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四百零五章 重见天日

    马寿点头:“这话在理。”收好电子板,他转过身来第一次正式的上下打量着赵卓,鲜少有什么表情的扑克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怅然和恍惚,然后他点点头,郑重无比地伸出手对赵卓说道:“郑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寿,隶属联邦特派调查局第一组。奉命负责保障你的日常生活和人身安全。擅长:格斗,机甲,暗杀和做饭。”

    “哦。嗯?怎么有点奇怪啊……”

    “做饭?!”赵卓瞬间瞪圆了眼睛。

    “我的爱好,也是我最喜欢干的事情。想当初和你修叔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三人的伙食从来都是我做的。”脸上有着一丝缅怀,马寿轻笑着说道。

    赵卓愕然点头:“三个人?还有老任吗?”

    “嗯。那个时候,我们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当然,现在也是。”

    听了马寿的话,赵卓越发的好奇当年发生在马寿任轻裘李修刀三个人身上的事情了。哪怕不用亲身经历,只是看此时马寿的表情,也能想象那时候的三人是多么的快乐。然而时光荏苒,故人不在,那些终究还是化成了回忆,不能再回去的追忆。 “余先生,我们可以出发了。”不远处的街道边,负责接赵卓的那名田家下人朝着这边挥了挥手,将两人从各自的思绪之中唤醒过来。赵卓应了一声,回过头刚想和马寿道别,却发现对方早已经走了,只留下一个略显得寂寞的背影。

    因为没有过怎样深刻的友情,也没有过什么太要好的朋友,所以赵卓并不能理解马寿那个背影里蕴含着的味道。只是单纯的觉得此时此刻的马寿说不出的孤独。也许唯有酒,才能暂缓他这种情绪。而这个,就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了。他摇摇头,转身走向那名穿着黑西装的田家人员,上了早就守候在一旁的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缓缓启动,沿着宽阔的道路朝着田家庄园而去。

    因为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赵卓上车之后很快就睡着了。等到再睁眼的时候,轿车已经停在了田家庄园之内。

    伸着懒腰下了车,正对着车门的方向就是田家的后院。他扭头朝古堡那边看了一眼,举步朝花园走去。

    沿着那条通幽的竹林小径走着,前方不远处便隐约有人声传了过来。凝神细听之下,正是田琪和齐牙牙的声音。 “我已经派人去接他了。牙牙你就放心吧。”

    “嗯嗯。有琪琪你安排,我很放心。”

    “那是当然的。小叔昨晚亲口告诉我说他今天能出来,那他今天就肯定能出来。妈妈说七合区没有小叔办不到的事情。所以我们要相信他。哦,对了,你看你的燕尾蝶和我的小黑它们玩的多开心啊。不如就把它留下来在这里好了。你如果想它了,可以来这里看看它。我会给你准备好多好多好吃的的!”

    “嗯嗯。琪琪你真好!我也觉得要那蝴蝶没什么用。话说这个柠檬味的布丁真好吃啊。我能不能打包带回去几个。”

    “当然可以啦。还有这个牛角面包,也很好吃呢。你尝尝看。”

    “呀呀,居然有肉松在里面!真香啊……”

    耳边听着那逐渐清晰的对话声,赵卓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看,本来还飞扬着的眉眼这时候已经彻底垂吊下去,变的异常骇人。他一步一步重重的踩在青石铺就的地板上,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以保证自己待会儿发难的时候,不会太过狰狞可怕。

    齐牙牙这个白痴,简直是饿死鬼投胎,都什么时候了满脑子还想着吃!难道听不出来对方是在哄你上当的吗?区区几块面包就把你给收买了,能不能不要这么丢人啊!

    真是气死了!

    “我在外面受苦受难出生入死,你不但不想办法救我出去。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香喝辣!你……”一脸怒容的咒骂着,赵卓脚下不停,拐过竹林的最后一道小弯道,眼前的视野立刻就开阔起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草地中央的两个女孩。

    然后,他嘴里的那些更加恶毒的话便戛然而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愕和愤怒。

    正埋头苦吃的齐牙牙和正叽叽喳喳说话的田琪齐齐扭头朝着这边望了过来。这样一来,两人的状态也就更加清晰地落在赵卓眼里了。

    齐牙牙的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左眼甚至还有包扎过的痕迹。整个人虽然梳洗过了,但任谁都能看出她的疲倦和狼狈。她的嘴边沾着些面包屑,腮帮子因为填满了食物而鼓鼓的。只是这样依然不能阻止她不停的吞咽和咀嚼,显然是饿极了才会这样的。

    受伤,疲倦,饥饿。

    这就是此时此刻展现在赵卓眼前的齐牙牙。

    “怎么回事?”瞪圆了眼睛,赵卓快步朝着齐牙牙跑去,嘴里已经愤怒的叫喊起来。双眼之中充满了愤怒的火光,直勾勾地盯着齐牙牙对面的田琪。

    从小到大,田琪何曾被什么人如此凶狠地瞪着,别说瞪着了,怕是连重一点的责备都没听过。此时迎着赵卓吃人一样的目光,心里第一次升起无可抑制的恐惧。小脸一垮,“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赵卓可不是见到女人哭就手足无措的人,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他打心眼觉得厌烦。何况他此时最想知道的是齐牙牙为何变成这副凄惨样子,哪有空去安慰身娇肉贵的田大小姐,眉头一挑,就欲伸手将田琪提起来质问。

    然而手才伸出去,就不由得讪讪停了下来。

    因为返祖病的关系,田琪向来是很少穿衣服的。或者说她根本不能穿衣服。在田家后院生活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只是披着很轻很薄的棉纱。此时的田琪当然也是如此。赵卓即便伸手想去抓,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抓哪里才好。

    他看看女孩那薄的形同虚设的纱衣,以及纱衣之下白皙而娇嫩的肌肤,想着这一抓下去只怕连对方的皮肤都能给抓破了。到时候田家的人非宰了自己不可。

    “别哭啦。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算坐牢也没牙牙她现在这么惨啊。”白一眼兀自只顾着吃的齐牙牙,赵卓无奈放缓声音问田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