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两个醉鬼

    第三百三十四章两个醉鬼

    彼此双方距离这么远,祢笑自然是不可能听得到赵卓和秦笑的对话的。脸上的愤怒自然也不是对着两人而发。而等到他终于走的近了的时候,那小声念叨着的话语也是在尚显安静的酒吧里轻轻传了过来:

    “***的!老顽固老顽固,这称呼果然不是随便乱叫出来的。人真是越老越顽固!”

    赵卓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拍了拍身旁的座位:“大富翁。你这念念叨叨的是在说谁呢。这可不像是你一直崇尚的‘以礼待人’观念啊。”

    此时还没到酒吧的营业高峰期,偌大的酒吧里只有有限的酒客在喝着小酒。故而祢笑也算不得忙,趁着没有领班这里,身价刚刚涨了没多久的祢笑便一屁股在旁边坐了下来,一脸晦气地摆手道:“别提了。碰见倔驴,再好脾气的人也要给气着!何况还是头老倔驴!要不是还拿着这酒吧的薪水,我真想把那老混蛋拉出去***了!”

    听他说的有趣,赵卓和秦笑对视一眼,也不插话,彼此碰了一杯之后静静等着下文。

    果不其然,向来大嘴巴的祢笑立刻就开始朝两人说起了自己这几天的“闹心”经历。他扭头一直之前走过来的那个靠近酒吧墙角的偏僻角落,那边昏黄的灯光下隐约有两个喝的醉醺醺的酒客在半混沌半清醒的喝着醉酒:

    “看到那边那个明显老许多的家伙了吗?看上去快六十岁的那个。就是那个老顽固!这些天天天来酒吧喝酒,要求特别多,偏偏还不给小费!而且每次都能喝的烂醉而归。喝多了之后就开始胡言乱语,酒品奇差无比。不过也不知道和老板是什么关系,我们不但不能去赶人家,还要好生伺候着。竟然还不用买单!当然这样的客人我也不是没见过。有那么些大人物确实是有这样的优待的。但那两个家伙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大人物!邋里邋遢的简直就像是从贫民区过来的人一样!喝醉了之后还胡言乱语,说的全是些没见识没营养的废话!最可气的是!我不过和人闲聊的时候随口说了点卡兽的事情,那老家伙就像是见了知音一样的非要和我说卡兽!”

    “哦?看不出来,那位大爷还懂卡兽?”赵卓闻言心中一奇,忍不住眯眼仔细朝那边望去。但光线昏暗,距离又远,只隐约看到那喝醉了的老人正和坐在面前的同伴争论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丰富而夸张,无论喜怒还是惊讶不屑,都相当的明显且精彩。至于老人对面的男人,因为背对着的关系,只能看出是个中年人,其他的却是什么也得不到了。

    “懂卡兽?”祢笑“哧”地笑出了声,脸上满是鄙夷神色:“也不知从那个电子杂志上看了点卡兽的皮毛知识,就自以为是卡兽界的专业人士了,还说什么‘浸淫卡兽三十年,见过的卡兽可绕地球三圈!’‘精神收服法虽然好,但战斗力太弱’‘我知道的寄生流才是最可怕的’云云,简直让人发笑!我看他根本就是个什么也不懂偏偏又喜欢显摆装逼的老头子!还‘寄生流’,啊呸!我听都没听说过!”

    “寄生流?”赵卓心中一动,本能地皱起眉头重复了一句,但脑子里半晌也没有任何记忆或者讯息浮现出来,遂摇了摇头,也觉得这古怪的说法不太靠谱——也许是什么电子杂志上的卡兽软文吧。毕竟连岳经他们都提过这些的。

    朝两人大吐特吐了一通苦水,祢笑便起身开始忙碌起来,酒吧里断断续续的开始有了买醉的酒客,不算太大的地方也开始渐渐拥挤且热闹起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或各自思索一些问题,或简简单单的聊上两句对彼此都无关紧要的闲话,享受着难得可以放松的惬意时光。

    热闹起来的酒吧里,灯光开始渐渐混乱起来,酒气混合着烟雾使得空气很是氤氲,再加上灯光的闪烁照耀,让昏暗无比的酒吧有了一种让人下意识疯狂的气氛。于是,音乐亢奋了,舞池热闹了,喝醉的人们疯狂了。

    某个时刻,一位喝高了的长发女子醉醺醺的过来和两人搭讪,然后在赵卓诧异的目光中拉着秦笑冲进了喧嚣的舞池。等到赵卓再透过攒动不已的人头找到两人的位置的时候,两人已经身在舞池中央了。

    突然变成孤家寡人一个,周围却又是那么的喧嚣热闹,赵卓立刻感觉到了一种突兀而来的尴尬感。尽管沿着吧台这一圈有着很多如他一样独自喝酒的人,尽管没有人会对他们投注哪怕一丝的鄙视目光,但这样的鲜明对比就是让赵卓不怎么舒服。他闷闷不乐地喝了几杯之后,发觉自己果然还是没办法甩掉这股尴尬的感觉,只好摇摇头,提了瓶酒起身在酒吧转悠起来。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他朝着之前祢笑所抱怨的那个酒桌靠了过去。

    很难说为什么,他就是对那个“寄生流”很是在意。

    总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似地。

    他走了过去。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任!我们再干一杯!”

    相对安静一点的角落里,穿着皱巴巴上衣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空酒杯,醉醺醺地和面前杵着的另一个酒杯碰了碰,然后一“干”而尽。甚至还歪着脖子倾覆酒杯,看着那最后一滴酒液沿着光滑的杯壁滴下:“看!我喝酒就是这么认真!从来不做假!你……你可不许再污蔑我了!”

    男子的头发有些花白,也有些乱糟糟的,显然很长时间都没有梳理了,脸颊略瘦,眼角周围有着隐约的皱纹痕迹,昭示出可能的年龄范围。因为已经烂醉了,所以眼睛迷离而没有焦距,脑袋也如小鸡啄米一般一下一上地晃悠着,而整个身子,则以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扭曲着趴在桌子上。很难想象这样年纪的一个人,居然也还有这样好的柔韧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