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六十九章 狱友居然旧相识

    随着身体再次飘荡到梦境空间的云层上方,眼前的景物只剩下白茫茫一片,一直到某个瞬间,赵卓再次眨眼睁开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了。眼前的天花板上亮着一盏灯,很耀眼,只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身体发热。扭头朝两旁看了看,左面是坚硬的灰色水泥墙壁,右边是床沿,距离床不到两米的地方就是另外一堵墙,墙上贴了一面镜子,镜子一旁则是水盆以及马桶。而在和床相对的另一边,合金制作的栏栅镶嵌在那里,可以看到对面的房间也是一模一样的。赵卓皱起了眉头:这并不是他昏迷之前所在的楚韩风尚红酒店,相对狭小和糟糕的环境使得这里看起来像是一间牢房。而且很快的,赵卓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一名狱警手按着腰踱着步子从栏栅外的过道里走过,皮鞋踩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吱吱”声。

    “咳咳。”清了清嗓子,赵卓走上前攀着栏杆叫住了刚刚过去的狱警:“哥们儿,请问这里是监狱吗?为什么把我关起来?” 安静无比的过道里突然响起这么一个声音,将那位狱警吓了一跳。他回过身有些恼羞成怒的蹙起了眉:“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里看起来很像天堂吗?犯了事当然要把你关起来。”

    赵卓有些迷茫:“我犯了什么事了啊我?”

    狱警闻言一窒,继而更加愤怒起来:“你连自己犯了什么事而进来都不知道?那你问我干什么?老子我忙的很,哪有心情理会你这等小毛贼。给我老实点,别自己找揍!告诉你,你隔壁管着的可是恐怖分子,那种人老子一天揍十次他都没话说,你给我识相点!”说着,还拍了拍腰间的警棍,朝着赵卓龇了龇牙,这才扭头走了。

    “我不过问问为什么关我,至于这么大火气吗。”小声地嘟囔一句,赵卓对着狱警的背影竖了个中指。看样子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楚韩风尚发生的事情已经是被人报警了。于是顺理成章的就把自己关了起来。

    他刚靠着栏杆坐下来,隔壁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兄弟,别费力气了。那个白痴狱警根本就是最低级的小警察,平常只负责巡视和开关牢门,关于犯人的讯息他是没资格知道的。你就算把他吊起来打也是白搭。” 声音有些耳熟,赵卓忍不住挑了挑眉,想了想却还是没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不过嘴里自然也是回应道:“哦?吊起来打他问不出消息,那不知道你被吊起来打的时候,可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哈哈。我刚才告诉你的就是我挨揍得到的。虽说可能没什么用,但至少让你免了一顿打不是吗。”声音毫不在意赵卓的调侃,笑着回答。

    掏了掏耳朵,赵卓终于是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来,忍不住说了一个名字出来:“董小姐?”

    隔壁瞬间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才传来略有些平缓的声音:“你是谁?”

    试探有了反应,赵卓越发的肯定对方的身份了。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他笑着从栏栅里伸出了手朝那边挥了挥:“陈宇昊,我是余昭啊。大家一起喝过酒的。董小姐的水果店,我也是去过两次的。”

    “哦。”拉长了声音,隔壁一直警惕着的陈宇昊顿时放下了心来:他不怕有人知道他和董小董的关系,他只怕知道这层关系的人自己不认识。因为那样的人自己无从防备。此时知道是赵卓,他自然无需再有忧虑。哈哈一笑伸手握住了伸过来的手:“怪不得觉得声音挺熟悉,原来是余兄你啊。大家这么有缘,蹲监狱都能做邻居!怎么?犯了事儿进来了?说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两条手臂隔着一堵墙,在七合区警部的监狱里重重的握在了一起。没有人能够明白,这一握的后来,会发生什么……

    为了避免对方误会自己的性取向,双方握手之后很快就自觉的收了回去。赵卓呵呵一笑,手指敲着合金栏栅道:“我砸了人家的红酒店,打了几个人,自己也被打晕过去了。然后就在这里了。你呢?怎么就成了恐怖分子了?身份怎么暴露的?”

    陈宇昊狠狠擦着和赵卓握过的手,闻言微微一顿,随后倒是豁达的一笑,豪迈答道:“记得上次我们被伏击的事情吧。我前几天查到那些人的落脚点了,就过去闹了一闹。后来撤退不及时,被逮了个正着。所以只好蹲大狱了。现在就等着联邦的判决下来了。到时候是生是死也就板上钉钉了。”

    “弄死了几个?一个两个的话你可就亏大了。”

    “嘿嘿,起码也有十个二十个了。我没空数,但肯定就在这个范围里。完全按照联邦律法走的话,够流放泥沼区好几次了。”说起这些,陈宇昊很是自豪。自己一条命换了梨落区那些反叛军十几二十条任命,无论放谁眼里那都是赚了。唯一可惜的是董小董原本预定的回家计划怕是要搁浅了。这段时间,她只能继续经营那个水果店。

    想起对方那独有的香蕉榴莲炸弹,赵卓会心一笑:“这样一来,你‘水果炸弹人’的称号可就真的响彻联邦了。”他甚至泥沼区的事情,以陈宇昊制造的那些爆炸案来看,确实是够流放好几次的了。而流放泥沼区,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跌入地狱般的噩耗了,但听对方口气,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响彻联邦还算不上。但这段时间的七合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少不得要占上许久了。而且,我听说还有好事者给我起了两个外号——‘愤怒的香蕉’‘爆炸的榴莲’,哈哈!听起来有趣极了。可比你那‘水果炸弹人’有创意的多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厄运还能有如此的心情和心态,赵卓对陈宇昊很有些佩服和欣赏,刚想开口接着调侃几句,过道上远远的传来了金属门打开关闭的声音。两人顿时闭上了嘴,靠着墙壁闭目养神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