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赠针

    “反正你留着也浪费!”李多福说的轻巧,他其实的意思是这东西里含有秘银,你又不是魔法师留着当然是浪费,可是在那武老头听来可就不是这个意思了,自己的那一套银针是祖传的,配套的还有一套针灸手法,银针一套一百零八根,八十一毫针另外二十八中,九根长针,九根软针,最后九根,三根空心,三根三棱,三根骨针!一共一百零八根几乎可以医疗任何疾病,他可以成为国手凭借的就是这一套银针,说是国宝都不为过!然而如今却被人说这套针放在自己手里是浪费?这不就是说自己的医术不配有这套银针的吗?如果是一般不懂医是的人说这句话他也许不会太在意,可偏偏眼前的这个少年懂得医术,而且手法还不一般,那这句话的xing质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哼!小家伙,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说话做事可不能太狂妄了!”武老头的脸se有些低沉,他现在是年纪大了,要是年轻的时候早就动手了!

    “狂妄?”李多福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狂妄?这个词近千年来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过,在亚特兰帝国他就算说自己是神明都没有人敢说他狂妄,作为魔纹的缔造者,在亚特兰帝国他的地位几乎等同于神明,有谁会认为神明狂妄?

    “哼!你刚刚的那几针我看过,施针的手法十分的高明可是所选的穴位却相当危险,这些穴位都不是平时可以随便使用的,稍有不慎甚至可能置人于死地,这一次你虽然没有照成任何的危险可是你在施针之前也能确保你可以百分之百不会出错吗?”这句话出口,开始的时候武老头的脸se还带着些许讽刺,然而说道最后自己的脸却先红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父亲在自己小时候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那个时候自己的医术还没有学成,不敢给人擅自开方治病,没次给人诊脉都要父亲陪同,施针更是要让父亲再三确定穴位才敢进行,于是父亲就对他说了一句话,没有杀人心就没有救人胆,你这辈子如果不能学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那么你这辈子就永远成不了一名真正的名医!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在他刚刚自以为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小子的时候,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了,一瞬间那武老头呆住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小子利用众多大穴施针让本该重伤甚至瘫痪的人奇迹般的恢复这不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吗?可笑自己刚刚还侃侃而谈的想要教训对方,自己也配!?

    而李多福这边却也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回对方的话而是直接转身再次来到李父床边,单手扶住一根银针调动体内几乎已经枯竭的魔力探入李父的体内,简单的检查之后李多福才再次将手放开同时眼神之中却闪过一丝不屑。

    银针刺穴在亚特兰帝国并没有,所以听到对方突然这样说李多福心中也不敢确定这些针咋过的地方会不会给人造成什么影响,然而通过魔力检查之后李多福才发现对方的话根本就是放屁!自己父亲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自己利用银针灌入其体内的魔力形成的魔纹也没有对他的身体照成任何的伤害,那里有什么危险?

    其实李多福并不知道,他这一次还真的是误会对方了,针灸一学其实是利用银针刺激人体的穴道进而影响到其他不同的地方!比如有的针灸大师用银针刺一个人的右手,他的左脚就会抬起来,而在针灸治病的时候就是通过针刺的某个穴位来影响人体的不同反she区从而得到治愈的效果,治愈为什么会形成这些反she区却根本就没有人认真推敲过只知道那个穴道有什么用,那个穴道会有什么危险仅此而已!然而对于上一世生活在一个魔法世界的李多福来说,他的理解却根地球上的人有本质上的区别。

    其实所谓的针灸若是利用魔法世界的理解很简单,那就是利用银针刺激身体内的隐藏着的能量,如果把经脉比作能量的通道,银针就好像是路障,那针灸就是将一条路堵住,让一些能量走道另一头,去更需要这些能量的地方!这一点倒是和魔法有几分相识,可是不同的却是魔法师使用的治疗魔法并非人体本身的能力,而是来至于外界,这就好像一个人家的墙到了,他需要将墙从新砌起来,可是那个倒了的墙的砖不够用了,于是他就通过拆掉家里那些没用的墙上的砖来修补这堵有用的墙,可是一个人的家里没用的墙能有多少呢?没用办法之下就必须用到一些有用墙的砖,这些有用墙就是那些人体重要的穴位,大穴甚至死穴!如果针灸师擅自使用弄不好就可能让人体这个大房子倒塌,可是李多福由始至终就没有动过任何一堵墙的砖,他用的砖都是外来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对人体伤害这一说!而由于他根本就不懂中医也没有学过针灸,所以更加不知道什么穴位不能擅自使用,什么穴位动了会出现什么危险,因为他刚刚的治疗过程根本就不存在那武老头所担心的危险,因此在他看来这老头肯定是因为不想给自己那些掺有秘银的细针所以才故意编故事吓自己,顿时李多福的脸se也变得不善起来。

    而李多福的这一表情看在武老头的眼里却成了愤怒还有鄙夷!那眼神就好像自己父亲听到刚刚自己的那段话后所露出的表情,自己都活了大半辈子,自己都有孩子了,自己的孩子都有孩子了,然而一直以为自己的医术已经有所建树,却没有想到连自己父亲当初在自己还是医师学徒时候对自己的要求都没有达到,自己算什么名医?

    一直站在武老头旁边的老友见到自己的老伙计本来要训斥这小家伙一通,这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完全是长辈对晚辈的训话,可是话刚刚说了一半怎么自己就先蔫儿了呢?难道是想到什么伤心的往事了?于是这位孙老头决定帮自己老友圆一下场!

    “多福!武教授跟你说的都是好话,这是教你做人…”他刚刚说一半却被自己的老友突然抬手打断,只见那武老头突然抬头看向李多福,这一次原本愤怒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苍老的感觉,微微顿了一下后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而后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直接递道了李多福的跟前:“小兄弟,这套银针是我武家祖传的宝物,传承了十八代到了我的手上,可惜老夫愧对祖先空得宝物却没有办法继承祖上的医术,老夫不配有这样的宝物,老夫不配!”留下这句话之后那武老头直接将盒子赛道李多福的手上而后转身就向外走去,口留下傻眼的众人还有莫名其妙的李多福!

    .......

    .......

    不好意思白天突然有事回来晚了,这一种貌似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俺在这里指灯发誓绝对没有下一次了....话说俺家的灯好像刚换不久?希望不要再受道俺的连累才是!另:今天是星期天,呃不!过了十二点已经是星期一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如果还有没睡觉的给俺来上两票,咱也希望能在新书期间尽量往前挤一挤,太高的名次咱也不敢想,前五十名也行啊!拜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