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86章 身败名裂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包养……

    ※

    租金的多寡是谈判的核心问题,定下了租金的额度,后面的事情就比较好cao作了。

    如何将租赁合同详细化,条文化,这些都是宋嘉依的专长,再加上有殷学宸相帮,后面的谈判就比较顺利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租赁合同就正式签字生效了。

    虽然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还没有注册下来,但是这并不妨碍孙泽生用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的名义跟亚美ri化厂签合同,反正亚美ri化厂现在只认钱,只要孙泽生不安排人在这里生产违禁品,随便他用什么名义,他们都不在乎。

    何况,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正在注册中,审批下来,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的事情。

    合同签完后,孙泽生又请亚美ri化厂的人,还有殷学宸、宋嘉依一起吃饭。宋嘉依明显对一起吃饭有排斥心理,但还是勉为其难地陪着孙泽生去了。

    在饭桌上,李厂长他们除了吹嘘一下自己的光荣历史之上,其他方面倒还规矩,没有提出什么非分的请求。

    不过在李厂长席间上厕所的时候,孙泽生还是悄悄地跟了过去,塞了一个五千块钱的红包给他。

    李厂长略微推辞了一下,也就笑纳了。他还向孙泽生拍着胸脯保证会确保那个车间水电畅通,不会让工人给孙泽生添麻烦。

    吃完饭后,李厂长他们各回各家,孙泽生把他们送走后,又向殷学宸告辞。

    “殷叔叔,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的话,我不能顺利地把车间租下来。”孙泽生一再地向殷学宸表示感谢。

    殷学宸呵呵一笑,“小孙,你说这些话可就见外了。你对我们家有救命之恩,先是救了仙儿,后来有救了我。帮你这点小事,乃是理所应当。以后,你把厂子开到了这里,跟我设在燕京的分公司离得不是太远,咱们以后可要经常走动。你是个很有头脑,很有想法,也很有闯劲的孩子,以后你还要多帮衬、扶持一下叔叔的公司。”

    “好,殷叔叔,扶持就说不上了。咱们还是互相帮助,互相进步。”殷学宸总体给他的感觉,一直是不错的。孙泽生对他的观感,要远远地好于对殷仙儿的观感。

    殷学宸暗喜,自己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他知道现在还不是细谈这些的时候,双方的交情还浅,再培养一段时间,再深谈,也不迟。

    孙泽生又坐上宋嘉依的车,由宋嘉依把他送回到了学校。

    “宋姐,我昨天跟你说的那几件事,你要抓紧时间办。我们要力争在公司的营业执照发下来之后,就能够开工生产,把产品推向市场。”

    宋嘉依点了点头,“我会尽力的,孙总。”

    转眼,过去了几天。

    在这几天里,宋嘉依一再在为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的事情四处奔波,什么申请专利,注册商标,招募员工,寻找原材料产地等等,整天忙得脚不沾地。

    在她的辛苦cao持下,未来之光(华夏)有限公司的各项工作得以顺利地往前推进。

    反观安俊毅、安顺义叔侄俩,这几天却是焦头烂额,已经先后有多个为他们服务的枪手反水了,向媒体揭发了他们欺世盗名、可劲儿盘剥枪手的劣行。

    安俊毅算是彻底的身败名裂,跟他们叔侄有合作关系的唱片公司、歌手等,纷纷发表公开声明,谴责安俊毅的行为,并宣称和他们断绝一切业务上的来往。

    燕京市工商局也行动了起来,对千度娱乐文化传媒公司进行了查封。燕京市西北区地税局也闻风而动,要对千度娱乐文化传媒公司的所有账目进行核查。

    在这里面,有两个人对安俊毅身败名裂,喜笑颜开或者说是乐见其成。

    这两人一个是徐云津,一个是张立。

    徐云津已经跟孙泽生、张立说好了,要把爱意如chao那首歌做为她拍摄电影的主题曲。她有意地把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引起了几家媒体的关注,还专门上门采访了她一次。

    张立那边,在孙泽生爆料出去后不久,就有人爆料说她是爱意如chao的原唱,张立要练歌,总不能一直背着人,让人听去了,很正常。

    马上就有媒体上门求证,张立落落大方地承认了。顿时,有更多的媒体找上门,争着抢着要采访张立,他们最希望的还是能够从张立口中获知爱意如chao这首歌的原作者是谁?在娱乐圈二十多年屹立不倒的安俊毅究竟是得罪了何方神圣,才落得今ri身败名裂的下场。

    张立恪守着她对孙泽生的承诺,任凭记者们如何盘问,她都没有吐露出孙泽生的真实姓名。但是除此之外,张立对媒体记者们的提问,基本上是有问必答。

    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宣传她的机会,她要是不懂得抓住,就太逊了。

    另外一个知道事情始末的就是林玉英了,张立和徐云津一起联袂跟她谈了一次,在身败名裂和保守秘密之间,林玉英选择了后者,她现在都快恨死安俊毅、安顺义这对脓包叔侄了,以前在寻找枪手这件事上,他们叔侄俩从来没有捅过篓子,但是为什么却打出了一手的臭牌。连累她在张立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林玉英根本就不敢拿“不许上迎国庆文艺汇演”来要挟张立,张立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她可不行,她有家庭,有事业,年纪也不算小了,一旦跟张立玩鱼死网破,她承受不起,更输不起。

    孙泽生偶尔会上上网,关注一下安俊毅事件的进展,其他时间,他都在安心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再有两天,华夏农业大学外国语演讲大赛的校内筛选就要开始了,他把重心都放在了这件事上。

    29号这一天,晚上,孙泽生正在伏案整理他的演讲稿,他的手机响了。

    孙泽生也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下了接听键。“谁呀?”

    “孙泽生,你真是好歹毒的心肠。我只是欣赏你的才华,想跟你签个合同,大家合作一下,我得名,你得利,对大家都有好处。没想到你却做得这么毒,让我身败名裂。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今天的成就,付出了多少心血,做了多少努力,费了多大的jing力呀?”

    感谢北龙神话的打赏,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