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留着也是浪费!

    孙老头和武老头两人是老战友,当年打鬼子的时候两人都是医务兵,不同的是武老是家传行医后来入伍,而孙老头却属于半路出家,医术不能说完全没有却也是半瓶晃悠,本来及时如此,经过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就算是医术一般在一个稍微大点的医院混一个主任砖家当当也不是难事,可偏偏着老头脾气固执有骨子宁折不弯的劲头儿,用通俗易懂的词来说就是一头倔驴,人家给他送红包他不收就算了,还举报人家收的,你不食人间烟火想要当圣人可是人家还得吃饭呢,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他不让人家赚钱人家能不和他拼命吗,虽然最后时期被淡化处理,不过孙老头也看明白了,那些官僚们都是蛇鼠一窝,既然管不了,眼不见为净,爷爷不伺候了,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名气,医术更是一般般,所以医院那边也没有怎么留他,就任凭他离开,于是着孙老头就学起了陶渊明,跑到着小山村来,弄了两亩地当起了农民,由于本身还会点医术,于是就在这开了一家小诊所,而山坳村本来就不大,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医院诊所的,突然来了一个医生愿意在这里落户村里人当然都很高兴,于是这家小诊所也就成了山坳村唯一的一家卫生所,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上这里拿药,ri子过得倒也清闲,至于武老头和孙老头不一样,家里世代行医一手祖传的针灸术更是堪称国宝,虽然脾气和孙老头差不多,也属于宁折不弯的主但是人家是有真本事,所以在医院里吃的很开,而由于两个人是战友,又气味相投所以两人关系一直都很好,而孙老头隐居田园之后武老头也经常来看望,今天正式他过来串门才碰到李多福这一家子。

    而说这个世界上最不相信神神怪怪之类的事情的一个群体,那军人就要首当其冲了,特别是上过战场的军人,刀尖上舔血提着脑袋做人,见过死人开过杀戒,你再跟他讲神鬼报应,碰到个脾气不好的当时就能揍你个七荤八素,然后指着你鼻子说这就是报应!

    想来也是,说报应,上过战场的人手上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一些鲜血,要是相信有报应的话他们早就出家当和尚了,所以无论是那武老头还是那孙老头,两人都不相信李多福的话,孙老头当时就冷哼了一声,看样子依他的脾气若不是因为前面武老头还在他可能当时就开骂,对于自己的这个老战友,他还是满敬佩的,所以见老战友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什么。

    而武老头这边想的却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肯定是懂医术的,刚刚屋子里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少年如果不会医术的话这一切根本没法解释,所以武老头相信李多福懂医术,而且那所谓的“老神仙”就是交给他医术的老师,只不过可能那位“老神仙”嘱托过不要向外人透露他的身份,这个不难理解,一些世外的高人都有些怪癖,而其中隐居是最为普遍的,别说高人了,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想过着隐居的生活,可惜自己名声在外身不由己,所以他很是理解那所谓“老神仙”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存在的心里,想到这里那武老头反倒释然了,只是他真的很好奇,可以将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调教成一个医术高明的针灸大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呵呵!既然是老神仙梦中所授的神术小兄弟你可要好好珍惜啊!”自以为是想明白了一切后武老头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说道:“老夫医术也算有些心得,不知道可不可以和小兄弟讨教讨教小兄弟的神术呢?”

    武老头的目的很明显,他想要通过李多福见一下那个所谓的“老神仙”,在他想来对方医术就算因为有高人指点毕竟年纪尚小,只要自己用话套一套也许就能将那“老神仙”的身份套出来,如果能和这位“老神仙”见上一面,和对方切除一下针灸之术自己一定会受益匪浅。

    “没兴趣!”李多福还在那边揉着屁股呢,他并不懂什么医术,不过医疗魔法却知道很多,可惜却并么有什么兴趣,在亚特兰帝国并没有医生这个职业,疾病基本上都是专门的魔法师进行治疗,而且医疗系的魔法师相对身份在魔法师之中并不是很高,因为亚特兰是一个注重自身修炼的国家,就算是没有魔法天赋和斗气天赐的人也会修炼一些简单的武技,即使不能凝练出斗气至少也可以强身健体,因此一般的疾病都很少得,得病的人少了,治病的人当然就不值钱了,当然这是相对而言,医疗魔法师虽然身份不是非常的高,比起一般的战士还是要高很多的,不过在李多福这样的魔纹大师眼里却不够看,所以在听到那武老头想要和自己讨论医术的时候并不感冒,甚至有一只被人贬低了的感觉,作为一个魔纹大师却有人要和他讨论医疗魔法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使用了一辈子农家肥的农民突然被人要求何其讨论如何掏粪,这东西有需要研究的价值吗???

    原本兴致满满的武老头却没有想到李多福根本不屑一顾,热脸贴了人家冷臀部顿时让武老头的表情有些僵硬,身为医学院的教授,平时要是想要和谁讨论医术那对方还不感恩戴德?不说焚香沐浴斋戒三ri那也绝对没有人敢拒绝,如果对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还可以理解为对方不懂事,可是对方明明懂得医术,那这就是对自己彻彻底底的蔑视了,不!这简直就是无视了!等等可能是对方一直住在着个小山村,这里消息闭塞对于外界的事情不了解所以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声?嗯!一定是这样!

    “那个,小兄弟,刚刚你父亲意外受伤,你又不在身边所以我就擅自出手为其施针,不知道小兄弟对我的针灸之术可有指教!”这句话就有点挑衅的味道了,显然他对李多福刚刚的爱答不理有些不满,因此他决定用说明刚刚那些银针是出自自己之手,虽然自己的针灸之法没有对方的高明,不过明眼人一看也能猜到自己针灸的造诣不俗,想来也不会在这般轻视自己了!

    “那银针是你的?”果然听到他的这话李多福眼睛明显一亮,看的那武老头不禁微微有些小得意,然而李多福下一句话差点没把他气死:“送我可以吗?反正你留着也是浪费!”

    ......

    ......

    早上起来突然诗兴大发,决定赋诗一首还请大家品鉴一二!

    清晨醒来忽闻香,却见桌上面条汤。

    昨夜吃面没洗碗,一觉醒来全老蟑!

    啊!好诗好诗!看到这样的好诗大家好意思不来两张票票吗?好意思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