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六十章 找死

    第三百六十章找死

    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之下,熊远仪来到了正被赵卓大闹的红酒店。

    “清场。”

    一句淡淡的吩咐之后,那些五大三粗的保镖就开始拎小鸡一般地将围观群众往外丢。就连看到老板过来而幸灾乐祸起来的店主也没放过,丢到外面走廊上摔了个狗吃屎。本来就肿的不行的腮帮子顿时又大了一圈。

    等到所有不相干的人士都被丢出去之后,那些保镖双手交叉着站在了门前,组成一道人墙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让任何人都失去了探首窥探的**。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看着站在红酒酒渍中间挑衅般地望着自己的赵卓,熊远仪嗤笑一声,说道,“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一个区区退休研究员而已。”

    “这里是地狱吗?我怎么觉得这里是羊圈啊。圈养的全都是温顺无比的羊儿,包括你这只小头羊。”本来就是来发泄不满的,赵卓当然不会被熊远仪的两句威胁给吓到,自从知道宁萌的死讯之后,他的心里一直憋着一肚子火,一直到今天,在见过任轻裘,同岳经长途通话之后,知道自己背后有多大力量的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过来闹事。如果可能,他还想借此为宁萌报仇。

    一个为你而死的人,必然值得你为他牺牲。这是修叔说过的话,赵卓一字不差的记着。

    任轻裘装在身上的小窃听器还没有拿下来,所以他肯定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号称是修叔最好的朋友,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闹事而不管。现在说不定已经在来的路上。那也正好配合自己好好闹一场。

    华光别苑的事情发生之后,赵卓已经对那些所谓的保镖实力有了一个相对直观的认识。和泥沼区的人比起来,这些人身体素质固然是够了,但却极其缺乏生死搏斗的经验和你死我活的狠劲,实力也完全比不上胶囊赌局里的那些对手,甚至连自己遇到的那些联邦士兵都比不上。熊家固然比魏家实力强大,但赵卓敢断定,他们聘请的保镖实力撑死也只强那么一点点。

    有恃无恐。

    这就是赵卓此时的状态,也是熊晓玲在大脑里飞快推算之后得到的结论。于是敢在熊远仪爆发之前,飞快地凑到她耳边耳语道:“小姐,这家伙似乎有所依凭,像是故意来闹事的。”

    “唯一能依靠的特派调查员都已经死了,临时替补的那个是个酒鬼,我就不信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借力的。气血上涌脑子烧坏了才是真的。”冷笑一声,熊远仪不置可否地挥了挥手,侍立在身边的两名保镖大踏步朝赵卓走了过去。漆黑发亮的皮鞋踩在鲜红如血的酒液之上,狰狞而诡异,仿佛走在血路之上一样。解决宁萌本就是为了方便自己解决掉赵卓这个碍眼的混账,今天他自己送上门来,还给了如此好的一个借口,如果不借题发挥一下,那就蠢死了。

    双方都抱着找事的想法,事情的发展也就不难预料了。不等两个保镖摆开架势,赵卓一手一个红酒瓶就冲了过来,毫无花甲的左右开弓,朝着两人劈了过去。他速度快,出手快,出其不意之下,两个保镖来不及躲避——或者说根本不屑躲避,就那么硬生生的用手臂去挡呼啸而下的酒瓶。

    “哗啦”的脆响声中,酒瓶子碎裂开来,猩红的酒液四散溅射,别样灿烂。不等那飞溅的酒水以及玻璃渣子散落下去,手中只握着两个碎裂酒瓶口的赵卓手臂前探,将还带着棱角的玻璃酒瓶朝两人身上刺去。刺出的位置赫然是最柔软的小腹!

    如此狠辣的夺命一般的攻击让两个保镖吃了一惊,有些没想到对方会胆大到这种程度。纷纷怒吼一声,劈手朝赵卓手臂砍了下去。躲是来不及躲了,唯一的转机就是拼个两败俱伤。

    赵卓没有和对方以命换命的打算,双手干脆地松开酒瓶收了回来,仗着速度快的优势,在两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两拳朝着他们脸颊招呼过去。

    这一下毫无花甲的击中了两保镖的鼻梁,闷哼声中,两人倒退了几步,拿手去捂鼻子的时候,鼻腔一热,止不住的鲜血已经流了出来。与此同时,熊远仪“废物”的评价也从脑后传来,更让人恼羞成怒。厉吼一声,放下所有轻视的两人咆哮着扑向赵卓。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让这小子尝到苦头。

    熊家在楚韩风尚的这家红酒店颇大,面对两个彻底暴怒的大笨熊,赵卓开始带着两人在那里兜圈子。店门附近有熊远仪和一众保镖在,自然是不能去那边的,所以他就不断地往店铺深处移动。一排排红酒架子成了他和两个保镖兜圈子的最好场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个因为愤怒而失去所有理智的家伙就被他骗到了角落之中。

    翻身跃上红酒架,赵卓一脚将满是红酒的架子踢的倾倒下去。倒下去的酒架子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呼啦啦地倒向了里侧方向,还在角落里兜兜转转的两名保镖看着朝自己倾倒着压下来的架子,竟然傻乎乎的伸出手去试图抵住。结果一伸手之下,集合了十几个架子力道的酒架顿时将两个人压扁在了角落里。

    重新站在那一片酒渍之中,赵卓拍拍手,看都不看身后的情形一眼,朝那边戴着面具看不见脸上表情的熊远仪勾了勾手指:“丑八怪,你的两个废物手下死掉了。我看你还是让他们一起上吧。太菜。”

    “好啊。那就一起上。”熊远仪冷笑一声,竟是真的朝身后的人墙挥了挥手,从善如流的对他们说道:“一起上,我只要他死!”

    赵卓怪叫一声,转身就跑到了倒下去的架子上:“果然是没人要的丑八怪,这么光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无耻不无耻!”

    “只要敢说我无耻的人都死了。那就没人知道我无耻了。你也不会例外,今天就是你余昭的死期!”

    “哈哈!小爷我就是来找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