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三十八章 你懂个屁!

    第三百三十八章你懂个屁!

    面对任轻裘的反问,看着对方玩味的一副“大家心知肚明的”笑容,赵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直到整个胸腔都充斥起那股无来由的怒火之后,才缓缓的凝声开口:“熊远仪?”

    “原来是她啊。”任轻裘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副了然。

    赵卓顿时一惊:“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任轻裘摊手,仿佛一个计谋得逞的孩子,“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惹祸精。招惹谁不行,偏偏招惹了这个地区最不能招惹的几个人之一。宁萌那丫头死的也不冤了。”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宁萌她死了?”

    任轻裘再度摊手:“我们每个特派调查员身上都有那么一个小小的信号发射器在心脏上,随着心脏的跳动而不断地向外发射信号。总部的接收器会对每一个信号进行记录和归类,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迹象。一旦一个人死亡,心脏停止跳动,那么他或她的生命迹象就会消失。总部的接收器会有所反应,从而让那边的人知道,并在最快的时间内安排接替岗位的人。宁萌的生命迹象三天前就消失了。这些天来也再没有复苏过,你说出了死还有什么其他可能吗?”

    赵卓默然,虽然因为某种愧疚而坚持不想相信,但却知道这种情绪并不能否认既定的事实: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不是自己招惹上了熊远仪那个变态女人,宁萌也不会因此遇难……

    “杀人不犯法吗?”捏着拳头,低头不语的赵卓忽然轻声问道。坐在对面的任轻裘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律法的漏洞从来都有。永远无法也不可能完善。所谓的犯法,落脚点还是在一个‘犯’字上。宁萌在科洛区遇难,身在七合区的熊远仪一根手指都没动,你能奈她何?哪怕她就是幕后指使的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也依然不能对她怎么样。再说了,就算真的证明她有参与其中,她也不过落得一个囚禁监狱的下场。这样的结果,你满意吗?”

    “年轻人,别天真了。杀人犯法这几个字,从来都是给没什么力量的普通人看的。”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低着头的赵卓循声望去,发现竟然是之前还对自己殷勤无比的周尚阳。此时的老人趴在桌子上,脸上没有了近乎谄媚的讨好笑容,反而略有些生人勿进的冷漠,一双眼睛也显得清澈而锐利,不似之前醉酒时候的浑浊和兴奋,甚至就连声音和整个人的气势,都和先前判若两人。非常明显的向周围散发着一股“我不好相处”的讯号。

    联系之前任轻裘说的有关这个老人的怪异性情,赵卓便猜到这家伙应该是酒醒了,醉酒时候的事情肯定全都忘记了。倒也不以为意,只是迎着对方的目光微微笑了笑:“谢谢提醒。既然杀人也不一定真的会犯法,那我心里就好受了。呵呵,只要没证据就行了吗……”

    “哼,这小子看起来还想自己报仇了。”冷笑着看了赵卓一眼,周尚阳直起身子从位子上站起来,拍拍任轻裘肩膀道:“我回去了。真受不了这里的酒气,闻着想吐!”

    “每次酒醒你都是这句话。有本事就不要喝啊。”很无语地朝着对方的背影撇了撇嘴,任轻裘这才转向赵卓,无比严肃的开口对他道:“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比如杀掉熊远仪或者其他什么的鬼点子。总之,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就是你的特派调查员,负责你的相关安全事宜。而在这一周之内,你的任何计划都给我搁置下来!别想趁着我在的时候拉我去和你一起做傻事!你要是敢不自量力的去找熊大小姐,就别怪我到时候下手无情!告诉你,我可是空手道九段的高手!对付你这种没见过世面手无缚鸡之力的笨蛋书呆子,让一只手都能打十个!”

    “这就是为什么你说我的特派调查员是你是一个坏消息吗?”摇摇头,赵卓直接无视了任轻裘的警告,略带不屑地睨了他一眼:“不过一个置身事外的草包而已。也不知宁萌怎么就会推荐你。”说完这些,他看都不再看已经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的任轻裘一眼,转身朝着酒吧外走去。

    身后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赵卓微微一顿,并没有等到意料中的愤怒,他轻哼一声,心中越发肯定对方只是一个没什么担当和胆量的酒鬼,脚下的步伐不由得更加坚定了。

    “呼!”

    物体破空声猛地从身后传来,然后便是一阵凉风擦着脸颊呼啸而过,一个酒瓶子就这么从赵卓眼前飞了出去,狠狠地砸中了不远处舞池中的一个倒霉鬼。那人连惨叫都没机会发出来,就晕倒在了地上。

    女人的尖叫声打破了热闹的舞池和买醉的人们,大家四散开来,带着惊愕无比地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倒霉鬼,同时纵目寻找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赵卓冷冷的回头,正看到举起酒瓶想要扔第二下的任轻裘一脸悻悻地坐回了位子上,忍不住冷笑着竖起中指比了比:“这都砸不中,逗比!”

    至此,所有对于任轻裘的希望都化为乌有了。

    走出酒吧门的时候,头顶的天空竟是布满了乌云,天色暗淡,且刮起了狂风,为整个街道带来了一股萧条的味道。而在对面的一家咖啡店门前,秦笑捧着咖啡,眯着眼睛无聊的朝这边望着,看到赵卓出来,便举手示意了一下。而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先前出来的周尚阳正扶着墙大吐特吐,看上去很有些惨。

    赵卓走过去,和秦笑转身离开。走过周尚阳身边的时候,随口说道:“那种损友还是少来往的好。不过混吃等死的家伙而已。害人害己是迟早的事情。”

    “哦……”佝偻着身子的男人擦了擦嘴,直起腰来回头看着他,神色淡然而不屑,嘴角却还挂着一丝没擦去的呕吐物。

    只见他就这么扶墙站着,锐利而清澈的双眼直勾勾看着赵卓的脸,用一种嚣张而又愤怒的口吻骂道:“你懂个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