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四十八章 故旧

    第三百四十八章故旧

    赵卓敢用自己的性命发誓,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知道自己和修叔关系的人,只有寥寥三个:陈劲,鹰眼,以及岳经。若是将泥沼区排除在外的话,在联邦的其余七个大区里,更是只有岳经这一个知**。而且论到知青程度,岳经更是三个人中最少的一个。

    但现在,偏偏就是这个知青程度最少的家伙,将自己和修叔的关系透露给了第四个人。

    老实说,赵卓并不介意其他人知道自己和李修刀的关系。他介意的只是对方从这个关系之中分析出来的另一个情况——他来自那个被联邦刻意剥离的泥沼区!一个偷渡者!

    这一瞬间,他看着对面的任轻裘,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至对方于死地的想法和计划。只是当黑洞洞的枪口不知何时出现在对方手中并且指着他之后,这些想法就只能暂时被压下去了。眼前的男人不是纪星梨那种只学会了半吊子拔枪手法的菜鸟,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用枪好手。来自身体的本能甚至清楚的告诉赵卓,他只要敢做出任何攻击的动作,都会眉心中弹而死!

    “臭小子!光看你眼睛我就知道你刚才想杀人灭口。这股狠劲可不是李修刀那家伙教的出来的。否则当年也不会被丢到那个鬼地方。不过也对,能在那种地方活下来的人,没点狠辣手段和心性是不行的。我喜欢!”枪口飘忽不定的在赵卓身上游走着,任轻裘咧着嘴嘿嘿笑着,好整以暇地说出了自己态度在一夜之间突然转变的原因:“恐怕你现在也猜到了,我是从谁那里知道这个秘密的——哦,它现在肯定还是秘密吧。毕竟你小子身份敏感。没可能闹得全天下都知道。而且如果我是你,在到达这边之后就会把所有知**都干掉。以免会被人以此要挟。你没杀岳经就是个大败笔。当然,作为刀子的传人,这一点你和他很像。”

    赵卓静静地看着任轻裘,心中的某些想法开始一点点淡化下去,只是身体依然紧绷着,因为对方的枪还没有离开他的身体。

    “你认识我叔?”半晌,他才轻轻开口问道,声音颤抖,竟是有些哑了。

    “认识?”任轻裘闻言笑了起来,用手指点了点脑袋,“动动脑子,臭小子。老子是书派的特派调查员!从二十五岁服役出来就是。李修刀那个家伙,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你是修叔的特派调查员!?”赵卓瞪大了眼睛,被这个消息彻底惊到了。一瞬间,整个人就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整个胸腔骤然间被沸腾起来的热血所笼罩,一股说不出是幸福还是喜悦还是悲伤的情绪瞬间充斥了他的脑海身体,紧绷的身体也瞬间放松了下来,所有的敌意和杀心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满脑的空白和语无伦次。

    “你,你和修叔早就认识……和岳经肯定也熟悉,怪不得……怪不得你会知道我……你,你也很厉害吧……我记得修叔说过,当年有一个和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我问了好久,他都……原来是你啊。”

    情绪是可以相互感染的,特别是当双方都因为某一件事某一个人某一句话而产生共鸣的时候,这种互相感染的状况就会非常严重。所以看到赵卓如此激动,沙发上的任轻裘也不由得有些感触。他使劲揉着鼻子,狠狠地将手里的枪朝着赵卓丢了过去,嘴里则喝骂道:“哭什么哭!你叔叔他没告诉你男儿有泪不轻弹吗?老子最讨厌哭哭啼啼的男人了。像个什么样子!站直了!给我好好说说他的情况!那么一个妖孽,就算是在泥沼区那种鬼地方,也一定混的风生水起吧。快点!老子无聊了这么多年了,也就他的消息还能让我兴奋起来!”

    仓惶的接过丢过来的枪,赵卓愕然发觉那竟是轻飘飘的一把塑料枪,只是外形逼真的酷似真枪而已。顿时就有些委屈,捏了捏鼻子踢开满地的酒瓶,就那么坐在了书房的地毯上:“我没哭。你胡说八道。”

    “我要不制止你早哭成泪人了!别跟我嘴硬,这种情况我见的多了!”

    “你才是嘴硬呢。明明说错了还不承认……”

    “废话什么!快点给我说说他的情况!在那边活了多久,又闹出什么大事情了。岳经那小子昨晚突然联系我时候说的简短,我根本没来得及多问。后来你单枪匹马闯了华光别苑,更是光忙着救你了,没来得及问。你今天必须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别想出这个门!”

    “那又什么好说的啊。叔他死了都快十年了……满打满算,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才三年多一点。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吧,唔,大概才这么高一点……”

    “这么高?那是四五岁好不好。你到底还记不记得啊!”

    “我记得清清楚楚!你不知道泥沼区那边的情况,七八岁能长这么高已经算是强壮的了。四五岁的孩子,顶多才这么高一点。”

    “嚯,那你们那边刚出生的孩子岂不更小了?怕是没几斤吧。”

    “是啊。有个六斤就顶天了。”

    “吹!你懂不懂生孩子啊。六斤那能活吗?”

    “你把人命看的太脆弱了。越是艰苦的地方,那命也就越硬越贱,明明已经奄奄一息的就要死了。给两口奶水就又哇哇乱哭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硬是那么活着过来了。”

    “啧啧,你这么说倒也有点道理哈。哎呀,不是说要讲刀子的故事的吗,你怎么就跑题了!快点说正经的!从你们第一次见面开始给我讲!别落下什么!”

    “是你自己随便插话的……”

    “少废话!快点讲!”

    “我那天抢了一个小孩的食物,然后就被一个疯女人追着打…………”

    没有多余的试探,也没有多余的怀疑,更没有不信任或者生疏之类的情绪存在,在任轻裘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赵卓就彻底放下了对对方的戒心,而两人也藉由着那个名字的纽带,只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就彻底把彼此当成了无话不谈的亲近之人。只因他们一个是李修刀的兄弟,一个则是最后几年时间里,唯一日夜相处的学生晚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