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14章 最后条件

    下周没有推荐,就只能靠大家都支持了。大家一人一张推荐票,就能把本书送上分类新书榜了。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家帮着宣传一下本书,拜求大家了。

    ※

    磋商,没ri没夜的磋商!争执,脸红脖子粗的争执!辩论,唾沫星子横飞的辩论!

    这样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地在两家公司上映着,接连持续了几天,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孙泽生则是该吃吃,该睡睡。闲暇无事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谋划着下一个项目了。

    如果这次能够把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项目推销出去,那还好说一点。要是推销不出去,他手中可就只剩下十五万左右的资金了,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它们的价值,就是一个值得他好好琢磨的话题了。

    眼看着越来越临近要走的时间了,真美控股投资有限公司、连想投资有限公司一直都没有回信,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孙泽生都不抱希望了,准备再好好休息几天,就搭乘15号一大早的火车返京。就在这时,他等了几天的电话,总算是响了。

    “孙先生,你现在有时间吗?要是有的话,请带上你的身份证,银行卡,还有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以及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技术专利证书等等,到冀南宾馆来一趟。我们商量一下合作合约的事情。”打电话的是连想投资有限公司的欧阳飞翔。

    “你们打算采用哪种合作方式呀?”孙泽生问道。

    欧阳飞翔说道:“当然是合作开公司了,你是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开发者,我们一致认为你留在新公司中,对项目的后续开发是有利的。至于合作方式的具体详情,见了面再说。”

    “好,我马上到。”挂断电话,孙泽生握紧拳头,狠狠地挥舞了一下。

    有戏!

    孙泽生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冀南宾馆。到了之后,他才发现除了欧阳飞翔之外,赵弘图竟然也在。

    “你们怎么会凑到一起的?”孙泽生问道。

    欧阳飞翔和赵弘图相视大笑,“孙先生,我们考虑过了,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市场前景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xing,为了分摊市场风险,我们两家公司决定携手和你一起合作。连想投资有限公司、真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你一共三方,组建公司,共同来开发经营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你觉得如何?”

    对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这个项目,两家公司虽然都比较看好,却也都担心有市场风险,历史上叫好不叫座的工业项目、商业项目可是屡见不鲜。两家公司的高层觉得独自吞下这个项目,有相当的风险,于是,彼此主动接触,决定共同出资,一起来分摊市场风险。

    孙泽生耸了耸肩,“我没意见。”

    赵弘图指了指在场的另外一位西装男,“这是我们真美控股投资有限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汪铭义先生。我们三家进行合作的合约文本,就是请他起草的。孙先生,你先看一下。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咱们就签了。”

    汪铭义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但是他一身咄咄逼人的气质,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看样子,他应该是一名非常成功的专业律师。

    除了汪铭义之外,欧阳飞翔也带着他们的律师。

    孙泽生从汪铭义手中把合约文本接了过来,开始查看。

    合约的主要内容是两家公司和孙泽生一共三方合作组建公司,新组建的公司股权分三部分,真美控股投资有限公司占百分之四十三,连想投资有限公司占百分之四十二,留给孙泽生的只有百分之十五。

    在合约中,还约定孙泽生对公司的重大事务有一票否决权,享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认购股权的权力。

    至于什么是重大事务,在合约中,也有详细的约定,比方说公司向外进行专利许可、增减合作伙伴、上市融资等等,都在重大事务之列。

    此外,就是转让费的问题了。五百万,而且还是税前的。

    孙泽生一边看,一边用天机星3000把整个合约文本扫描了一遍,天机星3000中有法律文本辨识系统,可以根据现有的法律体系,甄别出来各种法律文本的有效xing以及可能存在的漏洞、陷阱等等。

    很快,天机星3000就得出结论,合约中并没有暗藏的漏洞或者陷阱。在这方面,真美控股投资有限公司、连想投资有限公司都还算地道。

    孙泽生把合约文本往桌子上一丢,闭上眼睛,想了想,重新睁开眼,字斟句酌地说道:“你们要求多占股份,这一点,我可以做出让步,但是转让费方面,税前五百万,太少了。我要在后面加个零,五千万,而且还得是税后的。只要你们答应,这个合约,我马上签字。”

    “孙先生,你要求的太……”欧阳飞翔说道。

    孙泽生没等欧阳飞翔把话说完,就摆了摆手,不给两人继续发言的机会。

    “这是我的底线,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要么税后五千万,要么还是给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二选一,你们要是不答应,这次合作就不存在了。

    对了,我刚才的条件还要再加上一条,ri后我如果能够提出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更优化解决方案,公司要提升我所占的股权比例,或者另付钱给我。”

    “好,孙先生,你等等,我们去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赵弘图说道。

    “我也去打个电话。”欧阳飞翔也道。

    ……

    一个多小时后,欧阳飞翔和赵弘图重新出现在孙泽生面前。两人的脸se都有点不太好看,显然打电话沟通之后的结果,跟他们俩努力追求的目标出现了不小的偏差。

    “孙先生,我们商量之后,决定按照你最初提出的方案组建公司,你还占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同时,还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转让费。”欧阳飞翔说道。

    “你在新公司的所占股权的比例扩大到了百分之三十,再要太多的技术转让费,就不合适了。其实,按照市场规则来讲,占了这么多的股份,一般就不再给技术转让费了。不过考虑到孙先生是在校的学生,家里条件不太好,可能需要钱改善一下生活,我们还是决定再给你一些钱,供你求学所用。税前一百万,怎么样?”赵弘图说道。

    按照华夏的有关法律规定,个人转让技术专利的,需要交纳个人所得税和营业税,两者相加,大概的税率是百分之二十点六二(20.62%),税前一百万,最后孙泽生拿到手不到八十万。

    孙泽生不是不懂市场规则,像这种以技术入股的方式进行合作,通常情况下,技术的拥有者或者开发者,确实很难在得到股份之后,再额外得到技术转让费。

    要不是为了增加创业资本,孙泽生也不会破坏市场规则,再额外要一笔技术转让费。不过既然你赵弘图说能够再给一笔“税前一百万”的技术转让费,再挖挖潜力,还是能够多要一点的。

    他掌握着家用有害物质检测仪的全套技术,扼住了新公司的技术喉咙,也是新公司最大的一个要害。这是他额外索要技术转让费的最大凭仗。

    至于数额多少,反倒是其次。他已经得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技术转让费不可能太多的。

    孙泽生摇了摇头,“税前一百太少,这样,我就再让一步,税后两百万。你们要是再还价,可就没意思了。”

    欧阳飞翔和赵弘图相互看了一眼,相互使了个眼se,“税后一百万。”

    “税后一百五十万,这是我的底线。”孙泽生又让了一步。

    他的底线跟两家风投公司提出来的合作方案相比,实际上等于用一百五十万资金,换了新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样的买卖,怎么算,怎么都不会吃亏。

    “好,成交。”欧阳飞翔和赵弘图都笑了,五十万对他们所代表的公司来讲,毛毛雨而已,但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于是在双方律师的见证下,合作的合约文本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孙泽生重新看了一遍,确认达到了他的要求后,就在合约上签了他的名字,摁了手印。

    欧阳飞翔和赵弘图则是签字盖章,双方的律师作为见证人,也在合约上签了字。

    几年之后,两人都是极为后悔在这个合约上签了字,那时候,新公司的股权的价值翻了好几番,区区一百五十万就想换百分之十五的股权,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后面再加两个零,都还嫌少。

    合约签好之后,欧阳飞翔和赵弘图各自代表他们的公司,往孙泽生的银行卡上各转了七十五万,然后又由两家各自开了一张税后七十五万的完税证明,以后税务部门要是找上门,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连想投资有限公司、真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由他们进行解释,不会说孙泽生偷税漏税。

    一百五十万落袋为安,孙泽生仅仅重生不到一个月,就拥有了将近两百万的身家。

    欧阳飞翔、赵弘图暗中打量孙泽生,希望从孙泽生身上看到一点兴奋的表情,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孙泽生表情很平淡,好像他刚刚收到的不是一百五十万,而是一两块钱。

    不,说一两块钱块钱,还有点夸张了,应该是一两毛钱,一两分钱。

    欧阳飞翔、赵弘图都是暗中点头,就凭这份喜怒不形于se的镇定工夫,孙泽生注定不会是池中之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