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42章 最后一战(2)

    而且在还不是发达城市的合-肥战斗远远好过在南-京战斗,这样的话即使把合-肥打烂也好过把南-京打废。不管怎么样,南-京毕竟是国家的首都,无论是建筑物还是城里的学校什么都要比合-肥重要得多,而南-京城里的大人物也多,稍微抓几个都能影响一大片。

    所以对于阎-锡山他们把部队大量派往合-肥,郭拙诚是乐见其成的,希望他们来的越多越好,大不了他的第三军就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把这些派来的队伍给全吞了。

    重-庆的中央-领导人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情况,也立即拍发电报给郭拙诚,要他暂且忍耐,不要急于出战,最好等林总的第一军占领了武-汉后,再进行进攻,这样的话,林总的第一军可以直接杀奔相对兵力空虚的南-京,让战争早一日结束。

    可以说英雄所见略同,最得便宜的当然是我们的林总了,按照这个计划林总将肯定是第一进入南-京的指挥官,郭拙诚和彭总很可能连南-京都进不了,而是直接收复其他地方,接受其他地方武装力量的投降。如果在山-东那里跟日本鬼子干起来的话,他们就更加没有几乎到南-京出现开国大典了,直接就此投入抗日战场。

    当然,郭拙诚是巴不得这样,穿越而来的他对于是不是第一个进入南-京并没有多少期盼,也不想争这份荣耀,他穿越后最大的希望就是抗日,就是把日本鬼子给打得趴下。好好地出一下心头的怨气。

    在他内心里。其实最希望第一个进攻南-京的彭总。因为彭总这个人很纯粹,只喜欢打仗,不喜欢政治,而且彭总目的的地位其实也高于林总,只是因为整编后都是指挥一个军,而且是第二军,想到来说地位反而有点不如林总了。这对彭总多少有点不公平,但他一点意见也没有。反而乐呵呵地上任了,当上了这个军长。

    郭拙诚很想弥补一下这个缺陷,也想彭总将来能更加顺风顺水。可是,现在他已经率部进攻郑-州、太-原、绥-远,以至北-平和天-津,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不但要尽快占领它们,还要提防日本鬼子从北方杀过来。

    虽然重-庆的高层领导计划了在济-南那里给日本鬼子狠狠地来一下,让抗日战场主要集中在山-东半岛。但日本鬼子是日本鬼子,未必就会听红-军的指挥。他们真要在北-平、天-津方向杀过来,红-军可不能放任他们肆虐。必须在北-平、天津方向阻挡他们。

    可以说,彭总肩上的担子比谁都重,那里绝对少不了他。

    林总和他所率领的第一军反而有可能成为整个红-军的战略预备队,哪里吃紧,他和他的部队才会出现在哪里。

    这样一来,林总夺取南-京的意义也就大大减低,毕竟在中国来说内战的功绩远远没有抵御外敌侵略伟大。

    1936年10月29日下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和中央苏区守备军团在林总和陈-毅的指挥下占领江南重镇——武-汉!

    战斗刚刚结束,在林总的指挥下,第一军开始乘船或者卡车开始快速朝南-京挺进,而陈-毅率领一部分部队继续在武-汉打扫战场、收拾残敌,而另一部分部队在粟-裕的带领下跟随在第一军后面也杀向南-京。

    林总、粟-裕的部队一下将南-京政府吓得屁滚尿流,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林总的军队也是这么犀利,一样是他们所不能阻挡的,湘军的覆没并不是何健不用力,也不是湘军的战斗力不强,根本就是林总的部队太厉害了。

    直到此时,才有人提醒阎-锡山、张-学良:林总率领的可是第一军,而郭拙诚率领的只是第三军,第一军排最前面,其战斗力怎么可能比排第三的第三军弱呢?

    虽然这个消息以前也知道,但以前没有人重视,甚至对于有人用部队序号来对比战斗力感到可笑,很幼稚,郭拙诚之所以率领的是第三军,是因为他年龄小、资历浅,无论是哪个部队、哪个势力都要讲一下论资排辈,虽然郭拙诚有巨大的战功,但林总和彭总还是应该排他前头。可是,现在有人这么一提醒,阎-锡山等人才觉得第一军肯定比第三军强,红-军太狡猾了,竟然把郭拙诚宣传得这么厉害,实际上林总的部队才是最牛的。

    想到这一点,阎锡山他们立即慌神了,他们的电台几乎没有停息地向南-京周围的部队下达电令,命令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前往南-京布防,同时命令在南-京西面的部队尽最大力量沿途阻击杀向南-京的红-军。

    甚至于正在合-肥修建阵地,准备与郭拙诚的第三军决一死战的冯-玉祥手下也接到了阎-锡山亲自发来的电报:共匪的第一军实力太强大,南-京危急,望兄弟立即前来保驾。

    冯-玉祥扬着手里的电报,气呼呼地骂道:“保驾?保你阎老西?你老东西吓昏了头吧,郭拙诚的部队怎么可能比共-匪的第一军,人家根本就是神出鬼没,如果不是郭拙诚的部队战斗力太强,傅-作义他会主动起义吗?他会向郭拙诚投诚吗?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完全打不过啊。

    再说,自古以来哪有两军对阵的时候阵前撤退的?你以为只是一个营一个团啊,几十万人怎么跑?我这么一跑,郭拙诚他的部队还不撒开脚丫死劲追?我的部队不跑也许还能抵挡一阵子,一跑就会放羊,到时候就是不用郭拙诚的部队打,仅仅为了夺路而逃就会发生自相残杀。”

    不过,冯-玉祥就是再埋怨也没有用,因为南-京实在太危急了。

    林总的第一军可不仅仅从陆地杀向南-京,他手里还有军舰、炮艇,有大型运输船,最让阎-锡山、张-学良等人无语的是,那些军舰上、炮艇上、运输船上都安装了高射机枪,有的甚至都安装了高射炮,根本不怕天上的飞机。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中国飞机性能可不怎么样,虽然它们能在高射机枪的射高以上飞行,但再高也高不过来自1993年那个时空的高射炮射高。更何况飞机飞行高度一旦超过了高射机枪的射高,它的轰炸和对地射击就是鬼扯了。这个时代的飞机可没有什么精密的瞄准镜,没有高级的投弹瞄准设备,几乎都靠飞行员的视力来目测,靠飞行员的经验来进行,低飞的时候他们还能发挥不少作用,一旦飞得太高了,下面的房屋在太阳普照的时候都成了蚂蚁,地上的士兵根本就看不到,那些河流只是一条条弯弯曲曲的细带子,河流里的军舰凭运气也许能发现,但要瞄准它们,那就只能请神仙来。

    因此这些军舰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受到来自空中的威胁,军舰上的红-军甚至还为陆地上的军队提供空中掩护,毕竟陆军要携带高射机枪、高射炮的话,速度就慢多了,除非是大卡车拖着走大路。

    但南-京政府的军队打仗也许不行,挖路的本事还是不错的,他们不但自己挖,还用枪逼着老百姓挖,把南-京西面所有通往南-京的道路都挖得的千疮百孔,卡车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只能等工兵们修一段、排除一段地雷,再前进一段,以至于卡车比步兵要慢得多。特别是遇到桥梁被炸的地方,虽然工兵部队带了不少架桥器材,但还是需要大量的时间。

    实际上,前往南-京的军舰也并非一番风顺,它们虽然没有空中威胁,地面威胁也很少,遇到一般的岸防工事,军舰上的火炮一轰,那些工事里的守军就撒开脚丫猛逃,因为红-军的火力太猛了,根本不是他们所能阻挡的。

    军舰最大的阻力是长江里的沉船和不知南京方面哪里搞来的水雷。虽然水雷的数量不多,威力也不少很大,但还是让军舰上的官兵出了几身冷汗,只能一边排雷一边清除水底沉船再前进。

    即使如此,林总的第一军还是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前进着,从水陆两路一步步逼近南-京。南-京更是一日三惊,虽然守军严令城里的百姓不许逃走,但还是有很多富户、官绅家庭开始打点细软往城外跑。

    看到林总的部队即将接近南-京,而冯-玉祥坚守合-肥的决心开始动摇,准备随时撤往南-京,郭拙诚当机立断下令进攻。

    几乎千篇一律,郭拙诚的部队进攻也是以密集的火炮开始,各种口径的炮弹如冰雹一般落入守军的阵地中,那些临时修筑的工事在炮弹的轰炸下土崩瓦解,很多官兵来不及逃跑就被埋在里面,有的被弹片撕成碎片,有的被爆炸的气浪掀到半空,有的则被活埋在泥土下生死不明。

    (感谢各位,原因大家懂的)(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