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91章 歼灭一师一旅

    郭拙诚大笑道:“苏联?苏联那些王八蛋才不会送武器给我们呢。”

    他的话不但让陶广大吃一惊,旁边的红-军官兵也膛目结舌,脸上又是尴尬又是不知所措:“他怎么连苏联都骂上了?”

    如果不是郭拙诚大权在握,估计有些坚贞的党员就要拍案而起责问郭拙诚为什么亵渎伟大的苏联了。

    怪不得官兵惊讶,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苏联是至高上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虽然郭拙诚在苏区的时候宣传时对苏联不那么尊重,但也没有做出直接骂它的动作,只是批评以王-明、李德为首的苏派,可现在他这么做太过分了吧?

    他们不知道郭拙诚就是要这么做,就是要在日常相处中给他们灌输苏联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国家而已,他们并非不可以骂,并非不可以指责。

    陶广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不是红-军吗?怎么还敢骂苏联?”

    郭拙诚说道:“是不是红-军你就别管了,马上给周燮卿发电报让他投降吧,他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我们之所以不急着收拾他,是因为我们利用他们做饵料勾引你们来援。现在你们这些援军都被我们干掉了,他们的命运也就决定了,再顽抗的话只不过是增加官兵的死伤,增加他周燮卿的罪孽。如果他听从你的命令放下武器,不但你立功,他也立功,我们不但不杀你们。还可以马上释放你们。”

    陶广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很快他的电台和报务员被红-军押送过来。两个报务员死了一个、伤了一个。伤的这个伤势并不重,倒是可以发报。[

    电报传到廖田镇的周燮卿手里,周燮卿也明白了正在进攻他们的人确实是留着后劲,在开始的时候几下将他们的防线炸得粉碎,后来只是闹的凶,并没有强行进攻。而且随着天色发亮,他不用望远镜都能看到镇子外面的山坡上那一溜的火炮、迫击炮,只要它们同时发射。镇子立马就会被夷为平地。

    现在有了陶广的电报,有了台阶可下,他立马就遵命投降了。

    他和陶广一样,也是直到那些红-军战士过来来接受他们投降时,才知道和他们对打的部队是红-军,一支完全不同于他们印象中的红-军部队。

    在周燮卿心里也同样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他们真的是红-军,那我们湘军就是叫花子部队了,他们怎么一下子拥有了这么多武器?”

    随着陶广和周燮卿一师一旅的投降,衡-阳城就如敞开了胸襟的少女,对郭拙诚的直属纵队完全是不设防了。城里面那些民团团丁们一个个早就吓得战战兢兢,还不等红-军掉头杀过来。他们就打开北面撒开双腿逃跑了。

    郭拙诚听到民团已经逃跑,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大手一挥,命令道:“进城!”

    刚刚在作为临时指挥部的市政府坐下不久,毛润覃就将此次战斗的战果统计出来了:

    此战一共击毙湘军一千六百余人,俘虏师长陶广、旅长周燮卿以下官兵四千余人,负伤人员有二千多人。缴获电台四部、迫击炮三十八门,重机枪三十六挺,轻机枪八十七挺,步枪、冲锋枪等若干,缴获军需物资数。

    衡-阳城里的老百姓战战兢兢地听着城外传来的枪声,等到天色大亮出门看时却发现街道上换上了穿着漂亮草绿色军服的军人,一个个精神抖擞,笑容满面,全不似以前的军队。

    等到他们听说眼前这支部队就是传说中青面獠牙的红-军,没有一人相信。

    特别是那些红-军官兵拿出一枚枚银元和声和气地购买东西时,更是不敢相信:“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军队?红-军不是穷光蛋吗?怎么一个个穿得这么光鲜,布料明显比我们穿的都好。怎么他们都是有钱人?光洋啊,一个个拿的都是明晃晃的光洋!”

    有的衣店老板娘与自己的丈夫在嘀咕:“你看他们一个个穿得暖暖的,一点也不臃肿,好精致又漂亮。这是不是棉衣啊?”

    “是啊,哪有这么好看的棉衣?”老板认同地说道,“我们得打听打听,这是那里的裁缝做的,我们也要做,现在我们穿的棉衣太难看了。”

    ……

    郭拙诚呆在指挥部里正在给湖-南省主席何健拟电报稿:“何健阁下勋鉴:本人是中国工农红-军直属纵队司令郭拙诚,闻之阁下听从蒋芥石之命积极准备进攻我中央-苏区,我纵队用三天时间千里奔袭,以半个时辰的时间摧枯拉朽之势全歼陶广师周燮卿旅。面对我纵队如此速度、如此战力,不知阁下有什么感受?[

    湖-南自阁下担任主席以来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可阁下不思为民谋福利,而是一味倒行逆施,屠杀革-命志士,迫害辜百姓,造成数的冤屈。

    既然阁下能够抢得湖-南省主席一职,想必不会太愚蠢,可为何尽做一些愚昧之事?现我主力红-军已经摆脱中央-军的追剿,我中央-苏区已经收复,我们目前和将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歼灭你等为非作歹的军阀。

    长-沙离中央-苏区确实不近,但我英雄红-军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行至衡-阳并一举拿下,衡-阳直长-沙的距离远小于衡-阳至赣-州的距离。我纵队能毫代价地拿下衡-阳歼灭六千多湘军,我相信我们用较大的代价一样能袭扰长-沙,将你等凶恶之徒绳之以法。

    不信?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给何健发电报只是郭拙诚所有工作中的一个小插曲,也就是唬唬他而已,他才没有功夫真的去打小小的何健。他现在要做的依然是查看衡-阳城里和周边有什么值得他搜刮的东西,值得拿来与1992年那个时空进行交换的物资。

    在这里,他似乎只发现了大量的木材有用,这个时候的木材又大又直,是1992年那个时代非常稀缺的物资,他自然将它们给收了进去。

    当然,经过对政府机构、高级官员和为富不仁的大户抄家,收缴了不少金银财宝。因为衡-阳也是一个大城市,富裕程度不低于赣-州。

    郭拙诚带着直属纵队的一个师在衡-阳城整整呆了三天,直到情报机关监听到何健慌忙调动军队前来围剿,要收复衡-阳城的消息后,郭拙诚才率领这个师以及从俘虏转化过来的红-军、再次裹挟了大量的高中生、大学生离开了衡-阳城,一路朝永州县、新宁县、黎平县进发,直往贵-州而去。

    何健之所以这么听话将他的军队调离这一带,空出道路让红-军前进,并非真的被郭拙诚的电报所吓倒,更主要的是原因是形势所逼。正如郭拙诚电报里所说的,红-军既然能够毫损伤地占领衡阳,如果割舍一切不怕牺牲、不计损失的话,他们打进长-沙是完全可能的,形势或许会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如果他还将他的湘军部队派到江-西的中央-苏区去“剿匪”,派到贵-州边境、四川边境去追赶围堵红-军,那么在损失了一个师一个旅的情况下,长-沙、湘-潭、衡-阳、岳-阳等大城市的兵力就非常薄弱了,到时候这支突然冒出来的部队就会如入人之境。

    虽然他何健没有在前线,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陶广、周燮卿的部队是如何被歼灭的,但那些逃跑出来的民团却是添油加醋地将这支红-军的威力说得地上天上少有的。

    而且他作为湖-南省最大的官员、最大的军阀,也知道不少内幕,知道这支红-军部队跟其他红-军不一样,其战斗力根本不能以他们的人数来衡量。这支部队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给了桂军、中央-军一个下马威,就给了白崇禧、蒋芥石好几个耳光,轻易打下防备森严的赣-州城,兵不血刃地占领衡阳城,这已经说明其战斗力敌了。

    何健也是老奸巨猾的老军人出身,哪里还敢大意?哪里还敢造次?先把部队守住自己的老巢再说,天大地大只有自己的命最大,只有自己的性命最重要。

    正因为郭拙诚逼迫何健将部队调开了,郭拙诚所率领的直属纵队一路畅通阻,几乎没有遇到湘军的阻拦。

    也许是因为害怕这支部队的强大战力,也许是因为之前被主力红-军打怕了,也可能是当地人都知道这支部队只是路过,不会长期驻扎这里,因此郭拙诚他们的大部队经过湖-南境内的时候时常会有乡绅出来迎接他们,给他们安排吃的和住的。

    郭拙诚自然也投桃报李,不但买卖公平,不打扰地方,还主动送一些优良的稻种、棉种、农具给老百姓,完全是一副军爱民、民拥军的景象。

    五百公里的行程,直属纵队仅仅走了半个月,平均每天走的路程多达四十公里也就是八十里。虽然八十里比有些部队强行军一天走上一百多里有很大的差距,但郭拙诚他们这是大部队近两万人的行军,又是天天这么走,这个速度绝对称得上快速了。

    (感谢极度深海潜水、stevenkel的打赏,感谢四处游荡!、remsky119、谁不风-流、爱依而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