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05章 再灭精锐

    红-军一方是为了验证自己手中武器的威力,也为了显示自己步兵的存在——显示没有炮兵的发威步兵一样能战斗力,而中央-军一方则是为了逃命,为了生存下去,以至于双方从战斗一开始就拼出了各自的全力,拼出了各自的血性。

    双方的战斗从中央-军开始冲锋的瞬间就进入了胶着状态的。

    一排排进攻的中央-军士兵倒在血泊中,一个又一个未死的伤者在惨叫着,但一直高傲的第一师官兵没有任何犹豫,他们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踏着同伴的尸体和鲜血往前冲,将子弹、手榴弹一个劲地往守军身上倾泻,打退一次进攻又来一次进攻。

    守军也在密集的子弹中一个个受伤,一个个牺牲。但他们更没有退缩,机枪手死了,副射手上,迫击炮炮手受伤了,其他人顶上。他们手里的轻重机枪、手榴弹、榴弹不断扫过进攻的队伍中,不断在进攻方的人群中爆炸,掀起一阵又一阵血雨腥风。

    缺口刚刚出现,旁边的红-军战士就扑了上去,一个士兵倒下,更多的士兵补上,他们的防线虽然不时出现摇动,但却一直没有被真正突破,一直没有让敌人踏上一步。

    进攻方急了,不断有中央-军士兵抱着成捆的手榴弹、炸-药包冲上来。

    有的士兵在冲锋的半途就被子弹击中,但他们依然完全的往前爬,怀里的炸-药包被红-军的子弟击中往往会引起冲天的爆炸。也有一些中央-军敢死队员冲进了守军的防线,抱在怀里的炸-药包将士兵炸成碎片的同时也将守军炸得东倒西歪。

    守军一样有人抱着成捆的手榴弹、炸药包冲进进攻方的队伍中。自己连同周围的敌人一起被炸成碎片。

    当红-军的上级询问连长马玉华是否需要援兵时。胳膊负伤的马玉华大声吼道:“不需要!我们根本不需要援军!我们一个连就能挡住他们的进攻。我们决不放一个敌人过去!”

    当问道他手里还有多少兵时,他才哽咽了:他手下的士兵损失了一半,其中牺牲的官兵超过三分之一。

    听着层层报过来的数字,听到主守的连队牺牲了三分之一的官兵,早做好重大牺牲准备的郭拙诚还是忍不住抿了抿嘴,还是忍不住心软了,用商量的口气对毛润覃说道:“我们一个连队就能顶住他们这么久的进攻,足够证明我们的实力。足够让敌人胆寒了。毛参谋长,要不我们让这个连长撤退,放敌人离开?”

    毛润覃异样地看了郭拙诚一眼,点头道:“好!我相信我们的战士都是好样的,一定不会惧怕将来的日本鬼子!”

    随着马玉华所率领的这个连趁敌人的一次进步被打退后很不甘心地撤走,正在进攻的中央-军终于打破了红-军的包围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不过,这一阵欢呼声是很短暂的,而且欢呼的官兵也只是局限在那些重新开始进攻的中央-军。当他们以为这次进攻又会遇到无穷无尽阻力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轻易地冲了上去。而之前拼死阻拦他们的红-军竟然不见了。

    这自然让他们喜出望外,不由得惊喜地大喊起来。但是。当他们没有看到刚才激战的地方没有一个红-军,甚至没有看见一具红-军的尸体时,他们又不由自主地沉默了。

    牺牲的红-军和负伤的红-军都被他们一起带走,这充分说明红-军是主动撤退的。

    想起刚才战斗的惨烈,看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胜利的中央-军一下闭住了欢呼的嘴巴,惊疑不定地看着前面,不知道前面是不是陷阱,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在等待他,心里不由一阵恐惧。

    在军官的驱使下,他们弯着腰快速地往前冲,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思考前面是不是有陷阱了,只要能脱离这个血腥的地方就行。在他们的脚下全是同伴的尸体,全是刺眼的鲜血,全是痛苦的惨叫……

    太可怕了,快跑!快跑!快点远离这片地狱!

    实际上目前的战局就相当于“围三阙一”:将敌人三面围死在另一面留一个缺口,以让被围之敌以为有路可逃而不生拼死之心,一旦敌人的士气懈怠,有了生路反而更容易崩溃。

    这种从远古战场就有人使用的战术可以大大减少自己一方的损失。在敌人逃亡途中予以杀伤,这样做往往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种战术在战争中很常见,只是这次郭拙诚、毛润覃他们是在战斗发生一段时间之后再实施的。

    果然,得知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被围的中央-军在大喜的同时都在想着自己如何先一步动身从缺口突围出去,没有几个人铁了心拿命为别人阻挡敌人。特别是那些遵命担任后卫、担任阻击的部队,即使被军官的手枪逼着不许后退,但他们内心却无时不在想着离开,有的甚至动了杀掉督战的军官自行逃跑。

    缺口打开不久,胡宗南混在士兵堆里也朝缺口冲去,就如同普通士兵一样跑着。

    只不过在经过那段缺口的时候,其他人都在担心红-军重新杀出,都在惊惧地看着地上一层层的己方士兵的尸体和让脚下变得泥泞的鲜血。而身为最高指挥官的胡宗南却在默默地观察红-军的防守阵地,在思考对方的实力。

    根本不用他仔细察看,久在军队浸淫的他一下就看出阻击自己部队的红-军人数并不多,因为这里没有几个掩体,没有多少守军在这里战斗过的痕迹。

    红-军的尸体和伤兵都从容地运走,这让他毛骨悚然:“难道红-军仅仅一个连队就阻了我们这么久?难道一个连队的士兵有这么强的火力?这比德**队的火力还强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的武器是从哪里偷运进来的?”

    他一边随着人流往外跑,一边思考着,看到不远处红-军扔出来的一颗手榴弹爆炸,一下炸倒了好几个正在冲出去的士兵,他忍不住说道:“他们的手榴弹怎么这么大的威力?”

    只可惜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一个个都只顾跑,哪里有空回答他的问题?

    随着胡宗南逃出包围圈,敌人的军心一下松动了,士兵们再也不管军官的吆喝开始向缺口处逃跑,一部分军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手下的兵跑得差不多了,他也跟着跑了起来,而有的军官干脆自己带头逃跑,也不管什么胡宗南的命令,更不管什么第一师的荣誉了。

    当然,军队里也有一些硬气的军官,其中一个营长就在一颗大树后对自己的部下大喊:“弟兄们,我们遭到了共匪可耻的伏击。我们是中央-军第一师,是委座最看重的部队,我们不能辜负委座的希望。现在全军危急,我们要坚决顶住共匪,要为第一师争光。现在自我以下,所有军官要带头冲锋。目标,抢占左边的山包,得手后固守待援。冲上去的每人赏十块大洋,畏敌不前者枪毙。弟兄们,冲啊——”

    “轰——!”一发迫击炮炮弹打来,就在他身边爆炸,他的躯体一下飞了起来,当他落下的时候,被弹片和气浪撕成三片:自肩以上连同脑袋滚到左边、右腿掉在大树根下,而其余的躯体则滚到草丛里去了。

    怪只怪他自己喊的话太多,呆在原地的时间太长,其实如果当时他喊一声“弟兄们,跟我冲啊——”,然后带着手下就跑的话,这发炮弹未必会炸中他。

    就在此时,红-军开始了冲锋,他们可不是如以前没有好武器一样凭着勇敢冲上去,从气势上压倒敌人,而是用重机枪、迫击炮为掩护,以轻机枪干扰敌人注意力,用冲锋枪、手榴弹开道,以更大的气势逼压敌人……

    本就士气低落忙于逃跑的中央-军一下子就崩溃了,几个想组织士兵抵抗的军官第一时间就被红-军中的狙击手击杀,很快就没有人反抗,没有人敢拿枪对准红-军,他们要么是撒开双腿猛跑,要么就是跪在地上举枪投降……

    马玉华的连队稍事休息后,他们就开始顺着胡宗南部队的尾巴猛追,一直追了七八公里,直到对讲机里传来上级严厉的命令,他们才停下脚步,压着抓获的俘虏往回走。

    到了下午一点,文家店镇的枪炮声完全停止了,战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战士们兴高采烈地打扫战场,有的捡武器有的看押俘虏,有的归整物资,有的救治伤员……

    虽然只有两个团加入这场战斗,但它比以前的战斗激烈多了、也惨烈多了,这次牺牲的红-军官兵达一百二十人,受伤的更多。不过,其战果也是辉煌的,击毙击伤中央-军两千多人,俘虏四千余人。只有胡宗南带着不到四百人的残兵败落荒而逃……

    郭拙诚让人打出了“中国工农红-军直属纵队”的旗帜,当天晚上他们在文家店镇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庆功大会。

    (感谢stevenkel的打赏,感谢古城海、wangk123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