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82章 忽悠一个进来

    因为敌人势大并严密封锁,他带领的几百正规军和一批游击队员长期缺衣少食,更是缺乏枪支药,战斗力不断下降最后根本不是中央军的对手,手下官兵也是越打越少,大多数时候只能在深山老林中躲来躲去。

    后来因为被叛徒出卖,他在掩护战友转移的战斗中中壮烈牺牲,年仅二十九岁。

    他的牺牲实在可惜,可以说是被王明的那些人给逼死的。

    瞿秋白是中央级高官,党的领袖之一,他的牺牲更令人扼腕。因为不受王明等人的待见,长征时瞿秋白就多次请求能随主力一起出发,却被拒绝,多病的他只能随同一支部队在当地打游击,而这支部队不久被中央军缴械,他也成了敌人的俘虏,今年6月18日于福建长汀慷慨就义,时年三十六岁。

    想不到这两个牛人都过来了。

    郭拙诚想起他们在历史上的遭遇就一阵唏嘘,同时也感到欣慰。他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在历史上不是牺牲就是被害,不是被俘就是失踪,比如现在的政委张平凯、参谋长王光道、第二大队大队长苏达青等等人都在历史上牺牲于湘江战役,是他的出现而改变了命运。

    不过,郭拙诚还是感到有点奇怪,对瞿秋白问道:“秋白同志,你不是跟项英、陈毅同志的红二十四师在一起吗,怎么到了这里?”

    旁边的毛润覃代替他说道:“秋白同志是代表他们前来联系你们的,我正好也是来找你们,我和他刚好在山路上相遇。就一同来了。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威名可是传遍了整个中央苏区。大家都非常高兴,也想从你们这里得到武器、粮草补给,我们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没办法,不找你不行。”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们的情况我了解,太为难你们了。太辛苦你们了。……,其他同志、其他部队要钱要粮要武器都没问题,我都会尽量满足,但就你毛润覃不行。”[

    毛润覃倒也没有吃惊,以为他是开玩笑,就笑问道:“那是为什么?是因为我毛润覃没有取得战果?不配要钱要粮要武器?你们可要不得,就算我姓毛的没本事,但我手下的战士可是奋不顾身的,不能饿他们啊。”

    张平凯、王光道却是一愣,不解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拍着毛润覃的肩膀说道:“我想委屈你一下。将你的部队给吞并了,就是不知道毛师长愿不愿意屈尊降贵过来啊。”

    毛润覃这下也愣住了。上一句话他知道郭拙诚是开玩笑,自己也就用玩笑来对待他。可郭拙诚的这句话似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张平凯、王光道等人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毛润覃的级别比他们都高,即使因为受到了王明等人的排挤,他的级别依然是师长,虽然正规军不到两百,比营长带的部队还少。

    而郭拙诚这个特别行动队虽然上级没有明确级别,但大家只要稍微一对照就能知道:位于红三军团麾下,以前人数少的时候,其级别最高也就是团级,现在人数多了最高也就是师级而已,总不能跟红三军团平起平坐。更主要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正式的任命下来。

    毛润覃作为一个师长,他如果来特别行动队,一下就是最高领导了,可郭拙诚却说要“吞并”这支部队,也就是要降毛润覃的级别,这不合常理啊,难道郭拙诚自己要让贤?这也不符合组织规定吧?

    郭拙诚自然不会让贤,现在论谁要他让位都不可能,他可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不但有陈鹏、洛熙、宋军、盛国珍、刘向阳等掌握了重兵,谁也指挥不动他们,更主要的是他让孙兴国担任了宪兵队队长兼警卫营的营长,直接保卫他的安全,完全听命于他。

    他可不会像毛润东等那些红军高层领导那样高风亮节,莫斯科派来的人持一张纸条就能将他们的领导权拿走。

    他绝对不会吃那种亏,更何况那些人打仗的本事没有,唯一的就是调门高,逼迫大家听从苏联的指挥,然后在内部杀来杀去,让部队死打死拼。

    他现在只是希望得到毛润覃这名虎将,让他听从自己的指挥。

    毛润覃跟彭总、陈树湘等将领一样都属于猛将系列的,敢打硬仗、敢于蔑视一切困难,而且他又比郭拙诚手下那些临时提拔的其他将领有知识有能力。他现在手下就缺少这么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将,仅仅有陈鹏、孙兴国等人还远远不够。

    还有一个他要重用毛润覃的理由就是这个人曾经因为反对王明那些人遭到过排挤。郭拙诚认为他对王明等苏派人肯定有不少的意见,利用他的这一点,郭拙诚就更能鼓动他与苏派的人提前决裂,从而影响到其他将领,甚至会因此影响到毛润东,让毛润东早一日下决心清除莫斯科的人在红军队伍中的强大影响力。

    于公于私,郭拙诚都认为将毛润覃带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好的,也许还能够因此与毛润东等高层人士由此建立不错的私人关系。郭拙诚相信一个人就是再大公私也不可能完全不讲私情,不可能完全不顾及兄弟之情。

    郭拙诚笑着说道:“我想你担任我们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兼第一大队的大队长。想不想干?”[

    论是毛润覃还是瞿秋白对郭拙诚这么公权私授很是惊讶和不解。按他们理解,即使特别行动队有权这么任命,那也应该是部队的政委张平凯来说啊,因为这个时代只有政委才有人事任免权,更别说要向上级申请了。

    郭拙诚可是才看到毛润覃,根本就没有跟张平凯、王光道等人商量人事问题,怎么就脱口而出定在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你以为这支特别行动队是你郭拙诚私人的?

    这时,张平凯倒是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我们特别行动队没有级别,是彭总在电报里临时给的编制,经过**的同意,我们这支部队的人事权和军事指挥权暂时由郭拙诚同志负责。我和王光道同志只是协助他对这支部队进行管理和指挥。”

    毛润覃、瞿秋白都不约而同地哦了一声。

    郭拙诚却领着毛润覃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毛师长,你可不要小瞧我们一个大队,可比你那个独立师的人马多了很多。”

    这话又让毛润覃哭笑不得,好像自己在计较带领的人多人少似的。

    张平凯、王光道等人语地摇了摇头,装着没听见地邀请瞿秋白进去休息。

    毛润覃苦笑道:“郭队长,你们特别行动队的威名可是鼎鼎有名,都消灭了这么多中央军,我哪里敢小瞧,我可是非常愿意过来给你们效力的。”

    他说道:“不说让我当大队长,你就是让我当小队长我也愿意啊。看了你们的军容和装备,我的那点人马还真是不够瞧的,我一个师的人马说是一个师,但所有的武器加起来连你们一个连队的武器都不如,要不我堂堂一个师长会拉下脸来找你讨米要饭?我怕派其他人来的话,你都不会理他们,只好自己来了,想必我这张脸多少会有一点点面子的。”

    说到这里,他又说道:“可是我要这么过来,我个人是高兴了,但违反组织纪律啊。到时候我受处分是小事,连累了你可是大罪过。”

    郭拙诚笑道:“让你毛师长屈尊降贵本就已经委屈你了,我郭拙诚哪里还会让你受处分?你放心,只要你真的愿意过来,我就会让你堂堂正正地丢了师长之位过来,一定会得到上级的认可,呵呵。”

    毛润覃笑道:“呵呵,那就好,我就堂堂正正地跟着你混。”

    回到指挥部,郭拙诚对盛国珍命令道:“接通大功率电台,我要跟第三军团联系。”

    盛国珍亲自冲进通信室操作电台,没有几分钟就准备就绪。

    郭拙诚就带着瞿秋白、毛润覃、张平凯、王光道等人进了旁边房间的通信室。

    郭拙诚在电台旁口述道:“红三军团首长:我特别行动队遵循**的‘坚持游击战不打阵地战’、‘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战略思想,发挥我红军英勇敌的战斗作风,连战连捷,在偷袭夺取了江华县县城后,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全歼敌中央军的第96师、第15师。之后,我部采取线电静默的办法连夜撤出县城,藏匿于野外一边进行整训一边寻找战机。

    1月14日我部从藏身地杀出,连克崇义、上犹、大余等县。乘赣州城中央军惶恐犹豫之即,15日我部集中全力杀去,全歼该城守敌第三十六师,击毙敌师长宋希濂以下官兵一千余人,俘获近四千。瑞金守军闻风丧胆逃之夭夭,我部轻松收复中央苏区……”

    这封电报写到这里,郭拙诚没有继续汇报自己部队的情况,也没有请示下一步计划,而是中生有地问了一句:“请问**重新回到最高军事指挥员的位置上了吗?”

    这句话一说出,通信室里的人都大惊失色、面面相觑。

    (感谢达流氓兔、极度深海潜水、stevenkel、灵感的逍遥的打赏,感谢邓大人、三月、寒冷若冰之冰冻、mooo001、fengengl、孤独情感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