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60章 朋友又不能当饭吃

    第060章朋友又不能当饭吃

    今天三更,大家多给几张推荐票呀。谢谢。

    ※

    徐云津远远不像她在咖啡馆变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她坐上出租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了手机,熟练地调出来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电话刚刚接通,还没有等那边说话,徐云津已经劈头盖脸地质问道:“马鹏宇,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徐云津是个白痴呀?好糊弄,是不是?”

    马鹏宇是燕京电影学院编剧系的一名学生,是徐云津约稿的所谓“朋友”之一,她在咖啡馆中看到的第一个用彩纸蒙住了编剧姓名的剧本,就是出自他之手。

    徐云津在向他约稿的时候,马鹏宇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把最好的剧本给她,前几天,他把剧本给她的时候,还专门重复了一遍。

    谁知道这才过去多久,徐云津就挨了一闷棍。她有一种被欺骗和背叛的感觉。她自问对马鹏宇等人还是不错的,平时很注意维持彼此的关系,而且她从马鹏宇他们那里约稿,也不是无偿的,都是给了钱的。

    “徐云津,你说什么呢?”马鹏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头雾水地反问道。

    “你装什么糊涂?我说的是剧本。为什么你给丁书隶的剧本,质量比给我的好?”徐云津质问道。

    马鹏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就实话实说。不错,我确实把自认为好的剧本给了丁书隶,那是因为丁书隶出的价高,比你大方。徐云津,现在是金钱社会,一切向钱看,我也要吃饭,要挣钱养活自己,理想跟我没有什么关系,谁给的钱多我就卖给谁。”

    徐云津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混蛋,你骗我。你怎么可以骗我,我们俩不是一直是朋友吗?”

    “朋友又不能当饭吃。对不起了,谁让你那么抠门呢。”马鹏宇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徐云津无力地靠在了出租车后座的靠背上,她不想再去打电话给其他几个编剧系的“朋友”求证了,他们的回答肯定是和马鹏宇大同小异。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嫌钱少,为什么不跟我说?”一股深深地无力感席卷了她的身心。

    出租车司机一直在注意着徐云津,“姑娘,你没事?”

    “我没事,师傅,你专心开车。”

    徐云津清澈的眼眸隔着车窗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想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局。不知为何,孙泽生的形象突然闯入到了她的脑海之中。

    徐云津咬了咬后槽牙,她本来还在打算抻抻孙泽生,但是孙泽生实在是可恶,不肯主动松口不说,甚至连电话也不给她打一个,如果不是孙泽生,她今天怎么会让丁书隶在她的面前耍威风?

    奈何形势比人强,丁书隶有一句话没说错,时间不等人,现在她再着手寻找新的剧本,时间不够用了。除非是她的运气极好,能够碰到一个质量上乘的现成剧本,但是这种好事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碰上的。

    何况,所谓的质量上乘只是相对而言,跟孙泽生讲的那个故事相比,上乘也变成了下乘。如果把孙泽生的那个故事比喻成珠玉的话,马鹏宇等人的剧本就是木牍了,两者高下立判。

    让徐云津拿着马鹏宇等人的剧本去拍电影,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专心拍摄。

    想到这里,徐云津的眼睛有些发热。她重新把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荣晶莹的电话,“小晶,我让人欺负了。”

    “谁?快说是谁敢欺负我们姐妹?我马上去找几个人削他。”荣晶莹的话半真半假,她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这个闺蜜的,徐云津不去欺负人,别人就要烧高香了。

    “还能是谁?不就是孙泽生吗?我决定了让他宰一刀,从他手里把剧本买下来。我这里没有他的电话,你有啊,快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徐云津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要孙泽生的电话?”荣晶莹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小津,昨天晚上,我洗脚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到了洗脚盆里,等到我发现的时候,手机已经报销了,我存在里面的通讯录全都没了。这事,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你说。”

    徐云津尖叫一声,“你气死我了。你说你没事洗什么脚呀?荣晶莹,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事呀。我恨死你了,回头再找你算账。”

    出租车司机问道:“姑娘,你究竟要去什么地方?我总不能一直漫无目的地开车?雨下的这么大,路滑,你一直坐着,也不安全不是?”

    徐云津想了想,“师傅,去华夏农业大学。我要去找一个人。”

    “好嘞。”出租车司机得到了指示,在前面的路口掉转了车头,朝着华夏农业大学驶去。

    燕京电影学院距离华夏农业大学说不上远,很快,出租车就载着徐云津到了华夏农业大学的南大门。

    徐云津付了车资,从出租车上下来,撑开雨伞,朝着大门走去。不过当她走进华夏农业大学之后,却很茫然,华夏农业大学这么大,她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孙泽生?

    雨下的这么大,放眼望去,一个人影子都看不到,害得她想找个人打听一下,都不可得。

    不过徐云津还是想到了一个法子,她撑着雨伞,走向了校门口的jing卫室,她敲了敲jing卫室的门,“师傅,我跟你打听一下,孙泽生住在哪里呀?”

    “谁是孙泽生?他是学生还是教职工?要是学生的话,他是哪个系哪个班的?我们学校一共三个校区,你能够确定他是在这个校区的吗?”

    jing卫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就把徐云津砸晕了,她这会儿才蓦然发现她对孙泽生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以至于当她真正地需要用到他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他。

    “姑娘,很抱歉,我实在是帮不了你。”jing卫又道,“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到jing卫室外面,好吗?我们这里是不允许非工作人员入内的。”

    徐云津没有办法,只好从jing卫室中退了出来。她这会儿有点失神,今天她受到的打击可以说是一连串的,做什么都不顺。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刮来,直接就把她的雨伞掀了个底儿朝天。徐云津一个没抓住,狂风卷着雨伞飞出去老远。

    没有了雨伞遮挡,暴雨一下子就把徐云津浇了个透心凉,全身都湿透了。

    徐云津小跑着过去把雨伞捡了起来,当她把雨伞抓在手中的时候,一股莫大的委屈突然涌了出来,席卷了她的整个身心,她蹲在了地上,头伏在了膝盖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