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一百九十八章 别为他人活着

    ()“她昨晚没睡好。”发现沈婵的目光停留在熟睡的齐牙牙身上,赵卓不知为何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解释道:“再加上吃的有点多,所以睡的比较死。”

    沈婵微微一笑,出来的话让赵卓哭笑不得:“下午的时候听服务员来了个很能吃的吃货,不但吃了满桌子的饭菜,还意犹未尽。我就猜到是你们了。所以在她后来点的白饭里放了些催睡的小东西。不然她哪会睡成这样。”

    怔怔地看着沈婵,赵卓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失笑:“闹了半天,她睡的跟死猪一样是你的原因!”

    “餐车上的材料有限,环境也不怎么好。做出来的饭菜其实并不怎么好吃。你们反而吃的这样夸张,很容易被有心人注意到。”伸将耳边的发丝藏到厨师帽里,沈婵徐徐着话,显得怡然自得。

    “好在你们还有科学家的身份作掩护,一些怪异的行为普通人大多能够接受。若是换成旁的身份的人,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当然,只要挺过了这趟旅途,下了车之后就没这种担心了。到时候你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没人会因为这个怀疑你们。”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来看着赵卓。

    “你们还没钱。”

    “没有。”赵卓耸了耸肩,“所以我有些苦恼这个。你也许可以借我点。将来我会还你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给你再多的钱你不知道怎么挣怎么花,也没什么好处。”

    “其实你也没有。”翻着白眼,赵卓忍不住鄙视道。

    “……嗯。”女子微微一笑,倒是真的点了点头,“我也是被人从泥沼区里抓出来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钱。”

    话题终于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顺理成章的落到了这里,于是赵卓想也不想便问:“起来,到底是谁把你弄出来的?总督府里有谁是内应?”

    沈婵的身份是联邦反叛军头领的女儿,落入泥沼区之后自然是有人想方设法的搭救。而种种迹象也都表明,无论那些人又怎样大的能量,想要将沈婵从泥沼区救出来并且顺利的登上唯一通往外界的子弹列车,泥沼区总督府是必须有人作为接应的。而且,这个内应的身份,也绝对不会低!

    偏着头笑看着他,沈婵想了想后才道:“想知道?”

    “如果方便的话,我当然想知道。”

    “可你会不会出啊。”

    “你不会连这点信心都不给我。”赵卓撇撇嘴,有些不满。

    “也对,毕竟你能这样无惊无险的出来,也是多亏了他的。”点了点头,沈婵用这样的方式回答了赵卓之前的问题。

    “崔副官?”几乎没用多少脑细胞,少年就已经猜到了答案。

    “嗯。是他。”沈婵点头,倒是简单的了一下双方的关系:“他其实也是梨落区的人,和我们家也算是有些关系。不过后来举家搬到了泥沼区这里,便没再联系了。”

    “没再联系还会冒这样大的风险救你?”赵卓一脸的不信。

    女子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身上不期然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葱花味道,惹得赵卓肚子又叫了起来:“没再联系指的是在联邦所知的资料记载里:联邦的网络记录了所有民众的活动情况,并根据各自的身份有着明显的权限分级。在有信息节点存在的地方,你不论做什么都会被记录下来。而一旦你成为联邦打击的目标,这些记录将会成为打击你的利器。但是,有一些方法是可以躲开联邦网络的监控的。通过这些方法,可以屏蔽很多东西不让联邦的终端光脑知道。”

    听了这番话,赵卓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白天时候,岳经给自己的那番有关电子板和纸的言论。心里明白所谓“躲开网络监控”的方法,大概就是类似于用没有任何电子材料的古老纸张写信的方法。这念头在他心里一闪而过,再回过神的时候,却也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于是忍不住问沈婵:“那你现在出来了,以后要怎么办?”

    她是联邦反叛军头领的女儿,在父亲死后,从某种意义上来是该继承头领的位子的。赵卓很难想象沈婵这样的身份,一旦走出这列列车,暴露在联邦网络的视野之下将会引起怎样的震荡,也无法想象如她这样美的女子穿着军装揣着武器在战火硝烟中厮杀的样子——虽然以她的身和xing格,那个时候多半是很巾帼的。

    “还能怎么办?我有着这样一位父亲,今后大概也要背着这样那样的名号过活了。联邦也许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坐实我造反的野心,但父亲的那些部下,那些反叛军肯定不会这样想。崔副官把我从那里救出来,本来就是想让我回主持大局的……呵,这其中还有一些不愿意我回的,想要自己上位取代的,肯定会想着怎么阻止我。所以眼下我最多就是随波逐流罢了,看着命运带我向何方就向何方好了。哪里能自己做主。”伸出轻轻地捏摸着熟睡中的齐牙牙,沈婵的目光在女孩身上流连着,不看对面少年的脸,语气之中也是一如既往的那样平静外加冷淡,却也能听出些许的无奈在其中。

    有着这样的一个身份,她便只能身不由己的活下了。

    “所以有时候,我是有些羡慕你们这些没有父母的人的…………不用背着他们呀……”

    “干脆逃跑好了。”忽然地,对面想起了这样一个轻松的声音,将有些怔怔然发呆的女子唤醒了过来。她讶然抬头,就看到赵卓一脸轻松的样子。

    “人可以为梦想活着,可以为亲人活着,也可以或者也必须为自己活着,但却绝对不能为别人活着。你父亲已经死了,你的梦想又不是当个女叛军头子,你也不是除了叛军什么都不能干了,那你何必为了那些人的一己私怨而牺牲掉你的人生?何况前路还危险重重不知生死。这样活着多没意义,多累啊。倒不如干脆点逃跑好了。联邦这么大,那些叛军肯定没办法大张旗鼓的找你。”

    那一刻的赵卓,坐在那里,着这些让对面的女子豁然开朗的话,不知为何,竟是有着与那少年脸庞完全不相符的毋庸置疑和可信。

    〖

    jing彩推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