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97章 一声令下

    实际上,郭拙诚的直属纵队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准备,根本不需要修建太多的、太牢固的工事。因为他的部队是进攻方,主要目的是进攻而不是防守,修建太多的工事根本用不上,只需要建设几个炮兵阵地就行。

    可是,为了让胡宗南的部队离重-庆远一些,不让胡宗南发现薛岳的部队消灭后见势不妙就窜回去,郭拙诚只能等,只能一边让少数部队修工事,其他部队进行战术训练。

    为了智取重-庆,郭拙诚不得不委屈自己,不得不拖延发起进攻的时间。因为他知道重-庆可不是衡-阳,衡-阳打烂与否没什么关系,因为他不准备长期占领,只是搜刮一些可以跟1992年那个时空交换的东西就走。而重-庆却是他准备用来做为红-军最高指挥部,准备长期驻扎的大城市,红-军将一直在这里呆下去,和整个四-川一样再也不会被其他任何势力抢走的地方,当然不能打烂。必要时他甚至可以放弃贵-州,也不会让四-川丢失。

    再说,重-庆是一座山城,易守难攻,如果让胡宗南的中央-军守在城里,他们就可以利用各种地形对进攻一方(红-军)进行狙杀,这会大大增加红-军进攻的难度,虽然最终会被攻下,但红-军的损失不会小。

    将来进攻重-庆与以前进攻赣-州城也有不同,进攻赣-州城的时候,宋希濂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他以为红-军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打破城市的布防。守军根本不需要马上进行巷战。所以当郭拙诚的部队冲进去以后,他来不及安排军队分散,来不及下令部队利用房屋进行巷战,以至于很多官兵还没有参战,甚至还没有出军营就乖乖地当了俘虏。

    而胡宗南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一旦知道薛岳兵团失败,窜回重-庆的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就会安排部队进行巷战,一定会做最坏的打算。一定会死守重-庆等到税警总团的到来。

    郭拙诚当然有把握能够在税警总团到来之前将胡宗南的部队给收拾了,但凭空增添不少困难不是?

    所以郭拙诚就开始装模作样地做战前准备,等待胡宗南离开重-庆。

    直属纵队不但修建了十几个火炮阵地、十个迫击炮阵地,还修建好十几个高射机枪阵地。主要是防止中央-军的飞机进行低空侦察、扫射、轰炸。

    现在的飞机技术落后飞得慢飞得低,又没有投弹瞄准设备,侦察也基本靠眼睛加望远镜,在贵-州这种多山的地方又是春节多雾的时候,飞机并没有多少用处,只能在晴天的中午时分出动几个小时。

    飞行员们都知道红-军有武器能击落他们,他们都已经胆寒。加上不知道高射机枪的性能,不知道它们的有效射高是多少。因为只敢在三千多米以上的高空飞来飞去。

    这样一来这些飞机的侦察作用也基本只剩下了一点名气,高高在上的飞行员根本侦察不到什么情报,至于轰炸那更是假的,在几千米的高空看房屋比蚂蚁还小,河流就是一条曲线,人影根本看不到,怎么炸?他们最多就是用航空机枪扫射一下,发泄发泄内心的郁闷。

    可以说,薛岳对红-军的情况一无所知。

    幸亏他是防守方,加上自己的兵力雄厚,他对情报不全倒是没有太在意,只需努力加强自己的防备就行,努力多修工事。

    这次,他是将郭拙诚的部队当作最大的劲敌来对待,部队几乎都被他用上了,不是主力防备部队就是预备队,为了防止被对方各个击破,他还让他手下的六个师抱团防备,各个师之间相隔不到五公里,相互之间可以相互掩护又可以相互支援,无论郭拙诚的部队进攻哪一个师,他都能迅速调集至少一个师的部队进行增援。

    他的兵团司令部更是处在三个师的拱卫中,前面是两个主要防备部队,后面是一个师做预备队,此外他还有一个直属警卫团,一个宪兵营。这些装备精良的部队不断可以用来保护司令部,还能用来支援被红-军打破的缺口。

    郭拙诚、毛泽覃、陈鹏、王光道等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分析薛岳兵团的情报,都在根据情报制订相应的计划。

    与薛岳完全不同,郭拙诚他们对薛岳兵团的布放情况了如指掌。

    在孙兴国、宋军两人的亲自带领下,特种兵小分队不断深入敌人的阵地进行敌情侦察。他们率领的特种兵过河进入对方的阵地如入无人之境,对方根本没有发现他们。

    想想也是,孙兴国、宋军在1992年那个时空都能顺利地搞到对方的情报,在这个时代更不在话下了。他们所带的小分队虽然加入特种兵不久,但他们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有精明又灵活,而且战斗经验丰富。加上有几个还是中央军转变过来的俘虏,对中央军的特性非常了解,有人甚至在薛岳兵团里有熟人……,他们收集情报自然手到擒来。

    可以说这场战斗在一开始就决定了胜负,战前情况单向透明,郭拙诚等人对薛岳方面的情况一目了然,各个炮兵阵地、机枪阵地、重要工事、部队集结地、弹药库等等都了如指掌。而红-军这边炮火强大,特别是m-2榴弹炮,不但口径有105毫米,而且其标准射程远达十二公里,几乎将薛岳兵团大部分兵力都笼罩了。

    薛岳兵团整个兵力是沿舞阳河一字排开的,长度超过二十多公里,但纵深却不大,有的就在河边修筑工事,虽然有好几道防线,但其纵深也就六七公里而已,不但在m-2榴弹炮的射程内,有的也在九二步兵炮、10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射程内。

    炮团的参谋们在军用地图上详细标注了敌人的目标、重要性等级,计算出了相关诸元和坐标,还详细编制了打击顺序。

    按照郭拙诚的要求,炮兵优先打击的是敌方的指挥部、炮兵阵地、弹药存储地、工事,尽量多打物资少打人,因为他需要大量的战俘,不但是为了扩充兵员,更主要的是需要一支庞大的建设四-川、发展四-川的劳动大军。

    当然,他不会将这些同胞当奴隶使用,而是利用他们被俘时的畏惧心理,强迫他们学习相关建设知识,掌握建设技能,将来培养他们成为有知识有文化的建设人员。相信他们今后不但不会后悔,不会憎恨,更多的是欣喜,欣喜自己能找到好的工作,能赚到比其他没有知识的人更多的钱……

    虽然他们是蒋芥石的炮灰,但他们首先是中国人,是强壮的劳动力。

    等待各方面的条件基本成熟了,郭拙诚没有让特种兵继续搜集情报,而是命令他们迅速潜行去贵-阳,去偷袭那里飞机场,尽可能地夺取蒋芥石的飞机,特别是飞行员。无论是哪个时代,飞行员才是最宝贵的人才,越多越好。

    现在中央-军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到了舞阳河一线,一部分在继续寻找突然消失的主力红-军,贵-州内部可以说相当空虚,有利于特战队行动。

    4月5日下午郭拙诚、毛润覃等人带着参谋逐个检查阵地。

    看着一门门昂着炮口的铮亮火炮,毛润覃等红-军官兵真是百感交集,虽然他们心里很怀疑这些火炮怎么来的,但此时他们更多的心思则是被惊喜所代替。

    这些自然是郭拙诚从1992年那个时空运来的,当部队到底黄平县之后,他就带着特战队封锁一些地方,然后将火炮、迫击炮、高射机枪、弹药、燃料、粮食等取出,对外谎称是发现了中央-军的秘密军火库。这当然是谎言,至少骗不了毛润覃等人,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武器连中央-军也没有,有的话早就拿出来用了。

    但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郭拙诚是一个伟大的作弊者,竟然能够从1992年那个时空运武器过来。

    郭拙诚不但运来了武器,还运来了架设浮桥的装备,如充气桥箱、橡胶筏、带螺旋桨驱动的桥桩、轻便合金桥面板、自动装卸架桥车……,这些都来自1992年那个时空舟桥部队的淘汰产品,但在这个时空却是先进的,目前只有美国、德国有这些装备。

    看到这些装备,工兵团的官兵大喜过望,心里早就没有了不能当主力部队的郁闷,在刘向阳的带领下,迅速开始了练兵,开始按照操作手册开始日夜不断地学习。

    除了驾驶车辆有点困难,实际上利用这些装备架势浮桥的技术含量并不很高,在刘向阳的带领下,官兵们很快就掌握了相关技巧,他们在黄平县县城周围的河流、湖泊里好几天的连续练习,终于架设得像模像样了。

    对于没有坦克、装甲车的直属纵队而言,这种浮桥足够结实了,足够部队通过它们渡河。如果要通过坦克、装甲车,则还需要进一步训练,但郭拙诚还是决定让他们参加实战,积累了实战经验,将来就能更快、更好地架设浮桥、开辟道路。

    (感谢stevenkel、极度深海潜水的打赏,感谢caijiyang、癫子雄、三月、快餐盘、wygslj、正道新意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