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三十六章 醉酒状态下的相识

    第三百三十六章醉酒状态下的相识

    人生际遇总无常

    任轻裘

    上一次也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从宁萌的嘴里细细算来也不过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事情那时宁萌正决定离开七合区,去往最南面的科洛区南部草原,而为了确痹卓在她走后依然能够得到保护,她留给了赵卓另外一个特派调查员的名字以及联络号码,以备不时之需而赵卓虽然不觉得自己有需要用得上对方的时候,但也还是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却也没再怎么上心

    时值此时,距离宁萌离开七合区也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按照宁萌之前的估算,最多再一个星期,也就能从科洛区归来了而这段时间,无论是曾经有过交集的魏家,还是因为醒狮事件而接下梁子的熊远仪,都没有再对赵卓和齐牙牙两人采取过什么行动两个人这一周过的是非常的惬意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或者麻烦的事情对于任轻裘这个名字,赵卓自然更是懒得去想了

    只是却没想到,自己本来没有打算去见去认识去了解的人,会在今天,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和他这样见面

    “你叫任轻裘?”看着眼前醉醺醺的需要人搀扶着才能勉强站立的男人,赵卓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心里的感觉很是荒谬可笑:这个醉鬼难道就是宁萌所说的那个“前辈”,比她还要早加入特派调查这个部门的联邦特工?应该可能大概也许会很厉害的“怪人”?

    根本就是一个老瘪三嘛!

    “对啊老大老大,他就叫任轻裘!全七合区,啊不对,是全联邦只有一个的任轻裘!”不同于有些迷迷糊糊就要睡过去的任轻裘,自称周尚阳的邋遢老人对赵卓热情无比,而且一副溜须拍马的“马仔”样,听了赵卓的话立刻抢着回答道赵卓忍不住再扭头看了老头一眼,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人了,却偏偏一副为老不尊的摸样,而且居然还有这种蹭上去给人当小弟的嗜好:“我说老头儿,你在外面这么狗腿,你家里人知道吗?”

    “回大哥的话,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没老婆也没孩子我一个人做主!呵呵!”

    “别理他,他,他喝多了就这样谁能打谁就是他老大!等以后酒醒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将手搭在赵卓肩膀上,还醉醺醺难以清醒的中年男人解释道

    赵卓“哦”了一声,便也没往心里去,而是望着中年男人再度认真问道:“你就是任轻裘吗?”

    “是艾我就是任轻裘啊”点着头,脑袋明显昏昏沉沉的任轻裘回答

    赵卓还是有些不信,摇摇头压低声音问道:“宁萌说的就是你?”

    “小萌呀……你,你怎么认识?”打着酒嗝,任轻裘似乎还没怎么清醒过来,糊里糊涂的问道

    “咳咳,我姓余,叫余昭”赵卓干咳着回答

    “余昭……余昭,好耳熟的名字啊”重新噪杂起来的酒吧中,任轻裘眼睛有些直勾勾地盯着赵卓上下打量着似乎还有些反应迟钝的样子

    反倒是醉的不省人事的老头周尚阳,闻言猛地吼道:“笨蛋,老任!十八条街之外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就是要喝酒喝过去的那个地方啊”

    “啊……对了对了!原来,你就是那个……那个有点笨的研究员?我想起来了!”拍着手,任轻裘指着赵卓呵呵傻笑起来:“你就是那个脑袋一团浆糊的余昭是吧”

    赵卓:“应该……是吧”

    这边的三人在你问我答的说着话,对面和他们干架的几名酒客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几个人被赵卓一个年轻人捏泥巴一样地捏着,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那是相当的没面子此时三人更是将他们当成了空气一般地在那里说话,几个人的脸色在周围围观群众和酒吧灯光的注视之下,“噌”地变成了难看无比的猪肝色虽然有心想要搁两句狠话然后跑掉,但一来没从对方手中讨到好,没面子,二来自己兄弟还躺在对方身后的桌子上,救不回来就更没义气骑虎难下之下,几人彼此对视一番,终于是一咬牙齐吼一声,就朝着赵卓三人冲了过来

    然而四个人才冲出去没两步,夹在中间的两人却忽然失声尖叫一声,一股大力顺着衣领从身后传来,整个人立刻不由自主地被丢飞了出去“哐当”摔在了另外的酒桌之上,疼的只能呻吟另外两人反应还算快,第一时间就要扭头看看身后情况,结果两个碗大的拳头立刻就冲到了眼前,顿时也是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之前那好容易鼓起来的狠劲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漏掉了

    出手的人是秦笑他之前被一个酒吧女拉着进了舞池,一直脱身不得,等到这边发生了骚乱,全场七成左右的人都过去看热闹之后,才终于有了机会摆脱对方,循着声音找了过来,正巧看到四个人一鼓作气的最后攻击,而攻击的对象则正是不知道踪影的赵卓,心中的气这也终于是有了撒掉的目标,毫不犹豫的就出手了他这两丢两拳下去,四个还想嘴硬的家伙立刻是乖乖闭上了嘴巴在周围人戏谑嘲笑的目光之下灰溜溜的走掉了就连狠话也没敢当着面放出来可见心中惶恐至极

    “余昭,怎么回事?”挥手驱散看热闹的人群,秦笑来到这边还在说话的三人身边,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寻常的喝酒打架罢了”赵卓答道

    “这两个……是你朋友?”有些诧异地瞪圆了眼睛,秦笑伸手指着头发隐约花白,脸上皱纹明显异常的周尚阳和同样看起来年纪不小且满身沧桑的任轻裘,实在是难以置信:这样的人居然还会来酒吧喝酒,而且还带头闹起了事

    “嗯算是……朋友吧”赵卓点点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含含糊糊的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