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47章 谁的机会

    再一次申请了三江阁,不知道这周能不能通过申请,大家祝我好运。

    ※

    一想到剧本,徐云津马上就想到了孙泽生,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要给荣晶莹打电话。

    孙泽生的手机号码,徐云津没有往她的手机里面存,当时,在火车上,孙泽生报他的手机号的时候,她也没有往心里面记。

    要不是荣晶莹觉得孙泽生这个人不错,将其号码存了起来,说不定,前两天她想对孙泽生施展美人计,都没有机会。

    只是徐云津用手机的快捷键,把通话记录调出来,刚要给荣晶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孙泽生的手机号码的时候,孙泽生那张可恶的笑脸猛地从徐云津脑海中划过。

    一想到孙泽生,徐云津就想到孙泽生开出的五十万的天价。

    五十万!

    姑nainai从三岁开始攒压岁钱和零花钱,攒了十七年,才攒了一百多万的私房钱,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想要走三分之一还多,抢银行都没有你快。

    我还就不信了,离开张屠户,我就只能吃带毛的猪肉了。

    在开学之前,我一定能够找到比你的那个剧本更好的电影剧本,离开你,我照样能够闯出一番名堂来。

    想到这里,徐云津哼了一声,把手机收了起来。

    孙泽生,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徐云津不知道她这个赌气不给荣晶莹打电话、索要孙泽生电话号码的举动,事后给她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和徐云津一样,张立这会儿也得到了一个消息,学院今年打算举办一场迎接国庆的演出,在国庆节期间,在燕京展览馆剧院,进行公开演出。

    燕京电影学院做为国内唯一一所以电影专业为主的高等院校,每年这样的演出都不少。

    让张立比较在意的是今年的迎国庆演出,是燕京电影学院和zhong yang戏剧学院、燕京舞蹈学院、华夏戏曲学院、华夏音乐学院等多所高校联合举办,规模搞得很大。

    更重要的一点,是张立听到了传闻,说今年的迎国庆表演,跟往年最不一样的地方,还不是规模大,而是有两位国内知名的导演答应要过来为他们即将拍摄的影片,选角。

    能否在国庆演出中,有jing彩的演出,很有可能成为决定能否被那两位导演选中的决定xing因素。

    这样的传闻,张立听了之后,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她既然选择成为了燕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专业的一名学生,那么她自然就渴望着功成名就的那一刻。

    只是想在演艺圈混出名堂来,实在是太难了。

    没有一个快速通道出现的话,也许她在演艺圈挣扎一辈子,到头来,都只能是一个龙套,好一点,成为三流演员,永远都是在大银幕,小屏幕上,给那些大明星充当配角,挣一份养家糊口的辛苦钱。

    张立自家知道自家事,她的外形太过令人惊艳,这样一来,容易带来两个后果,一个是人们常常注重她的外在的容貌,忽略了她的演技,另外一个就是很容易会有人意图染指她的身体,或是希望能够与她chun风一度,或是将其做为禁脔,好一点的不过是养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

    张立不知道自己的清白身子还能够保住多久,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她自然是希望越久越好。可是当她的清白之躯和参与电影拍摄的机会不能同时保住的时候,张立陷入到了为难的境地。

    张立甚至都不敢跟她的导师商量,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疑心生暗鬼,她总是觉得导师看她的眼神,有些赤|裸|裸,恨不得剥光了她的衣服。

    她也不敢去跟同班、同宿舍的同学商量,同班的男生也很有几个觊觎她的美se的,有意无意在她的面前,讲令人难堪的黄se笑话,对她进行xing挑逗、xing暗示,而女同学则是嫉妒她的美貌,冷嘲热讽,时而有之。

    在电影学院,张立也就只有徐云津一个人,勉强可以说成是不错的朋友。除了徐云津之外,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商量的人了。

    只是要去跟徐云津商量,张立就想起了徐云津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徐云津还在为电影剧本的事情发愁,她此时去问徐云津,徐云津估计很难能够静下心来,帮她出主意。

    没来由的,张立想到了孙泽生。

    不可否认,昨天只是她和孙泽生第一次见面,两人之间一共也就相处了半天左右的时间,但是孙泽生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们一路上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都是孙泽生挺身而出,帮她们化解各种困难,尤其是孙泽生给她讲述的那个故事,她直到现在,都是记忆深刻。

    那样一个优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如果不是一个情感细腻、拥有丰富人生阅历的人,是很难撰写出来的。

    再想到她跟孙泽生相处下来的小半天时间里,她从来没有从孙泽生的眼眸中,看到一丝侵犯她、占有她的情|yu之光,张立突然觉得孙泽生或许是个不错的,可以商议的对象。

    或许还可以问问她,能不能在那个电影剧本之外,再为她量身打造一个短小jing悍的故事,让她在迎国庆演出中,绽放璀璨夺目的光彩,吸引那两个导演的注意力,为自己争取到难得的演出机会。

    想到这里,张立就想给孙泽生打电话,但是她突然想起来,她没有孙泽生的电话号码。

    她又想到给荣晶莹或者徐云津打电话,从她们那里索取孙泽生的电话号码,但是她的手指都按到了拨号键上,又收了回来。

    打电话,未免显得诚意不足。

    张立下了一个决定,亲自去华夏农业大学去找孙泽生,当面向孙泽生求教,跟他商议。

    孙泽生在茶室坐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在往宿舍走的路上,他就觉得身子有些酸疼,上午的时候,他又是爬长城,又是背着荣晶莹,下长城的坡道,能够坚持下来,就很不容易了。

    回到宿舍后,孙泽生简单地洗漱过之后,爬到了床上。躺在凉席上,孙泽生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身上酸麻的地方,重生之后的这具身体的素质还是差了些,自己有必要加强身体的锻炼。

    太祖有句话说得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不管是放在什么时候,都是正确的,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就算是有万千财富,也不过是给他人作嫁衣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