”

    随后,孙泽生就把事情的经过,包括安顺义是怎么打电话威胁他,他又是如何未雨绸缪,买棒球棒护身,荣晶莹又是怎么给他送来防弹衣、防弹头盔还有催泪枪的经过,全都详细地说了出来。

    一男一女两名jing察听的一愣一愣的,感觉像是在听评书一样。

    就在笔录快要录完的时候,有人敲响了询问室的门。

    那名男jing察起身把门打开,就见门外站着一位满脸威严的jing督。他连忙立正、敬礼,“局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jing察局长挥了挥手,“小孙同学在里面?你们没有委屈他?”

    “小孙?”那名男jing察一愣,但马上反应了过来,“孙泽生同学就在里面,我们正在给他录笔录。”

    “这就好。”jing察局长明显松了一口气,他迈步进了询问室,热情洋溢地握住了孙泽生的手,“小孙同学,我们西北区公安分局要感谢你呀。你这次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们一直怀疑安俊毅这个人涉嫌组织并领导黑社会xing质组织,但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这次,你勇斗安顺义带来的几个打手,完全是正当防卫,还帮助我们取得了最直接的证据,有功无过呀。”

    “局长,这……”那名男jing察还想表达一下他的看法。

    jing察局长回头瞪了他一眼,“我说的有错吗?小孙同学难道不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吗?当时他一个人对六个彪形大汉,对方还手持砍刀、钢管、钉了钉子的棒球棒,他要是不积极开展自救,难道还等着让安顺义带着人把他打死吗?”

    那名男jing察一缩脖子,“是,局长,是我欠考虑了。”

    jing察局长重新把视线转到孙泽生的身上,“小孙同学,没你事了。你可以走了。等会儿,你走的时候,到门岗那里,把你的催泪枪还有持枪证一起领走。我多嘴提醒你一句,催泪枪是一种软杀伤力武器,如果没有必要,请勿轻易使用。”

    “我知道了。”孙泽生忙道。

    jing察局长朝着那名女jing察招了招手,“你送小孙同学出去。”

    于是,孙泽生在那名女jing察的陪同下,一起出了询问室,朝着西北区公安分局的大门外走去。

    “局长,就这样让孙泽生走了?他的催泪枪的来源,持枪证什么的,难道不用查查吗?这可是个安全隐患。”那名男jing察老成持重地说道。

    “安全隐患个屁。你知道孙泽生的吃签证是谁给办的吗?不知道,就少在这里卖弄你那点办案经验。孙泽生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但是他身后的人非同小可,就连我都得罪不起。

    你也是老刑jing了,别总把目光盯在孙泽生的身上,去,给我去审问安顺义那帮子人去。

    这可是个大案子,nainai的,安俊毅这个欺世盗名的东西,敢在我的辖区内,兴风作浪,不把他连根拔掉,以后不是随便哪只小猫小狗,都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jing察局长神se有些愤愤不平,显然不仅仅是对安俊毅没有好感的问题,应该还有别的事情。那名男jing察很聪明地没有多嘴询问,免得再让局长尅一顿。

    孙泽生在那名女jing察的陪同下,在门岗那里取了自己的催泪枪、持枪证,防弹衣、防弹头盔,还有棒球棒、运动包等物。

    他刚要走,那名女jing察拦住了他,“你真的是爱意如chao那首歌的词曲作者?我超喜欢那首歌,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非常乐意。”孙泽生笑着应了下来,他拿着女jing察递给他的笔,在女jing察递给他的本子上签下了他的名字。“有件事,还想麻烦jing察姐姐你一下。我还是个学生,学业为重,不想平静的生活被打破,还请jing察姐姐能够替我保密。”

    那名女jing察连连点头,“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孙泽生从西北区公安分局中走出来,刚要打一辆出租车,就听到有人在按喇叭。昏黄的路灯下,一辆小汽车停在路边,李开放和另外两个同样是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起朝着他走了过来。

    “李老师,大半夜的麻烦你,真是抱歉了。”孙泽生冲着李开放,用一种带着感激的语气说道。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孔天顺孔公子,他爸爸是燕京市公安局的局党委书记,这次能把你这么快从jing局里面捞出来,不是我的功劳,是他。旁边那位,是我跟孔公子共同的好朋友,被誉为燕京律师界未来之星的陆镇东陆大律师,刚才跟西北区分局进行交涉的,主要就是他了。”

    孙泽生心中一动,他一直想寻找接触到官面上的人,积累他在官场上人脉。这个孔天顺是个名副其实的官|二代,他爹是燕京市公安局的局党委书记,这可是仅次于公安局长的实权人物,按照常理说,很有可能要做公安局长的大人物,跟他交好,可以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孙泽生等李开放介绍完,连忙伸出了手。

    孔天顺呵呵一笑,把自己手伸了出来,和孙泽生的手握在了一起,“多少年了,没有见过你这么行事果决的小兄弟了。我刚才看了安顺义他们几个的惨象,看着真是过瘾呢,解气。男人嘛,做事就得像你这样,该硬就得硬,该狠就得狠,要不然,谁都可以把你当软柿子捏。”

    相比起孔天顺的热情,陆镇东的目光中充满了狐疑和审视,他没有任何要和孙泽生握手的意思,只是冲着孙泽生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