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98章 撕开防线

    1935年4月6日上午,舞阳河畔春光明媚,山上鲜花盛开。

    敌我双方的官兵都在喜爱着这难得的阳光,喜爱这鸟语花香的世界。唯一不同的是中央-军那边的官兵是一片舒适和惬意,在他们看来红-军现在肯定不会开战,他们肯定没有准备好。就算要开战,那也是晚上,因为红-军擅长夜战,不会傻乎乎地在白天发起进攻、发起渡河,那样的话,正在渡河的他们就会成为中央-军的靶子。

    可是红-军这边却是一片肃杀,官兵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枪支的保险都已经打开,火炮的炮膛里都塞进了炮,工兵部队已经启动了汽车发动机……,他们都知道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与薛岳兵团的战斗马上就要打响。

    当然也有人在心里狐疑为什么白天打,白天渡河进攻。

    毛润东、周煾来、朱老总等人也接到了郭拙诚的电报,他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战前的气氛,几个人都默默地看着东北方向,看着黄平县城的方向,一个个在等待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上午九点二十九分五十九秒,直属纵队指挥部里的郭拙诚对看着自己的毛润覃轻轻地点了点头。指挥部里所有的军官们神情不由自主地一肃,目光都落在毛润覃脸上。

    毛润覃显然也有点激动,整个身体都可看到微微的颤抖,只见他朝郭拙诚狠狠地点了一头,然后将早就被他捏得发热出汗的送话器放在嘴巴,大声吼道:“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各个炮兵阵地的火炮先是只有一门或两门进行了试射。但不到十秒。上百门105口径的榴炮和更多数量的一百毫米以及以上口径的重型迫击炮开始了怒吼。

    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舞阳河对面立即被烟雾笼罩,数的工事、人体随着爆炸的气浪飞上天空……[

    不到三分钟,薛岳兵团的总指挥部就被重点照顾的重炮炸成了废墟,总指挥部与各师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薛岳和他的军官们生死不明。虽然它离舞阳河远达十公里,但薛岳等人不知道的是,这个看似安全的距离却根本法避开m-2榴炮的轰炸……

    紧接着就是薛岳兵团下面各师的师指挥部被饱含的雨所轰炸。因为射程变近了很多。“照顾”这些师指挥部的不但有105毫米的重炮轰炸,还有各种口径的迫击炮轰炸。

    轰炸了不到五分钟,各个师的指挥部也先后陷入混乱……

    十分钟后,惊慌失措的各个团部也开始得到了红-军猛烈炮火的“照顾”。只不过这些团长、副团长们都学乖了,在与上级失去联系后,在看到天空那一道道红光划过笔直落在总指挥部、师指挥部后,他们知道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他们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呆在指挥部里,那异于是在等死,在等着红-军的炮火打上门来。

    于是。他们不顾双腿的颤抖,不顾头上的巨汗。一个个争先恐后从指挥部里逃了出来,一个个朝他们自以为安全的地方逃去,但坚决不去他们手下的营指挥部。

    当红-军的炮如期而至,将团部所在的位置笼罩在一片火海中,看着一块块重达三四百斤的石头被炮爆炸的气浪掀到半空,看着那些没有来得及逃离的参谋、士兵被撕成碎片降下时,这些团长们心有余悸地揩着汗,捂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在内心里夸奖着自己的英明,夸奖着自己的当机立断和逃跑的明智,他们不断地庆幸自己死里逃生,却忘记了他们应该指挥部下战斗职责。

    等到那些炮火转移了,他们比之前更感到后怕,所有一个个面面相觑,军官们都在问着同僚:“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兵团指挥部、师指挥部、团指挥所就这么轻易被炮火端掉,不能说郭拙诚太幸运,也不能说薛岳他们这些军官太蠢了:“他们怎么就不知道躲藏,怎么就不修建坚固的工事呢?”

    这只能怪郭拙诚太作弊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他手里竟然有威力这么大、射程这么远的火炮。薛岳跟红-军打了这么久的仗,十公里是绝对的火力安全距离,红-军的火力最多也就是能打到两公里远而已。

    要知道当时蒋芥石听说他的指挥部设在离舞阳河在十公里之外的地方时还颇有微词呢,虽然没有明说他胆子太小,但却嘀咕说如果高级军官太注意安全的话会大大损伤士兵的士气。

    这也不是薛岳大意,郭拙诚现在的火力就算是在西方国家的战场上也是最强的了。

    再说现在还不是朝鲜战争时期,还没有人经历过上甘岭战役的洗礼,哪里会想到深挖坑道?哪里知道坑道要挖很深很深?他们最多挖一些防炮洞而已,就是在洞子上面盖一些石板、木头。

    修得太坚固了还容易让人嘲笑,当然更多的是时间不够,材料不够,中央-军目前也没有这方面的建筑技术。

    那些逃出生天的团长们、营长们确实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是郭拙诚不愿意太多的杀伤。他命令洛熙严格按照从上到下的轰炸顺序进行轰炸的,而且轰炸各级指挥部之间的时间间隔明显有点大。

    按照有些炮兵指挥官的意见,洛熙的炮兵部队完全可以在轰炸薛岳兵团指挥部的时候同时轰炸各个师指挥部,三分钟后可以立即对团指挥所、营部所在地进行同时轰炸。因为不但炮兵团有这么强的实力,就是主力部队的火炮也能加入大合唱,那些迫击炮、九二步兵炮一样可以对敌进行毁灭性打击,一样对敌人有巨大的杀伤力。[

    郭拙诚这么网开一面的目的就是给中央-军的各级指挥官增加更多的心理压力,给他们一种大难来临法阻挡的感觉,从而逼迫更多的官兵投降:“你的上级一个个被消灭了,如果你不投降,马上就轮到你了……”

    这种依次增加的压力比那种瞬间消灭了指挥官所造成的压力更让人崩溃,就如钝刀割肉似的,血淋淋的,剧痛比又时间长久……

    就在中央-军上下级之间失去联系、所有部队群龙首的时候,红-军这边的炮火更强了,所以主力部队的火炮、迫击炮甚至重机枪、高射机器都加入了大合唱。各种口径各种式样的炮和子如雨点般落在舞阳河西岸的工事、阵地上。

    坚守在西岸的中央-军官兵吓得灰飞魄散、鬼哭狼嚎,很多工事连带工事里的官兵都变成了土飞机飞上半空,炸成了碎片……

    中央-军的火炮大多数还没有开火就被如雨飞来的炮给吞没了。

    它们自然是红-军重点照顾的对象,与他们的师级指挥部是同等待遇。

    第一次见识这种火力的中央-军官兵都懵了!这种打击是双重的,不但是身体的感受更是心灵的感受。在他们内心,红-军的火力再强也不可能强过他们这些精锐的中央-军,不可能强过蒋芥石的嫡系部队,可是现在发现对方的火力比自己这边的火力强十倍、百倍!

    他们一个个除了趴在地上颤抖就是躲在石头后哭泣,只有极少数的勇敢者才敢时不时露头看一下,等到他们看到那一个个轰炸后留下的巨大坑,那些炮远超他们想象的恐怖时,不少勇敢的士兵也变得胆怯比了。

    半个小时的火力准备还没有停歇,直属纵队工兵团的士兵们就在刘向阳的指挥下扛着器材迅速冲到了河边,开始有条不紊的架设浮桥。显然受炮兵、主力部队火力的影响,这些工兵一个个斗志昂扬,他们动作稳定、快速、准确,其架桥的速度比训练时候还快得多。

    当浮桥开始向对岸延伸的时候,中央-军的反抗却是微乎其微的,因为红-军这边派出了不少炮兵观测员坐在橡胶筏,或者站在浮桥上,不断用步话机通知后面的炮兵轰炸对岸出现的火力点。

    在火炮精准摧毁火力点的时候,直属纵队的士兵也开始乘坐冲锋舟、携带迫击炮、重机枪已经开始在冲滩,更加吸引了守军的火力……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经过了赣-州城、衡-阳城郊外的实战检验,现在红-军的步炮协同战术已经像模像样了,步兵几乎是跟在炮后面往前走。

    对面的中央-军根本法招架这种来自多年之后在德国才出现的战术。

    面对红-军这种超越时代的战法,面对红-军这种超越时代的强大火力,群龙首的中央-军很快出现了崩溃。

    红-军仅仅发动进攻一个小时,先锋部队就已经在对岸建立了滩头阵地,牢牢守住了重要通道。动作快的部队甚至在开始向周围的高地冲锋、向纵深发展。

    如果不是郭拙诚在战前一次又一次强调不许冒失冲锋,不许在敌人火力强大的时候拼死冲击,那些红-军官兵恐怕早已经不顾伤亡冲过去了。

    这些穷怕了红-军战士还感觉现在这种战斗方式太浪费炮了,敌人明明已经吓破了胆,我们怎么就不冲?怎么还用炮炸?

    (感谢stevenkel的打赏,感谢老陈xx、狼牙借口、jyng、思想者kng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