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03章 一刀换来四十万

    等到晚上过了十二点,还有一章,提前跟大家预定下一周的推荐票了。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一切形式的支持。

    ※

    “你如果是来说抱歉,或者道谢的话,我接受。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你请回。这里是医院,你在这里待着多有不便。”孙泽生直接就下了逐客令,殷仙儿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那里还会费时间跟她废话,有那个空闲,他还要好好为以后的道路琢磨一番。

    殷仙儿的脸颊泛起一丝chao红来,这是被孙泽生的不客气的逐客引出来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泛起的羞愤。

    “孙泽生,是这样的。你因为救我而住院,我爸妈还有我本人的意见是你住院期间的医疗费,都由我们家出,另外再适当补偿给你一些营养费。这是一张银行卡,以我的名字开得户头,密码是六个零,里面一共有二十万块钱。”

    孙泽生心中一动,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不单单是因为家里为了他住院而借的外债要还,还因为他要是打算做生意开公司,同样也需要一笔启动资金。靠家里肯定是不行得了,殷仙儿拿出来的这二十万,应该说很及时。

    不过孙泽生重生了一次,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他xing格的最深处,也有狠绝的一面,这种狠绝不单单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要不然他就不会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研制新式炸药,甘做人体炸弹,跟太|子|党程先生同归于尽了。

    “二十万?是你的清白只值二十万?还是你的安危只值二十万?或者是我的一条命只值二十万?”孙泽生语气很平淡,但句句诛心,就差说殷仙儿在打发叫花子了。

    殷仙儿再次一愣,她来之前,做过很多设想,不是没有想过孙泽生这边会有人嫌钱少,不过在她的设想中,嫌钱少的应该是孙泽生的父母或者爷爷nainai,抑或者其他关系跟孙泽生亲近的人,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孙泽生。她原以为孙泽生不但不会开口嫌钱少,甚至会碍于面子,主动推拒这笔钱。

    殷仙儿有点晕,难道以前孙泽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伪装,都是欺骗人的表象?贪财、爱财才是他的本xing?看来是看错人了,一个人的秉xing果然是不到关键的时候,不会轻易显露出来。

    “如果你嫌弃二十万少?那好,你就开个价。”墨镜后的美眸中闪过了一丝不耐烦,但是殷仙儿还是耐着xing子问道,不管怎么说,孙泽生为了救她,差点送命,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在这笔债没有还清之前,她都欠孙泽生的。

    “再加十万。”孙泽生想了想,开口道。

    他已经计划好了,二十万留在家中,除了还掉外债之外,还能剩下几万块钱,能够让冯月英夫妻喘口气,不用背负那么沉重的经济压力。

    剩下的十万,他要带走,作为他的启动资金。

    十万块钱,并不多,在国内随便一个三线城市买房子连首付都不够,买普通的好车能买半辆就不错了。不过有了这十万块钱,孙泽生就不用完全的白手起家,能够有一个马马虎虎地起点,夯下一个很潦草的基础,但是只要有了这个起点做基础,他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将一个公司发展壮大。

    殷仙儿第三次楞了一下,她原以为孙泽生会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却是虎头蛇尾,到头来,只要求加十万块钱。他是没有见过钱,幼稚地以为十万块钱是笔巨款?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需要这笔钱,来度过燃眉之急。

    殷仙儿没有深问,事实上她来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她又取出了一张卡,“这张卡里同样有二十万,连同刚才那张,一起给你,它们的密码都是六个零。孙泽生,记住,从今之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还有,请你记住,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小姐,还有这个。”从病房外面又进来一个黑衣人,这是个女保镖,她递给殷仙儿一个手提袋,袋子不是很大,鼓鼓囊囊的,里面应该有东西。

    殷仙儿顺手把手提袋放到了孙泽生的床头,“这是你救我那天,从你的书包里面掉出来的东西。现在,我把它还给你。孙泽生,我该走了,我祝你早ri康复。

    还有,我爸让我捎句话给你,如果大学毕业后,你找不到工作,可以找我爸,我爸会给你安排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的,年薪不会少于五万。就这样,我再次祝你早ri康复,全家快乐。”

    说完,殷仙儿在一男一女两个保镖的簇拥下,转身出了病房。

    走廊里响起了冯月英的声音,“你们是来看望小生的?这就走了?”

    “阿姨,我已经跟孙泽生说过话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殷仙儿简单地跟冯月英打了个招呼,就在一男一女两个保镖的保护下,扬长而去。

    冯月英看出来殷仙儿不是寻常人家的闺女,跟这种大富大贵的人打交道,她心里面也没有多少底气。目送殷仙儿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后,就回到了病房。

    “小生,刚才那位姑娘是谁呀?看起来挺有钱的样子。是你同学?”冯月英随意地问道。

    “妈,她叫殷仙儿,我就是为了救她,才叫人捅了一刀。你这次过来,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一共留下了四十万。”孙泽生前世家产上百亿,还真没有把四十万放在眼中,说的很是轻描淡写。

    不过四十万对冯月英来讲,绝对是一笔巨款了,“小生,施恩不图报。你怎么能够要人家钱呢?何况,还这么多?”

    孙泽生说道:“妈,什么叫做施恩不图报?为了救她,我的小命差点没了。一条命换四十万,多吗?你也别觉得要钱有什么丢人或者不好意思的,这年头不是有见义勇为奖金吗?我救她,总是见义勇为?得点奖金,有什么不应该的吗?这钱,咱拿着不咬手。咱们家也可以尽快把外债还上,你跟我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冯月英就是个普通的工人,文化程度不高,见孙泽生说的有点道理,就有些被说动,不过她还是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这事,我还是得跟你爸商量商量,我去给他打个电话。”

    工夫不大,冯月英从外面回来,“你爸说你救了你同学,并且替她挨了一刀,她负担咱们的住院费用,再给咱们点营养费,都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四十万实在是太多了,远远地超出了咱们应得的范畴,这钱拿着不舒坦。

    不过你爸还说了,咱们家现在情况特殊,急需用钱,这钱可以留下,不过要算是咱们借你那同学的。等以后咱们有了,再还给她。”

    “还还什么?难道把钱还给殷仙儿,再让人捅殷仙儿一刀吗?”孙泽生不能太理解冯月英夫妻的坚持,“算了,妈,你跟爸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等咱们将来有钱了,再还给她。只是这四十万,你们要给我十万,我有大用。”

    冯月英大惊,“小生,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现在还是学生,可不能大手大脚花钱,咱们家什么条件,你也知道,你就算是有钱买车,也养不起呀。还有,不要在学校给那些有钱的同学攀比,他们过他们的,咱们过咱们的。”

    见冯月英有长篇大论的趋势,孙泽生连连苦笑。

    “妈,我要钱,不是为了挥霍,是有大用。我在学校搞了点发明,想一边求学,一边创业,将发明产业化。这十万块就是我的创业基金,不是为了跟人攀比。这一点,我可以向太祖保证。还有,你们要是认为我还有点可取之处,就把这十万块给我,你们要是不给,我可要另外想办法了。”

    “妈给,妈给。”冯月英吓了一跳,还以为孙泽生要搞什么歪门邪道弄钱,“小生,咱们可不能做犯法的事情。妈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出点什么事,妈跟你爸可怎么办?”

    看着冯月英惊慌失措的样子,孙泽生于心不忍,便道:“妈,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我就算是想做坏事,也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呀。你们尽管把心放到肚子里,我绝对不会给你们添乱,以后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ri子的。”

    前世未能让父母好好享福,孙泽生决定这一世,一定要让冯月英夫妻过上好ri子。这也算是他占据了这具肉身之后,应该付出的代价。

    冯月英是请假过来的,到了下午,爷爷和nainai两位老人过来替他照看孙泽生。

    两位老人年纪大了,对孙泽生虽然疼爱,但是跟孙泽生存在着不小的代沟,换成是以前的孙泽生,肯定是露出什么不耐烦,但是现在的孙泽生懂得要珍惜眼前的一切,就想着法地跟爷爷nainai说话,逗他们开心。

    两位老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孙子如此交流过了,都没口价地说孙泽生长大了,懂事了。

    到了晚上,孙泽生的父亲孙文斌跟妻子冯月英一起过来。

    孙文斌在本市一家国有的机械厂上班,是个车工,每月活不少干,却挣不到什么钱。

    这种情况在全国都非常普遍,搞实业的干不过搞金融的,搞金融的干不过搞房地产的。这年头,有钱的都去炒房子、炒黄金、炒古董去了。真正能够创造社会附加值的产业,却半死不活,没多少人重视。

    孙文斌皮肤偏黑,浓眉大眼,颌下露出青se的胡渣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厚实的大山,值得依靠。事实上也是,孙文斌在工友们中间很有威望,大家有了大事小情,都愿意找他,他也乐于助人。

    不过对这个父亲,被取代的孙泽生是很怕的,大概是小时候,屁股被打的太多留下的后遗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