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02章 灭他天下第一师

    这些平日鼻孔朝天的军官们都是这么想的:红-军不可能三头六臂,又不能飞墙走壁,我们天下第一师凭什么怕他们?再说了,现在我们又不去主动招惹他们,不是进攻他们,只是在远离他们的地方防守、只是收容一些溃散下来的士兵,怕毛?等收容的部队差不多了,老子拍拍屁股就走,就撤退回重-庆,你们能奈我何?

    而且他们知道,如果达到了目的不但第一师的实力见长,而且税警总团的那些王八蛋也不会再过多地嘲笑我们,只会去嘲笑薛岳兵团,或者嘲笑陈诚,嘲笑躲在贵-阳城里不敢出来的陈诚胆怯无能。

    天下第一师的威名岂能随意践踏?

    看到众军官轰然叫好,感到士气可用的胡宗南大手一挥:“呈战斗队形前进!”接着,他向部下解释道,“……,明天中午前赶到文家店镇,就以文家店镇为界不再前行,我们在那里就地构筑防御工事,派出侦察部队侦察敌情、接引失散的中央军。等待两天时间,兄弟们休整好之后再快速撤退。”

    在他想来红-军打了胜仗之后,其目标肯定是遵-义、贵-阳,不但红-军自己是这么宣传的,也非常符合他们急于建立根据地的心思。他们是不可能跑到文家店镇这种与目标方向完全相反的地方来的。他强大的天下第一师不招惹红-军,离红-军远远的,肯定没有什么事,红-军应该暗地里庆幸才好。

    这样的话。我胡宗南既可以让手下的官兵搜刮一些油水。又能显示我的大胆。还能让官兵休整一下养精蓄锐,可谓一举三得。

    他不知道他的这支部队已经被郭拙诚看上了,已经看成了他盆里的菜。而且与他这个天下第一师对上的是直属纵队的第二师。

    中央-军的整编第一师对直属纵队的第二师,就看谁更牛了。

    不过,此时的胡宗南不但不知道对手是谁,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对手。糊里糊涂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发出的这么一个看似稳妥的命令最后却把这支部队给活活葬送了。

    如果胡宗南在接到蒋芥石命令那一刻马上掉头就跑,虽然他们不能完整地撤退回重-庆——因为重-庆已经有人捷足先登——陈鹏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直属纵队第一师已经与他们错身而过,先于他们一步赶往重-庆。但他的部队还是可以退往其他地方,比如湖-北、比如湖-南,甚至还可以循着直属纵队行军的路径逆向而行,这样就能达到衡-阳到达江-西,暂时脱离苦海。

    ……

    文家店镇是一个依傍在乌江边的镇子,因为乌江航运带动了这里的经济,这一带的老百姓相对富裕,镇子里的人口主要是经商的商贩和船工,不断将外面的物资带进来,又不断把这里的物产带出去。

    正是因为这里富裕。所以胡宗南才将这里作为宿营之地,在他想来如果实在没有收容到溃散的官兵。就在这里捞点油水,让官兵吃好玩好,消消他们心头的憋屈,然后班师回重-庆。至于这里的老百姓会怎么样,有没有人家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家破人亡,胡宗南是不会考虑的。

    ……

    根据特战队员的侦察,根据情报人员对电台的监控,郭拙诚充分掌握了胡宗南部队的行踪,他可不会放任这支部队来戕害这里老百姓的。

    在舞阳河战斗进入尾声的时候,他和毛润覃就带着王光道等人一起乘马快马加鞭地赶到了文家店镇,等警卫四处放出去后,他和这些指挥员就登上了镇子南部的山顶,借着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晚霞开始查看地形、部署战斗。

    显然毛润覃、王光道对这种部署比郭拙诚还熟悉、更内行。

    王光道看了地形好说道:“郭司令,这里可不是最好的伏击场地,最好的伏击场地是文家店镇附近的黄沙滩,那里地面宽阔,肯定是胡宗南部队的首选宿营地。”

    毛润覃却摇头道:“我们没有必要这么小心。装备这么精良,我们又是胜利之师,他们是惊弓之鸟,只要对他们形成了包围的态势,等炮火一打下去,他们就非崩溃不可。如果任他们靠近了文家店镇,炮火很可能就会落在镇子里,会造成老百姓的伤亡,会造成镇子损失巨大。我们宁愿让自己多困难一点,也要让老百姓与战火隔开。”

    郭拙诚点头赞同道:“不仅仅是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和生命安全,我更想让我们更近距离地跟敌人打一仗,在短兵相接的情况,我看我们的战士会如何打仗。无论是对宋希濂的部队还是对薛岳的部队,我们都是凭猛烈的炮火砸碎他们的信心,摧毁了他们的士气,而在衡-阳城外打陶广、周燮卿的时候,我们又是完全出其不意,敌人的战斗力还没有发挥出一成。

    这次我想我们与他们来一次公平竞争,看看我们的战斗意志与中央-军整编第一师的战斗意志谁占优。将来我们还要与日本军队打仗,我们未必每次都有大炮支持,不同的地形决定不同的武器。在没有大炮的时候,我们必须靠我们的战斗意志取胜,必须靠我们的顽强战斗作风取胜,决不能因为武器不到位就逃跑,就让日本鬼子得逞。这次我决定不用重炮,同时还要求部队不能放一个敌人冲进文家店镇,不让敌人的一颗炮弹打到镇子里。你们认为能做到吗?”

    毛润覃、王光道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能!”

    “好,我们就按这个拟定作战方案。”郭拙诚大手一挥,带头走下山去。

    警卫人员已经在文家店镇号了房子,在一家木行里布置了指挥部。一到指挥部,郭拙诚、毛润覃、王光道等人就开始研究详细的战斗计划,参谋们忙着在地图上绘图。

    在这些参谋看来,选择的战斗场地实在不佳,虽然也对敌人进行了包围,但敌人却可以从四面八方突围,每一个地方都可能成为敌人的突破口。这样一来参谋们就得预计更多的地方万一在敌人突破的情况下该如何封堵,该如何调动预备队。

    他们所用的地图都是郭拙诚从1992年那个时空运来的,经过了那边的专家精密地讨论,既非常精准又出掉了可能显示后来才出现的道路、建筑。虽然里面不可避免还有一些小路标示有可能是错误的,但整个地图绝对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地图。

    以至于参谋们看了这么细致精准的地图都有点不敢下笔,感觉自己画上去就会损坏这件好东西。

    有一个参谋指着地图低声道:“你们看,如果选在黄沙滩多好,东边是乌江,西边是大山,我们在西边大山上只要放上少量部队就能封死西边。战斗打响后敌人要么拼死向前冲,要么仓皇往后撤。如果他们的指挥官怒了,也最多是往西边的山坡侧冲。或者我们将他们的前路和退路全封死,逼着他们往山坡上冲,逼着他们往我们的枪口上撞,多爽啊。而且山上林竹茂密,能够隐藏几千部队。我们还可以给敌人错觉,进行轮战,敌人以为加一把力就能突破,如果不断加兵,不断添油,直到绝望……”

    显然有不少参谋都有这个想法,王光道只好将郭拙诚的用意解释了一遍。

    听了王光道师长的解释,参谋们一下没有意见了,觉得这么打更爽。完全靠炮火消灭敌人过瘾的是炮兵,步兵却很郁闷,感觉自己手里拿的是烧火棍,派不上用场。

    甚至有一名团长还找毛润覃询问,征询是不是在这次战斗时封存一部分步兵炮、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榴弹,结果被毛润覃批评了一顿,说道:“我们之所以不让重炮参战,可不是故意显示自己的厉害,这可不是街头耍把式,也不是打擂台做表演,而是为了验证我们在无法携带重炮的情况下,比如长途奔袭,比如强行军追赶敌人、堵截敌人,我们的重炮就根本跟不上队伍,在这种不利于我们的情况下,我们是打还是不打,要不要等到重炮上来?

    可是,我们的九二步兵炮可以完全拆开后扛在身上带着跑,它整重只有二百一十公斤,分成八个人背,每人只有五十多斤,扛不动?至于重机枪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只要我们努力,完全能跟上行军,也就是说每次战斗都能用上的武器,我们必须用上。现在我们的手榴弹质量好,难道为了显示我们的本事,就去用过去那种一炸成两片的手榴弹?那是对战士的生命不负责任。只有充分利用好我们手里的武器,才能更好地保护士兵。知道了不?”

    这位团长一听,马上明白了,说道:“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用中央-军的第一师做磨刀石,磨锋利我们的刀。有什么武器就打什么仗,而且要打赢,要少牺牲战士。”

    (感谢stevenkel、星玄星空的打赏,感谢忧郁男人1977、四处游荡!、喜欢看*版、飘♂雨、tchh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