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15章 初次交手

    税警总团的骑兵团就这么一路一惊一乍地前进着,直到中午过后才到达了龙家沟。

    这次他们遇到的事情再也不是虚假的了,当担任尖兵的骑兵班骑着战马嘀嗒嘀嗒地走入龙家沟时,一阵排枪射了过来。几秒钟之后这个班的十四个士兵一下就死了十三个,只剩下一个肩膀中了一枪,幸亏那家伙骑术不错,没有摔倒在地,而是趴在马身上转身而逃。

    等马跑了几百米,这个士兵壮着胆子回头看时,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因为自己的那十三个同伴全死了,但他们的马匹都没有一点受伤,它们都在那里围着自己的主人转。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对手的枪法准啊,一颗子弹就收取一条生命,这不是神枪手是什么啊。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没有死,不是自己命大,也不是人家没有打中自己,是因为对方要自己回去报信,回去告诉后面的部队:前面埋伏有人!

    否则的话怎么在他逃跑的时候没有人再朝他开枪了呢?

    他不明白前面的共-匪为什么这么做,按他的想法,共-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光明正大,完全可以找地方潜伏下来,然后给后面的骑兵大队一个迎头痛击,这样的话战果就大多了,而且他们自己一方还损失小。

    既然想不明白,他就不想,而是咬着牙驱动战马迅速朝东边跑。

    当然,那十三匹战马很快就有红-军战士牵走了,被人精心地送到了丰都县城。

    骑兵团的尖兵被灭掉后不久。那些走山脊的川军也遭遇到了红-军的打击。

    因为这些川军没有骑马。没有什么可以缴获的好东西。对付他们的就不是红-军的狙击手了,而是机枪手和步枪手,迎接他们的是如雨的子弹、榴弹。他们也是死伤惨重,只不过他们这里没有人跑回去,而是立马大叫着投降,没有一个士兵逃脱。

    接到那个受伤士兵的报告后,骑兵团长赵君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开始以为那家伙吓破了胆乱说一切。但经过了几次询问,那家伙依然这么说以后,他开始思考共-匪为什么这样。不过,想了好久也没有想明白,不知道共-匪是太愚蠢还是太嚣张,竟然采取这种方式接敌,怎么就摆出一副对决的架势呢?难道他们还没有汲取江-西的教训,还要打阵地战?你们共-匪能有多少家底跟我们税警总团打阵地战?我们还真巴不得跟你们打阵地战呢,我们最怕的就是你们打游击战,一下子躲了起来。又一下子突然出现,让人防不胜防。

    他一边用电报将这里的情况向后面的总团长黄杰报告。一边派出一个骑兵营进行试探性进攻。

    不得不说赵君迈是愚蠢的,人家都已经放一个人去报信了,说明对方已经有了准备,你派一个营去冲锋,不是送死吗?这不,一个骑兵营呐喊着冲上去,气势倒是有了,一路杀气腾腾的,可是在过了刚才那十三个骑兵死亡的地点后不久,前面同时有几十挺重机枪发出怒吼的声音,还没有等这些冲锋的骑兵回过神来,还没有等那个带头冲锋的营长叫出“糟了”这两个字,前面的队伍就齐刷刷地倒下了,近百个骑兵连同他们的战马就被不知道多少挺重机枪给扫成了碎片,扫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玩意。

    其他没有死的吓傻了,一个个慌忙滚鞍下马,一个个死死的趴在地上,就是被后面马蹄踩上一脚也只能忍着。

    等到迫击炮、榴弹打过来的时候,他们更绝望了,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是无法逃跑了,只好趴在地上大喊投降,投降……

    这不是他们胆小,实在是重机枪的子弹太密集,迫击炮的轰炸太凶猛,榴弹打的太多,稍微犹豫一下就被变成烂碎肉,不大喊投降不行啊。

    一个骑兵营没有坚持到两分钟,就以损失了一半的人马余部再全部投降而告终。

    后面的赵君迈目瞪口呆:“他奶奶的,打仗有他们这么败家的吗?只是一个骑兵营就拖出三十挺重机枪,这么大方,到底他们是税警总团还是我们是税警总团,重机枪的子弹真的不要钱?”

    也不得不说赵君迈是聪明的,如果当时他指挥全团同时冲锋,那么现在的他恐怕也不会或者说没有机会在后面破口大骂共-匪败家了,他一定会和那些不是死就是被俘的官兵一样的下场。

    要知道骑兵最怕的就是重机枪和炮弹,如果对方只是大刀长矛,只是半自动步枪,骑兵冲锋的时候就是无敌,敌人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如果对方的重机枪多,那骑兵就只能成为对方的靶子,不但没有还手之力,也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正是因为只是派一个营试探性进攻,赵君迈就试出了对方的火力,再也不敢派兵送死了,立即向后撤离脱离接触,同时将这里的损失向总团长黄杰报告。

    黄杰在接到第一封遇敌电报的时候就在仔细研究龙家沟的地图,等到赵君迈的第二封电报来之后,他亲自安排电报员向赵君迈询问了几个问题,等赵君迈的回电过来后,他疑惑地对第一支队司令官何绍周说道:“共-匪这是要跟我们面对面地过招啊。”

    何绍周也是大惑不解,说道:“总团长,共-匪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们选择龙家沟就是为了让双方摆开人马大战?他们有这么强的实力吗?而且从我们获得的情报看,他们也是今天中午后才达到龙家沟的,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时间在那里修建过多的牢固工事。”

    黄杰说道:“是啊,很奇怪。他们在江-西的时候,不就是因为阵地战而失败,最后逃出来的吗,可为什么今天他们还这么做?为什么要跟我们税警总团打堂堂正正的战斗?就不怕我们把他们给全灭了。”

    何绍周说道:“可赵君迈团长侦察到共-匪的重机枪众多,会不会他们拥有的武器比我还强?”

    黄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支部队的武器肯定比其他部队多得多。但是,如果人家都已经堂堂正正地跟我们摆开架势来打,我们打还是不打?”

    何绍周一愣,连忙说道:“打!当然打!这才是我们最有希望成功的,如果连这种打法我们都不能取胜,那我们税警总团也只有解散一途了。……,可是,司令,这是不是共-匪玩的一个花招?”

    黄杰问道:“什么花招?你认为他们还有什么花招?”

    何绍周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花招,但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傻,世界上的军人都知道打仗应该扬长避短,应该以己之所长攻敌之所短,哪有以己之短拼敌之所长的?”

    黄杰笑着说道:“刚才你还说要我注意共-匪的武器装备可能超过我们的估计,现在你又先入为主地认为我们的武器比他们更多,那你说他们的武器到底是多还是少?”

    何绍周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认为他们的武器装备肯定比其他部队要多得多,但要说超过我们,那绝对不可能。我们可是有宋老板在后面全力支持,可以说是以半国之力才建起来的部队,武器弹药都是从德国、法国、英国、美国购买来的。不说共-匪没有钱,就是有钱他们也买不到,买到了也运不进来,最多就是与桂军、黔军、湘军手里抢一点,换一点,偷偷摸摸地制造一点。郭匪拙诚率领的这支部队因为打败了桂军、湘军和中央-军,武器弹药肯定丰厚,但与我们比,肯定还差了一点档次。”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怀疑他们有其他花招,是因为我认为共-匪是狡猾的,他们这么做会不会是以郭拙诚的这支部队把我们拖在这里,而其他部队则四面出击,占领了重-庆之后,又去占成-都,占德-阳,到时候我们没有收复一个城市,却看着他们占领一个又一个战略要地。等老头子骂下来,我们可承担不起啊。”

    黄杰却说道:“不!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但了这个时候,不说是我们,就是蒋某人自己也改变了心态,开始变得务实了一点。你难道没有发现?之前蒋某人几乎是一天一个电报,催促我们赶快进军,命令我们必须马上将重-庆收复,可是他现在可没有这么催促了,也没有限期我们一定要拿下重-庆,而只是要求我们给共-匪一个好好的教训。只要我们真的能够郭拙诚这支部队以重创,蒋某人还是会很高兴的。”

    何绍周点头道:“是啊,我都奇怪这几天怎么老头子突然好说话了。是不是他遇到了难题?”

    黄杰冷笑了一下,说道:“难题他哪天没有遇到?只不过他现在可是遇到大难题了,那些军阀看他的力量削弱也就不怎么听话了。听说浙-江、上-海一些财团正在秘密商议是不是将他请走,让另外有能力的人坐他这个位置。……”<y657356、天堂ceo、河马象、pujianguo、风疾落叶舞、屁-屁打天下、lintao1966、~落↘熙~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