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33章 气势上压迫

    彭总的这次进攻同样是以重炮开始。凶猛的炮弹从八个炮兵阵地发射出来,飞过六、七公里的距离狠狠地砸在了信阳城里,砸在了守军的阵地上,砸在了东北军士兵的头顶上。

    轰炸的目标首先集中在东北军的火炮阵地上,东北军炮兵倒也不是无能,很快就奋起还击了。

    可是,因为东北军不但火炮数量少,口较小、射程近,他们的反击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唯一的作用就是让红-军更加容易地判断炮击效果:东北军的反击越来越弱,自然就显示出红-军的火炮轰炸效果很不错。

    几分钟之后,东北军的炮火还击就停止了,即使还幸存了几门炮火,吓破了胆的炮兵也不敢再发射,否则只会招来更多的炮弹轰炸。

    东北军炮火的停息并不意味着红-军炮火的减弱,只是让红-军的火炮转移了一下打击目标而已。

    火炮的打击目标开始转向东北军的战壕、工事和他们的集结地,几乎每一个军营都遭受了几轮炮火突袭,呆在军营里的士兵唯一救命的绝招就是逃离军营,有多远跑多远。

    轰炸完军营、阵地、工事,红-军的炮火就开始犁开那些宽大的街道,特别是修筑了掩体的街道几乎通通被密集的炮弹掀了起来。那些机枪掩体哪怕只是堆了几个沙袋也会被炮弹炸得尸骨无存,掩体里的机枪、子弹都会被炸成零件,或殉爆成废钢、废铜……

    东北军第57集团军军长缪徵流对于红-军的火力已经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但是,这种烈度的轰炸还是让他目瞪口呆,他吃惊的不仅仅是红-军炮火的凶猛,更加感叹红-军太他娘-的败家了。哪有这么轰炸的,这不是浪费钱吗?一个小小的机枪掩体用得着这么轰炸,一发炮弹的成本就不比一挺机枪的成本少多少,可用得着一下砸下四五发炮弹?用得着将那些沙袋撕成碎片后再在那里砸出一个深深的弹坑吗?

    随着炮击的时间延长,缪徵流越来越无力,内心的信心一点点消失不见。

    可以说,看到一发发炮弹砸在街道上,耳朵里充斥的都是炮弹划过天空发出的那种刺耳的尖啸声,缪徵流就胆寒一次,心里的底气就少上一分。原来以为的凭第57集团军庞大的军队人数足以撑死红-军肚子的想法。早已经随着炮弹的砸下而不复存在,他现在思考的是如何突围出去,手下几万部队能不能保护自己冲出去。

    他不知道这次包围信阳的是红-军第二、第三两个军,集中的是两个军的炮火,更不知道的是彭总、郭拙诚就是要给东北军一个下马威。为的就是让东北军上下都知道,红-军是不可战胜的。红-军要消灭他们易如反掌。

    无论是彭总、郭拙诚还是他们手下的将军都知道这次炮火的轰炸太过分。浪费也很大,可以说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炮弹根本没有必要发射出去,如果仅仅是进攻信阳的话。

    但是他们更知道浪费这么多炮弹是非常必要的,能够给东北军心里造成恐惧,更能够让东北军胆子吓破,只要更快、更干净利落地收拾了第57集团军。那么接下来红-军进攻东北军也好,西北军、晋军也好,都更容易了,能够更加快速地促使其军心崩溃。也能加速攻占南-京。

    这样一来,现在的浪费反而能为将来节省将来的炮弹,反而能为将来取得更大的战果。

    看着这么多炮弹砸下,看着红-军炸了这么久还不停止,军长缪徵流真正害怕了,他手下的官兵更是颤抖不已。

    他们感到现在就如世界末日一般惶惶不可终日。在炮击发生之前,他们认为自己周边的伙伴越多越安全,认为只要自己部队多,就越能抵抗红-军的进攻,就越能坚守更多的时候,但是炮击发生后,特别是看到官兵聚集越多的地方遭受的炮击越多,他们才知道错了,越多的同伴带来的不是安全反而是死亡,之前扎堆的官兵开始不由自主地分散,很多士兵开始脱离大部队,开始有意无意地寻找能单独藏身的地方。

    殊不知这种恐惧的感觉并不会因为周边的人数少了而减少,人数少了他们又感到了另外一种恐惧,那就是当红-军炮火减少并发起冲锋的时候,那自己单个人藏在这里不就更容易被打死吗?

    呆在人多的地方恐惧引来更多的炮火而被炮火炸死,呆在人少的地方又恐惧红-军进攻的时候因为没有同伴相互掩护而轻易送命,是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办才好,恐惧永远萦绕在他们的脑海里。

    就在这时,官兵中开始流传出不同的传言:蒋芥石的中央-军不比东北军差,但中央-军轻易就被红-军给打跨了,薛岳的部队仅仅坚持了几十分钟就崩溃,大部分部队投降,红-军对他们很优待;税警总团三万多部队,没有半个小时就被红-军包围,他们投降后都加入了红-军,都有津贴,比在中央-军吃得还好,武器也比中央-军的好,很多投降的军官还在红-军里当官了;

    而东北军和红-军以前并没有仇,东北军没有进攻过江-西的中央-苏区,也没有屠杀过红-军,大家无冤无仇,投降了肯定不会受虐待。反正打不赢,投降最好。张-学良是一个逃跑将军,将东北大好的土地拱手送给了日本人,根本不值得大家卖命,跟着他不可能收复东北,只有跟着红-军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才能回到家乡见父老乡亲……

    这传言就如瘟疫一般在中下军官和底层官兵中流传,除了少数的人还能坚持还以为他们能抵挡住红-军的进攻,大多数人都在心底里认为红-军是不可战胜的,也从心底里认同跟着张-学良不可能带大家打回东北,不可能赶走日本鬼子:

    以前东北军那么强大,又是在自己的家乡迎战,结果却被日本鬼子如赶鸭子似的赶跑了,一枪都不敢放,现在东北军都离开了家乡,在异地当客军,实力比以前差了好几个等级,怎么可能再打回去,他要有这么大的胆量当时就不会逃跑了。

    回老家见父母见兄弟姐妹的希望根本不可能放在他身上,虽然现在还不能断定红-军能不能打败日本鬼子,但至少比张-学良要靠谱得多,跟着能够打败蒋芥石中央-军的红-军,或许还真的能回到老家见父母。

    不得不说红-军还没有开始进攻,第57集团军的军心就开始溃散了,很多官兵就开始等待红-军前来接收,很多士兵都做好了投降的准备。

    但是,红-军并没有立即发起进攻,甚至连炮火都比最初的时候弱了一些。这让信阳城里的缪徵流又紧张又庆幸,他立即下令部队马上修筑城防工事,马上将轰塌的战壕、工事修整好,同时将部队往工事里输送。

    虽然他也知道这些士兵已经吓破了胆,让他们到那些已经轰塌里的工事里见了那些尸体、碎肢后,这些士兵会更加胆怯,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作为最高指挥官,作为张-学良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总不能就这么甩手不干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张-学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总统,又是全国最高武装司令,自己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只要这一仗勉强过得去,自己还不马上拥有更大的兵权?

    当然,他没有再傻乎乎的以为自己一军之力能挡住红-军,自从红-军的炮弹落在信阳城里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停止向张-学良求救,就没有停止要求上级增派援军,就没有停止请求周围的军队朝他靠拢。

    他不知道红-军的指挥官彭总和郭拙诚就是希望他缪徵流向上级求救,就是希望更多的东北军、西北军、晋军前来,其战术就是简单的“围点打援”!

    彭总和郭拙诚都知道无论是阎-锡山还是张-学良都不可能丢下这个第57集团军的,这不仅是这支部队人数多,有六七部队,更主要的是信阳战略位置太重要了,作为政变的他们其老家并不在南-京,他们这个时候还没有得到江浙一代富商的认同,他们不可能从其他地方得到补给,他们的补给来源依然是河-南、河-北、山-西、陕-西、京津等地,他们占领的南-京不但不能向他们供给粮食,反而要他们从外地拿粮食来补充。

    一旦红-军真的切断了南-京与河-南、河-北等地的联系,那就是断了他们的粮道,断了他们的武器弹药补给,他们就成了无根之萍无水之鱼,迟早会被别人吃掉,甚至内部会内讧会相互残杀。

    所以,即使缪徵流不那么“热情”地发电报,阎-锡山、张-学良等人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挽救这支部队。

    (感谢0773的打赏,感谢癫子雄、tchh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