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四十六章 意想不到的帮手

    第三百四十六章意想不到的帮手

    其实在安静下来的某一瞬间,赵卓是有将一直为自己示警的声音当成胸前圆盘里的蛇发女妖的,但两者的声音差距毕竟还是很明显的,这个念头自然不会真的占据他的整个脑海。然后对方说出那样一句话之后,他瞬间就想到了那唯一一个可能的人选——之前在酒吧被自己贬低轻视的醉鬼任轻裘!那个宁萌离开前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的人!

    这家伙,还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循着声音找到藏在衣领下的别针一样的小通讯器,赵卓轻轻锤了锤脑袋:这一定是两人之前在酒吧接触时候被对方按上去的,自己愣是一点都没有发觉。可笑的是走的时候居然还嘲笑对方。真是自打脸啊。

    “现在可不是脸红的时候。小子,要不要我出手你干脆点。晚了我还有事要办。”不耐烦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赵卓醒悟过来,忙点头道:“当然需要。任大叔,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那个家伙,我一定为我之前说过的话亲自向你道歉。”

    “道歉?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这世上还要法律干什么?老子要的是赔偿!是赔偿懂吗!鬼才看中你的道歉呢!”

    “呃……好。”碰见这种着眼实际利益的人,赵卓也不指望能够蒙混过关了,很干脆地点头答应道,“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我有且能办到的话。”

    “哼。这还差不多。”

    随着话音落下,一阵轰鸣忽然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守在玄关里的魏三下意识地抬头朝头顶天花板看去,就有一道身影在土石碎落间朝自己扑了过来。手中的枪还没有来得及举起来,强烈的窒息感瞬间笼罩了他……

    踩着从天花板坠落下来的碎石块,赵卓走进了玄关,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魏三,这才郑重地对斜靠着墙壁一身灰色军装的任轻裘点了点头:“白天时候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在这里给您道歉了。谢谢大叔。”

    任轻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赵卓,看的非常认真仔细,没有打算放过他身上的任何一处特征,对于道歉反而充耳不闻。深沉而平静的眼神里有着不可捉摸的味道。本想开口说些什么,意识到此时此刻不是谈话的时候,这才耸耸肩,转身带头朝玄关尽头走去:“发生这么大的骚动,那个魏家公子哥应该已经走了。不过我猜守备队的人应该也快来了。趁还有时间,救了人就快点走吧。”

    两人先后走过玄关,来到这间隐秘房间之中,发现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摆设物,只在四个角落里有着四架奇怪的设备,投射出来的光芒笼罩着房间正中央。而在那里,被捆成粽子一样的齐牙牙被放置在一个平台之上,精神萎靡,兀自挣扎。至于那个自称“魏中田”的男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早在赵卓冲下地下室大开杀戒的时候,意识到情况不太妙的魏下田就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反正自己栽赃魏中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冒险等着对方过来收自己的小命。命令魏三堵住玄关之后,就从地下室的隐秘逃生道跑掉了。齐牙牙他是一根手指都没有碰。

    走上前将捆着女孩的绳索解开,赵卓轻轻拍了拍对方脸颊:“喂,死了没有。没死的话,我们回家吧。”

    有些木然地看着眼前的赵卓,齐牙牙缓缓的伸出手去沿着他的胳膊一直摸到头脸,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之前看到的幻象之后,终于是忍不住“呜哇”一声大哭起来,手臂死死地搂着赵卓就是不肯松开。

    “幻影成像这东西并不是单方面的。你在三楼时候看到的假成像,这边也能看到。三楼的他们之于你是假的,而这里的你之于他们也是假的。丫头怕是已经分不清楚真假了吧。”看着情绪不稳的齐牙牙,任轻裘靠着墙壁打着哈欠催促道:“快点走吧。守备队的人已经在华光别苑大门口了。再有三分钟,他们就该包围这里了。你侬我侬的事情,回去之后你们再慢慢来吧。”

    没有问任轻裘为何对外面的情形把握的如此清楚,赵卓抱起齐牙牙就朝外走去。今晚的事情实在是超过了他心里能够容忍的限度,对于胆敢绑架齐牙牙的那个魏中田,他已经将其列在了必杀的名单之上。

    陈瘸子告诫他要守法,却也同样告诉他该杀就杀,不必委曲求全。只要觉得某些人非死不可,那就不必在乎对方背后的势力,也不必在乎法律的问题,只要按照自己的本心和判断行事,无愧于心即可。这是一把松紧合度的枷锁,于赵卓来说,并没有任何的负担。而现在,他觉得魏中田就是非杀不可的人!

    跟着任轻裘从别苑的某处围墙翻过去,就看到在街道对面的阴影中停着一辆车。打开车门,浓重的酒气便迎面而来,呛的齐牙牙忍不住干呕起来。赵卓狐疑地看了一眼任轻裘,皱着眉头坐上了车。

    驾驶座的位置上,某个抱着酒瓶子睡着了的老人正打着酣,睡的香甜。浓重的酒气随着他的一呼一吸涌出在车厢里,闻之让人欲呕。正是那个爱喝酒的醉鬼老头周尚阳。

    坐在副驾驶座上,任轻裘拿脚踹了踹睡着的老人,在对方迷迷糊糊的应和中开口道:“走了老鬼!守备队就快对这里全面封锁了。你再睡就等着睡警局吧。”

    “啊,哦。你们回来了。”老人打着哈欠发动车子,就要开车离开。看着对方醉醺醺的样子,赵卓一阵胆寒,忙不迭叫到:“等等!你醉成这样还能开车!?找死也没这个找法的啊!我们要下车!”

    “给我闭嘴!小子!谁说喝醉了就不能开车的了!?我告诉你!我只有醉了的时候才可以开车!你要是不放心,那就滚下去自己走!看你浑身是血的样子,等着蹲大牢去吧!”

    一旁的任轻裘此时也开口帮腔道:“放心吧。周老喝醉的时候才是最清醒的时候。出不了事的。”

    就这样,在赵卓心惊胆战的惊呼声中,车子摇头摆尾地冲下街道,咆哮着呼啸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