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79章 秒夺赣-州重镇

    到这个时候这位旅长真是急眼了,心里更是后悔不迭。因为撤退的命令早已经下达,各级指挥官都已经下去指挥部队按“秩序”撤退,不说他此时根本没有胆量下达阻击红-军的命令,就是想下达这个命令,他在目前这种混乱情况下也无法找到下级军官执行。

    这家伙倒是见机得快,听说东边的城门因为人多被堵,他立即率领他的警卫人员、参谋班子朝南门狂奔。

    在旅长逃跑的时候,其他军官更抱怨上级下撤退命令的了,一个个也撒开两腿就跑。

    当旅长等人堪堪出了南面的城门,苏达青指挥的第二大队的红-军官兵就杀到了。那些依然还没有出城的中央-军官兵就这么给包了饺子。

    一支部队在没有了指挥官指挥,又处在混乱的撤退途中,除了身上携带的少许子弹没有其他弹药,加上大部分官兵因为害怕红-军的战斗力而都在争相逃命,其战斗力就可想而知了。

    当军容严整,武器装备比他们更好的特别行动队杀气腾腾冲进来之后,这些混乱的中央-军士兵不是化妆成老百姓躲藏起来就是举手投降了。

    只有少数士兵因为在军营有工事可依靠而负隅反抗,但很快就被特别行动队绝对的优势兵力和强大的火力给灭了。

    整整一个旅的中央-军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三百人逃出。

    这三百人中旅长带出来的官兵就占了近两百,他们一直跑到远离县城十公里远的地方才停住脚步,才敢喘息休息。看着眼前稀稀落落、垂头丧气、惊魂未定的手下。旅长大人真是欲哭无泪。终于明白令行禁止的重要性了:如果在接到命令的那一刻立即命令部下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或者断然下令做好打仗迎战的准备,即使情况再坏也不会如此灰溜溜的。

    很快他向顾祝同发了一封电报:“……,卑职遵命撤退途中遭遇共-匪凶猛打击,对方设备之精良,士气之高昂,实非我**所能比。面对他们如林的机枪、密集的火炮,我军毫无还手之力。非卑职推卸责任,我旅崩溃实非卑职指挥无能。实在是双方实力过于悬殊。卑职乞求长官饶恕某之万死之罪,某将率残部与共-匪决一死战,以雪此战之辱。……”

    显然,这个旅长给自己的脸上贴了不少金,极尽推脱责任之能事,大吹自己的忠心。他自然没有胆量带这三百人杀向红-军,也没有胆量去见顾祝同,怕这位长官一怒之下将他给枪毙了。于是,他带着他们落荒而逃进深山老林做了土匪。

    不但红-军这边找不到他的踪迹,中央-军也无法寻到他。直到两年之后才被红-军剿灭。

    顾祝同收到这个旅长的电报大惊失色,立即向蒋芥石汇报。并强烈建议蒋芥石亲自下令让宋希濂赶快撤军,如果等攻下会昌县的红-军从南面杀奔过来,赣-州就成了瓮中之鳖,想跑也跑不了了。

    蒋芥石夫妇那个郁闷啊真是没法说,刚刚睡下没有两个小时又被侍从人员叫醒,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真是倒霉。

    蒋芥石一边骂着娘希匹,一边紧急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就是把会昌县被红-军消灭一个旅的事情向宋希濂通报,让他自己决定是否立即撤退。

    顾祝同知道自己的这个上司一贯都是八面玲珑,经常采取折衷的办法。今天他这么做既可以不给下面的人留下朝令夕改的印象,将来真的出事了还可以严厉追究手下的责任。

    顾祝同不敢太多的腹诽上司,马上就给宋希濂发了电报,只不过这封电报显然发迟了。

    在接收到这封电报之前,宋希濂已经收到了相关敌情通报:红-军已经将赣-州城给围起来了!

    不但连接外界的几条大路被红-军封锁,就是赣江、贡江的两岸也有红-军在扣押船只,有火炮和机枪封锁江面,一时间人心惶惶,昨晚那些大喊着要立功要坚守的人都开始闭了嘴,一个个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这些军官之所以变化如此之快,是因为前方的哨兵将红-军的装备情况汇报给了他们:那些红-军简直就不是红-军,他们比中央-军还中央-军。

    一眼看去,他们一律身着崭新的草绿色军服,一律戴着结实的钢盔,他们每一个班组都有机枪,每一个排都有迫击炮、重机枪,他们还有卡车、吉普车,虽然数量少,但车子的式样比中央-军的还威武得多,而且在队伍的中间还有不少火炮!火炮的数量和口径比中央-军的多得多,大得多!

    宋希濂心里不由一阵后悔,他不敢将顾祝同拍发来的电报交给手下的人看,而是将它揣进口袋,面对地图苦思对策。

    他后悔是后悔,但要说马上放弃赣-州城突围却还不至于。他是中央-军的一方重将,对红-军的情况是了解的。虽然眼前的红-军与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但他肯定这是红-军虚张声势,就如街道上卖苹果的,把最漂亮最好的苹果码前面、上面,后面的下面的苹果不是干瘪的就是难看的。

    他自信凭借工事和城墙完全可以跟红-军打上十天八天,如果自己想全力突围的话,红-军根本不可能挡住。只是现在的他远没有昨晚想的那么轻松了,也没有了想立大功好在蒋芥石面前好好表现的想法,现在他想做的就是怎么不丢脸,怎么在这里稍微多坚守几天,考虑如何让部队轮流上阵。

    “难道他们的武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宋希濂郁闷地想,“他们的装备不可能超过中央-军!”他不知道他猜测的离真实情况还真不远。

    当宋希濂召集部下打气鼓劲的时候,左翼纵队的总指挥陈鹏正在临时指挥部里向郭拙诚汇报战斗计划。

    听了陈鹏的汇报,郭拙诚高兴地说道:“好,就这么打,用炮火滚动着前进。我们第一次将步炮协调用于实战,就看我们这二十多天的训练到底怎么样。洛熙,这次战斗你可要好好表现,这次能否轻松夺下赣-州城就看你的炮兵能不能发挥出最好水平了。”

    洛熙立正报告道:“没问题,我保证步兵兄弟喊我的炮弹打到哪,我的炮弹就飞向哪。”

    旁边的王石台则马上立正道:“我保证我的步兵紧随炮火前进,炮火扫到哪里,我们的步兵就跟随到哪里,决不让炮兵兄弟浪费一发炮弹。”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不要太在乎炮弹,步兵与落点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五十米。前期炮火准备必须充分,远中近梯次火炮必须配合好,遇到敌人的火力点,步兵不要强行冲锋,随步兵前进的步兵炮必须及时跟上去!”

    几个将领同时立正道:“是!”

    早晨八点正,随着陈鹏在电话机里一声令下,西城门外临时修建的炮兵阵地上立即响起了如雷的炮声。

    第一轮五门火炮发射后,炮兵马上对射击诸元经行了修正,很快两个标准炮兵营的三十六门105毫米口径的炮弹就如冰雹似地落在守军的阵地上。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美国及其盟军的制式轻榴炮,射程远达十一公里,威力巨大,中央-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制约这种炮火的武器和办法。历史上,中央-军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就是1945年之后才从美国进口了这种火炮。即使在西方国家,二战之后这种火炮也是北约的制式武器,直到八十年代初才被m-198式155毫米榴炮和m-102式105毫米榴炮所取代,可见这种炮火的实用性、适应性和性能有多优良。

    在这个时代,105毫米口径的炮弹就算是在西方也算是标准的重炮了,中央-军的城防工事哪能抵抗这么威力巨大的炮弹?它们在炮火中纷纷倒塌、被摧毁,里面躲藏的士兵不是被炸成碎片就是被活活震死。

    在远程炮火轰炸的同时,92步兵炮作为中程炮火也加入了大合唱,操作92步兵炮的炮兵抵近发射,将一个又一个暴露的火力点予以清除。

    伴随这种火炮的还有81迫击炮。

    而近程的火炮则是60迫击炮为主92步兵炮为辅。

    如此梯次配合的炮火打得守军哭爹叫娘,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郭拙诚在深山老林里训练的炮兵梯次配合第一次用于实战就显现了巨大的威力。不但守军叫苦不迭,就是进攻一方的红-军也目瞪口呆、惊喜莫名。十五分钟的火力准备是如此地迅猛,以至于参与进攻的红-军步兵在咂舌的同时觉得这么打是浪费炮弹,觉得根本没有必要炸这么久。

    十五分钟后红色信号弹亮起,但红-军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用轻重机枪扫射怀疑还有反抗力的地方,用高射机枪平射控制一些死角。

    没有多久,红-军发起了冲锋,到处都是激昂的冲锋号角声:“滴滴答——,滴滴答——”

    到处都是呐喊声:

    “冲啊——”

    “缴枪不杀!”

    (感谢stevenkel的打赏,感谢pujianguo、xxxxxxjj、破碎的心no1、思想者king、王趋曰下士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