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501章 蒋某人逃跑

    陈诚心里大骂蒋芥石滑头,明明自己拿定了主意却一定要我这个部下说出来。

    不过,他确实缺乏豪情,不敢将腹诽蒋芥石的话说出来,而是用一副苦苦思考之后才想出办法的口气说道:“这个局面确实混乱,我们法掌握。依学生看来我们必须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马上将这里的情况通报给胡宗南,命令他加强警备的同时积极收容我逃亡……我失散的部队官兵。收容结束后马上返回重-庆,与即将到来的税警总团一起加强重-庆的防守。

    第二件就是我们要重新部署贵-州、云-南的防务。现在薛岳兵团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贵-州的防务一下出现了真空,地方部队也许会被共匪的猖獗吓破胆,根本不敢阻拦。这样一来,贵-州、云-南就会真的如郭匪拙诚所说,他们就在这里进行武装割据,在这里建立根据地。他们背靠东南亚,遇到我们强攻时他们就可以进入缅甸、泰国以避我们的锋芒,我们一退,他们又可以重新杀回。

    学生建议对于贵-州、云-南的防务最好做最坏的打算,至少得放弃全面防守和阵线防守,而是集中优势兵力只守住几个要点。只要大城市抓在我们手中,他们就法进一步壮大。

    除了这两件大事要做,我们好要做几件其他的事情:一方面派出大量的情报人员摸清郭匪所部的武器装备情况,一方面积极向西方国家购买军火、训练部队。至少要训练出二十万如税警总团那样装备先进的精锐部队来。

    校长,我请您以大局为重。马上飞回南-京主持全国的工作。贵-阳这里的残局就由学生或者其他人来收拾。学生保证一定鞠躬尽瘁。不负校长栽培。”

    想到赣-州城瞬间丢失,想到衡-阳城战而丢,听了陈诚的话,蒋芥石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如果红-军挟胜利之威,尾随溃军进攻贵-阳市,自己还不会被包围在贵-阳市里?还不会被他们给俘虏了?

    他认同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现在匪区糜烂之极。不重新部署全国的防务是不行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辞修了。”

    蒋芥石显然也是干脆的人,说走就走,他甚至还将王家烈也给带上了。[

    王家烈虽然有点舍不得这里的权力,一旦离开了贵-州他将什么都不是,但红-军威猛的势头也实在吓住了他,他知道连中央-军都挡不住的红-军一定会将他的双枪兵给碾成齑粉,如果现在不走,到时候就会成为对方的阶下囚。

    既然是蒋芥石下令要自己走的,自己多少还有点面子。要走就走吧。

    做了决定,他立即就手写了一纸命令。下令贵-州所有政府机构、所有军队一律交给陈诚指挥!

    他表现得非常光棍,这让蒋芥石很是欣喜,立即许诺在南-京给他一支部队。

    他们不知道的是,幸亏他们这么果断,幸亏他们走的这么快捷,在蒋芥石的飞机包括护航的机群飞走后不到一个小时,飞机场就遭到了宋军亲自率领的特战队的偷袭,缴获了余下的十五架飞机和二十多名飞行员、近百名地勤、空管、维护人员。

    从俘虏嘴里知道蒋芥石才走不久,宋军很是懊恼:如果自己提前一个小时动身就好了。

    抓不抓到蒋芥石所谓,但可以俘获更多的飞机、飞行员啊,多好!

    陈诚得知飞机场出事,背上立即冷汗直流,一边暗暗地叫着侥幸一边为自己没有了空中撤退的路线而懊恼。

    不过,陈诚的问题是将来的事情,而摆在胡宗南眼前的事情却是立即要做选择的难题:“是马上撤退回重-庆,还是停在这里收容部队之后再撤退?”

    撤退和停留都让胡宗南非常为难,为难的程度一下子超过了他接到薛岳兵团失去联系所产生的惊讶和慌乱。

    他不是没有预计过薛岳会失败,毕竟战场上的事很难说清楚,胜利和失败很玄妙。从古代到现代,从国内到国外,莫名其妙的战争结局比比皆是,什么以少胜多,什么以弱胜强,记录这类战事的书籍更是汗牛充栋。虽然他不认为薛岳真的会被红-军打败,但也想过万一呢,万一失败了呢。

    之所以想到这个万一,是他知道郭拙诚的这支部队实在太诡异了,根本就像施了魔法似的。他们把灭团歼师简直当着了吃饭一般地轻松,对攻城拔寨视作为好玩。既然他们能够轻易将宋希濂重兵把守的赣-州城给灭了,既然能轻易消灭湘军一师一旅,自然也有可能给薛岳带来巨大的麻烦。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薛岳兵团失败的速度会是这么快,这才几个小时啊。

    宋希濂守城失败,那是因为他轻敌了,根本就没有进行巷战的准备,只是加强了城市外面和城墙上的防守,没有什么纵深,以至于被红-军的炮火一轰,立即出现了裂缝,立即出现了防守上的空档。

    可是,你薛岳防守严密啊,依靠舞阳河建了大量工事啊,有纵深啊。你可以采取封锁河面,可以采取半渡而击,可以采取趁敌人上岸立足未稳而进行反击的战术。[

    即使靠近河岸的防线被红-军突破了,你还有远离河岸的防线抵挡啊,你还有预备队可以填补被敌人冲破的缺口啊,你还可以让你的部队次第撤退啊,怎么就突然失去了联系,怎么就这么大败了呢?

    对于蒋芥石行辕发来的战况通报电报,胡宗南开始是坚决不相信的,认为薛岳总部的电台很可能被特务炸坏,暂时失去了联系。但随着蒋芥石命令他停下步伐加强防备,他才真的信了,立即就思考自己下一步如何走。

    立即撤退自然安全,打不过我跑还难道跑不过?我这次率领的主力可是中央-军第一师,从这个番号就知道蒋芥石对这支部队的重视,那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行军的速度是很快的。

    可是,让意气风发的胡宗南就这么逃跑,不说他自己不愿意,就是他手下的将官也不会愿意,带兵靠的是什么?是威信。可威信从哪里来,不就是靠打胜仗而来吗?作为天下第一师,其傲气可是与生俱来,所有官兵都是鼻子朝天的,都是藐视其他部队的,不管他们是四处逃窜的红-军还是其他中央-军。

    现在第一师辛辛苦苦从南-京赶到重-庆,还没有在重-庆好好休整,官兵们还没有享受重-庆的小吃,还没有享受这里**辣的妹子,就怨悔地钻山沟爬山路,辛辛苦苦走了好几天,为的不就是打胜仗吗?为了不就是在第一师战功薄上书写浓浓的一笔吗?

    可现在要打的红-军连面都没有见着,仅仅知道了薛岳失败就不发一枪地灰溜溜滚回重-庆,谁没怨言谁不生气啊?真要回到了重-庆,还不被马上就要赶到的税警总团的官兵笑掉大牙?自己还不把脑袋垂在裤裆里?

    谁都知道税警总团是宋-子文用搜刮的民脂民膏建立起来的部队,其待遇最好,武器装备最好,他们的教官还是德国现役军官,他们的顾问团里常年有德国高级军官为他们出谋划策,他们早就瞧不起中央-军了。

    而中央-军官兵也早就看他们不顺眼。

    两方都早就存在什么时候比一比的念头。如果第一师——也就是连中央-军内部都承认的最精锐中央-军——可这么被红-军吓回去,真的会被税警总团的官兵嘲笑好久,甚至第一师的官兵永远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第一师的耻辱同时也是全中央-军的耻辱,如果真是这样,胡宗南绝对会被所有中央-军的高级军官辱骂,会被所有中央-军将士包括第一师的将士讥笑。

    如果说这还是次要的,毕竟被手下的官兵埋怨几句,被税警总团的官兵嘲笑几句,被同僚讥讽几句又不会让身上掉几块肉,挺挺就过去了,只要在今后战场上立下战功,别人就话可说。

    可是,让胡宗南心动而迟疑的是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容薛岳的那些溃散部队。

    现在可是乱世,谁手里的军队多,谁的实力就大,虽然中央-军不同于地方军阀,但如果他胡宗南能收容大量的部队编入自己的队伍里,那就是大功一件,薛岳的部队同样也是精兵,根本不需要什么训练就能大用,这下自己掌握的部队不就一下壮大了很多?

    再说,即使部队将来被蒋芥石划走,那我胡宗南也是大功一件,与薛岳相比,我的功劳就凸显出来了,将来升官发财还不指日可待,更别说那些被自己收容的、被自己关照的军官也会视自己为他们的恩人,将来在军中就能建立更大的人脉,万一有一天战事不顺,这些人就很可能伸出救援之手,多好!

    想到这里,胡宗南终于下定了决心:收容一些溃散的部队后再走!

    他将自己的意见跟几个军官一说,这些趾高气扬的军官个个叫好。

    (感谢stevenkel、极度深海潜水的打赏,感谢xxxxxxjj、mooo001、癫子雄、三月、梦泽武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