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九十六章 蠢少年

    ()一声急促的鞭炮爆炸声从身后传来,那只被赵卓丢到一旁的鞭炮虫竟是再次鼓起力气朝赵卓发起了攻击,只可惜双方距离实在太短,飞到赵卓面前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威力了。

    一巴掌拍飞冲到自己面前的鞭炮虫,赵卓皱眉看着那只鞭炮虫和脚下的隐兔,终于确定它们对自己确实有着敌意——主人已死,卡兽还在执行死之前的命令,自己如果不杀了这两只卡兽的话,比赛是不会结束的。

    虽然有些可惜,但既然注定不是自己的,那就不要强求好了。在卡兽和小命之间,赵卓很清楚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想通了这一点,他便不再犹豫,飞快地走上前将那只鞭炮虫一脚踩死,然后转过身看着正在尝试着爬出窟窿的隐兔,一剑刺了过去。

    “白痴!”赛场外围围墙处,科多跳着脚忍不住大骂道。

    赵卓的公寓里,沈婵看着电视中少年的一系列举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傻瓜!”

    胶囊赌局的各公寓区里,但凡懂得一些卡兽知识的人,在看到赵卓处理那两只卡兽的方式之后,都或爆笑或鄙夷地轻声骂了一句:“蠢材。”至于那些在现场观看的观众们,也在一愣之后轰然大笑了起来,纷纷指着场中的赵卓讽刺道:

    “噗哈哈,那个家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愚蠢的人了……哇哈哈,白给的卡兽他竟然不要,还自以为是的杀了人家。难道他不知道其实只需要一个弯腰,他就能再拥有两只卡兽的吗?那个谢剑飞的隐兔虽然只是c-级的草食系卡兽,论战斗力根本不怎么样,但它的隐匿能力和颠倒重力的技能可都是很极品的啊!不只有多少人眼红那只隐兔而不可得呢。这家伙倒好,白白送上门的东西,他居然一剑给杀了!”

    “也许人家比较中意自己的那只鞭炮虫。”

    “我看他根本就是个超级大白痴,不知道卡侍死后卡兽是会有一段混乱时间的,这时候卡兽都会盲目认主,只要能拿到卡片就能获得卡兽。那小子明显连这个常识都不知道,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

    “虽然我和那个谢剑飞不对付,但看到这小子白痴的举动,我还是心情大好啊,哇哈哈!”

    周围的观众们吵吵嚷嚷的说着,故意将声音喊的极大,为的就是让场内的赵卓听见——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所有的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向场中的少年提醒卡兽认主的事情,甚至还故意制造噪音让赵卓听不到科多的提醒,一直到看到赵卓做出这番愚蠢的举动之后,他们才无比快意地开口大声嘲笑起来,为这种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而得到的快乐兴奋不已。

    吵闹的声波一阵阵的借着空气传播开来,终于断断续续的落在了赵卓的耳朵里。少年握着长剑,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被自己一剑刺死的隐兔——鲜血从这只卡兽的身上渗透而出,浸染了它的皮毛,在红se血迹的侵染之下,这只总是透明的隐兔终于缓缓现出了身形来。

    确实只是一只三十公分长短的灰se兔子啊。

    默不作声的看着死去的卡兽,耳边听得四象更新笼大门开启的声音,赵卓丢下剑,走到一旁将自己的鞭炮虫收回卡里,然后来到那具无头尸体旁边,蹲下身子将对方手腕上的两张卡片取了下来。

    两张卡片的底纹中,其中一张是灰白se的底纹,还有一张则是黄褐se的底纹。按照沈婵的讲述,灰白se底纹的卡片是一次xing卡,应该是之前那只鞭炮虫所在的卡。而黄褐se底纹的卡片则是三次卡,除了第一个卡侍主人之外,还可以再辗转认主两次,想来是那只隐兔所在的卡。

    这两张卡上本来是应该居住着两只卡兽的,如果赵卓刚才能够听到科多的提醒,或者那些围观的人们能够好心提醒他的话,他也就该多拥有两只卡兽了。然而此时此刻,因为卡兽的死亡,两张卡片之上却只是空荡荡一片,没有任何内容。

    将没用的灰白se一次xing卡丢到地上,赵卓握着黄褐se的三次卡走出了赛场。他缓缓扫视着观众席上那些不断嘲笑奚落他的人们,微微捏紧了拳头。然后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对自己说道:“看,这些人肮脏的就仿佛地面上的那些泥巴一样,又黑又臭又恶心,偏偏腐蚀xing还那么强,杀人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一丁点痕迹。自己是泥巴,就恨不得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变成泥巴!我真的受够了呢!”

    “就算再怎么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也受不了成天对着这么一堆泥巴啊……迟早要被染黑的。”

    “渣滓一样的存在,怪不得联邦不要你们呢。”

    “我才不要一直呆在这种地方……让自己的心腐烂掉呢。”

    他每走一步,便小声的自言自语地说着话,一直走到科多身边的时候,才被愤怒不已的大汉一把抓着衣领提了起来:“你是白痴吗?我让你拿卡拿卡拿卡!你怎么就是不听,还要一剑杀了那只隐兔!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一剑到底损失多大?一只c-级的卡兽加上你那只d+级的鞭炮虫,保你上四十平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结果你居然一剑杀了!我倒想知道,明天晚上的那场比赛,你到底要怎么打!”

    赵卓抬头看着科多,脸上的表情很是漠然:“我对这个地方好失望。”

    科多一愣,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什么?”

    “我想离开这个地方。”少年面无表情的说着和刚才话题没有任何关系的话,“我是莲花,我才不要被污泥玷污了。”

    “你发什么神经!”科多恨恨放下赵卓,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胡话。

    “修叔说莲花都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但是若是在污泥里呆得久了,根茎难免还是会被侵蚀,虽然外表光鲜如故,其实本质已经变了。”少年看着科多,目光游离没有焦距:“我要当干净的莲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