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战局

    ()c-等级的陆行螳螂,就这样被电蝰蛇一口要成了两半,甚至连反抗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而做完这一切的电蝰蛇,则摇摇脑袋,缓缓的重新盘起了身子,上身高高昂起,居高临下的望着剩余的两只卡兽。猩红的信子飞快地吞吐着,眼睛之中满是冰冷的傲慢。

    红a组的三人之中,那只陆行螳螂的主人浑身瘫软地望着远处的电蝰蛇,脸se苍白,嘴里下意识地喃喃自语着:“怎么……怎么能这样……太强了……”

    “这就是电蝰蛇的实力?”赛场之外,赵卓愕然望着那边的情形,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只是短短几秒钟的功夫,竟然就有一只卡兽被电蝰蛇轻易的干掉了。那只陆行螳螂的等级可是c-级啊!比起他手中的鞭炮虫来说不知要强上多少。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只卡兽,在b+级的卡兽面前,却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张志摇头看了赵卓一眼,对他之前的话做出了纠正:“这是b+级卡兽的实力。”随在他身边的剑虎兽低吼了一声,有些jing惕而充满敌意地冲着那边的电蝰蛇吼着,却依然止不住浑身的颤抖。

    “局面一边倒啊,有电蝰蛇在,红组是必败无疑了。”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张志说的那样,当红组这边损失了一只陆行螳螂之后,三人的士气和信心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而这个时候,落后于电蝰蛇很远的另外两只卡兽也加入到了战团之中。战场之上的局面立刻便朝着一面倾倒了下去。在隐兔和力天牛的协力之下,电蝰蛇一口咬中了反应速度略慢的口水犬,满是剧毒的毒牙深深地嵌入口水犬的身体之中。虽然口水犬挣扎着逃离了蛇口,但中毒之后的口水犬的战斗力彻底归零,浑身痉挛着倒在地上,毫无作用。而速度最快的斑羊,则只能被三只卡兽追着胡乱逃窜不已。

    斑羊的速度很快,蓝组的三只卡兽短时间内根本追不上这只善跑的卡兽,只能跟在它的身子后边不停的追逐。现场的人们都被这死只卡兽的追逐所吸引,以至于忽略掉了已经陷入必败之地的红组的三名卡侍。趁着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场中的时候,红组的三名卡侍,开始无声无息地贴着赛场边缘的铁笼,借着斑羊逃窜的掩护,一点一点地朝着蓝组的三人靠近:虽然死了两只卡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没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只要能够杀死那三个对手,眼下的局面还是有翻盘的可能的。

    在岳经的关于“jing神世界收服卡兽”的方法还未研究成功的时候,人们收服卡兽的方法只有利用个人实力强行收服卡兽这一个途径。所以泥沼区中能够拥有卡兽的人,其个人实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自己的卡兽还要强大。所以红组的三人虽然失去了两只卡兽,但他们的战斗力依然还在,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做最后的一搏。

    赵卓注意到三人动向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借着斑羊的掩护悄悄绕过了大半个赛场,距离蓝组三人只有不到三十米的直线距离。不过这个时候,其他的人也都终于是发现了他们的意图。

    蓝a组的三人此时无疑是以电蝰蛇的主人马首是瞻的,察觉到红组的想法,另外两人都下意识地想要征询那个脸上有着大面积烧伤的男人的意见。

    望着逐渐接近的红组三人,疤脸男人冷笑着发出了命令。追逐着斑羊的三只卡兽立刻放弃了对那只灰se鬃毛的长角斑羊的追逐,转而朝三人扑了过来。

    己方的计划被识破,红组三人发出一声破釜沉舟的呐喊,再也不去克制自己的动作,骤然发力朝着蓝组三人冲了过来——只要在三只卡兽赶过来之前结束战斗,那么获胜的就将是他们!

    虽然,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xing无限接近于零,但临死之前总是要豁出去拼一把的。

    面对着红组三人破釜沉舟不要命一般的进攻,蓝组的人却根本不给他们公平一战的机会。在疤脸男人的命令之下,三个人掉头就往自己的卡兽那边跑去,常年混迹泥沼区的他们,很清楚只有完好无损的活着才是人生最大的意义,除此以外,什么公平道德骑士jing神之类的,都是狗屎!

    能用卡兽杀死的人,根本无须自己亲自去冒险。

    看到蓝组三人如此没骨气的撒腿就跑,红组三人发出绝望般的呐喊和咒骂,却只能绝望的硬着头皮追了上去。而那只之前一直负责逃窜吸引注意力的斑羊,这时候也掉转过头,朝着场地中间的蓝组三人冲了过去。

    “在限定的空间里,一切的战斗进行到最后,都将只是实打实的全面开战……任何计谋和小聪明,都不能改变这个局面。”看台之上,崔副官冷笑着说道,“如果没有这个笼子,这场战斗还有些悬念。可一旦有了这个笼子……谁胜谁负,只需要比对一下双方实力就可以了。”

    “你们这个胶囊赌局看起来挺有意思,但其实还是有太多漏洞了。”

    耳听得崔副官不屑一顾的嘲讽和刻意讽刺的点评,坐在一旁的青年男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副官大人见笑了。设计这个胶囊赌局的人,当初也不过就是泥沼区这个地方的贫民而已,没有接受过联邦系统的知识灌输,不懂得什么太高深的知识,就连联邦的文字大概都不能完全掌握。所以,也就只能鼓捣出这么一个落后的比赛了。”

    “不过他倒是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副官大人有没有兴趣听一听呢?”微笑着扭头看着崔璐,青年缓声说道。

    “哦?说来听听?”崔璐挑了挑眉。

    “那个设计出胶囊赌局的前人有这么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所谓战斗,就和生活一样是变幻莫测的。哪怕到死,你也许都不敢坦言你已经彻底掌握了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