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联邦卡农

第三章 胶囊赌局

    泥沼区有十二亿人口,有三百万居住资源,有一千多万的“穴居大厅”。而这些“穴居大厅”,被人们按照时钟的方式分成了一十二个区。而为了方便计算和管理,胶囊赌局在每一个大区都开设了赌局。每个区的赌局相对du li,个自都会诞生自己的冠军。而因为参赛人数实在是太多,就算是按照五分钟一场来算,参赛者庞大的人数也会让人打个几天几夜。所以,每个时钟区又被分成了六百个小区。每个小区都会诞生一位赌王和一位冠军。获得在一百六十平米的大房子里居住一个月的权利。

    所谓赌局,说白了其实就是类似于地下拳赛的xing质。所不同的是,参加赌局的赌徒人数,是和下场格斗的人数相等的。就像下注一样,每一个赌徒都可以选择一个参赛者进行下注。如果押对了,那么他将得到和参赛者同样的住宿奖励。但若是押错了,则需要交付出自己的筹码。

    而对于贫民区的人们来说,他们唯一可以拿得出的筹码,就是自己的命。

    贫民区最不缺的就是人命。

    胶囊赌局每月月中开局,持续时间三天。三天比赛结束之后赌局就会停止。一直到下个月的月中,才会再次举行。届时,那些曾经在赌局中获胜的人可以选择不参加比赛,也可以选择继续参加。而事实上,很少有人在享受了一个月的单独安稳的睡眠之后,还会甘愿回到那个又脏又臭又拥挤混乱的穴居大厅里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而赵卓正巧是那种能够很平静的做到“由奢入俭”的人。

    胶囊公寓,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住过了。住了差不多三年。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并不是以参赛者的身份住进来的。而是以赌徒的身份——赌上自己的xing命。而当赵卓长的足够大,大到可以一个人独自应付泥沼区那混乱而危险的ri常生活之后,他便义无反顾的放弃了赌徒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

    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总是让赵卓难以放心。如非逼不得已,他更愿意将命运握在自己手里。

    这次是他第一次以参赛者的身份参加胶囊赌局。

    那位领路者在重新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关于胶囊赌局的规则之后,便再次沉默了下来。幽静昏暗的走廊上,众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在用一种渴望贪婪且带着三分好奇的目光不断地打量着位于走廊两边的那些胶囊公寓。对于这些贫民来说,这些如同棺材一样的房子,就是他们脑海之中的豪华奢侈品。而能够在这里面睡一晚,则是最幸福的事情。

    虽然这些东西在外界看来,只是如同笑话一般的存在。但对于从小生活在泥沼区的人们来说,就是那样的昂贵而真实。

    就这样一直重复着走过一个又一个如同蜂窝一样的胶囊公寓,一行人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堪堪在一道大门前停了下来。

    “好了,我们到了。”先前那位领路者回头扫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众人,朗声说道:“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走。”

    两名领路者拉开了大门门闩,刺眼的亮光瞬间照亮了这条小小的幽长的走廊。

    随之而来的,还有鼎沸的人声。

    “让我们欢迎第七时钟区第三小区第406——486穴居小区的选手们!这个夜晚,以及下个下下个夜晚,都将由他们带领我们一路前进,通往那令人向往已久的胶囊天堂!”一个巨大的清晰无比的声音在众人看不见的白光之中传了进来,早有心理准备的赵卓微微眯着眼睛,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稍稍适应片刻之后,朝大门之外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那站在用四根巨大铁链吊在天花板上的一块铁皮上的主持人。顿时眼前一亮:

    他竖着直挺的短发,脸颊干净没有污迹,身上罕见的穿着整齐的干净的西装,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泥沼区普通贫民的味道。反而有些像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那些住在平民区的上班族。

    而在这个主持人站立着的铁板下方,则是一个直径只有五米的仿佛斗兽场一样的圆柱形铁笼子。铁笼高有四米,用丝丝密密的粗铁丝制成,在铁笼的最顶端,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笼内的人如果想取到武器,就必须攀爬上四米的铁笼才行。

    这,就是赵卓他们将要进行比赛的场地。也是可以决定他们今后一个月居所的福地。

    在适应了赛场内那刺眼的明亮灯光之后,众人鱼贯着走出了那条黝黑走廊,沿着台阶一步步走到了角斗场的最下方。在靠近铁笼的地方,有一圈低矮的围墙。围墙的周围,围满了吵吵嚷嚷状若疯狂的人们。这些人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老的可能已经超过七十岁,而小的,则只有七八岁左右。这些赌徒之中,有七成左右是女人,还有两成是未成年的孩子,男人和老人则只占了可怜的一成。

    这些人,就是参加胶囊赌局的赌徒们。曾经,赵卓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每个月的月中都会像他们一样拿着代表着自己xing命的标贴,贴在自己看好的参赛者身上,然后疯狂而又忐忑且听天由命的等待着结果的降临。因为和所有参赛者不同的是,参加胶囊赌局的赌徒们,在他们所下注的目标失败之后,是必须交出自己的赌资也就是生命的。失败的选手也许不用去死,但失败的赌徒,却必须为此而付出生命。

    是生是死,全都不由自己。

    就是这种让人讨厌的不能掌握生死的感觉,促使赵卓在住了三年胶囊公寓之后,毅然决然重新滚回了自己的“穴居大厅”。直到他有能力以参赛者的身份参赛为止。

    如果可能,没有任何人愿意将自己的命交给别人。只有那些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孩,老人,以及女人们,才会毅然决然用自己的命去赌博。

    拥挤的泥沼贫民区,对于没有自保能力的人来说,是相当危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