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19章 才女

    第019章才女

    悲催的没有推荐,伤不起呀,上周末好不容易攀上了分类新书榜的榜尾,结果昨天晚上,就被几个有推荐的新书挤下来了。我哭……

    欢迎大家对本书留下读者印象,如果有什么建议,或者发现本书有什么不足,欢迎在书评区留言。

    ※

    孙泽生笑了笑,笑容真诚而又诚恳。

    “各位叔叔,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不是亲叔叔,胜似亲叔叔,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几位叔叔觉得为难的。对于孔叔叔的两个问题,我可以给出明确的答复。

    如果新厂子财务上出现困难,需要用钱,我拿出来了,算是我借给新厂子的,我按照银行同档定期存款利率的三倍收取利息,不会让新厂子重新计算股权的。

    至于我要是有了小发明,交给新厂子来做,我会先把小发明申请专利,然后把专利特许给你们使用,你们给我专利使用费,就是了。

    多简单的事情,你们说是不是?”

    孙泽生对钱的问题看得很开,要不然,他就不会遵照父母的意思,把那四十万还给殷仙儿了。不过对技术,他就抓的很死了,只要核心技术在手,想赚多少钱,都是小意思。

    国际上很多企业,不搞生产,专门搞技术发明,申请专利,然后靠卖专利,照样活得很滋润。当然,孙泽生不是要走卖专利这条路。

    使用专利特许使用这一招,他就可以利用专利垄断优势,把新厂子牢牢地控制在手中,如果他想把新厂子的利润拿走一大部分,完全可以提高专利使用许可费用。没有必要非要采用重新分配股权的方式。

    何况,现在就谈这些,为期过早,新厂子还没有组建起来,还不具备生产能力,怎么着,也是一两个月后的事情了。

    即便是厂子组建起来后,孙泽生也不会急着把某项所谓的“小发明”交给新厂子,他还要暗中观察一段时间,确认新厂子符合他的各项心理期望值之后,他才会交付使用。

    当然,承诺不改变股权,孙泽生也是为了照顾孙文斌的情绪,一方面是不想让这一世的父亲为难,另外一方面,张海洋、孔长瑞等人能够在孙文斌辞职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着孙文斌一起离开和政棉纺机械厂这家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国有企业,就冲这一点,他们就应该有分享新工厂未来权益的资格。

    有了孙泽生的明确承诺,孔长瑞、张海洋等孙文斌的工友都放下心来,几个人开始讨论起来各自的投资额,还有未来新厂子该如何发展等问题来。

    孙泽生安静地坐在一旁听着,他暂时不打算过度插手新厂子的内部事务,他要给孙文斌一个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如果这一世的父亲真的有办工厂、经商等方面的能力的话,倒是能够帮他很大一个忙,替他分一下担子。

    如果孙文斌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也没有关系,最多就是把他刚赚回来的一百万亏掉,这点损失,他还承担得起。

    ※

    火车站候车大厅门外有个巨大的月台,上面砌着的大理石石板,经过长年累月的踩踏,早就看不出来原本的颜se,乌漆麻黑的。

    孙泽生拖着行李箱,踏上了曾经只有在他前世的怀旧电影中,才能够看到的非常原始的火车站。

    今天是8月15ri,孙泽生提前买的火车票上标注的发车时间就在今天早晨。

    还有半个月,孙泽生就要展开大三学年的生活了,他借口要到学校复习功课,顺便考察一下市场,征得父母的同意后,提前返校。至于新工厂的事情,孙泽生打算放手让父亲做,随便父亲折腾。

    火车站为了管理方便,在进站口,用不锈钢钢管焊接了几条进站通道,孙泽生跟着长长的人流,顺着通道,进入到了火车站中。

    进站口安置着一台在孙泽生看来非常原始的xshe线安检机,这是用来检测旅客携带的行李之中是否含有易燃、易爆等违禁物品的,趴在地上,又笨又重。孙泽生非常感兴趣地打量了一眼。

    孙泽生买的是动车的火车票,还有半个多小时,才检票进站。他持票上了二楼,朝左走,进了动车的候车大厅,找了个没人的椅子,坐了下来。

    候车大厅的椅子都是钢制的联排椅,一排能够坐好几个人。两排联排椅背靠背固定在一起,在中间,竖着一块一米四五高的广告牌子,将两排联排椅隔开。旅客坐下之后,这边的人看不到那边,那边的看不到这边,有一定的隐蔽xing。

    孙泽生坐下后,四处打量着候车大厅中的一切,他重点看的是那些广告牌子。这些广告牌子无处不在,除了联排椅上的,还有张贴在墙上的和承重柱上的,两三百平方米的候车大厅中就有数十块广告牌子。

    这些广告牌子宣传的商品主要是三大类,一类是白酒,一类是房地产,还有一类是通讯商,另外还有零星的化妆品、小食品的广告。

    孙泽生曾经是一个身价数十亿的商人,通过这些广告牌子,他马上就能够分析出来他现在所处的时代,一部分的商业环境。

    孙泽生是不甘于寂寞的,通过有限转让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他得到了公司三成的股权,外加一百五十万的资金。

    只是一百多万还没有听到响,就没了。股权,他又不可能转让出去,而想依靠这部分股权,获取分红,在最近几年是不现实的事情,新公司能够在一年之内形成生产能力,就不错了。

    毕竟新公司还要有关部门审批、建厂房、招聘培养工人、订购生产线、试生产、宣传、往市场上铺货等等,非常繁琐,也相当耗费时间。

    别说一百五十万,他已经用掉了一百四十万,就算是一分钱没花,这点钱,对他来讲,也显得很少。

    别的不说,在冀南市这样的一个地级市,随便开发一个楼盘,就得砸进去几个亿的资金。一百五十万砸进去,连一朵大一点的水花都漂不起来,在市中心,或许一套四居室的房子都买不到。

    而在京城,如果想在写字楼中买个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套房,做为办公场所,没有个两三百万,想都不要想,如果想位置好一点,在二环,三环附近,房价就不是翻番的问题了,而是要翻上几番。

    如果不买,而是选择在写字楼租赁办公的话,每月的租金也都不会是个小数目。

    孙泽生身上也就有二十五万多,这点钱,在京城很难折腾出来什么来。

    孙泽生急切地想寻找到切入点,既能够比较快地让他聚拢更多的原始资金,同是还能够不违法,又不引起那些资本大鳄,特别是太|子|党的注意。

    广告牌子能够提供的信息毕竟有限,孙泽生研究了一会儿后,就失去了兴趣。他背靠在联排椅的靠背上,闭目养起神来。

    候车大厅中有监控摄像头,他的天机星3000同样也有更加先进的监控、报jing功能,一旦有可疑人员接近,天机星3000就会自动分析判断,万一有人冲他下手,天机星3000会先提醒孙泽生。

    如果孙泽生不进行处理,天机星3000会默认孙泽生允许他进行防御xing攻击,会发出强电流脉冲,抑或者是小范围微型强磁场,极端的情况下,可以发出微型电磁炮,可以将接近孙泽生的可疑人员击伤,乃至直接人道毁灭。

    不过最通常的方式,还是诱使对方癫痫发作,心梗或者是急xing心脏病发作,这是相对来讲,可能比较小的会给天机星3000佩戴者带来麻烦的处理方式。

    只要有天机星3000在,孙泽生大体上是安全的,倒也不怕有人偷他的行李。

    其实,即便是行李丢了,也无所谓。拉杆箱里面装着的只是些替换的旧衣服,银行卡、学生证、火车票等重要的证件都是装在身上的。

    孙泽生刚迷上眼睛,就隐隐约约听到背后有两个女生在说话。两女的声音很脆,年纪应该都不是很大。

    “呀,我脸上的痘痘又冒出来了。我前几天刚刚花了一千五百多块买了一瓶祛痘霜,那个售货员明明跟我说能够除痘的,怎么不管用呀?”其中一个女孩子说道。

    “小晶,别听那些售货员的。买的没有卖的jing!他们为了把东西卖出去,能把扁的说成圆的,黑的说成白的。有一分功效,他们能够夸大到十成。”另外一个女孩子说道。

    那个叫小晶的女孩子叹了口气,“哪怕他们真的夸大到十成,只要有一分功效,也成呀。可是你看,我的脸上这么多的痘痘,一千五百多一瓶祛痘霜,一点用都没有。唉,这可怎么办呀?”

    “还惦记着你的校草呢?”另外一个女孩子娇笑道。

    那个小晶幽幽地叹了口气,“是呀,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小津,你是没有尝过哪种滋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一想到他,我就是百爪挠心,茶不思,饭不想,夜不寐呀。”<发sao的样子,都跟别人不一样,好像多久没有见过男人一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